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劍影橫秋 > 第四百五十四章 七絕聖尊

第四百五十四章 七絕聖尊

  要事當前,留給林玉澄與殘存幽族痛苦傷懷的時間並不多,不論此時心中作何想法,他此時只是一位信使,為幽族帶去噩耗,也即將為山海界的主宰者傳遞一個似真似假的消息。

  畢竟曾是絕塵山弟子,幽族噩耗又尚未傳到元澤島上,林玉澄收拾好心情後便徑直向島上的主事者——絕塵山寧極尊者表明了身份,並再三強調自己有攸關山海界存亡的情報需要稟告七絕聖尊。

  見林玉澄如此鄭重其事,寧極尊者也不禁多了幾分在意,“聖尊正全神與鬼界神靈交戰,不得分心,不若你將事情原委告知本座,若果真至關重要,本座便冒一次險。”

  林玉澄自然不會將他預備用來說服七絕聖尊的消息盡數說來——也沒這必要,只需要告知他們幽族的遭遇即可。

  果然,聽聞短短時間內幽族竟已慘遭族滅,尤其聽說其中有鬼族手筆,寧極尊者霍然色變,心中暗道不妙。

  或許林玉澄還不知曉,但他們這些大人物再清楚不過,鬼界對山海界的入侵,戰爭只是表面手段,暗地裡還有許多隱秘伎倆,沒有鬼族時他們都詭異地知曉了各族許多秘聞,甚至能據此對各族設計極具針對性的陰謀,若鬼族果真叛逃加入他們一方,以幽真等人知曉的山海界眾多隱秘,這場本就已落入下風的戰爭,山海界幾乎已無取勝之機!

  “竟有此事?絕不能容鬼族走脫!”

  這念頭在寧極尊者心中閃過的同時,卻也在殿中響起,她猛然一驚,便見七絕聖尊已從後殿走出,神色沒她那般凝重,但也絕對稱不上好看。

  “聖尊!”寧極尊者連忙起身,但卻是先問外面的戰況,“莫非鬼界神靈已被擊退?”

  七絕聖尊輕輕搖頭,“鬼界神靈有備而來,人多勢眾,吾等也只是勉力支持。”

  “那……”您怎麼還能分神關注我這裡的事情?

  不過七絕聖尊並沒有想回答她的意思,先一步移開目光看向林玉澄,淡淡道:“隨本座來。”

  言罷便又步履匆匆,轉回後殿。

  寧極尊者欲言又止,不禁又看了林玉澄幾眼,熱切表達“讓我聽聽”的渴望,但無論七絕聖尊還是林玉澄,顯然都並沒有讓她旁聽的意思。

  林玉澄早料到七絕聖尊會是如此反應——又或者說,即便七絕聖尊無意屏退眾人,他也會利用從靈雋與葉定光那裡得知的部分真相逼迫他如此選擇。

  想來一貫冠冕堂皇的七絕聖尊,並不願意讓外人知曉他曾一度有機會阻止兩界融合,但他非但沒有,反而放任事態發展,甚至做出控制葉定光這等事情……

  進入後殿,七絕聖尊終於卸下了那層無波無瀾的面具,眸光冷冽,看林玉澄這位曾經的門下弟子入看死人一般,“葉定光帶你進來的?”

  “聖尊既然心知肚明,那便省了這些試探威壓的繁文縟節,直入正題吧。”

  林玉澄的態度不卑不亢,滅族之災讓他在極短的時間內便成熟起來,面對一個念頭便能滅殺他於無形的恐怖強者,他心中沒有了往日的畢恭畢敬——或許是幽真鬼王、七絕聖尊接連“人設崩塌”,令他看待強者的光環濾鏡徹底碎了吧。

  七絕聖尊不喜歡任何人在他面前擺出這副姿態,但事到如今,他很清楚林玉澄膽敢如此,正是因為葉定光——昔日任他擺布的螻蟻,如今已成足以與他並駕齊驅的人物,真是世事無常……但這就是他當初的選擇,多想無益。

  “說罷。”

  林玉澄平靜地拋出驚雷:“幽族覆滅,如今幽真鬼王,以及一位鬼界神靈仍在幽冥之海邊緣——他們借助我族至寶三生鏡分鏡引來了三生鏡本尊,意欲借機收服神器……”

  說話間,他抬眸欣賞著七絕聖尊絲毫不加掩飾的怒容,不知為何心中也生出一股痛快來,“一旦功成,山海界便再無與森羅鬼界爭鋒之力,便是您……只怕,也討不得好。”

  七絕聖尊如何不知道這個道理?

  三生鏡乃是山海界創世四神器之一,在蒼梧琴、開天刀崩毀,玄明劍墮魔的今朝,它便是唯一的神器,說是維系山海界天道秩序的最後一根繩索也不為過!

  一旦被鬼界神靈掌控,那神靈甚至能借三生鏡影響山海界的天道法則,輕易就能將他多年來苦修所得的一切徹底摧毀!

  他費盡苦心,不惜一切促成兩界融合,是為了更進一步,而不是要萬劫不復!

  見他這般神色,林玉澄深知靈雋的猜測又一次實現了,唯有這個消息,才能讓這位聖尊大人不顧一切;也唯有七絕聖尊,才能讓他們的計劃輕而易舉地完成。

  七絕聖尊沒有再與林玉澄說什麼,他還留在雲中戰場的本尊直接對上了葉定光,在一片凝滯僵硬的氛圍之中沒頭沒腦地問了一句:“事態果真如他所言?”

  其餘人微微發愣,還沒反應過來他們這是怎麼搭上話的。

  葉定光漫不經心一笑:“你覺得呢?”

  他的不答恰恰是回答,七絕聖尊無言。

  其他人的感覺或許不夠靈敏,但修為已臻化境的他,在元澤島戰場的空間封鎖屏障被葉定光打破之後,終於鎖定了那股自從這場戰爭開始來便始終壓在他心頭的危機的來源……

  “合作,我答應了。”

  七絕聖尊認定葉定光忽然將事情挑明,定是因為想要與他合作阻止那位鬼界神靈——對鬼界神靈之間的恩怨,他亦略知一二。

  葉定光仍只是淡淡微笑,似乎滿意這個回答,又似乎什麼也沒有表示。

  只是,已經陷入久違的焦慮之中的七絕聖尊並不如往日一般明察秋毫,也就沒有看見葉定光眼底壓抑著的那一絲異樣。

  似是失望,又似了然。

  曾經,七絕聖尊是壓在他頭上的一片巨大陰影,他心思變幻莫測,誰也看不分明;如今,他的野心與貪欲已宛若白紙黑字的契約,清晰明了就差籤字畫押——是他變了嗎?

  並非。

  不過是,習慣了追求自我極致的人,總是會選擇越走越窄的路,因為他們確信唯有如此才能確保只有自己才能走到路的終點。

  而太窄的路,被看穿也只是早晚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