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從走路開始修煉 > 第兩百二十三章 道心之戰

第兩百二十三章 道心之戰

  蘇洵神情動容,他的目光直視巨石。

  巨石上,一道道涇渭分明的紋理浮現。

  “這是……”

  蘇洵的腦海中紋理清晰可見。

  他的心神毫無保留的敞開。

  他的腦海中,巨石頭已經不在是石頭形態,而是化為精純的天地元氣。

  這些紋理相互分解。

  天地之初,本就以元氣成為天地之氣,元氣便是萬事萬物的根源。

  故而,天地成於元氣,萬物成於天地。

  這所謂的石頭頓悟,莫非指的是對天地元氣的理解。

  蘇洵微微皺眉,置身於天地元氣包裹的空間裡,讓他感覺極為舒暢。

  他貪婪的汲取著這片空間裡的天地元氣。

  元氣化為精純的真氣,被他吸入體內。

  難道說元氣僅是一場觀摩,每個人站的角度不同,所以領悟也不同。

  若是如此,元氣在讀書人眼中,應該化為書卷才對,而對於我們修士而言,這天地元氣才是本源之氣。

  蘇洵微微一頓,陷入沉思。

  他邁步而行,腦海中,天地元氣不斷的幻化。

  這些元氣如同雲層,變化多端。

  每一次幻化,總會讓他的腦海中湧出大量信息,這些信息極為雜亂。

  無常形,無常態,每一次的元氣幻化,也會給他帶來更加清晰的思考。

  蘇洵屢屢駐足。

  他的心頭都有所明悟,有對世間的感慨,也有對道的看法……

  終於,在他走出數十步後,他停了下來,他的眼眸緩緩的閉上,身子盤膝在地面上。

  他的腦海中,天地元氣縈繞心頭。

  此時,心神中走出一道青衫青年,青年與蘇洵一模一樣。

  這種感覺,極為玄奧,那元氣組成的青衫青年似乎本就與他有著關聯,但卻又與他相隔甚遠。

  “你到底是誰!”

  蘇洵的聲音緩緩的傳出,他疑惑道:“為何你會存在於我的道心中。”

  你心中所想便是真我,我自然也就存在於你的心中,那青年男子淡淡開口。

  胡說!

  我的道心是誰,我心中豈會不明,蘇洵的神情變得冷峻起來。

  那青年淡然一笑,你可真是一個可憐又可悲的家夥。

  蘇洵沒有理會青衫青年,雖然青衫青年與他一模一樣,甚至連氣息都一樣,但他明白,青衫青年並不是他。

  這一刻,蘇洵自腰間掏出酒葫蘆,緩緩的喝了口酒。

  酒入愁腸,蘇洵只感覺一股力量不斷灌入體內。

  既為男兒,當有抱負與擔當,蘇洵慨然一笑,繼而又是悶悶的喝了口酒。

  好志氣,不過既然你已經走到這裡。

  我們還是要過過招,若是你連自己都戰勝不了,那又何以走出去。

  青衫青年也像蘇洵一樣,掏出腰間的酒葫蘆,淡淡的喝了口酒。

  你究竟是誰,蘇洵看到青衫青年的舉動,疑惑道。

  青衫青年淡然一笑,這個問題,你若是能夠擊敗我,自然能夠得到答案。

  不過,我這一關,可不好過。

  青年說完話後,他的身後,化為五道青年,五人與青衫青年一模一樣。

  看到這一具具自己所熟識的道法化為人形,蘇洵苦澀一笑。

  曾幾何時,他也要頭痛到去對付自己去對付自己。

  蘇洵肅然起敬。

  “請!”

  你可要小心一些,青衫青年提醒。

  大道無形,使出來便是有形,既然我能將所學大道融入自己。

  以身證道,便會執著的走下去,我所舍棄的,並不後悔。

  對於大道,蘇洵始終堅信,大道殊途,殊途同歸。

  那我便來指教指教你。

  五道青年化為一道道的光芒,融入青衫青年的身軀,使得他的身軀暴漲。

  青衫青年伸出手指,手指之上,恐怖的力量如同長河,向著蘇洵絞殺而去。

  蘇洵看到這些,微微錯愕,他失神道:“這些是道則。”

  這些道則,蘇洵尚且還沒有弄明白,但青衫青年卻毫不費勁的施展出來。

  狂暴的道則蘊含著極強的威能,浩瀚激蕩。

  你若是看的出神,不做反擊的話,可是會被自己殺死。

  蘇洵眼中戰意湧現,他喝了一口烈酒,也是放聲大笑。

  他的手中,赤霄劍緩緩浮現。

  你放心,我會斬了你,然後走出去。

  他的聲音不大,但卻充滿著自信。

  兩道身影交織在蘇洵的心神中。

  蘇洵明白,想要戰勝這青年,無比艱難。

  這一戰比蘇洵想象的還要艱難,每一次兩道人影相互交手,都是極為兇險。

  因為青衫青年太過了解蘇洵。

  稍有不慎,蘇洵便會落入下風,甚至有被他斬殺的風險。

  青衫青年以蘇洵的道法、蘇洵的神通斬殺他,的確可以稱為蘇洵自己殺了自己。

  我不會死的,蘇洵擦了擦嘴角處的鮮血,繼續戰鬥。

  青年實在是太過了解蘇洵。

  每一次蘇洵出手的目的和動機,他都能夠找出破綻,但蘇洵對於青衫青年卻無可奈何。

  那已經是道則,已經遠遠超過現在的他所使修煉的大道。

  每一次交手,蘇洵都會被青衫青年束縛住,或打的他吐血不止,或將他體內的力量不斷鎮壓,甚至是磨滅他的肉身。

  盡管渾身是傷,但蘇洵毫不退縮。

  他已經斷了自己的後路,他的腦海中,就沒有退縮這兩個字。

  竭盡所能,盡可能爆發出自己的一切潛能。

  拼盡全力,進可能的對抗,即使不敵,也不輸勇氣。

  雖始終處於下風,但蘇洵卻從未放棄。

  他希望從這戰局中找到一絲生機,窮盡所能,將自己的道法神通發揮出淋漓盡致。

  只是,他雖然神通和道法變化無窮,但卻依舊無法抵擋那一股股強橫的道則。

  因為青衫青年站在大道的高度比他還要高,他的道法已經化成規則。

  他若是沒有相應的手段應對,只能連續敗退,甚至被打的毫無還手之力。

  此時,青衫青年的頭頂上,功德輪盤轉動起來,在功德輪盤周圍,一朵朵蓮花印記浮現。

  蓮花印記上,又有一道道細微的道則。

  我只取這一朵蓮花印記,便可以將你壓得粉碎。

  青衫青年手掌一揮,一道蓮花印記朝下猛攻蘇洵。

  這朵蓮花印記浮現,蘇洵頓時身子無比沉重。

  他的步伐,好像都已經受到極大壓迫。

  他的攻擊,一打在蓮花印記上,但卻仍舊無法打破蓮花印記。

  這還僅僅只是功德輪盤上的一朵蓮花印記,便有如此威能。

  蘇洵看到那密密麻麻的蓮花印記,頭皮發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