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身為渣受的我拿了替身劇本 > 第151章 番外4 碧遙(一)“碧璋師姐,是他……

第151章 番外4 碧遙(一)“碧璋師姐,是他……

  沈遙第一次見到碧璋時候,他十歲。

  他出身不算太好,但也是一方富戶。

  只是家中未曾出過任靈修仙,不過是尋常家罷了。

  他上有長子兄長承繼家業,下有幼弟在父母身邊撒嬌討巧。

  而身為次子他,卻總是沉默著被所有忽視。

  直到他遇到了自己師父,事情有了轉機。

  他資質很好,甚至可說是千年一遇。

  他師父只是偶然間路過他所在城鎮,便被紫霞縈繞之家所吸引。

  忘卻了手上所有事情,身上全數重擔。

  直衝去了他家中。

  而碧璋,就隨在師父身後。

  那時候碧璋還因為自己太過於出眾容貌,容易惹出不少事端。

  而刻意著了女裝,叫覺得並非那般違。

  碧璋此時修習無情道,雖是面容上常掛著笑意,可心裡卻未曾裝進過什麼去。

  他就像是一尊冰雕而成美面,即便是容貌絕世,也是只有玉骨冰心。

  沈遙生得並不算出眾,更況那還未曾抽條時刻。

  躲在兄長身後,他就像是一個灰撲撲侍從一般。

  沈遙父母聽聞了師父來意,即刻便道:“若您所言當真,那紫東來之,定是長子。他生來便迎朝霞,正是好時候。您可瞧瞧,是他不是?”

  師父看著那個高壯身影,伸手試探了一番他靈脈,搖搖頭道:“不是他。”

  父母又推了嬌嬌幼子出來,說道:“那必然是小子。那時候他出生,便有高僧前來渡,說他有慧根。”

  師父又看了那瞧著是機靈孩子,但仍是搖頭:“可還有旁?”

  父母面面相覷,卻不再言語。

  沈遙縮在身後,打量著兩位來。

  只是多瞧了幾眼,他便不能再從碧璋臉上移開目光了。

  他年紀尚幼,貧瘠辭藻叫他道不出贊揚語句。

  只是他曉得,那是他此生從未見過好看。

  他有些怯懦地瞧著碧璋,小心翼翼地掀著眼皮。

  但卻驀地碧璋四目相接。

  碧璋歪歪頭,著他招了招手,問道:“你也是家嗎?”

  沈遙呆愣了許久,而後點點頭。

  他膽怯地看了一眼自己父母。

  父母時候好像想起來,自己還有個次子一般。

  但只是說道:“,們還有個二子。只不過他資愚鈍,恐不是您尋之。”

  師父卻試探了一下他姿勢,頓時為震驚:“就是他!碧璋,快去將你師弟領到面前!”

  碧璋依言行了禮,走到沈遙面前伸出手去,說道:“可願前去?”

  沈遙有些傻乎乎地點了頭,想伸出手去,卻忽然察覺到自己竟是一手汗漬。

  他忙不迭地在自己身上使勁蹭了蹭,輕輕搭上了碧璋手。

  他學著碧璋模樣,有些不倫不類地著師父行了禮節。

  師父看了立馬哈哈笑,誇贊道:“真是個乖孩子。碧璋,你瞧瞧,孺子可教也!”

  碧璋應了,答了正是。

  抬眼上沈遙目光時候,沈遙卻是急不可待地移走了。

  他也噗嗤一笑了出來,問道:“是洪水猛獸嗎?竟是那般可怕,叫你一眼都不願意瞧。”

  沈遙急忙擺手,辯解道:“不是、不是,只是……姐姐你生得好看,……”

  碧璋眉眼一彎,看似是笑著,可笑意卻始終達不到眼底。

  只沈遙瞧不出來,仍是垂著頭,怯怯懦懦。

  師父著他父母說道:“是個孩子。”

  她父母立即作了驚異神『色』,說道:“怎會是他呢?他般平平無奇,又生『性』膽怯。一定是您看錯了,您再多瞧瞧。”

  說罷,又將自己長子幼子拉扯回來,著沈遙便恐嚇道:“快回你房間去,不是你該來地方。”

  眼瞅著父母沈遙動手,碧璋卻是側身當了他前面,緩緩說道:“先前您師父言語,只尋到了那資卓越之,您立馬放他離開。如今他已是師弟,而非你們沈家子。望二位莫再動手動腳,好自為之。”

  那父母打了個寒戰,立馬抽回了手去,不跟在上前。

  被碧璋麼一駭,他們二也唯唯諾諾道:“正是、正是,他也算是光耀門楣了。”

  碧璋威懾完他們,卻是俯下身去,柔沈遙說道:“不必害怕了。名喚碧璋,你叫什麼名字?”

  ——“沈遙。”

  沈遙看著碧璋面容,好像已經陷了自己全部進去。

  即便他是顆明珠,可明珠蒙塵。

  碧璋就是拭去所有灰燼之,是將他此生重新點亮之。

  碧璋就像是一道耀眼光,將他滿是黑暗心底深淵照亮。

  沈遙隨著他們師徒二回了無上仙門。

  因著他年紀尚幼,師父恐怕旁男弟子粗心,照料不好他。

  便先安置去了碧璋所在無定峰,待他成年,再行離開。

  碧璋喚了灑掃弟子替沈遙收拾好了屋子,就在自己居所旁邊東廂當中。

  屋子陽光充沛,寬敞而又明亮。

  是沈遙從前未曾體會過幸福。

  他音細若蚊蠅,只道:“多謝師姐。”

  碧璋聽清了,兀自笑了一下。

  可只裝作沒聽見,叫他說得一些。

  幾個來回,沈遙將自己怯懦去了一半。

  碧璋看他幅可憐模樣,又說道:“如今不再是沈家,你也更不會受旁欺辱。你啊,可挺直你腰板去。”

  沈遙啊了一。

  看碧璋又盯著他,立馬重重地點頭:“嗯!”

  碧璋伸手『揉』了『揉』他頭發,說道:“不過,你既是住在無定峰上,便守無定峰規矩。平日裡也沒什麼,只是莫在沒有答應情況下,闖進房間裡來,就行。”

  他怕是自己著女裝之事被發現。

  即便沈遙無心,但若是傳了出去。

  就是無上仙門最醜聞了。

  沈遙乖乖巧巧地點了點頭。

  碧璋是都離去,結果瞧見他幅呆呆傻傻模樣,立馬又笑著擰了一下他臉蛋,說道:“沒什麼可憂愁。明日早些起,教你些無上仙門劍。”

  沈遙又是重重地點了點頭,眼底裡卻是終於有了屬於個年齡段孩子光。

  第二還未亮,雞還未鳴。

  他便已是起來了。

  只他穿好了衣衫,走出門來,卻是瞧見無定峰上還空無一。

  他瞧了一眼還灰沉沉『色』,又扭頭目不轉睛地看了碧璋房間。

  他思忖片刻,還是到了碧璋廊下。

  他沒有敲門,更不敢推門而入。

  只是抱著雙膝,又打起了盹來。

  他似乎在裡,更加心安了許多。

  明明是在門外,可睡得卻比床榻之上還香。

  他恍惚間,好似感覺到了旁呼喚碰觸。

  可他好困好困,一雙眼皮千斤重,怎般都睜不開。

  等他徹底醒來之時,他卻是發現自己躺在一個不屬於他房間當中。

  抬眼,便見碧璋撐著下頜瞧著他,咂了咂嘴,又搖了搖頭。

  沈遙不傻,他立馬明白了自己現在是在碧璋房間之中。

  他忙不迭地想下床,卻手忙腳『亂』間跌了一跤。

  就跌進了一具溫香軟玉般懷抱當中。

  他窘迫極了,頓時赤紅了雙頰,討饒般地說道:“師姐,不是故意……你相信,師姐。”

  “信你啊。”碧璋眉目流轉,隨意說道,“不過,你到底為會睡在廊下?是那屋子裡頭有哪點不合你心意嗎?”

  沈遙急忙搖了搖頭:“沒有、沒有,那裡都很好。只是記得你說早起練劍,便起來了。可好似起得太早了些,你還未醒,便想著在你廊下等候你,卻未曾料到竟是睡著了。師姐,不是有意偷懶……”

  碧璋深深地嘆了口。

  孩子從前是在沈家受了多委屈,會在自己面前麼唯唯諾諾。

  他又寬慰道:“不是什麼事,練不練劍,也不急於一兩日。你不必般自己較真。在無定峰,便沒有你定數。你若有甚想做之事,便放手去做好了。若是自己不成,知會一,自會幫你。”

  沈遙啊了一,『舔』了『舔』嘴唇。

  他心底裡許多束縛,仿若在一刻全然放下了。

  是因為他師姐。

  那是他光。

  碧璋見他又是半晌不言語,哼了一,又問:“可是聽明白了?”

  沈遙忙應道:“聽明白了。”

  碧璋無奈,怎得他說了般多,沈遙還是不懂。

  可他也不急於一時,又問道:“好,你即是明了,便說,你現下想去作甚?”

  沈遙撓了撓頭,還是有著幾分試探意味地說道:“想……想去學劍?”

  碧璋捏了他沒幾兩肉臉頰一下,說道:“好,那便就去學劍。”

  他早就為沈遙預備了適合他用小木劍。

  他握著沈遙手,一招一式,細細致致地教著他每一個劍招。

  般一教,就是整整八年。

  沈遙第一次見到碧璋時候,他十歲。

  他出身不算太好,但也是一方富戶。

  只是家中未曾出過任靈修仙,不過是尋常家罷了。

  他上有長子兄長承繼家業,下有幼弟在父母身邊撒嬌討巧。

  而身為次子他,卻總是沉默著被所有忽視。

  直到他遇到了自己師父,事情有了轉機。

  他資質很好,甚至可說是千年一遇。

  他師父只是偶然間路過他所在城鎮,便被紫霞縈繞之家所吸引。

  忘卻了手上所有事情,身上全數重擔。

  直衝去了他家中。

  而碧璋,就隨在師父身後。

  那時候碧璋還因為自己太過於出眾容貌,容易惹出不少事端。

  而刻意著了女裝,叫覺得並非那般違。

  碧璋此時修習無情道,雖是面容上常掛著笑意,可心裡卻未曾裝進過什麼去。

  他就像是一尊冰雕而成美面,即便是容貌絕世,也是只有玉骨冰心。

  沈遙生得並不算出眾,更況那還未曾抽條時刻。

  躲在兄長身後,他就像是一個灰撲撲侍從一般。

  沈遙父母聽聞了師父來意,即刻便道:“若您所言當真,那紫東來之,定是長子。他生來便迎朝霞,正是好時候。您可瞧瞧,是他不是?”

  師父看著那個高壯身影,伸手試探了一番他靈脈,搖搖頭道:“不是他。”

  父母又推了嬌嬌幼子出來,說道:“那必然是小子。那時候他出生,便有高僧前來渡,說他有慧根。”

  師父又看了那瞧著是機靈孩子,但仍是搖頭:“可還有旁?”

  父母面面相覷,卻不再言語。

  沈遙縮在身後,打量著兩位來。

  只是多瞧了幾眼,他便不能再從碧璋臉上移開目光了。

  他年紀尚幼,貧瘠辭藻叫他道不出贊揚語句。

  只是他曉得,那是他此生從未見過好看。

  他有些怯懦地瞧著碧璋,小心翼翼地掀著眼皮。

  但卻驀地碧璋四目相接。

  碧璋歪歪頭,著他招了招手,問道:“你也是家嗎?”

  沈遙呆愣了許久,而後點點頭。

  他膽怯地看了一眼自己父母。

  父母時候好像想起來,自己還有個次子一般。

  但只是說道:“,們還有個二子。只不過他資愚鈍,恐不是您尋之。”

  師父卻試探了一下他姿勢,頓時為震驚:“就是他!碧璋,快去將你師弟領到面前!”

  碧璋依言行了禮,走到沈遙面前伸出手去,說道:“可願前去?”

  沈遙有些傻乎乎地點了頭,想伸出手去,卻忽然察覺到自己竟是一手汗漬。

  他忙不迭地在自己身上使勁蹭了蹭,輕輕搭上了碧璋手。

  他學著碧璋模樣,有些不倫不類地著師父行了禮節。

  師父看了立馬哈哈笑,誇贊道:“真是個乖孩子。碧璋,你瞧瞧,孺子可教也!”

  碧璋應了,答了正是。

  抬眼上沈遙目光時候,沈遙卻是急不可待地移走了。

  他也噗嗤一笑了出來,問道:“是洪水猛獸嗎?竟是那般可怕,叫你一眼都不願意瞧。”

  沈遙急忙擺手,辯解道:“不是、不是,只是……姐姐你生得好看,……”

  碧璋眉眼一彎,看似是笑著,可笑意卻始終達不到眼底。

  只沈遙瞧不出來,仍是垂著頭,怯怯懦懦。

  師父著他父母說道:“是個孩子。”

  她父母立即作了驚異神『色』,說道:“怎會是他呢?他般平平無奇,又生『性』膽怯。一定是您看錯了,您再多瞧瞧。”

  說罷,又將自己長子幼子拉扯回來,著沈遙便恐嚇道:“快回你房間去,不是你該來地方。”

  眼瞅著父母沈遙動手,碧璋卻是側身當了他前面,緩緩說道:“先前您師父言語,只尋到了那資卓越之,您立馬放他離開。如今他已是師弟,而非你們沈家子。望二位莫再動手動腳,好自為之。”

  那父母打了個寒戰,立馬抽回了手去,不跟在上前。

  被碧璋麼一駭,他們二也唯唯諾諾道:“正是、正是,他也算是光耀門楣了。”

  碧璋威懾完他們,卻是俯下身去,柔沈遙說道:“不必害怕了。名喚碧璋,你叫什麼名字?”

  ——“沈遙。”

  沈遙看著碧璋面容,好像已經陷了自己全部進去。

  即便他是顆明珠,可明珠蒙塵。

  碧璋就是拭去所有灰燼之,是將他此生重新點亮之。

  碧璋就像是一道耀眼光,將他滿是黑暗心底深淵照亮。

  沈遙隨著他們師徒二回了無上仙門。

  因著他年紀尚幼,師父恐怕旁男弟子粗心,照料不好他。

  便先安置去了碧璋所在無定峰,待他成年,再行離開。

  碧璋喚了灑掃弟子替沈遙收拾好了屋子,就在自己居所旁邊東廂當中。

  屋子陽光充沛,寬敞而又明亮。

  是沈遙從前未曾體會過幸福。

  他音細若蚊蠅,只道:“多謝師姐。”

  碧璋聽清了,兀自笑了一下。

  可只裝作沒聽見,叫他說得一些。

  幾個來回,沈遙將自己怯懦去了一半。

  碧璋看他幅可憐模樣,又說道:“如今不再是沈家,你也更不會受旁欺辱。你啊,可挺直你腰板去。”

  沈遙啊了一。

  看碧璋又盯著他,立馬重重地點頭:“嗯!”

  碧璋伸手『揉』了『揉』他頭發,說道:“不過,你既是住在無定峰上,便守無定峰規矩。平日裡也沒什麼,只是莫在沒有答應情況下,闖進房間裡來,就行。”

  他怕是自己著女裝之事被發現。

  即便沈遙無心,但若是傳了出去。

  就是無上仙門最醜聞了。

  沈遙乖乖巧巧地點了點頭。

  碧璋是都離去,結果瞧見他幅呆呆傻傻模樣,立馬又笑著擰了一下他臉蛋,說道:“沒什麼可憂愁。明日早些起,教你些無上仙門劍。”

  沈遙又是重重地點了點頭,眼底裡卻是終於有了屬於個年齡段孩子光。

  第二還未亮,雞還未鳴。

  他便已是起來了。

  只他穿好了衣衫,走出門來,卻是瞧見無定峰上還空無一。

  他瞧了一眼還灰沉沉『色』,又扭頭目不轉睛地看了碧璋房間。

  他思忖片刻,還是到了碧璋廊下。

  他沒有敲門,更不敢推門而入。

  只是抱著雙膝,又打起了盹來。

  他似乎在裡,更加心安了許多。

  明明是在門外,可睡得卻比床榻之上還香。

  他恍惚間,好似感覺到了旁呼喚碰觸。

  可他好困好困,一雙眼皮千斤重,怎般都睜不開。

  等他徹底醒來之時,他卻是發現自己躺在一個不屬於他房間當中。

  抬眼,便見碧璋撐著下頜瞧著他,咂了咂嘴,又搖了搖頭。

  沈遙不傻,他立馬明白了自己現在是在碧璋房間之中。

  他忙不迭地想下床,卻手忙腳『亂』間跌了一跤。

  就跌進了一具溫香軟玉般懷抱當中。

  他窘迫極了,頓時赤紅了雙頰,討饒般地說道:“師姐,不是故意……你相信,師姐。”

  “信你啊。”碧璋眉目流轉,隨意說道,“不過,你到底為會睡在廊下?是那屋子裡頭有哪點不合你心意嗎?”

  沈遙急忙搖了搖頭:“沒有、沒有,那裡都很好。只是記得你說早起練劍,便起來了。可好似起得太早了些,你還未醒,便想著在你廊下等候你,卻未曾料到竟是睡著了。師姐,不是有意偷懶……”

  碧璋深深地嘆了口。

  孩子從前是在沈家受了多委屈,會在自己面前麼唯唯諾諾。

  他又寬慰道:“不是什麼事,練不練劍,也不急於一兩日。你不必般自己較真。在無定峰,便沒有你定數。你若有甚想做之事,便放手去做好了。若是自己不成,知會一,自會幫你。”

  沈遙啊了一,『舔』了『舔』嘴唇。

  他心底裡許多束縛,仿若在一刻全然放下了。

  是因為他師姐。

  那是他光。

  碧璋見他又是半晌不言語,哼了一,又問:“可是聽明白了?”

  沈遙忙應道:“聽明白了。”

  碧璋無奈,怎得他說了般多,沈遙還是不懂。

  可他也不急於一時,又問道:“好,你即是明了,便說,你現下想去作甚?”

  沈遙撓了撓頭,還是有著幾分試探意味地說道:“想……想去學劍?”

  碧璋捏了他沒幾兩肉臉頰一下,說道:“好,那便就去學劍。”

  他早就為沈遙預備了適合他用小木劍。

  他握著沈遙手,一招一式,細細致致地教著他每一個劍招。

  般一教,就是整整八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