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禹道乾坤 > 第四百三十一章天人講法

第四百三十一章天人講法

  天一宮,兩位教主坐在高臺宣講天外仙道,聽得下方仙人如痴如醉。

  可羅天六宮的宮主們以及聶景元、雲嶺子等仙君,神情並不好。

  雲嶺子和天一宮主皆修行混元道法,私下關系尚可。他對宮主抱怨:“昭王讓你們監視兩位教主,你們招待一番便是,何必讓他們大張旗鼓講道?”

  “沒辦法,救助天玄子的人情總歸要還啊。”

  當初天玄宮主被神劍老人暗殺,顓雲搶出元神碎片。經過縹緲道人救治,已恢復如初。

  在這等人情下,兩位教主提議講道,羅天六宮自然不便阻攔。

  玄清道尊宣講“元炁仙道”,玄清祖炁貫徹天地,作蒼天巨樹相。

  樹幹為玄清祖炁,枝丫為先天道氣。種種先天道氣又衍生十二萬種後天道氣。

  仙家選擇一種後天道氣修行,皆可回溯本源,證道玄清,成就道尊。

  而縹緲道人所講,是天外金丹大道。修士凝練大道金丹,並以金丹為本,鑄造道胎,參悟大道。鴻羽祥雲在身邊飄蕩,形成一座天外道宮。

  有不少修仙者參悟兩位教主講道,轉化自身根基,投入玄清宮、縹緲天,成為教主座下仙人。

  那些散仙之流,仙君宮主倒不在意。可當兩位真仙舍棄混元仙道,轉投玄清仙道後,雲嶺子坐不住了。

  他趕緊出面宣講混元仙道。但他對仙道的領悟不比兩位教主信手捏來,顯化的祥瑞金花轉眼就被一片祥雲壓制。

  而且,他講解混元仙道的基本修行,只有練氣、築基、結丹、成仙四步。對許多真仙修士而言,並無太大幫助。

  “兩位教主大談天外仙術,欺我道無人乎?”

  李清媗趕來,手捧造化玉牒,亦登臺宣講仙法。她曾入混元宮受仙人指點,傳授四萬八千卷天書,道行可謂一日千裡。

  兩位教主瞥了一眼她,繼續講解天外仙道。

  而李清媗坐在雲嶺子邊上,講述她傳承的天書大道。

  隨著道言吐出,鳳鳴響徹清霄,五顏六色的光輝在她身邊匯聚。玄妙神秘的靈性力量散布在羅天六宮,引導眾仙參悟另一種仙道。

  雲嶺子一開始見李清媗登臺,暗暗高興有人分擔自己的壓力。可隨著李清媗開講,他漸漸琢磨出不對勁。

  李清媗講的,配合他的基礎仙道,是真仙之後蛻變仙君的晉升法門。但這種法門並非上古仙道傳統的道炁模式。而是鍛煉元神,升華於道,煉就一道不朽不滅的先天靈光,邁入仙君行列。甚至這種修行,連合道都不需要。

  我就是我,我就是仙,我便是大道不朽!

  這是在上古混元仙道體系和兩種天外體系之外,又出現的一種仙道體系。而且能彌補大昆仙人無法自由突破第五境的破綻!

  轟隆——

  一位真仙嘗試依照李清媗所講,頂上三花元神散作一片純陽靈雲。隨後,有一道朦朧靈光閃爍,承載真靈意識,窺見證道契機。

  “新的證道方法?”

  仙君們傾著身子,紛紛露出深思。

  他們能邁入仙君行列,完全是依靠世界晉升的契機來作弊。這個方式很難復制。而上古傳承的合道之法,因為大昆天地殘缺嚴重,很難讓真仙們效仿上古仙君。

  但李清媗所講的方法,成為仙君依舊是個體的仙君,和天地聯系並不緊密,也不用擔心乾坤仙人從天道中進行打擊。

  縹緲道人和玄清教主一開始對雲嶺子講道毫不在乎。

  他們跟混元教主稱兄道弟,自然看不上混元宗當下的一個後輩。

  但李清媗所講大道,竟然讓二人受益匪淺,甚至反補修繕自己的仙道體系。

  “這丫頭天賦不錯,莫非是當下的氣運之女?”

  “不,她得到混元宮傳承,所講大道應是混元宮內的天書。”玄清道尊能感覺到,李清媗講道有些刻板,部分天書內容連她都沒吃透,只能照本宣科。

  縹緲道人:“講不屬於她的東西,她撐不住,盡早送她下去。”

  玄清道尊微微頷首。讓李清媗這一鬧,真仙們不再思慕天外仙道,他們也沒借口救人返還自家宇宙。

  縹緲道人暗中出手,無形壓力撲向李清媗。

  李清媗倉促上陣,講述自己都沒完全領悟的仙道奧妙,那些仙道妙諦化作種種拷問,折磨她的道心。

  大道異象形成龍鳳麒麟等神獸在身邊遊走,逐漸形成實體,並相互打鬥廝殺。

  李清媗心中一沉:當最後只剩下一尊神獸真靈時,便會抽幹自己的法力,化作先天真聖。

  “這是要逼我散功啊。難怪上古仙人們從來不肯宣講自己不理解的道。這講出來的道理不受控制,竟然還能活過來?”

  突然,縹緲道人的氣勢壓過來,廝殺中的神獸轉眼崩潰作大道靈光。

  隨後,玄清巨樹伸展枝葉,浩浩蕩蕩的道尊之威掃來,李清媗一個坐不住,眼看便要落下高臺。

  突然,一道身影竄上臺,昊天神力注入李清媗體內,幫她穩住身子。

  同時,軍煞武魂彌漫在高臺,間接影響兩位教主講道。

  瞧見顓陽,兩位教主同時皺眉。

  “武道的小子?”

  “這小子上來攪局,生怕這丫頭命長嗎?”

  兩位教主心中不滿,懶得繼續出手打斷,冷眼看著李清媗重新墜入道劫,承受大道拷問。

  顓陽坐下來,低聲道:“專心講道,我幫你。”

  他將手貼過去,將一份天書感悟傳給李清媗。

  李清媗暗暗詫異:三郎的天賦都在武道上,怎麼會對天書有如此高深的感悟?

  這份感悟比李清媗自己領悟的,可高明多了。

  但隨後,又有一份感悟送過來,和前頭那份感悟大有相通之處。

  等李清媗消化後,第三份感悟送來。

  誠然,顓陽自己對仙道天書一竅不通,頂多拿來完善自己的武道。但他身邊親友都是仙道天才。

  彭禹、雲仙兒以及顓雲,各個見識過人。他們閱讀混元宮的天書並進行注釋,正好可以幫李清媗解開疑難。

  只是雖然能理解天書所講,但受到兩位教主的氣勢威逼,縱使顓陽暗中護法,李清媗依然不好受。

  “丫頭,穩住心神。祖師爺幫你。”

  一道傳音在心中回蕩,李清媗隨即察覺造化道炁自虛空而下,身後浮現一座古樸玄妙的宮殿。隆隆道音回蕩,與祥雲、玄清巨樹平分秋色。

  那些大道孕育的神獸歸入道宮,成為道宮中的仙真神聖……

  “造化道人!”

  縹緲目光微動,往九壘之地看了一眼。

  玄清道尊輕搖頭頂巨樹,澄淨青光落下,幾人講道同時停止。

  “講道結束,爾等若想修行天外仙法,可來道界求道。他朝宇宙末劫,可隨我等超拔此界。”

  說完,兩位教主乘雲歸去。

  “哼?超拔此界?不就是上趕著逃命嗎?說那麼玄乎幹嘛?”

  顓陽站起來,掃視在場眾仙,默默將眾人面孔一一記下。要是有人敢當叛徒,回頭直接敲死。

  空中飛來一只鴿子,隨後少年現身,宣讀神諭。

  “奉上聖天後慈旨,封女仙李氏清媗為造化明德玉妙元君。”

  這是彭禹下得旨,有老天後的金印和昭王監國印,末了還蓋著神皇的一顆印璽。

  宣讀完畢,祥雲自四面八方裹住李清媗,為其凝聚天地業位。

  ……

  兩位教主脫離大昆,站在虛空俯瞰。

  察覺彭禹為李清媗賜元君位,玄清道尊含笑道:“他對天地的操控力度,越來越強了。”

  “世界的末子,總要有些天賦,”縹緲負手道,“雖然這次蹦出旁人攪局,沒有把他拉下場論道。但他大勢已成,未來必有眾仙出世。縱然此界覆滅,你我也可趁機救下仙家後輩,不枉混元道兄的託付。”

  玄清道尊稱是。

  他們受混元教主託付,跨界而來渡人。

  但他們要帶走的,只能是仙人。

  帶一群武者、魔頭回去,那不是給自己找罪受嗎?

  他們理想中的計劃,就是昭王趁神皇衰弱時,復興本界仙道。不管能不能救世成功,他們都能拉一部分仙人離開。

  至於武道、魔道什麼的,還是隨這一界徹底送葬吧!

  尤其是天武神道,神皇展現的戰鬥力讓玄清道尊心有餘悸,動了和造化道人一般的念頭。

  “不過對於剛才那丫頭的仙道天書,你怎麼看?”

  “有些微妙,混元宮那人,或許並非道祖。”

  縹緲道人:“聽李清瑄講道,我可以明確感知,那個人是一個道行與你我相等的存在。”

  玄清:“靈皇。”

  抬頭回望道界,看向混元宮方向。

  突然,他好勝心升騰:“道兄,要不要去見識一番?”

  “也好,去瞧瞧大昆傳聞中最具天賦的仙人。興許,對你我證道混元有助。”

  兩道仙光並駕齊驅,鑽入歸墟海,前往混元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