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劍影橫秋 > 第四百五十五章 戰場轉移

第四百五十五章 戰場轉移

  幽海邊緣。

  早來一步,正欣賞著三生鏡與戮神之間曠世大戰的靈雋與燕希玄忽而神色一動,同時看向某處虛空。

  被毀天滅地的戰鬥餘波震蕩扭曲得光怪陸離的世界裡,隱藏著一片燦爛的星海,它們拖著如彗星尾巴般的光芒,也如彗星般毫不猶豫地墜落,在短短幾個剎那間,便鋪天蓋地而落,層層璀璨美麗的虹光交疊出猝不及防的幻夢,如開至荼蘼之花。

  “他們來了。”

  靈雋與燕希玄都毫不意外。

  在葉定光將幽海邊緣的戰鬥告知七絕聖尊之時,元澤島就不再是兩界紛爭的關鍵戰場,山海界害怕三生鏡落敗後的無窮遺患,森羅鬼界開始可能還只為追擊和阻止敵人而來,很快也將意識到他們距離勝利只差咫尺——無須靈雋再做什麼,他們都將為了自己的核心利益永不停手。

  一切正如計劃被提出時推衍的那般發展,激戰正酣的三生鏡和戮神還未反應過來發生了什麼,便被打斷了戰鬥——對此,雙方第一反應都是頗為惱怒,戮神自不必說,就連三生鏡也覺得七絕聖尊他們破壞了自己的計劃:它可不覺得自己會輸給戮神,而只要吞噬了這個不知死活的神靈,它的力量將更進一步……

  事已至此,在漫天的虹光在虛空中扭曲出一片火燒雲之時,他們短暫停手後又繼續戰鬥,只是周圍都多了些隨時準備援救己方核心人物的存在。

  沒有人發現隱藏起來的靈雋和燕希玄,只有葉定光與林玉澄知道此時還有好幾雙眼睛正注視著變幻莫測的戰局。

  葉定光在與七絕聖尊的所謂“合作”之中,將自己的立場彰顯無遺,是以他順理成章地被分配到了兩位鬼界神靈作為對手,正是涿神與緊急趕來的弗神。

  失落多年的力量重返體內,葉定光難免有些縹緲虛浮之感,這不僅是因為他煉化神格時日尚短,也是因為——他的舉動對森羅鬼界而言無疑是一場背叛,操控起源自鬼界的力量時多少不同以往那般順利。

  但他毫無畏懼,搭戲臺的人上臺唱戲,總歸多了些許“地利”。

  無視涿神的嘲諷辱罵,葉定光身形閃閃爍爍,漸漸將戰團拉至混戰邊緣。

  ……

  除了大能,陸陸續續趕來幽海邊緣的,還有兩界的主力大軍——元澤島戰場上的那群人。

  至於他們的到來是為在關鍵時刻作為英勇的炮灰死得其所,還是想要親眼見到關鍵之戰的結局,這都不重要,他們並非主角。

  “你感受到他了麼?”混亂之中,遊燭詢問。

  “沒有,但林玉澄一定已經回來了……”顏守心手中握著一枚令牌,借由它反向追蹤令牌主人的蹤跡,“他可能是被某個大能收入洞天中了。”

  遊燭並不意外,幽幽一嘆,“罷了,我們走吧!空間封鎖已被解開,我們留下來又有什麼用呢?戰爭即便有個結果,也不會是由我們決定的。”

  這是事實,而且比起其他人,他們更有一條退路在,即便山海界落敗也未必只能亡命天涯。

  但正因此,顏守心才無法說服自己,因為他深知一切權衡只是逃避的借口。

  他是為了幫遊燭尋找林玉澄而來,也是為自己的道心而來,遊燭不能也無法阻止顏守心做他認為正確的事情。

  果然顏守心拒絕了她——他已決定好,無論結果如何,他都將在此,與山海界共存亡。

  “而且——誰說我們這樣的小人物就一定決定不了戰爭的走向呢?”

  遊燭詫異:“難道你真有什麼好辦法?”

  顏守心笑道:“怎麼說我也是絕塵山這一代數一數二的人物,被這該死的戰爭壓制得多少年不敢大喘氣,磨也磨出些靈光來了。”

  這個回答出乎遊燭意料,但仔細想想,似乎也不那麼令人驚訝,倘若顏守心與一般的修行者並無不同,他又豈能配得上天驕之名?

  既是天驕,總該不同俗流,即便毀滅,也要如流星煙火般,痛痛快快燃燒過才是。

  “需要我做什麼盡管說。”遊燭痛快道,“我也受夠了。”

  不是為了山海界的未來,而是因為她也是這場動蕩浩劫中苦苦掙扎的螻蟻,倘若有了能回命運以痛擊的機會,哪怕付出的代價再大,也是值得的。

  “好!”顏守心的目光漸漸堅定起來,“我們都能派上用場。”

  這是命運的殘酷,也是它的仁慈。

  ……

  “你感覺到祂了嗎?”

  “祂的視線始終注視著命運的關鍵節點——而且這一次不止是他,還有鬼界背後的那只手……”

  靈雋扯出一個奇怪的笑,“祂看見我了。”

  戰場的突然轉移,背後自然有人操控,此時燕希玄的欺天之術已經收斂了威力,只針對兩界大能,並沒有阻止天心對靈雋的感知。

  燕希玄頗帶惡意地想:天心現在在想什麼呢?是在意外玄明劍怎麼莫名其妙又很合理地出現在此,又或是覺得終於看見了希望的曙光?

  事到如今天心已不會輕易殺死靈雋,這一點兩人都知道,因為她是比燕希玄更接近成功的實驗體,在不知道她已得知世界真相的前提下,天心只會盡最大可能磋磨她,意圖激發她所有潛力——而根據燕希玄的經驗,到最後之時祂甚至會主動現身揭露真相,以此作為又一次精神重擊,將祂需要的神兵打造成更接近希望中的模樣。

  所以天心也在等待,祂等著靈雋坐收漁翁之利,三生鏡就是祂為最後勝利者準備好的“升級大禮包。

  “喂,我可還沒輸呢!”雲端之上,天心身邊的女子不滿道:“我這森羅鬼界不是還剩下一個種子選手麼?”

  天心看她一眼,但笑不語。

  女子感覺自己被冒犯了,但她沒有證據,也無話可說。

  森羅鬼界一方,如今最多只有葉定光有一爭之力——有玄明劍在,戮神已經注定出局——而葉定光也不算是完全的森羅鬼界生靈。

  被她寄予厚望,設定上本該最具衝突性、鬥爭性的鎖魂殿主,竟然連掙扎的水花都沒多大就撲街了!你就說氣不氣吧!

  ——生誰的氣?

  ——當然是那個可惡的玄明劍靈!鎖魂殿主一生最倒黴的事,可能就是遇見了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