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明左 > 第228章 辯論

第228章 辯論

  土豆和玉米豐收的時候,左夢庚在鈔關碼頭迎來了南下、北上的兩撥人。

  南下的是侯恂和劉宗周,北上的曹文衡。

  侯恂比較倒黴。

  上個月視察邊關的時候,結果碰到火藥爆炸,身上多處被燒傷。於是向朝廷請辭,需要休養。

  原本的歷史上,崇禎讓他留職。

  但這一次崇禎對他十分看重,想著日後要重用,便許可了。

  曹文衡北上就是來接替侯恂的。

  薊遼重鎮,必須要有能臣駐守。曹文衡在東昌府和應天的政績都十分出眾,於是得到了提拔。

  至於劉宗周……

  還是和歷史上一樣,最終和崇禎鬧崩了。以病體需要調理為由,告病歸家。

  崇禎默契地沒有挽留,痛快放行。

  南下的劉宗周蕭索一如這個秋天,比去京師之前著實老了許多。

  “當初便勸過老師,那個京師就不該去。給一家之皇帝當奴才,又能有什麼好下場?”

  黃宗羲扶著劉宗周,火力全開,絲毫不帶客氣的。

  左夢庚幫著攙扶侯恂下了船。

  看著侯恂慘淡的模樣,不禁唏噓。

  “若谷公這一傷,多年努力全都毀於一旦了。”

  侯恂卻沒有什麼惋惜的,灑脫一笑。

  “歇一歇也好。如今周延儒、溫體仁視我如仇寇,我不在朝廷,說不得還能留得性命。”

  就在這個秋天,首輔成基命也請辭了。

  崇禎同樣放行。

  於是主政的人就變成了周延儒,不久之後會是溫體仁。總之,東林黨已經徹底離開了中樞。

  侯方域上前來,老老實實給左夢庚行禮。

  “見過左家哥哥。”

  一年不見,侯方域著實成長了不少,隱隱有些脫去稚氣。

  “你來的正好,張令錫一直念叨著你。”

  聽到同齡玩伴的名字,侯方域也有些迫不及待了。

  他在京師,著實無聊的緊。尤其是徐若琳走後,更是連請教的人都沒了。

  因此侯恂打算來臨清的時候,他是最高興的。

  黨還醇上前,雙眼含淚,情難自已。

  “若谷公,恩師他……”

  侯恂臉色一黯,俯身扶起了他。

  “世事無常,人各有命。若樸他身子本就孱弱,該有此劫。”

  就在上個月,侯恪因病去世了。

  才三十多歲的年紀,著實令人惋惜。

  劉宗周、侯恂、曹文衡的到來,令左莊的熱鬧一下子空前起來。

  黃道周也欣喜地從東昌府趕過來,讓左夢庚的陣營第一次全員到齊。

  劉宗周脫離政務,重新撿起文學,也終於將《國富論》和《君主論》都看了。連黃宗羲的《君主本論》也好好地品讀了一番,還做了評析。

  “和你等所倡相比,老夫的學問卻顯得空洞了。”

  劉宗周這些年來一直撲在故紙堆裡,想要為儒家學說尋找到新的方向。原本是要向著“慎獨”的方向深入下去的,半路上被左夢庚影響,學問也開始從務虛漸漸變的務實。

  尤其是做了一年的京兆尹後,見識到了大明王朝不可阻止的墮落,劉宗周更加迫切。

  如今的他,稍微有點理解左夢庚為何那麼堅決地想要造反了。

  雖然自己還不大能夠轉換身份,但對於這裡誕生的思想,還是很受啟發的。

  “中恆說過,要讓我們的行動有先進的綱領,那麼就必須明白我們的目標是什麼。我們想要做的,不單單只是推翻一個皇帝、一個王朝那麼簡單。我們想要的,是摧毀舊有階層,解放生產力,以此來提升國力民生。”

  左夢庚持續不斷的灌輸終於起到作用了。

  如今越來越多的人開始認識到封建制度的危害,同時也有了去推翻封建制度的意願。

  就以臨清的幾大家族來說,自從將土地拿出來入股了農墾集團和蔬菜集團後,他們就已經從傳統的地主開始向資本家在轉變了。

  接下來的這個冬天將至關重要。

  一旦更大規模的蔬菜集團獲利豐厚,超過了以往的土地收入,那麼這些家族將會成為左夢庚最堅定的支持者。

  什麼都是假的,只有利益是最真實的。

  除了幾大家族外,侯恂、瞿式耜、曹文衡等人已經感受到了新興產業的威力。

  到今年為止,他們幾家的財富通過福耀集團的分紅,足足增長了一倍有餘。

  這還只是第一年,隨著諸多產業的慢慢鋪開,他們這些人必定會成為新興階級。

  巨大的利益面前,對於推翻禁錮自身發展的封建制度,這些人的造反精神已經超過了左夢庚。

  左夢庚還只是本著挽救中華民族的理念,希望這個古老民族能夠搭上大航海時代的快車道,繼續屹立於強族之林。

  而其他人,則基本上都是從自身的利益角度出發去反對封建制度。

  “各位,在下近日也有所思慮,現已成稿,還請大家斧正。”

  柳一元也沒有閒著,同樣拿出了他的想法。

  和黃宗羲截然相反,柳一元的出發點不是對帝王的反思,而是著重於思考平民的問題。

  他這片文章的題目是《民眾生存現狀的危害性以及改善的可行性建議》,典型的左夢庚式論文風格。

  在文章中,柳一元概述了當今天下百姓的生存艱難問題,同時提到了一個關鍵性問題。

  那就是要想讓百姓能夠擺脫生存危機,就必須要解除對百姓的禁錮。能夠讓百姓自由選擇職業、自由選擇地域,通過更多的方式求活。

  他的理論基礎,出自於《禮記·大同篇》。

  “孔子曰:……大道之行也,天下為公,選賢與能,講信修睦。故人不獨親其親,不獨子其子;使老有所終,壯有所用,幼有所長,矜寡孤獨廢疾者,皆有所養;男有分,女有歸。貨,惡其棄於地也,不必藏於己;力,惡其不出於身也,不必為己。是故謀閉而不興,盜竊亂賊而不作。故外戶而不閉,是謂大同。”

  柳一元認為,將百姓人為地劃分為固定的職業,拘禁在固定的地域,這是對百姓最大的傷害。

  時移世易,世界已經變得大為不同,土地的承載能力也決定了光靠農耕無法養活更多的人口。

  因此必須解放百姓,讓百姓通過其他的途徑獲取生存物資。

  這篇文章表面上是在討論當今天下百姓的生存狀況,實則核心只有一個,那就是解放人口和勞動力。

  完全就是新興資產階級對地主階級的挑戰。

  因為一旦完成百姓的身份解放,那麼受到損害最大的一定是地主階級。

  沒有人給他們種地了呀!

  而新興資產階級在發展的過程中,除了不斷改進技術之外,最需要的是什麼?

  當然是源源不斷的勞動力。

  任何時候,勞動力才是創造財富的根本。

  這篇文章讓左夢庚非常滿意,因為他看到了新興階級終於開始具備挑戰精神了。

  同樣的,這片文章也讓黃宗羲、左懋第等人很不滿意。

  他們不滿意的原因是,覺得這裡面的觀點太保守了。

  “明明君主才是天下第一大害,只要清除了這個最大的禍害,民眾的生存危機自然而解。”

  柳一元和他辯論許久了,也有了火氣。

  “君主已經存在數千年了,在百姓的心目中根深蒂固。貿然鏟除了君主,那麼國家行政該怎麼辦?”

  為黃宗羲出頭的,是周遊。

  “國家既然是民眾的國家,那麼國家的事務就該由全體百姓來決定。”

  黃道周不認可這個觀點。

  “如今百姓多數愚昧,民智尚未開啟,貿然將國政交之其手,實非國家之福。”

  今天是全體大會,所有相關的人都來了。

  因此王秀芹也參加了論戰。

  “百姓民智未開,那便開啟就是。”

  李邦華反問道:“那這個過程需要多久?幾年、幾十年還是上百年?當今天下百姓目不識丁者十之**,莫說天下大事,便是本村之外的情形都茫然無知。這樣的人,參與國政,這不是禍亂之源嗎?”

  左永也有理由。

  “就怕不如此做,長此以往,國政把持於少數人之手,屆時又和這大明有甚分別?”

  徐若琳也來了。

  躲在左夢庚身邊,看著唇槍舌劍無比激烈的現場,忍不住輕聲嘀咕。

  “他們會不會打起來?”

  左夢庚莞爾一笑,並不緊張。

  “不會。他們只是在尋找未來的方向,走上了不同的路罷了。殊途同歸,結果還是一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