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大明合夥人 > 第八百九十章 直接上去幹就完事了

第八百九十章 直接上去幹就完事了

  佛蘭德斯位於荷蘭共和國和法蘭西王國之間,是屬於西班牙王國控制的一塊飛地,戰略位置十分重要。

  身為天主教聯盟中最重要的兩支力量,西班牙王國本土並不直接與神聖羅巴帝國接壤,中間被法蘭西王國隔開,無法直接呼應。

  而佛蘭德斯是緊挨著神聖羅巴帝國的,正是佛蘭德斯的存在,才加強了聯盟兩支主要力量的聯系。

  從宗教戰爭開始到現在,神聖羅馬帝國一直都是主戰場,所以三十年下來,神聖羅巴帝國不管是人員傷亡,還是財力的消耗,都遠超其他國家。

  如果不是有西班牙王國的支援,早就堅持不住了。

  可是隨著西班牙艦隊在唐斯之戰的慘敗,這種聯系又一下子被削弱了不少。

  即便如此,佛蘭德斯的戰略重要性依然不能忽視。

  因為佛蘭德斯也有效的將荷蘭共和國和法蘭西王國分割開,使新教聯盟中的兩支重要力量無法直接聯系。

  所以這些年,兩國一直沒有放棄對佛蘭德斯的侵佔,如今佛蘭德斯的整個南部幾乎被法蘭西王國佔領,東北部也被荷蘭共和國侵佔了不少。

  如今三十年打下來,即便是佔據上風的新教聯盟也很是精疲力盡,雙方都想通過談判結束這場無休止的戰爭。

  可是,誰都不想在最後一環的談判桌上放棄自己的利益,所以這就需要一場大戰的勝利來為自己增加更多的談判籌碼。

  戰略位置極其重要,戰線犬牙交錯的佛蘭德斯中南部就再適合不過了。

  朗斯戰役就是在這樣的形式下爆發的,在戰敗之後,天主教聯盟便徹底的放棄了,在談判桌上做出了巨大讓步,所以這一戰也被稱為三十年戰爭中的最後一戰。

  當然,此時不管是西奧聯軍統帥利奧波德大公,還是法蘭西軍隊統帥大孔代親王,抑或是勇衛營統帥劉光遠,都不知道這場戰鬥的最終結果。

  沈浪雖然為劉光遠提供了大量情報和資料,但總不能將還沒有發生的戰鬥結果直接告訴他,那就太詭異了。

  劉光遠只知道,在沈大人和參謀部的戰略分析下,發生在佛蘭德斯的這場戰役很重要,勝敗很可能直接決定了這場歐羅巴洲大混戰的結局。

  因為之前敵對雙方都有和談的意願,並進行過多次接觸,如果西奧聯軍戰敗,本就勢弱的他們恐怕沒有更多精力再組織其他大戰了,只能接受新教聯盟提出的條件,承認自己的失敗。

  劉光遠不管其他,按照沈浪給出的指令,直接往朗斯方向進發,因為參謀部分析,最終的大戰很大概率會在這一帶爆發。

  朗斯位於佛蘭德斯的中南部,已經在兩年前被法蘭西人佔領,距劉光遠登陸的敦刻爾克也只有兩百裡左右。

  今天是西歷的8月17日,好巧不巧的,由利奧波德大公率領的西奧聯軍主力已經兵臨朗斯城外圍,正在對朗斯城進行炮擊,從而拉開了朗斯戰役的序幕。

  當然,朗斯戰役也不是突然就打起來的,其實雙方圍繞佛蘭德斯中南部的爭鬥,在今年四月份就開始了,按照農歷算,大概就是三月份的樣子。

  也就是說,劉光遠從大明出發個把月左右,他們就開打了。

  4月份的時候,利奧波德大公率領大軍開始進攻位於朗斯東北部,戰略位置很重要的考特萊城,但守軍抵抗很頑強,為法軍統帥大孔代親王爭取了足夠的時間。

  為了得到考特萊城的補給線,大孔代於5月12日進攻朗斯北面、考特萊城西面的伊普爾城。

  雖然十天便攻下了此城,但是大孔代卻沒有足夠的時間增援考特萊,於是,23日考特萊被西奧聯軍攻克。

  6月、7月和8月,雙方軍隊在周圍一片區域機動作戰,互相爭奪陣地,希望切斷對方的補給和後路,為最終的決戰作準備。

  他們之所以沒有選擇面對面的直接決戰,是因為雙方兵力相差不大,實力也差不多,誰都沒有把握戰勝對方。

  當然,仗打到現在,不管是西班牙王國,還是法蘭西王國內部,都產生了巨大的矛盾,起義和爆亂隨時都有可能發生。

  所以,他們需要更多的實力去維護本土的穩定,不想要在這場戰鬥中付出太大的代價。

  不然的話,即便戰勝對手,也可能會給自己帶來很大的麻煩。

  先是法軍派出一支特遣隊在蘭措將軍的率領下進攻位於敦刻爾克東面的奧斯坦德城,西班牙人得到情報後,迅速派出一支由富恩薩爾達格納率領的分隊,成功的在法軍必經之地迪克斯穆德城以北埋伏,並消滅了蘭措率領的法軍。

  這次失敗,讓大孔代親王沒有辦法阻止西班牙人斯豐拉蒂指揮的另一支軍隊佔領位於迪克斯穆德城西北面的弗內斯城。

  這兩城都位於敦刻爾克的東南面,是劉光遠前往朗斯的必經之地,此刻兩城被西班牙人控制,也減省了劉光遠不少的麻煩。

  可是,在這個時候突然從西北面出現一支軍隊,嚇了西班牙人一跳,還以為是法蘭西人迂回到自己側後要發起偷襲。

  但是那些旗幟和士兵的裝扮,又明顯不是法蘭西人的。

  在奧昆多的幫助下,守城的西班牙人才知道這支軍隊竟然來自遙遠的東方,對自己沒有敵意,因為他們是來幫助己方對付法蘭西人的。

  可是,在得知這三千餘人不是先鋒軍,而這支東方軍隊的全部兵力時,弗內斯城守軍指揮官斯豐拉蒂震驚的道:“哦,天哪,你們一定是得到了錯誤的情報。”

  “這不是一次小的戰鬥,而是一次大戰,我們有兩萬五千人,法蘭西人也有兩萬三千人。”

  “三千人,哦,我的上帝啊,謝謝你們,我遠到而來的朋友。你們的支援很難影響到戰鬥結果,你們還是在弗內斯城好好休整吧,這裡很安全。”

  顯然,三千出頭的勇衛營被這西班牙軍官給小瞧了。

  不過這也不能完全怪他,畢竟三千人放在四五萬人的戰鬥中,確實不算啥。

  可他不知道,當劉光遠聽到他說雙方各只有兩萬多人參與的戰鬥就是大戰時,也有些嗤之以鼻,你怕是沒有見過十幾萬人,甚至是幾十萬人的真正大戰。

  還過他隨即想到自己所獲知的情報,便知道這斯豐拉蒂還真的沒有見過,因為整個歐羅巴洲的戰爭史上,都很少遇到一次戰鬥雙方動用超過十萬的軍隊。

  所以,這斯豐拉蒂認為幾萬人的戰鬥就是大戰也就不足為奇了,畢竟眼界決定認知。

  劉光遠自然不會在這裡休整浪費時間,因為他從這斯豐拉蒂口中已經得知,雙方大軍正在向朗斯匯集,大戰一觸即發。

  如果對手有五萬以上的兵力,自己還會考慮一下。

  可只有兩萬多人,己方還有利奧波德大公兩萬多人的協助,那還有什麼好考慮的?直接上去幹就完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