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獵天爭鋒 > 第1167章 至寒世界寒星閃爍

第1167章 至寒世界寒星閃爍

  商夏暗忖一聲失策,大意之下險些遭了花劍樓的算計。

  然而花劍樓在最後衝進虛空通道當中的時候,所爆發出來的那種劍遁之術也的確是令人嘆為觀止!

  此時那條虛空通道雖然因為花劍樓強行破開而尚未閉合,但其隨後又被花劍樓殘留的劍氣將虛空攪成一片稀碎,顯然是並不希望在他之後還有人能夠闖進這座虛空漩渦之後的空間。

  然而無論是聞居象還是花劍樓,顯然都小瞧了商夏的手段。

  當然,更為重要的是,商夏此時又多了一條非去不可的理由。

  因為就在諸葛湘的本源化身作為某種契機在虛空當中開啟了這條通道之後,從通道另一端的秘境空間當中透露出來的無窮冷光,瞬間便被商夏腦海當中的四方碑活躍了起來。

  商夏此番來到這片虛空當中之後,腦海當中的四方碑已經記不得是多少次自行活躍興奮起來了。

  但這一次似乎又有不同,因為從那條通道另外一端透露出來的氣息令商夏感到熟悉。

  那不是“偽七階”的星源之力,也不是“星火煉”那種真正的七階力量,而是真真正正的世界本源之氣,而且是足以令四方碑活躍到了極致的本源之氣!

  商夏曾經在第一次遭遇聞居象追殺,並利用“**挪移符”逃遁的時候,便曾經在虛空通道當中感知到過這一股世界本源氣息的存在。

  那條虛空通道的另外一頭並非是什麼秘境空間,那是一座隱匿的位面世界,而且是一座品級斷然是在靈界之上的位面世界!

  既然在靈界之上,那至少也應當是一座元界了!

  一瞬間之前的諸多線索和信息在商夏的腦海當中閃爍、勾連,令他瞬間再無疑慮:眼前這座位面世界便是靈裕界北域天外寒潮的源頭所在,也是靈裕界上上下下一直在努力尋找的那座隱匿在虛空的位面世界,更是一座真正的元級世界!

  只是這座世界為什麼會被諸葛湘的本源化身攜帶衛主星袍開啟,星原城與這座隱匿的位面世界之間又存在著何種關系,而來自元鳴和元鴻兩上界的高品真人又為什麼會知曉這座位面世界的存在,等等諸多疑問,此時的商夏卻已經來不及去仔細思索和探究了。

  因為他若是再猶豫下去,恐怕就真的要失去進入一座元級位面世界的機會了!

  別看商夏在這片刻間想明白了許多事情,可其實從商夏被花劍樓一劍逼退到他再次試圖闖進通道之後的位面世界,前後僅僅只是幾息的功夫。

  破碎的通道入口仍舊在向外散射著絲絲縷縷的冷光,但卻再難形成先前那般瑰麗夢幻的場景,但從中散溢而出的至寒之意卻並未有絲毫的減弱。

  當商夏的遁光穿過這些散溢的冷光之際,頓時便在他的本源領域屏障之上凍結了一層厚厚的寒冰,至寒之氣向內滲透,甚至有將商夏虛境本源都完全凍結的趨勢。

  但早有準備的商夏只是鼓動體內本源,令其完全轉化為陽和之氣,並很快便將滲透進來的至寒之氣驅逐了出去。

  而後便見得商夏直接激發了身上唯一的一張“**挪移符”,伴隨著一條虛空縫隙張開將他直接吞沒,在那座隱秘的位面世界已然暴露在他眼前的情況下,商夏直接無視了通道入口處破碎的虛空,強行穿梭了過去。

  在這個過程當中,為了以防萬一,商夏甚至還將那頂破舊的鬥笠再次戴在了頭頂之上。

  在一座完全被冰雪所覆蓋的位面世界當中,一道漆黑的虛空裂縫突然毫無徵兆的出現在半空當中,隨著一道頭戴破舊鬥笠的身形從裂縫當中擠出來,商夏腳下忽然踏空,隨即便從半空當中跌落了下來。

  耳邊的冷風呼呼直響,較之之前洩露在外的冷光還要透骨的至寒之氣不但在向著體內滲透,甚至還在向著商夏的本源之氣當中滲透。

  商夏試圖鼓動本源之氣驅逐身上的寒意,同時也為了穩固自己的身形不再掉落,卻突然發現一股沉重而壓抑的力量附著在他全身的上上下下、裡裡外外,他仿佛已經全然被身處的世界所排斥,體內本源之氣雖然未曾禁錮,但運轉起來卻是晦澀難當,一舉一動都要付出以往數倍,甚至數十倍的努力!

  毫無疑問,這種感覺對於商夏並不陌生,這是陌生的位面世界本源意志對於外來者天然的壓制和排斥。

  只不過或許是因為這裡是一座品階還在靈級世界之上的位面世界,商夏在此時所遭遇的壓制和排斥要比他在進入其他陌生位面世界當中的時候要強烈的多!

  甚至哪怕商夏在第一次進入靈裕界、靈孚界等位面世界的時候,商夏往往都能夠在第一時間模仿該世界的武者轉換自身氣機,騙過位面世界的本源意志,讓其誤認為自己乃是這方世界的本土武者,從而避免自身實力受到大幅削弱。

  然而此時商夏卻忽然發現自己以往的應變方式在這裡卻都行不通了。

  因為他找不到可以模仿的對象,自然無法騙過這方世界本源意志,也就無法擺脫這方世界的壓制和排斥了。

  耳邊的風聲越來越急,說明商夏從半空當中墜落的速度越來越快,距離地面也越來越近。

  更為糟糕的是,在這方世界無處不在的至寒之氣對於他身軀和本源的滲透正在變得越來越嚴重,不但他的身軀正在變得越來越僵硬,體內的本源也在寒氣的滲透下漸漸失去活性,就連他自己的思維都仿佛要被凍結了一般,反應開始變得異常遲緩。

  照這般下去,商夏恐怕就要從半空當中直接砸落到地面之上。

  盡管以武虛境真人的強橫肉身,縱使從數千裡的高空墜落到地面上恐怕也未必就能夠摔死,但不要忘記此時的商夏可還有傷在身!

  之前商夏借助星源之力召喚四方碑投影重創了聞居象,可他自己被空間洪流席卷沉浮,內腑之中也是受創不輕。

  這般情形之下若是再狠狠的摔在地面上一次,商夏估摸著自己的五髒六腑恐怕都要承受不住。

  好在商夏始終不曾放棄,依舊在努力的鼓動著體內的本源之氣按照“**混一無漏法”強行運轉,同時身軀也在半空之中強行掙扎,抵御著寒氣的入侵。

  也就在這個時候,或許是被商夏艱難運轉的本源之氣所驅動,又或許是接收到了他遲緩的念頭,腦海當中的四方碑頓時又活躍了起來,商夏的眉心間“突突”直跳,仿佛下一刻四方碑就要從他的腦袋裡面破顱而出。

  商夏下意識的伸手用拇指和食指在眉心間擰了擰,這才後知後覺的意識到自己的身軀已經能動了!

  商夏連忙在墜落的過程當中調整下墜的姿勢,這才發現原本滲入身軀當中的至寒之氣不知何時已經消失掉了。

  不僅如此,原本要將商夏虛境本源中的本源之氣都要凍結的那一股至寒之氣,也仿佛根本沒有存在過一般消失的無影無蹤。

  商夏心頭詫異之餘,很快便將注意力放在了腦海當中的四方碑上,這才意識到此時他就連思維都顯得連貫了許多。

  果然是四方碑,它將滲入商夏體內的那一股至寒之氣盡數吞吸一空,令他徹底恢復了過來。

  虛境本源之氣很快被調動起來,無形的本源領域被撐起並加強,伴隨著海量的本源之氣消耗,商夏在即將砸落在地面前的一剎那,終於將身形穩定了下來並緩緩落在了地面之上。

  這個時候,商夏終於意識到,那一股無處不在的至寒之氣其實就是這方位面世界彌漫的本源之氣,所以才會被四方碑所吞吸。

  商夏落在地面上並撤去了腳下本源之氣的一剎那,整個人頓時下陷了一尺有餘,令他不得不再次撐起本源領域,既是為了阻止至寒之氣的入侵,同時也是為了令自己的行動更加便捷。

  只是這樣一來,本源之氣的快速消耗對於商夏來說就是一個極大的負擔。

  然而短時間內,商夏似乎也找不到更好的辦法。

  好在四方碑能夠吞吸無處不在的至寒之氣,令商夏不至於再陷入那種全身凍結的狀態當中。

  從袖口當中摸出幾顆上品源晶握在掌心之中隨時進行補充,商夏終於有閒暇來觀察一下此時身處的這方陌生的位面世界。

  毫無疑問,這是一座完全被冰雪所覆蓋的至寒世界。

  入眼的一切甚至完全可以形容成一片冰雪的荒漠,除去一些起起伏伏的冰雪之丘,這裡根本就是一片“千萬孤獨”的荒寂景象。

  只是當商夏嘗試著騰空而起,拓展視野的極限,意圖從更遠的地方發現些許不同的時候,卻發現發現原本在地面上的冰雪世界,此時卻忽然泛起了一層瑰麗而夢幻的色彩,就像是夜晚天空中的群星倒映在了地面的冰雪之上一般,又好像是極光在地面附近蜿蜒而動。

  不僅如此,當商夏嘗試著以自身神意感知接觸這些從冰雪的映射當中泛起的絢麗光輝時,一股熟悉的悸動回饋到了他的感知當中,並在瞬間再次引動了四方碑的吞吸之力。

  這是……“偽七階”的星源之力?

  不對!

  難道是佟玉堂借助星袍通過合擊陣勢最終凝聚而成的“星火煉”七階之力?

  似乎也並不全然如此!

  但無論是星源之力,還是“星火煉”的七階之力,似乎都與這種絢麗的如同夜晚星光的力量同根同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