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一人得道 > 第五百七十五章 鳥鳴柳飄葉零落,冰結沙揚火苗燃

第五百七十五章 鳥鳴柳飄葉零落,冰結沙揚火苗燃

  “此處已被諸多虛空意念籠罩!他們正試圖穿過阻礙,抵達此方!”

  丘墟祭壇。

  圍繞著祭壇,一道道虛空裂痕不斷顯現,越發密集!

  盡管大部分都只是虛無之縫,但也有幾道不斷滲透出淡淡氣息。

  這些氣息雖然稀薄卻又讓人無從忽略,似乎每一縷都隱著千鈞之重!

  一縷一縷的氣息,自幾道裂縫中滲出,縈繞四方,莫說是祭壇上的三人,就連陳錯都是心底泛起波瀾,有不祥之念滋生。

  他正要細細思量,忽然聽得蒼老之聲傳來——

  “還請閣下伸出援手!協助吾等,將這些裂縫堵住!”

  陳錯眯起眼睛,看著周遭變化,神色也鄭重起來。

  而那清脆之聲中,已然有了幾分焦急之意:“能在丘墟異變後的第一時間,就發現此處異狀,並且跨越虛空,直接窺視,能有這等手段的,以吾等當前這狀態能夠應對的!”

  “必須要擋住他們!否則,莫說是丘墟祭壇,怕是整個北地,都要受到波及!”蒼老之聲再次響起,內裡蘊含著堅定之意。

  隨後,三道意念呼嘯而出,自祭壇周圍凝聚了靈光,衍生出三種殘道精華,要將那一道道裂痕擋住!

  陳錯也不啰嗦,見得幾人動手,也隨之催動一身神息!

  他之前與巫弘交手時,就已使自身神息容納了外在之力,與壇上三人施展的神通術法也有了關聯,此時被陳錯祭起之後,浩浩蕩蕩的宛如神息洪流,直接融入那四周的靈光之內,使得三種靈光大盛!

  霎時間,一道道虛空裂痕,就被靈光籠罩、滲透、堵塞,跟著便要被抹平、消弭!

  不過,下一刻,幾道恐怖的威壓從中探出!

  尤其是那只手,只是探出裂縫,輕輕一抓。

  茲啦!

  壇上三人的神通術法,連同陳錯支援的滾滾神息,被瞬間拉伸、壓扁,平鋪開來,居然轉眼之間,化作一副畫作,被那只手凌空拿住,直接便收攏在掌中!

  “唔!”

  頓時,壇上三人悶哼起來,渾身震顫!

  就算是陳錯,亦是氣血翻騰,感覺到那充盈著神息的軀體,像是突然間被人戳了一個洞,滾滾神息竟順著那個洞,傾瀉而出!

  就在這個時候!

  吟唱聲響起,祭壇上的老者渾身劇烈顫抖,然後一點一點的舉起手,向上一指!

  “你這是要作甚?”

  其餘兩人的意念都是猛地一跳,露出震驚之意。

  “那只手的氣息,老夫並不陌生!任由此人過來,莫說老夫絕無生機,便是這人間,亦後患無窮!”

  話音落下,那老者猛地睜開眼睛!

  “道法自然,人間無塵!”

  霎時間,清風吹過四周。

  陣陣漣漪憑空蕩漾,而後一顆顆柳樹顯化,又有溪水流淌,鬱鬱蔥蔥、鱗次櫛比。

  轉眼間,這祭壇四周竟已經是鳥語花香、綠樹成蔭!

  陳錯心中一動,朝上方看去,就見原本破舊不堪的穹頂,正被一片蔚藍蒼穹所覆蓋,連帶著那一道道裂痕都要被蓋住。

  可這時,那只手再次一抓!

  呼啦!

  蒼穹散去,枝葉飄落,溪流鳥蟲皆化無有,盡數歸於一畫之中,被那手一抓,直接拿住,收入掌中!

  “噗!”

  老者渾身又是一陣,但這次卻是處處飆血!

  “居然觸動了老夫的福地,令福地之中衍生異樣!這人已能化用天地,將自身的乾坤之力,直接傳遞到了此間!比師門所記載的更加棘手!更加恐怖!更加……”

  話音落下,老人的身子緩緩凝固,竟陷入石化!

  只不過,那裂縫中的手,也在這一刻緩緩石化,難以舒展。

  祭壇,一時又恢復平靜。

  但陳錯的心底卻忽然警兆大起!

  “這種警兆我可是有些年頭沒有體會到了!不過……”

  他凝神感悟,隱約捕捉到了十幾道各具特色的氣息,每一個都給他莫大壓力,但和之前的巫弘、雙面銀甲人卻是大同小異,只是在壓迫感上有所區別。

  “並未找到緣由!甚至連那所謂的觸動之感,更無從察覺什麼乾坤之力,自然也就理解不了何為化用天地!”

  陳錯眉頭緊鎖。

  他自然不會認為,是壇上三人以言語迷惑自己。

  以那三人所處的局面,一旦出現什麼異狀,還要靠著他來抵擋,自然不會玩什麼花招。

  “那就說明,我的境界道行,無從察覺危險所在!畢竟,神息雖然遮蔽了心神靈光,但終究不能隔絕五感靈識!”

  一念至此,陳錯的心裡亦生警惕。

  “哪怕我因緣際會,掌握了殘道精髓,但沒有經歷過第五步的沉澱,終究是有欠缺的,根基不穩,不光是建不起高樓,更有崩塌的風險!甚至於,沒有桃源、福地這一步一步的積累,雖然心月照洞天,亦無法將洞天的力量真正發揮出來……”

  四十年的閉關,令陳錯將殘道沉澱下來,但這道路之法何等龐大深奧,經年累月的煉化、感悟,也不過是稍微能加以掌握,找到其中的韻律,進而確定方向。但無形中,也耽誤了尋道第四步上的深入,令陳錯未能真個觸及第五境的玄妙。

  “自身的修為,終究得打磨性命意志,凝聚精神靈光,一步一個腳印,方能在尋道路上走的穩,否則縱是見得前路方向,亦力有不逮!所以,無論是桃源之法,還是竅穴之術,都不能拖延了,待此間事了,就得即刻著手!”

  他心中思量,而後便打算散去周身神息,重新將心中神釋放出來,也好調動道標。

  須知,陳錯此時的法術手段,可以分為兩種。

  其一,自然就是他自身錘煉的神通法術,雖還是第四步歸真,但借著種種手段,如心月洞天、淮地神本、法寶葫蘆等,早已堪比五步世外;

  其二,卻是那十二枚道標,其中各自凝聚著一種神通極致,更能由此而調動歷史長河,用以對敵!

  眼前這情況,靠著他自身的修為要處置,已然有些勉強,縱能為之,亦顯倉促,稍有意外,滿盤皆輸!

  而世外裂縫,關系人間蒼生,不可有半點大意,為穩妥起見,也得借著道標長河,掐滅風險!

  但就在此時……

  嗚嗚嗚……

  忽有狂風吹起,而後大雪飄飛。

  轉瞬之間,四周已化作冰晶雪海,處處寒氣!

  陳錯的念頭,都瞬間遲滯起來,仿佛被外寒之氣冰凍!

  但緊跟著,又有一股火熱氣息在四周蔓延,有無根之火凌空灼燒!

  清脆之聲當即慘叫起來,她的無形念頭,竟被點燃!

  陳錯也瞟了一眼,隨即心頭念頭灼燒,他心中一震,動念之間,斬斷了灼燒之念,那年頭所化之火苗,便自他的雙耳中跌落下來。

  “這股火焰給我的感覺,與當年被我煉入五氣的神火!”

  他尚未來得及思量,又有風沙吹來,漫天飛舞,仿佛萬馬奔騰,紅塵滾滾,一眼竟看不見前方,甚至生出無路可行之念!

  四周,冰晶肆虐,將那些個殘垣斷壁凍結,又有烈焰奔湧,將廢墟灼燒漆黑,隨後風沙吹過,皆化作黃土一抔!

  “何等壯觀!憑空而生,貫穿虛實!就算是掌握了歸真之法,想要憑空塑造如此場面,沒有天時地利的話,亦近乎難成!”陳錯看著眼前種種,亦不免驚嘆,“而且,這種種異象能動我道心,簡直有如自然衍生的天地奇觀、乾坤之景!不過,能出現在這裡,分明是旁人手筆,是神通所致!”

  “這是天象法門!”那冷清之聲適時響起,“這是掌握了洞天天象的大能,在試圖幹擾吾等!道友,一定要守住道心!否則,隨他人之法沉淪,最終害人害己!”

  清脆之聲也道:“丘墟本就與諸天廢墟相連,因此留有有著虛空通道,但早就破損崩潰,阻塞廢棄,怎的現在卻好像被誰人重新連接、打通了一般,呀!”

  她話為說完,那祭壇四周的一層泛光屏障,忽然便被風沙吹得支離破碎,仿佛經歷風吹雨打,已然風化!

  她當即施展神通,揮灑斑斕光彩,融入風沙、冰晶、火焰!

  頓時,這諸多異象,像是有了情緒、念頭,縮漲不定,變化無形,有許多竟被直接馴服,化作屏障,重新護住祭壇!

  “道友,我只能勉強自保,可是顧不上你了!”

  “無需費心……”陳錯搖搖頭,鼓蕩神息,先是將自身護住,跟著手腕一翻,便多了一個葫蘆。

  正當他要催動小葫蘆的時候,忽然有一個聲音,從那風沙烈焰飛雪深處傳來——

  “陳君,先別急著動手,且聽我一言……”

  就聽著一陣“噠噠”聲響,有一道異獸的虛影,自遠處緩緩走來。

  此獸虎頭、獨角、犬耳、龍身、獅尾、麒麟足,口出人言:“今日能見陳君,也是你與佛家有緣,何必要動刀動槍的傷了和氣?不如咱們說說話,也算是將過往的恩怨,了結。”

  “我何時與你有了恩怨?”陳錯眯起眼睛,心中警惕,他如今神息覆體,又是化身之軀,將過往神通靈光遮蔽,連先前降臨的兩個都沒有看出跟腳,結果這個異獸卻能叫破他的身份,容不得他不小心,“你是何獸?不說先說清跟腳。”

  “你不僅與我有恩怨,與更多的人皆有恩怨。”那異獸輕笑一聲,“只因你是……”

  “佛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