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重生八零逆襲成白富美趙香雲江衛民 > 第一千三百七十章 周自強結婚

第一千三百七十章 周自強結婚

  ???轉載請注明出處:

  周自強老牛吃嫩草,日子倒也過的舒服。

  他已經在做結婚的打算了。

  如今的周自強,在國內,也算是有頭有臉。

  他要結婚,勢必不是簡單的婚禮。

  從準備,到施行,他的計劃是一年時間。

  結婚地點是國內。

  但婚紗要找名設計師設計的,趙香雲聽說這件事之後,親自給周自強介紹了一個設計師。

  是他們自己公司的,到時候,周自強妻子穿過的婚紗,可以放到公司,作為服裝展覽的壓軸。

  周自強和女朋友商量過之後,也同意趙香雲的說法。

  除了婚紗,不能簡單。

  結婚的時候,還要用幾車玫瑰花,場地也要精心布置。

  怎麼浪漫,怎麼來。

  和蜜罐裡調油的周自強不一樣,韓悅明還單著。

  家裡人也給安排了相親,奈何他永遠都是一句話,人家嫌棄他年紀大。

  事實上根本不是這樣的。

  韓悅明長相好,待人又客氣。

  加上思想不迂腐,從來不會覺得,家裡的事情,就該是女人來做。

  女人就該在家裡看孩子,等等。

  他覺得,身為男人,更應該擔負起家庭重任。

  要賺錢,更要讓自己的妻子和孩子生活舒適。

  對任何一個女人來說,和他步入婚姻殿堂,一定不是負擔。

  而是一種享受。

  所以,其實和他相親的那些,拋開年紀來講,都很看好他。

  但他一直在拒絕別人。

  家裡人眼看他都三十大幾了,快奔四了,大概也放棄了。

  一開始還會死命介紹,到後面,幹脆電話也不打了。

  這樣一來,韓悅明想脫單更難了。

  周自強想過讓女朋友介紹對象給韓悅明,但是韓悅明也沒去過。

  次數多了,周自強也不勉強了。

  大家都是成年人,一件事,如果一直不去做,只能說是不想做。

  要不是抗拒,要不就是覺得無聊。

  而且韓悅明管著公司的事情,他也樂了個輕松。

  周自強結婚的時候,邀請了班上同學參加。

  這些人,孩子有些都快上大學了。

  都不年輕了,但是那份熱情,從大學時候開始,就沒有熄滅過。

  當一群人又聚在一起的時候,還是因為周自強結婚。

  大家一杯杯的灌著酒,勢必要讓周自強知道什麼叫人間險惡。

  韓悅明作為伴郎,自然要幫著擋酒的。

  一杯沒事,十杯下肚,臉也紅了。

  周自強的妻子姓莫,叫莫雨菲。

  他見這情況,趕忙推了推周自強,小聲道:“這會不會喝醉?

  要不要讓大家收斂一些?”

  “沒事,我們有規矩的,除了香雲,誰的酒,都能灌!”

  說到趙香雲,莫雨菲的視線,落在了全桌唯一一個女人身上。

  說實話,她第一次見趙香雲的時候,就被驚訝到了。

  三十幾歲的女人了,也不知道是真的不顯老,還是因為懂得護膚,臉上一點細紋都沒有。

  反觀周自強和韓悅明,即便不怎麼顯老,但是眼角的細紋,也足夠出賣他們的年紀。

  初見趙香雲的時候,莫雨菲是自卑的。

  她從未想過,一個女人,可以好看到這種程度。

  和她在電視裡,看到的那些女主角一樣。

  甚至不輸那些女主角。

  從外在,到穿著,再到從內而外散發出來的氣質,莫雨菲不知道,她到了趙香雲這個年紀,還能不能保持這份美好。

  要知道,現在的她,也才二十出頭。

  卻總覺得,和趙香雲比起來,差了點什麼。

  飯桌上的趙香雲,自然注意到,莫雨菲那一道視線、她回了一個禮貌的微笑。

  莫雨菲的臉,瞬間紅了。

  有種被抓包的感覺。

  周自強只顧著照顧這些同學,也沒有注意到其他,他還在高聲嚷嚷,“今天多少酒,我都備下了,你們誰也別客氣,想和多少,喝多少!”

  酒桌上的茅臺,喝完之後,馬上又被補齊了。

  周自強將最多的時間,花在了這群同學身上。

  別人敬酒,他也要挨個回敬。

  韓悅明就是他身後的小尾巴。

  最後,敬酒到了趙香雲和江衛民面前。

  “師兄,香雲是女人,她就不用喝了,這杯酒,你無論如何,也要喝!”

  江衛民舉著酒杯站起來。

  韓悅明也要喝,正要倒酒,趙香雲遞給他一杯,提前倒好的‘酒’,“我這杯給你,我不喝酒。”

  韓悅明也沒有多想,接過一飲而盡,結果味道不對。

  再看向趙香雲,趙香雲也只是看了他一眼。

  這杯就是普通的白開水,趙香雲放了一粒解酒藥。

  就周自強的性子,今晚勢必要讓韓悅明跑整場的。

  十七八歲的小夥子,喝再多久,休息一晚上,就沒事兒了。

  但是三十多的人了,宿醉一次,幾天都難恢復。

  不做措施,接下來的幾天,都斷送了。

  接下來,韓悅明又喝了幾圈,但也沒有特別難受,反而是周自強自己把自己給灌醉了。

  新郎官兒都醉了,大家自然見好就收。

  酒是不喝了,該活躍氣氛的,活躍氣氛。

  一點不覺得冷場。

  趙香雲去洗手間,出來就見韓悅明吐得昏天暗地。

  等他吐幹淨了,她上前詢問,“你還好吧?

  要不要我讓江衛民送你去醫院?”

  韓悅明的情況,不太好。

  任憑誰在他這情況下,都好不起來。

  韓悅明搖頭,“沒事,就是喝多了,吐出來就好了!謝謝你給的那一杯水,裡面有解酒藥?”

  “不錯!”

  “喝了好了很多。”

  韓悅明說。

  “那是自然,不然我也不會備著。”

  趙香雲說的一臉輕松。

  “那你愛人那杯,也是……?”

  “是酒,他晚上只喝了兩杯,在他能夠接受的範圍內,不需要換成水。

  要是沒什麼事,我就先走了。”

  趙香雲道。

  韓悅明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了,偏偏在趙香雲想走的時候,叫住了。

  “能不能……陪我待一會兒?

  我頭有點暈。”

  都是同學,趙香雲靠著韓悅明也賺了個盆滿缽滿。

  自然也不會狠心將人拋下。

  萬一出了什麼事情,她也追悔莫及。

  “你們都是大老板了,其實完全可以請年輕人給你們喝酒,點到為止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