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奶爸戲精 > 第四千六十七章 當傳統藝術細起來

第四千六十七章 當傳統藝術細起來

  鑼鼓一響,喝彩滿堂。

  “李茜子是學舞蹈的,功底本來就很好,這出戲人家身段加入了舞蹈的內容,的確表現的要更吸引人,”臺下的老演員一看先拍手,紛紛道,“但張弛力度有點不如從小苦練的娃娃。”

  哦?

  是嗎?

  仙兒連翻十個三百六十度,就是那種以腳尖為重心連著反轉的動作。

  “這算啥,這家夥能穿著男演員的靴子連翻幾十個三百六十度呢。”樂隊那幫家夥連連撇嘴。

  力度?

  你只要不帶有色眼鏡,你……

  算了,他們不知道這魔頭是跟大師哥練武的,那一杆花槍上真有大本是的!

  一串戲曲裡的武旦小表演,仙兒氣定神閒往那一站,等板胡一響,衝天冠上珠翠閃爍,哀哀切切一句“姐妹們一席話如刀割腸”全憑丹田一口氣,鼓蕩起滿場的喝彩聲不絕。

  這段戲,一般的演員再換高低腔那一下,通常都是借著劇情動作先往下坐一下再猛然喝出。

  她不用,丹田一口氣足何須這些動作。

  “怎麼不張嘴?”一些老演員帶來的弟子很撓頭。

  二百五啊,那是跟大師姐學的招數!

  趙天後無論唱戲還是唱歌都不會張大嘴巴,很有京劇梅派的表演風格。

  前排的老師沒管這些,就聽那一句就夠驚訝的了。

  純粹的秦腔發音,但比起名家的確還有些不足。

  “名家比起人家不足的更多,面部表情,尤其是舞臺表演,這是把話劇表演帶到秦腔舞臺上來了嘛。”李老師稍微活動了一下手腕,正要和馬老師說話,只聽身後有個熟悉的聲音說道。

  扭頭一看,張老師閆老師啥時候來的?

  “我們新編的一個本子給他們留了個位置,人家要求的,說的就是這行當的事情,今天來看一下,”張老師詢問,“咋樣啊?”

  “更富麗堂皇,這是話劇表演的形式,”李老師贊同張老師,“大概是學的時間短還沒能徹底掌握,所以用別的方式彌補,夠了。”

  啥夠了?

  “登臺表演完全足夠了啊,我是真想不到。”幾個老演員在沒啥話可說。

  公認的不太善於唱的李天後都這麼厲害了,那三位……

  “宋鶯兒估計趕不上這位,唱的可能好,臺架比不上。”小桃花正要跟一起來的說話,旁邊傳來個聲音,扭頭一看,這孩子都被氣笑了。

  你是真把天後當幸運值夠了就上位?

  “我說的是真話,李天後擅長表演,真要說表演,估計那兩位也不敢說穩贏她,但要說演唱,她差了一點。”那人也是個老戲迷,挑剔地說道,“你聽這一句,這一句顯然用的不是正宗的……”

  “要按照你們這麼搞,大秦腔只有失傳了算逑。”小桃花跟同伴說,“別聽他們胡咧咧,新時代沒點發展的眼光那能發展藝術?”

  “我知道啊,我在各大劇院都跑過,”玉子笑嘻嘻地道,“而且,我還去聽輔都相聲劇團的相聲呢,很好玩,但就是有些……俗!”

  “那不是俗,那是低俗。”小桃花嗤笑道,“把真低俗當接地氣,那午夜場好不了。”

  這話讓那老戲迷很贊成:“你這話我百分之百贊同……呀!”

  這家夥一拍大腿差點站起來。

  咋啦?

  大秦腔可不只是吼,吼秦腔那是外頭的說法,這玩意兒你得細膩,只有懂細膩的演員才能是秦腔演員。

  仙兒在一段唱詞中,該到高音的部分,她選擇了細膩處理聲音,拉長但絕不太慢的高音唱法,委婉地,但激烈的表達了主人公的感情跌宕,就好像拿著金箍棒繡花一樣,而且還得是捅破九重天的金箍棒繡花。

  這一下,在場的所有人都沒有預料到。

  “不是說她不擅長唱嘛?”看電視的觀眾也沒預料到。

  雖說這幾個妖孽現在沒事就閉關,不怎麼展現她們的本領。

  可閉關你也得講科學啊,你這……你一個以表演出名的現在唱的蕩氣回腸的你當別人怎麼想?

  “要是宋天後跟不上表演的話就真落後了。”一部分聽不懂唱詞但可以看出來字幕表達的意思的觀眾擔憂。

  這就有點對宋姐姐不公平了,她是不擅長表演可不是完全不懂表演。

  短短八分鍾的折子戲裡的一段唱完,仙兒謝幕,但提醒了觀眾一下:“我們家那仨大家估計都不怎麼擔心,但我要提醒大家,宋姐可不是吃素的,唱得好,未必等於只能唱得好,她今天要唱的可是老旦!”

  ……

  你別嚇唬人我告訴你啊。

  “不是嚇唬大家,她的天賦本來就不弱,何況這麼一段時間的訓練,她在舞臺表演上有自己的道,大家看戲吧。”仙兒立馬告退。

  鑼鼓一響,喝彩滿堂。

  “李茜子是學舞蹈的,功底本來就很好,這出戲人家身段加入了舞蹈的內容,的確表現的要更吸引人,”臺下的老演員一看先拍手,紛紛道,“但張弛力度有點不如從小苦練的娃娃。”

  哦?

  是嗎?

  仙兒連翻十個三百六十度,就是那種以腳尖為重心連著反轉的動作。

  “這算啥,這家夥能穿著男演員的靴子連翻幾十個三百六十度呢。”樂隊那幫家夥連連撇嘴。

  力度?

  你只要不帶有色眼鏡,你……

  算了,他們不知道這魔頭是跟大師哥練武的,那一杆花槍上真有大本是的!

  一串戲曲裡的武旦小表演,仙兒氣定神閒往那一站,等板胡一響,衝天冠上珠翠閃爍,哀哀切切一句“姐妹們一席話如刀割腸”全憑丹田一口氣,鼓蕩起滿場的喝彩聲不絕。

  這段戲,一般的演員再換高低腔那一下,通常都是借著劇情動作先往下坐一下再猛然喝出。

  她不用,丹田一口氣足何須這些動作。

  “怎麼不張嘴?”一些老演員帶來的弟子很撓頭。

  二百五啊,那是跟大師姐學的招數!

  趙天後無論唱戲還是唱歌都不會張大嘴巴,很有京劇梅派的表演風格。

  前排的老師沒管這些,就聽那一句就夠驚訝的了。

  純粹的秦腔發音,但比起名家的確還有些不足。

  “名家比起人家不足的更多,面部表情,尤其是舞臺表演,這是把話劇表演帶到秦腔舞臺上來了嘛。”李老師稍微活動了一下手腕,正要和馬老師說話,只聽身後有個熟悉的聲音說道。

  扭頭一看,張老師閆老師啥時候來的?

  “我們新編的一個本子給他們留了個位置,人家要求的,說的就是這行當的事情,今天來看一下,”張老師詢問,“咋樣啊?”

  “更富麗堂皇,這是話劇表演的形式,”李老師贊同張老師,“大概是學的時間短還沒能徹底掌握,所以用別的方式彌補,夠了。”

  啥夠了?

  “登臺表演完全足夠了啊,我是真想不到。”幾個老演員在沒啥話可說。

  公認的不太善於唱的李天後都這麼厲害了,那三位……

  “宋鶯兒估計趕不上這位,唱的可能好,臺架比不上。”小桃花正要跟一起來的說話,旁邊傳來個聲音,扭頭一看,這孩子都被氣笑了。

  你是真把天後當幸運值夠了就上位?

  “我說的是真話,李天後擅長表演,真要說表演,估計那兩位也不敢說穩贏她,但要說演唱,她差了一點。”那人也是個老戲迷,挑剔地說道,“你聽這一句,這一句顯然用的不是正宗的……”

  “要按照你們這麼搞,大秦腔只有失傳了算逑。”小桃花跟同伴說,“別聽他們胡咧咧,新時代沒點發展的眼光那能發展藝術?”

  “我知道啊,我在各大劇院都跑過,”玉子笑嘻嘻地道,“而且,我還去聽輔都相聲劇團的相聲呢,很好玩,但就是有些……俗!”

  “那不是俗,那是低俗。”小桃花嗤笑道,“把真低俗當接地氣,那午夜場好不了。”

  這話讓那老戲迷很贊成:“你這話我百分之百贊同……呀!”

  這家夥一拍大腿差點站起來。

  咋啦?

  大秦腔可不只是吼,吼秦腔那是外頭的說法,這玩意兒你得細膩,只有懂細膩的演員才能是秦腔演員。

  仙兒在一段唱詞中,該到高音的部分,她選擇了細膩處理聲音,拉長但絕不太慢的高音唱法,委婉地,但激烈的表達了主人公的感情跌宕,就好像拿著金箍棒繡花一樣,而且還得是捅破九重天的金箍棒繡花。

  這一下,在場的所有人都沒有預料到。

  “不是說她不擅長唱嘛?”看電視的觀眾也沒預料到。

  雖說這幾個妖孽現在沒事就閉關,不怎麼展現她們的本領。

  可閉關你也得講科學啊,你這……你一個以表演出名的現在唱的蕩氣回腸的你當別人怎麼想?

  “要是宋天後跟不上表演的話就真落後了。”一部分聽不懂唱詞但可以看出來字幕表達的意思的觀眾擔憂。

  這就有點對宋姐姐不公平了,她是不擅長表演可不是完全不懂表演。

  短短八分鍾的折子戲裡的一段唱完,仙兒謝幕,但提醒了觀眾一下:“我們家那仨大家估計都不怎麼擔心,但我要提醒大家,宋姐可不是吃素的,唱得好,未必等於只能唱得好,她今天要唱的可是老旦!”

  ……

  你別嚇唬人我告訴你啊。

  “不是嚇唬大家,她的天賦本來就不弱,何況這麼一段時間的訓練,她在舞臺表演上有自己的道,大家看戲吧。”仙兒立馬告退。

  鑼鼓一響,喝彩滿堂。

  “李茜子是學舞蹈的,功底本來就很好,這出戲人家身段加入了舞蹈的內容,的確表現的要更吸引人,”臺下的老演員一看先拍手,紛紛道,“但張弛力度有點不如從小苦練的娃娃。”

  哦?

  是嗎?

  仙兒連翻十個三百六十度,就是那種以腳尖為重心連著反轉的動作。

  “這算啥,這家夥能穿著男演員的靴子連翻幾十個三百六十度呢。”樂隊那幫家夥連連撇嘴。

  力度?

  你只要不帶有色眼鏡,你……

  算了,他們不知道這魔頭是跟大師哥練武的,那一杆花槍上真有大本是的!

  一串戲曲裡的武旦小表演,仙兒氣定神閒往那一站,等板胡一響,衝天冠上珠翠閃爍,哀哀切切一句“姐妹們一席話如刀割腸”全憑丹田一口氣,鼓蕩起滿場的喝彩聲不絕。

  這段戲,一般的演員再換高低腔那一下,通常都是借著劇情動作先往下坐一下再猛然喝出。

  她不用,丹田一口氣足何須這些動作。

  “怎麼不張嘴?”一些老演員帶來的弟子很撓頭。

  二百五啊,那是跟大師姐學的招數!

  趙天後無論唱戲還是唱歌都不會張大嘴巴,很有京劇梅派的表演風格。

  前排的老師沒管這些,就聽那一句就夠驚訝的了。

  純粹的秦腔發音,但比起名家的確還有些不足。

  “名家比起人家不足的更多,面部表情,尤其是舞臺表演,這是把話劇表演帶到秦腔舞臺上來了嘛。”李老師稍微活動了一下手腕,正要和馬老師說話,只聽身後有個熟悉的聲音說道。

  扭頭一看,張老師閆老師啥時候來的?

  “我們新編的一個本子給他們留了個位置,人家要求的,說的就是這行當的事情,今天來看一下,”張老師詢問,“咋樣啊?”

  “更富麗堂皇,這是話劇表演的形式,”李老師贊同張老師,“大概是學的時間短還沒能徹底掌握,所以用別的方式彌補,夠了。”

  啥夠了?

  “登臺表演完全足夠了啊,我是真想不到。”幾個老演員在沒啥話可說。

  公認的不太善於唱的李天後都這麼厲害了,那三位……

  “宋鶯兒估計趕不上這位,唱的可能好,臺架比不上。”小桃花正要跟一起來的說話,旁邊傳來個聲音,扭頭一看,這孩子都被氣笑了。

  你是真把天後當幸運值夠了就上位?

  “我說的是真話,李天後擅長表演,真要說表演,估計那兩位也不敢說穩贏她,但要說演唱,她差了一點。”那人也是個老戲迷,挑剔地說道,“你聽這一句,這一句顯然用的不是正宗的……”

  “要按照你們這麼搞,大秦腔只有失傳了算逑。”小桃花跟同伴說,“別聽他們胡咧咧,新時代沒點發展的眼光那能發展藝術?”

  “我知道啊,我在各大劇院都跑過,”玉子笑嘻嘻地道,“而且,我還去聽輔都相聲劇團的相聲呢,很好玩,但就是有些……俗!”

  “那不是俗,那是低俗。”小桃花嗤笑道,“把真低俗當接地氣,那午夜場好不了。”

  這話讓那老戲迷很贊成:“你這話我百分之百贊同……呀!”

  這家夥一拍大腿差點站起來。

  咋啦?

  大秦腔可不只是吼,吼秦腔那是外頭的說法,這玩意兒你得細膩,只有懂細膩的演員才能是秦腔演員。

  仙兒在一段唱詞中,該到高音的部分,她選擇了細膩處理聲音,拉長但絕不太慢的高音唱法,委婉地,但激烈的表達了主人公的感情跌宕,就好像拿著金箍棒繡花一樣,而且還得是捅破九重天的金箍棒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