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白月光皆是我馬甲 > 第65章 nbsp; 院落

第65章 nbsp; 院落

  另一邊。

  “和禪院直哉有關?”太宰治歪歪頭,鳶『色』的眼眸之中閃過一點詫異,“可是這個副本的人公分明就是禪院尚也……”

  盡管太宰治根本沒有得到任何和那段回憶相關的線索,但他竟然就這麼推測出大概內容:

  “是禪院直哉的回憶,過應該和禪院尚也有關吧?”

  津島溫樹眨眨眼,對太宰治的推理能力並感到十分意。

  “是的。”他誠實地點點頭。

  太宰治抬頭看向天邊,根據夜幕的顏『色』計算出現在的間。偵探的人腳程都慢,但趕到禪院宅也花費一點間,再加上他們兩人剛剛的對話……

  再過久就要天亮。

  “我像一直沒有問一件事……在我的葬禮之後,”親說出“我的葬禮”這個字,多少都有些怪怪的,津島溫樹聳聳肩膀,“是怎麼加入那個……mafia的?”

  聽到津島溫樹的聲音,太宰治驚訝地轉過頭去。自他們重逢以,一直都是太宰治迫及待地尋覓津島溫樹的過去,而津島溫樹卻對太宰治的過去甚少提及。

  這讓人感覺……他對太宰治在離開津島家之後的事並在意。

  這個法剛冒出,就被太宰治否決。

  津島溫樹怎麼可能會有這種法呢?

  他對弟弟的關心和愛護並是騙人的。

  “那種事等下再說吧,”太宰治太回憶之前的事,小聲嘟囔一句,“現在提的話……多煞風景啊。”

  (森先生:禮貌嗎?)

  津島溫樹也沒有滿的意思。他很淡定地點點頭,順著太宰治的話:“,那就等下再說。”

  太宰治相當輕松地跳上禪院家的圍牆。圍牆上本有禪院家為防御設下的咒術,然而在那之前,禪院家已經被弗洛裡安給拆一次--那些咒術自然也就生效。

  他嫌棄地看一眼上沾染到的灰塵,撇撇嘴,幹脆在牆上擦擦。

  太宰治歹在港mafia當過一段間的幹部,從小又調皮,翻牆這種事沒少幹過。但他這次沒有直接翻過去--並是因為做到,而是因為他是一個人。

  津島溫樹的身體支持他進行劇烈運動,他本人又是一個動的『性』格。翻牆這種事對他說實在是有些生疏……畢竟他以前一直都的是正門。

  鳶發的男人站在白『色』的圍牆下,一向掛著溫和笑容的臉上難得流『露』出分無措。他抬要學剛剛太宰治的模樣,卻發現由於身高的緣故,他並能像太宰治那樣輕松地撐在瓦片上。

  津島溫樹抿抿唇,並願意認輸。

  ……歹他也是哥哥啊。

  如果連這種事都做到的話,還怎麼當哥哥?

  “這上面可是只有瓦片,”太宰治含著笑的聲音傳入津島溫樹的耳朵,“要忘我。”

  津島溫樹的視線中忽然闖入一只,他抬頭去看太宰治。只見太宰治半跪在牆上,向他伸出。津島溫樹只是愣一下,無奈地嘆:

  “……謝謝。”

  等太宰治發現,自己似乎並需要用多少力就能將津島溫樹這個成年男人拉上之後,難得在原地愣一下。津島溫樹平的衣服大多寬松,再加上他的身體狀況的確容樂觀,總是將自己給捂得相當嚴實--畢竟他又怎麼離開武裝偵探,而武裝偵探的空調是一直開著的。

  太宰治是知道津島溫樹很瘦。

  這種事根本需要肉眼去觀察,只要一就能知道--一個將自己的大半清醒候的人生都花在床上候的人,熟悉的長輩是家庭醫生的人……

  怎麼可能強壯到哪裡去?

  但他沒到津島溫樹這樣瘦,似乎比第一次出現在太宰治面前的候更瘦些。津島溫樹抬的候,白『色』的衣袖向下滑落,『露』出一截瘦削又白皙的臂。

  看似沒有一點傷疤。

  可自津島溫樹到武裝偵探的那天,就沒有一天在輸『液』。傷是在,只是愈合,讓人看出而已。

  ……僅如此。

  聽到津島溫樹乎震天動地的咳嗽聲,太宰治的眼睛沉下。

  津島溫樹的身體似乎變得更加差。

  明明一開始還是這樣的……難道又發生什麼他知道的事情嗎?

  “有沒有瞞著我什麼?”太宰治盯著津島溫樹的臂,以極快的語速說,“這次結束之後,我回去問一問晶子……對,我去高專一趟,找一下那位傳說中的‘反轉術式’擁有者。”

  ……能就這樣下去。

  他總能親眼見著津島溫樹一天天虛弱下去,然後什麼都做吧?

  津島溫樹並沒有反駁太宰治的提議。翻上牆容易,可跳下牆就要輕松得多。津島溫樹將從太宰治的掌中抽出,自己跳下牆。

  “,”津島溫樹回頭笑笑,“回去就做檢查。”

  他的目光還是很溫柔,一如多年前,他後注視著太宰治離開背影的模樣。隔多年,小小的孩童已經長成心中藏著許多事願意告訴他人的成年男『性』,在路上的候,俊秀的面容會讓周遭的人小聲吸。

  可當年看著他的人,還是那個樣子。

  “我吃螃蟹。”

  太宰治忽然冒出這麼一句話。他跳下牆,到津島溫樹的身邊。

  “突然吃?”津島溫樹愣下,這實在有些突然。但他還是點點頭,承諾道,“那回去就吃螃蟹吧。”

  太宰治,又自己否定自己:“行,回去先去找咒術高專的人做檢查。”他估算一下這件事的成功率,覺得還是很大的,“反正禪院那個家夥還欠我們一次呢。”

  之前禪院尚也故意隱瞞弗洛裡安的消息,讓津島溫樹身處險境這筆賬,太宰治還沒有和他算呢。

  用在這裡過分吧?

  “……其實這兩件事可以一做的,”津島溫樹扶扶額頭,“那就先做檢查,做完檢查之後再去吃螃蟹。在橫濱生活那麼多年,橫濱的螃蟹早就吃膩吧?”

  “試試東京的螃蟹如何?”

  確實。

  橫濱但凡是有點的螃蟹,都沒能逃過太宰治的毒。

  “東京的螃蟹嗎?”太宰治挑挑眉,“像挺錯的樣子誒。”

  他確實有點期待。

  -

  過在吃螃蟹之前,他們得從這個遊戲的副本裡出去。即使還沒有完全『摸』清楚這個遊戲的規則,但贏總會出什麼差錯。

  “其實關鍵的反而是下一關,也就是第二關,”太宰治懶洋洋地說,“因為只有後一關的勝利者,才會是這個遊戲的‘贏家’。在後一關一開始佔據到優勢的人,總會有更多獲勝的可能『性』。”

  太宰治轉過頭,笑意盈盈地看津島溫樹:“律澈和禪院尚也都已經輪過,下一關會是誰呢?”

  津島溫樹:“……”

  就,果然長大,已經會打趣哥哥。這種將自己的過去公開放在別人面前的事……怎麼說都有一點死啊?

  “其實每一關都很重要,”津島溫樹果斷跳過這個問題,給太宰治看自己熱鬧的機會,“所以這關也努力贏吧?”

  當然要贏。

  在知道線索和禪院直哉相關之後,太宰治並沒有和津島溫樹一去同江戶川『亂』步他們會和。江戶川『亂』步是去找禪院尚也,盯著他們那邊的……而太宰治另一條路。

  混入禪院家對太宰治說並是什麼難事。

  太宰治相當嫻熟地為自己憑空捏造一個“尚也少爺的朋友”的身份,還很自然地說出關於禪院尚也的一些事……這下所有人看他們的目光都帶著一種“啊原如此”的意味。

  津島溫樹:“?”

  總感覺自己被當做什麼奇奇怪怪的東西。

  “其實吧,”被津島兄弟的美『色』收買的女傭悄悄地看一眼四周,確定沒有禪院尚也,才小聲解釋他們的解,“我們一直懷疑……能成為尚也少爺朋友的要求是是要符合長得看這一條。”

  太宰治:“……”

  啊這,雖然被誇長得看還錯,但是他們其實並是禪院尚也的朋友誒……

  然後他就看見津島溫樹一本正經地點點頭:“說得對,竟然被發現麼?!”

  女傭驕傲地抬頭:“那可!我一眼就看出!”

  “我們一直覺得直哉少爺和尚也少爺關系太的原因,”女傭繼續往下推測,“是因為直哉少爺沒有之前的那位……額,長得看。”

  太宰治:“……”

  原如此,竟然還有這種解釋?!

  盡管很再解一下禪院家的八卦,但他們現在有正事要做。太宰治只能裝作遺憾地打斷女傭的話:“那個……我們本是和尚也一進的,”他『露』出尷尬而失禮貌的微笑,“但是遇到一點事情,尚也他就先過去處理,讓我們到他的院落等著。”

  “可我們第一次禪院家,也太認路……能能麻煩?”

  美『色』當前,誰能拒絕這樣的要求?

  女傭暈乎乎地答應。

  禪院家的教育素古板,給傭人們灌輸的概念類似於“禪院家是厲害的五條家一邊去”“禪院家的防御無堅摧”這種……面的爆炸聲她們是沒聽見,但女傭能私自離開這裡。所以女傭還真的沒有懷疑二人的身份。

  “既然是尚也少爺的朋友,”女傭和遠處監督她們的人小聲地解釋句,在禪院尚也的字在禪院家似乎還是有點地位的,那人很快就放行,“沒有幫忙的道理。”

  女傭給倆人帶路,很快就到禪院尚也的院落頭。太宰治沒有急著觀察這座院落,目光反而在周圍轉一圈,後目光定在一處。

  “這下有點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