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我以劍道證超凡 > 第一百四十三章 一劍隔斷人間清明

第一百四十三章 一劍隔斷人間清明

  “殺!!”

  吶喊聲中,無數男兒手持鐵器,鈍器,呼喊著衝向妖獸。

  嘭!

  炸裂聲不斷響起。

  無數漢子衝上去,然後被狂暴的力量拍落。

  肯拼命戰鬥的人增加許多,可妖獸的數量,看起來未有絲毫減少!

  轟隆。

  一道身影砸向房屋,撞倒牆壁後失去蹤影。

  “大哥!!!”

  一漢子紅了眼,來不及上前查看自己兄長情況,拿起鋤頭,狠狠砸在面前兔子腦殼。

  “死畜生啊!!”

  他一下又一下,毫不留手的砸擊,直到把這妖兔砸的粉碎。

  剛準備轉身,黑影襲來,他來不及防守。

  劇痛席卷腦海,兩條手臂高高飛起。

  身體重重擊倒,胸膛破開一個坑洞。

  鮮血不要錢一樣從口中湧出,意識恍惚,就連劇痛,都感受的不太清晰。

  眼前景象重重疊疊,暈沉之中,他隱約看到襲擊自己的東西:那是一個巨大黑影。

  身軀纖細,頭部扁長,兩只小臂同樣纖細,在尖端,卻長著一雙巨大鉗刃。

  肢體勻稱,充滿了爆炸般的力量。

  看起來……和螳螂有些相似,又說不太上來。

  話說……哪有一人高的螳螂啊。

  一人高的能叫螳螂?

  帶著幾分不解,漢子閉上雙眼,漸漸失去聲息。

  “這是……詭異。”

  瞳孔收縮,不遠處的宋易安心頭狂跳!

  他腳步沉重,精神疲憊。

  已經服下兩顆丹藥,他心中清楚,自己即將到達極限。

  不知為何,這幫妖獸中,沒有出現過於強大的存在。

  它們數量多歸多,男兒們萬眾一心,即便死傷眾多,定能成功守住廣寧城。

  然而現在,隨著這只螳形詭異的出現,打破了他心底所有僥幸!

  不是沒有詭異,只是一開始沒有出來而已!

  “嘶——”

  螳形詭異口器中發出一聲吟響,接著,身體消失。

  再度出現,來到三人身後。

  下一秒,攔腰截斷!

  “這是什麼東西!!”

  “快來人幫幫我,我打不過它!”

  “這是詭異,小心,這是詭異!”

  驚呼連連,放眼望去,這妖獸浪潮中,不知何時增添了諸多詭異。

  天要亡廣寧城嗎。

  宋易安心中悲涼,向這只詭異衝去。

  就在螳形詭異再次挑選好目標,準備跳起時,一柄彎刃大刀從側面蓋下。

  它反應極快,刀刃還沒落在身上便做出閃避,鉗刃直接拍打在宋易安胸膛。

  “咳咳……”

  血灑長空,身軀擊飛。

  他沒有想到,這看似普通的一擊,自己竟完全來不及躲閃。

  立刻爬起,再衝上來。

  叮叮當當,交戰聲震的磚石開裂,一絲裂紋出現在鋼刀之上。

  能撐到現在,宋易安全憑丹藥以及詭手帶來的那股詭異力量!

  被纏鬥的有些不耐煩。

  螳形詭異嘶的一聲,身影消失,再度出現,抬起那巨大鉗刃。

  伴隨著轟隆聲響,宋易安砸倒一片房屋。

  “宋大人!”

  “宋大人!!”

  驚呼連連,可惜所有人都被纏住,無法輕易脫身。

  磚石瓦礫之下。

  身上多處血痕,宋易安滿臉汙血,神情恍惚。

  “若我為全盛……”

  咬著牙從地上爬起。

  摸出來一枚紅色丹藥,扔進口中。

  轟——!

  頹靡的氣勢再度高漲,大腦擺脫暈眩,宋易安依舊看不到多大希望。

  扒開散落身上的瓦礫,身著破破爛爛的長衣。

  他雙手持刀。

  眼神漸漸沉下,凝實。

  一身殺意毫無保留。

  最後一顆丹藥。

  只為向死而生。

  “若我尚為全盛,你這畜生只配被我生生砍死!”

  雙眸明亮。

  奮力前衝!

  氣血在長刀上湧動,纏繞著,像是細碎紅繩。又因詭手無法自控,逸散出死死黑氣,使這縷紅色轉為黑中夾紅。

  他身影一躍而起,伴隨著冷冽殺意。

  “魑魅魍魎,當斬!”

  轟隆!

  斬中了!

  煙塵四起,他心中一喜。

  只見地面延展出一條十數米長的裂痕,螳形詭異身軀殘缺一半,搖搖欲墜……

  噗通一聲,它與宋易安一同墜地。

  “我以這殘軀,殺死一只強大詭異。”

  “賺了。”

  躺在地上,他露出笑容。

  眼皮無比沉重,不出意外,自己必死無疑。

  嘗試撐著身體站起來,奈何實在沒有力氣,最後呈現半跪姿態。

  他不後悔。

  長安城之事,死在城中的,應當是自己,而非比他小了許多歲,剛剛入司不久的兒郎。

  本就是一具殘軀,換一只強大詭異的生命。

  太值了。

  可他更希望,自己的死,能多出幾分讓廣寧城守下來的希望。

  若真能做到……

  他宋易安下入地府,找到昔日戰友,會拍打胸脯,鏗鏘有力的開口:“我大玄武夫,不借仙神,可以凡力戰邪魔!”

  眼皮顫動,他看到有一只詭異在向自己靠近。

  全身疼到麻木,再被殺死,想必是沒有太大痛苦。

  他半跪地上,睜大眼睛,試圖將這一切刻在腦海。

  近了,更加靠近……

  那高大詭異抬起爪刃,就要落下。

  結束了……

  嗡——!!

  耳邊驟然一靜,在這短短片刻,他喪失了聽覺能力。

  狂暴風浪吹擊在身上,卷起細小碎石,吹的人生疼。

  再看面前,哪裡還有什麼詭異。

  “發……發生了什麼?”

  “喝。”

  一碗看不清顏色的水遞到嘴邊。

  他下意識張嘴喝下,嘴唇傳來清涼觸感,甘霖順著舌頭沁入體內,濃鬱生機煥發。

  咕咚,咕咚!

  幾秒之後,宋易安從地上爬起。

  整個人暈暈乎乎,將目光定格——

  面前,雙眼蒙著一層黑紅色綢緞的男子,身著一身青袍,袍上坑坑窪窪,顯然經歷了一場大戰。

  “前輩。”

  宋易安神色動容,一時間無法思考過細。

  心中驚嘆,原來廣寧城中存在這樣一位強者!

  只一劍便將那只詭異擊殺,怕不是有大宗師之境!

  “這城裡怎麼回事……算了,等之後再問吧。”

  這眼蒙黑紅綢緞的男子輕輕搖頭,沒頭沒腦的問了一句,“這城內百姓都聚集在了這裡?”

  “是。”宋易安沉聲答道。

  “噢。”

  男子向前走去。

  越來越多的詭異注意到他的存在,從黑暗中顯露出身影。

  一只,兩只……十只,二十只,五十只!

  這是足以覆滅廣寧城數次的強大力量!

  在這其中,包含了不知多少只築基層次,金丹層次的恐怖詭異!

  宋易安猛然色變,“前輩!”

  聲音戛然而止——

  他面露駭然。

  目光之下,只見有雷電層層纏繞於劍身之上,劈裡啪啦的聚集,在這黑夜中好似有萬千鳥鳴,那一地的鋼刀鐵劍,隨著這雷電嗡鳴而瘋狂顫抖。

  詭異……詭異在後退?!

  無所畏懼,只知殺戮的詭異,在這一刻,真的在不斷後退!

  一層氤氳氣息蒙上劍刃,那是令宋易安靈魂為之戰慄的強大力量。

  沒有多餘的廢話,有的,只是照耀這一片寂夜的光芒。

  拔劍而出,劍光渲染了月夜,隔斷了人間清明。

  “此為:拔劍技——”

  “清明。”

  此番一劍,轉瞬天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