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修真強者在都市 > 第一千九百七十四章 永生

第一千九百七十四章 永生

  什麼!陳浩大吃一驚。

  鏡體能永生?

  這怎麼可能!要知道,修真世界,無數年來,修士如同天空繁星,數不勝數,再加上萬千種族,無數妖魔鬼怪,所有生靈,苦苦追尋的是什麼?

  就是兩個字:永生!永生,表面意思,永遠生存,不死。

  這是修士的終極目標,也是大道。

  但是永生何其難也。

  修士從凡人開始,成為煉氣修士,壽元便可達到凡人之極限,一百五十歲左右。

  築基修士,壽元三百,金丹修士,壽元八百,元嬰修士,壽元一千六,化神修士,壽元三千,煉虛修士,壽元五千,合體修士,壽元八千,大乘修士,壽元過萬。

  其實到了金丹修士,便可稱之為長生不老。

  畢竟壽元八百年,在地球,已經是將近三個王朝了。

  而且金丹修士能夠駐顏有術,即使壽元過百,也可一副少年相,青春永駐。

  至於金丹以上境界,對凡人來說,都是不可想象了。

  但是長生不是永生。

  壽元再長,終有盡頭。

  神龜雖壽,猶有竟時。

  哪怕修煉到了大乘境界,萬年過後,依然化作黃土一杯,落得個空空如也的下場。

  修煉這麼多年,到頭來卻是一場空,甘心嗎?

  當然不甘心。

  所以所有修士的目標都是修煉到大乘境界,然後渡劫飛升成仙。

  飛升成仙,不只是踏入傳說中的仙界,成為擁有大自在大逍遙的仙,更是為了獲得永生!據說,只要成為仙人,便會天地同壽,永遠不死,謂之永生。

  不過對於這個說法,陳浩是不太相信的。

  他獲得天辰子的記憶後,對大道的理解和認知已經很深刻了。

  人是自然產物,自然之力,浩瀚無窮,遠勝人力,就算仙人,也未必能與之相抗。

  但是自然尚且會毀滅,與自然之力相差無數倍的人,又如何能夠永生?

  就算能夠永生,也只是某種意義上的“長生!”

  在陳浩看來,真的“永生”是不存在的。

  這世界裡,沒有什麼能夠永生。

  除非變成大道。

  但是大道沒有意識,那和死了又有什麼區別?

  當然,陳浩沒去過仙界,也不了解仙界奧妙,所以在不相信上要打個問號。

  現在聽到張文魚說鏡體竟然能夠永生,陳浩如何不震驚。

  他當即搖頭道:“張村長,你在開玩笑吧?”

  張文魚和身旁村民聞言,對視一眼,呵呵一笑。

  張文魚道:“陳兄弟,我知道你不相信,不過你一路走來,相信也了解自南山脈的兇險。

  這恐怖的山脈裡,有著無數強大的妖魔鬼怪,時不時還有著詭異的環境變化,自然兇險何其多也,我們鏡村只是普通村莊,身處其中,沒有防護,又都是凡人,連最低等的妖獸都無法抵擋,為何還能好端端的存在?”

  陳浩神色一震。

  聽到這話,他突然想起來了,剛才忘了問什麼。

  正是張文魚說的這番話。

  以自南山脈的危險,為什麼鏡村一個普通的凡人村莊能好端端的存在?

  這個疑惑明明是很顯眼的,但是他剛才竟然忘記了詢問。

  這怎麼可能。

  凡人忘事,倒是平常,但是他不是凡人,是修士啊!而且還是元嬰修士,如何能夠忘記這麼顯眼的問題?

  霎時間,陳浩腦海裡一團混亂。

  張文魚似乎也沒發現他的異樣,自顧自的笑道:“答案很簡單,就是因為我們有鏡體,只要把凡人之軀換成鏡體,我們就永遠也不會死了,自然也就不再懼怕妖魔鬼怪和兇險莫測的自然環境。”

  “而且換成鏡體後,能夠永生,沒有了對死亡的恐懼後,心地就自然變得寬廣,能夠包容一切,知道了什麼叫做真善美,平靜喜樂。”

  “我們絕不會因為自己獲得永生,就不願其人和外來者也獲得永生。

  我們心系天下,希望其他人類,哪怕是其他種族,甚至是妖魔也沒關系,能夠和我們一樣,也獲得永生。”

  “這不只是我們的願望,我們也會竭盡全力這麼做,即使奉獻也沒有關系,這樣我們的朋友就會越來越多,即使敵人也會化敵為友,一起美好和諧,快快樂樂的生存下去,永遠沒有結局。”

  “那將是多麼美好的盛世啊……”說到這裡,張文魚激動不已,眼裡露出狂熱之色。

  “是啊,是啊,村長,我們會竭盡全力幫助你,達成這個夙願的。”

  “我們鏡村,一定會把整個自南山脈,都變成善良、美好、和諧的人類家園。”

  “小了,格局小了,豈止是自南山脈,還有北域,還有自南界,我們都要改變,改變整個世界!”

  ……村民們紛紛附和道,和張文魚一樣熱火朝天,滿臉陶醉。

  陳浩怔怔的看著他們,突然打了個寒噤。

  這一幕,明明很熱鬧,很生動,很正常,但是卻讓他突然想起了在地球上,遇見了邪教的情景。

  “陳兄弟,現在你知道鏡體的好處了吧,想不想換一個?”

  張文魚忽然扭頭問道。

  其他村民也都看向陳浩,眼神裡充滿期盼。

  呵……陳浩幹笑一聲:“這個……先不著急,張村長,各位,我初來乍到,對鏡體的了解的還不多,看看,看看再說。”

  張文魚聞言,也沒有勉強,點頭表示理解:“這是應該的,雖然我們很希望別人都換成鏡體,和我們一起永生,共創大同,但是我們也尊重個人意願,不能強迫,否則豈不是違反和諧美好的願望?”

  “沒錯,是這個理。”

  村民們又紛紛同意。

  陳浩看了一眼他們,有點疑惑。

  他有點搞不清楚這個張文魚和村民們是怎麼回事了。

  所謂什麼鏡體永生,陳浩是半點也不相信的。

  所以張文魚和這些村民,很有可能是類似地球上的邪教組織。

  邪教不只地球有,修真世界也有,而且很多還挺強大。

  但是張文魚和村民又很尊重他的意見,沒有半點強迫,甚至連遊說都沒有,這又和邪教徒的風格不太一樣。

  換成修真世界的邪教徒,你都不用反對,哪怕就是不加入,對方都會可能當場翻臉,把你當成異端。

  對他們來說,信教不徹底,就是徹底不信教。

  如果張文魚和村民有這種傾向的話,陳浩自然是不介意動手。

  倒是要看看,永生的鏡體能不能在他的裂天鋒芒之下,還保持“永生”!但是既然張文魚等人沒有,陳浩倒也沒必要顯露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