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我的雙眼變異了 > 第709章 不可能的(求訂閱)

第709章 不可能的(求訂閱)

  皇城,長安宮,朝政大殿內部。

  比較重要的官員,基本都在黑暗過後的小半個時辰陸續到達,議論紛紛。

  “剛剛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欽天監那邊怎麼一點消息都沒有流出來,而且看著也不太像日食啊,張老大人您知道嗎?您可曾在書本見過?”

  “老夫活了七十多年,那真的是見所未見,聞所未聞,上一次日食老夫還親眼見過,跟這次變黑毫無相似之處。

  日食是太陽逐漸的變得暗淡,並且是有一個循序漸進的過程的,而且太陽也不會完全消失,大部分情況下,太陽的最外圍還是有一小圈薄薄的光芒的。

  黑暗程度最多跟黑夜差不多,眼睛好點的還能看見不遠處的人,可是這一次真的不一樣,真的是伸手不見五指。

  上下左右見不到任何光。

  著實可怕的很啊!”

  “確實如此,怕不是天譴?”

  “我跟你們講,光黑還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那時候我旁邊正好有燈,所以我特地把燈點上,想著點了燈之後,周邊環境應該就會沒那麼黑了。

  可是,你們知道發生了什麼嗎?

  那個燈雖然點上了,但是一點光都不往外散,就只有指頭尖大小的那一片燭火是亮著的,燭火外面本來也應該被火光照亮的地方,依舊還是黢黑一片。

  我不知道該怎麼形容那種感覺。

  真的是跟見了鬼似的。

  就是仿佛黑暗中多了一個指甲蓋大小的燭火,那個燭火照亮不了周圍,也照亮不了下面的蠟燭,仿佛憑空獨立。

  上下左右沒有任何依託一般。

  賊邪乎!”

  “我當時離的比較遠,正準備去家裡的一個莊子,所以我能夠清楚看到面前很大一片區域,陷入了絕對的黑暗。

  但是在那一片黑暗之外一切如舊。

  太陽還是那個太陽。

  光芒也是正常的照到我們的身上。

  所以我覺得吧,這事恐怕不是什麼天災,有可能真跟怪力亂神扯上關系。

  實在太邪乎了,看著毛骨悚然!”

  在場眾大臣剛討論了沒一會兒,宇乾帝便匆匆而至,並且直接說了句免禮平身,就神色很嚴肅的看著眾大臣道:

  “今天的事,諸位應該都見到了。

  黑暗籠罩的範圍並不大,甚至根據朕目前所獲知的信息來看,黑暗區域近乎於一個圓,而且中心地點就在刑場。

  而這一次本該當眾問斬的那些人。

  現在已經逃竄大半。

  所以此次突如其來的黑暗,一定是有人故意設計為之,為的便是把那些個亂臣賊子給救走,朕雖然不知道那賊人是如何辦到的,但事實應當就是如此。

  所以,此事不用過多討論了,你們趕緊協調人手,把那些亂臣賊子全都給朕抓回來,毋論死活,還有立刻張榜對百姓解釋原因,免得他們胡亂猜測。”

  宇乾帝之所以來的比較晚,主要就是因為他在收集信息以及想對策,想著怎麼根據信息解釋這突如其來的黑暗。

  而當他知道黑暗輻射範圍並不大。

  甚至刑場處於居中位置時。

  解釋的理由就被他給找到了。

  為了避免那些大臣先說話,他是特地一上來就趕緊說了下情況,把這件事定性,免得再有大臣上奏,說什麼天譴和什麼天人感應,他要下罪己詔啥的。

  他可是要做十全千古一帝的。

  怎能有罪己昭這樣的瑕疵,就算真有天災發生,那肯定也是別人的罪過。

  在場眾大臣聽到這話,大多數都立刻明白皇帝的決心很大,他們想把這件事往天人感應上扣,並且以此設法限制皇權的難度也很大,最關鍵的是,宇乾帝是真的敢殺人,一殺就是幾千幾萬。

  他們敢拿自己腦袋去拼個清名。

  卻不敢拿家人去拼。

  所以即便有人有意見,也沒人敢在這個時候當眾挑刺,於是這件事的最終判定結果自然也就出來了,是有人想劫獄,才故意弄出了這麼一片絕對黑暗。

  與此同時,負責京城治安的官員。

  則是立刻請了一道封鎖京城城門的旨意,並立刻調動全城衙役士兵乃至於禁軍侍衛等人,對京城進行全面排查。

  一時間,京城裡是風聲鶴唳,大多數普通百姓都緊閉家門,只有那些負責全面排查京城的人員,在街道上到處逛著,走著,並且抓捕可疑人群,或者說抓捕那些身上現在還穿著囚服的人群。

  要知道,這次逃走的逃犯。

  並不是什麼江洋大盜,甚至於一大部分都是平常養尊處優慣了的,不說偵查能力和應對能力了,光是體力和對一些民間常識的了解,他們都不怎麼樣。

  有些還沒能弄到衣服換上。

  更是再正常不過。

  這樣的逃犯不要太好抓,沒多長時間,這次逃出去的人員當中的大部分就都已經被重新抓捕了起來,有些反抗的甚至被當場格殺,而丁雲他們全家就是因為換衣裳和非去吃飯的原因,耽擱了不少時間,壓根就沒能及時逃出京城。

  等他們收到消息時已全城戒嚴,城門也全都被關上,不允許任何人進出。

  然而到了這時候,原身的父親依舊沒有想著該怎麼逃出去,反倒在不斷嘀咕怎麼會這樣,嘀咕都已經出了這麼大的事情,皇上怎麼不下罪己詔之類的?

  怎麼能不大赦天下啥的。

  煩的丁雲實在忍不住給了他一擊暴擊:“父親,你到底有沒有看過刑律?

  十惡不赦你沒有聽說過嗎,造反就在十大不赦之罪裡面,咱們雖然沒有直接參與,但也是因為太子一黨造反受到牽連,你覺得我們身上背的是什麼罪?

  造反還是輔助造反?”

  這話丁雲其實早就想說了,只是先前不想太打擊他們罷了,可都到這地步了他們還不死心,這就真的太過分了。

  再不讓他們認清現實,以後日子必然更難熬,指不定待會就被人格殺了。

  隨著丁雲這話一出,她那父親和大哥果然是再也繃不住了,與此同時她母親嫂子之類讀過書的,基本也都明白所謂十惡不赦是個什麼意思,因為這詞真沒理解困難的地方,完全是顧名思義。

  只一瞬間,他們內心先前好不容易才建設起來的那點希望,便徹底崩塌。

  甚至還有人因此哭出了聲來。

  然後,就有士兵找了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