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在校園怪談裡當白月光 > 第87章 人造幻境(1)也許冥冥中我注定要成……

第87章 人造幻境(1)也許冥冥中我注定要成……

  《校園怪談》系列小說一上市就成為了暢銷書,據說作多位恐怖影片編導,他們合力寫成一整個系列的小說,為讀在夏天帶來了一絲清涼。

  在這個娛樂文化相對匱乏的時代,這樣的恐怖小說雖然不主流,也成了現象級爆款。

  尤其他們的宣傳做得極其誇張:“皇室小皇子都愛看的故事,光恆集團掌舵人親推薦!”

  前代表著權威,代表著獵奇。

  積極營銷能帶來極大的流量。不過一始營銷公司有些害怕這麼調侃兩個人物,他們雖然的確看過《校園怪談》,皇子殿下還表現出極大的興趣,問他們什麼時候出下一本,並有允許營銷公司擅用他們作為廣告。

  皇子殿下能不太追究,另一位私底下的身份有些怕……

  萬幸,不知道那兩位最近都在忙些什麼,已經很久有公出現過,也有來找營銷公司的麻煩。

  這讓幾個編導松一口氣。

  此時他們口中的人之一,正在純白『色』外殼的機械倉裡醒來。

  “歡迎回來,言輕。”耳邊傳來熟悉的電子音,不過這次的電子音更加冰冷,仿佛被抽走了靈魂。

  言輕腦袋混沌在機械倉中躺了很久,才緩緩適應過來。這種混沌感和他每次跳轉世界的時候一樣,不過這次,他回到了己的世界,也想起來很多被系統刻意屏蔽的記憶。

  比如他的身份,比如……沈臻的身份。

  “[img]http://42.51.181.69/wm.php?url=https://www.xiaoxs.com/xiaoxs/21111/12768585.html[/img]

  126,你在嗎?”他頭疼欲裂,扶著半的機械倉坐了起來,貼在他大腦處的貼片一個個掉落。

  “我一直在。”

  “你又誰?”他看著機械倉一旁的一塊屏幕,隨著系統說話,上面出現起伏的波線,就像在模仿人的聲音。

  “現在我光恆hi739[img]http://42.51.181.69/wm.php?url=https://www.xiaoxs.com/xiaoxs/21111/12768585.html[/img]

  系統,編號[img]http://42.51.181.69/wm.php?url=https://www.xiaoxs.com/xiaoxs/21111/12768585.html[/img]

  126.”

  言輕注意到它語氣的微妙,稍微加重語氣反問一句:“現在?那就說明之前不,或有能未來也不你。”

  “的。”顯示系統聲音的屏幕亮了亮,“我以為您呼叫您熟悉的那一位控制人員,不過遺憾的從你醒來他就被人叫走離,一時半會兒無法回來,如你有需要,以通過我給他留言。”

  “算了,不用叫了。”言輕說,“也不用通知其他人我已經醒了。”

  系統欲言又止,他的制造人手上佩戴了感應裝置,要皇子殿下蘇醒那邊就能感應到。

  不過通過它的計算判定,現在它還不要說話為好,該人類大概還處於一種“逃避”的心態中,貿然口能會引起制造人和面前人的新矛盾。

  於它忽略了這個話題。

  “您現在感覺還好嗎?”它貼心道,“您在意識投放的時候被封存了一部分記憶,現在剛蘇醒能會有些混『亂』,我以幫你回憶。”

  “那倒不用。”言輕對冷冰冰的系統說話也同樣簡短。

  他不太需要輔助,那些記憶一旦想起來就會發現已經深刻到了潛意識中。

  他皇室中最小的皇子,上頭負責繼承皇位的有三四個哥哥,基本上輪不到己,於他成了裡最由的老幺,基本上人管得住他。

  這也導致了他面作大死,給己招惹了一個祖宗回來。

  他那時候剛剛過了成年禮,又從最高學府畢業,徹底以橫著走了。不管他拿不拿出皇室的身份,他的學歷背景都能讓他隨意挑選任何一企業成為核心成員,不過他仗著己有哥哥姐姐背鍋,愣覺得己以幹點大事,也證明一下己的價值。

  省得老被當做皇室吉祥物看待。

  然他從父親那裡聽到了沈臻的名字。

  這就不得不說一下光恆集團——表面上看這一科技公司,其實這個星球上最大的軍.火商,沈臻則這個巨大幽靈船的掌舵人。

  皇室想找沈臻的把柄很久了,他們始終不放心沈臻這個巨大的火.『藥』桶。不過民間軍.火交易並不觸犯法律,而且沈臻一向無欲無求,仿佛對威脅皇室有一點兒興趣,才遲遲有讓皇室找到空子鑽。

  言輕就主動說己當臥底……不有更進一步距離的接觸,才能拿到沈臻的把柄?

  他哥哥瞅他一眼,問他怎麼當臥底。

  言輕認為他以進入光恆集團,反正幾乎有人會拒絕他這種高素質人才。

  “光恆集團幾乎不對外招聘。”哥哥挑了挑眉,“你要怎麼進?”

  言輕想了想,最近光恆集團對外招聘的崗位有保鏢,於他嚴肅回答:“應聘保鏢。”

  他的哥哥,皇位第一順位繼承人哈哈大,連夜把他關了禁閉。

  言輕個玩,哥哥真覺得他不,吉祥物就應該有吉祥物的覺,不要老想做一些驚天動的大事。

  或說言輕幹什麼都,就算當紈絝敗子也,就不要招惹沈臻。

  言輕覺得這些哥哥們對他保護過度了。

  而且從實際情況來說,父親已經決定派人光恆公司當間諜,雖然說沈臻這麼多年做事一直滴水不漏,他派出的人也不大能接近沈臻,最多能在外層當當小員工,派人過主要起到監視的作用。

  要有一雙眼睛放在沈臻附近,皇室就會有更多的安感。

  而言輕分析過,確定如己,會更好的選擇。首先父親不能完信任派出的人,沈臻作為一個秘的軍.火商頭子,有太多手段以威『逼』利誘一個人為他做事,基於利益的合作關系十分不靠。

  所以皇室最好派出和他們有血緣關系的,最親近的人。

  言輕上面幾個兄長姐姐都以勝任這個任務,不幸的他們都在公場合『露』過臉,還接近光恆集團估計就會被認出來。

  有言輕這個排最小的,多年來一直被保護很好,網上從來有過他的任何資料。

  言輕看來看,都覺得己才能肩負這個重擔。

  何況監視而已,要他不做太危險的舉動,沈臻也無法明面上把他怎麼樣。

  “如你一定要這麼做。”他的朋友黎鑫在通訊裡聽他說話,給了肯定的答復,“不不,我把你弄進來,要事你哥哥來揍我,你得幫我攔住。”

  黎鑫他的同學,也從小到大的朋友,他的庭背景最普通的二等公民,因此一畢業就憑借優異的學業成績進入光恆公司。

  不過他即背景幹淨,也能在光恆集團外層當工程師,無法進入核心區域。

  “我也能把你送過當保鏢。”他語氣詭異,“你……保鏢……算了,你還來當助理吧。”

  他實在覺得言輕應聘保鏢有些詭異,怕不面試就會被扔出。

  言輕很欣慰:“還兒子懂我意思。”

  黎鑫其實也比較怵,這他從小玩到大的朋友,雖然皇子從來有絲毫架子,他也時常忘記言輕的身份。

  好朋友求助他不能不幫。

  不過他想到……言輕居然能做的這麼出『色』。

  他短短一年時間就從他一個人的小助理升級成了大的助理。

  一始其他部門的領導來找他改一個需求,他焦頭爛額的時候言輕其他部門溜達了一圈,回來就告訴他一個完美的更改方案。

  “?你怎麼知道這裡有邏輯問題,我記得我還來得及把資料交給你。”黎鑫滿頭問號。

  言輕遲疑:“嗯……我就其他部門那裡看了一眼,有一個人以為我實習生,讓我學著演示一遍。”

  然他就真的緊急學著演示了一遍,回來就把那個部門『摸』透了。

  主管在旁邊默不作聲看著,然『露』出一個和善的微,拍了拍言輕的肩膀。

  就這樣……言輕幾乎成了所有外層部門的公用助理,他實在太認真了,他不會拒絕任何工作,也不會敷衍了事,最在主管的極力推薦下,他獲得了一個沈臻那裡面試助理的機會。

  也陰差陽錯。當時皇室也派來了一個忠心耿耿的人應聘保鏢,那個人狙擊手出身,因此也體格不強壯,和言輕類似,兩人在同一天進入核心層,而前來接應的人把言輕錯認成保鏢,直接帶他就上崗,成了沈臻的保鏢。

  知道這個消息的黎鑫三天三夜睡好覺,生怕一覺醒來就聽到己好朋友被一槍崩掉的消息。

  言輕給他發消息安慰他:“事,我必不會出問題。”

  事實上他被突然拉到『射』擊訓練場的時候還有些懵,滿頭大汗臨場學會了組裝槍.支。旁邊的退役保鏢為了測試他的能力,先了一槍,正中移動靶九環,言輕要至少打中九環以上才能被錄用。

  也幸好退役保鏢在旁邊示範了一遍,言輕才能緊急學會槍,痛苦命中了十環。

  退役保鏢驚為天人。

  有人發現異常,有沈臻遠遠在玻璃臺上看了一眼。

  “他從來有學過狙擊。”他的外表遠比他傳聞裡清雋俊美,氣質讓他顯得冷漠而不近人情,就連說話也一樣,“他一個新手。”

  “把他帶上來見我。”

  所有人都以為言輕完了。

  言輕己也以為己被發現了,因為領他過的人臉『色』不對,周圍的氣氛也很冷凝。

  “說說吧。”沈臻兩手支撐在茶幾上,冷淡陰涼的目光放在言輕身上,“你來做什麼?”

  他說話模稜兩,壓迫感也很強,言輕一時半會兒拿不準他什麼意思。

  到底問他的真實目的,還發現他來應聘助理,卻把保鏢的工作也搶了?

  他能謹慎,力求不引起排斥,採取最讓人有好感的說話方式,試探道:“嗯……其實,我一始就想來應聘保鏢的工作。”

  沈臻有表情,一抬下巴示意他繼續說。

  “不過我知道光恆集團的招聘要求嚴格,我也許無法勝任,於請求朋友給了我一個實習助理的職位。”

  這所有人都能查到的,他不用隱藏。

  “你的實習助理工作十分出『色』。”沈臻終於給了一句肯定的答復。

  言輕就知道了,這個集團所有的事情恐怕都在沈臻掌握中。

  他把己怎麼樣,說明還發現己的皇室身份。

  “謝謝。”言輕說,“今天本該我來面試您助理的日子,陰差陽錯,我似乎搶了另一個人的工作。”

  “的,這對另一個人很不公平。”沈臻雖然語氣嚴厲,嘴角有隱約的意,“你對這件誤會怎麼看?”

  相比於另一個來歷不明的保鏢,顯然這個陰差陽錯應聘他保鏢的助理更加信,至少沈臻的下屬這麼想。

  他也知道,沈臻始問面試人的看法,就說明這件事穩了。

  回答得好就能立刻升職加薪,回答的不好就又能當他的小助理。

  “我認為……也許冥冥中我注定要成為您信的人?”言輕也稍微膽子大了點,更進一步試探,“我走上了兩條截然不同的道路,最殊途同歸,依舊走到了您的面前,與您產生了無避免的交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