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震驚,萌寶娘親原來是神獸 > 第一百五十三章 滅丞相府

第一百五十三章 滅丞相府

  百草也跟著君緋和花殤去了丹坊。

  不同於雅樓,丹坊遠在了最豪華的一條街上。

  “丹坊開業也是扶風看著辦的?”君緋好奇的問道。

  “是啊,他這段時間你也知道,所以他愛怎麼整就怎麼整了。”百草無奈的說道。

  作為一個外人,君緋不好插手扶風和邵靜靜的事情,有機會還的去邵陽城看看。

  丹坊,一片寂靜。

  君緋,花殤和百草三人走了進去。

  裡面的夥計頭都沒抬,該幹嘛的還在幹嘛。

  “咳咳。”百草咳嗽兩聲。

  夥計不情願的抬起頭看向三人。

  “誰是管事的?”君緋出聲詢問。

  “你誰啊,管這麼寬,要什麼丹藥就說。”夥計不耐煩的開口。

  “我要九品清靈丹。”君緋說道。

  “八十萬上品靈石。”夥計開口說道。

  “你們搶錢呢。”百草不樂意了,開口說道。

  “愛買不買,門在那邊,慢走不送。”夥計直接道。

  君緋看著這態度,這個地方確實選的最好的,裝修什麼也用了心,可是這店裡的人選,就太差強人意了。

  君緋伸手直接對著夥計面前的桌子一拍,頓時那桌子碎成渣渣。

  夥計嚇了一跳,大喊:“你們,你們想幹什麼?來人啊,有人鬧事。”

  很快,後堂出來一群紫級和青級,藍級的靈者將君緋三人圍在中間。

  “說吧,怎麼賠。”領頭的那個靈者問道。

  “管事呢?”君緋淡淡的問。

  “呵,小娘們,別以為你長了張勾人的臉,就想管事放過你。告訴你,這裡的管事被宰相大人請去喝茶了。”領頭的靈者囂張的說道。

  “是請去還是綁去?你們是宰相的人?”君緋問道。

  “知道就好,怕了吧,怕了就趕緊賠償。”那紫級靈者把玩著一把靈器輕蔑的說道。

  “怕?”君緋輕笑,直接一巴掌將那領頭的靈者腦袋拍掉。

  那領頭靈者到死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滾在地下的頭顱,臉上還是原來的表情。

  花殤拉起君緋的手,從懷中取出一片手帕,輕輕的擦拭著君緋的手掌。

  百草的嘴臉抽了抽。

  其餘靈者看到屍首分離的領頭靈者,嚇了一大跳,紛紛做出防御動作。

  “宰相將丹坊的管事的綁了?”君緋指著一名靈者問道。

  “是,是的。”被指的那個靈者咽了咽口水,驚恐的說道。

  “誰能告訴我,怎麼一回事?”君緋笑吟吟的看著那群靈者問道。

  幾名靈者相互看了一眼,然後其中一位心驚膽戰的開口:“丹坊在這裡開業,生意火爆的不得了,宰相就起了貪心,查到丹坊背後沒有靠山,完全是一個沒有聽過的人來開的,便讓手下綁了掌櫃的,強佔了丹坊。”

  君緋笑了,那種笑令那群靈者十分害怕。

  “你們走吧。”君緋說道。

  “真的放了我們?”有人不相信的開口詢問。

  君緋似笑非笑的看著他。

  那群靈者紛紛離開。

  那之前的夥計瑟瑟發抖的躲在角落,看著那個兇殘的女人,自己剛才好像得罪她了。

  呵,敢打我丹坊的主意。君緋是一刻也不想多等,若是沒有記錯,當初派人來伏擊自己,害死劉穎,還有下懸賞通緝令的都是這個國皓瀾國的宰相大人吧。

  二話沒說,君緋一手抓過角落裡的那個夥計問道:“丞相府在哪裡?”

  那夥計戰戰兢兢的將方位說了一下。

  君緋直接將他丹田廢了,這樣的夥計,丹坊可請不起,然後將他扔出丹坊。

  “義父,還麻煩你將丹坊整理一下。”君緋說道。

  “你去吧,這裡交給我。”百草嚴肅的說道。

  君緋二話沒說,和花殤直接奔向丞相府。

  此刻的丞相正從王宮回來,走到府門口時,感覺到一絲殺氣,轉頭看過去。頓時瞳孔放大,那個女人,是當初鏡中殺害自己兒子的女子。

  君緋可不知道丞相長什麼樣,直接站在丞相府門口,一個中年男子現在那裡仇視的看著自己。

  “你居然敢送上門來。”丞相轉過來,站直了身體,對著君緋恨恨的說道。

  “當初的汪洋和高峰是你派來的?”君緋直盯那丞相問道。

  “哼,他們當日沒殺掉你,今日你可沒有那麼走運了。”田野大笑著說道。

  “來人啊。”田野一聲令下,丞相府跑出來一個靈王和十幾個紫級靈者。

  “還有誰和你是同夥?”君緋輕聲問道。

  “哼,不用那兩個老家夥,今日我丞相府的人足以將你挫骨揚灰!”田野輕狂的說道。

  “既然如此…”君緋垂下頭,嚴重閃過快意,劉穎,我要幫你報仇了。

  “那丞相府就覆滅吧!”君緋還是輕聲說道。

  “哈哈哈。”丞相府的靈者紛紛大笑起來。

  圍觀路過的靈者也議論紛紛,他們不相信一個女人能將碩大的丞相府殺光。

  君緋拿出還沒來得及給緋無的震天錘,狠狠地砸向丞相府。

  可惜沒有契約,君緋無法隨意控制它的大小。

  “咚!”

  “咚!”

  “咚!”

  一錘接一錘,丞相府很快成了廢墟,那群靈者連出手的機會都沒有。

  田野徹底瘋了,他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府邸被毀,府中還有他的姬妾和子女。

  “啊。我跟你拼了。”田野爆起靈力,衝向君緋。

  君緋收了震天錘,一手掐住田野的脖子。

  當了十幾年宰相,田野從來沒有這麼無助過,他居然連這個女人的一根汗毛都傷不了。

  他突然有些後悔了,兒子沒了還可以再生,可是自己的命現在都要沒了。

  就在田野驚恐的神色中,君緋一點一點的收縮著手掌。

  田野貪婪的呼吸著空氣,隨著君緋手掌握緊,他覺得故意越來越困難,他的瞳孔慢慢擴大,他想掙扎,可是他沒有力氣了,直到最後他死了。

  圍觀靈者震驚了,這個女人是誰?

  僅僅幾招就覆滅了丞相府,活生生的掐死了丞相。

  君緋手中燃起火焰,手中的屍體被燒的一幹二淨。

  “好狠毒的女子。”

  路人議論紛紛。

  此時一群京都禁軍將君緋圍了起來。

  禁軍頭領手持大刀問道:“你是何人,竟敢殺朝廷重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