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穿越養家小農女 > 第一八一章 翻頁了

第一八一章 翻頁了

  李掌櫃心裡是飛速盤算的,要不要承認了?

  承認了,那可是欺騙主家的大罪,掉腦袋的那種,可是萬一這四少爺是在詐他,對!

  四少爺肯定是在詐他,這個計策自己已經用了好幾年了,老爺在的時候也沒有發現,四少爺年紀輕輕,不可能發現!

  定了定神,他便一副受了冤枉的姿態。

  “四少爺……這……這可是冤枉小人了,小人當真沒做過背叛王家的事啊,我一家老小的身契可都在您手上啊!至於您說的那個地方,小人確實對那婦人有好感,可是小人也沒做別的事情啊。”

  清瑤的唇邊勾起一抹輕笑。

  “哦,這樣啊~我今日可算是見到不見黃河心不死了,不如你來跟我說說,你這賬目裡買了縣令一幅字畫花了二百兩銀子是為何啊?”

  李掌櫃一副經驗老道的口吻。

  “四少爺您有所不知,強龍壓不過地頭蛇,咱們王家是民,民不與官鬥,就算王家再家大業大,咱們也鬥不過本地的官員啊,所以我便買了當地縣令的墨寶,也算是暗著送禮,讓縣令大人罩著咱們王家的店鋪。”

  “哦!倒是好心,還是個雅貪呢,這錢該出啊~”

  “正是呢。”

  “那麼,這鋪子可有受到照顧啊?”

  “呃”李掌櫃一時語塞,然後換了個義憤填庸的表情。

  “那大人收了銀錢,卻並不曾多管咱們鋪子,我這也是沒法子,總不敢去質問大人,那之後,縣令大人還總是今兒寫個對聯,明兒畫一幅畫的邀我去品鑑,不得已,小人只得花銀子保鋪子,這幾年才沒什麼盈利。”

  李掌櫃頓了一下,偷瞄了一眼,發現四少爺面無表情,他也猜不中他的想法,便繼續說道。

  “老爺……老爺也是允許的,全當破財消災了。”

  清瑤任他說完,才冷笑了一聲。

  “我看呀,這銀子送到位了,也不是事沒辦成,只是這個事,它不是照看王家的鋪子呀!怕是有人拿了王家的銀子辦了自己的事吧。”

  “不然……”

  清瑤拿出個戶籍來,又對著邵從文擺擺手。

  “你看看,這倆人可認識啊~”

  邵從文打開門,門外走進來一個婦人並一個少年,她們看見跪著的李掌櫃便高興地奔過來。

  “老爺,您當真要接我們過來求老爺給我們娘倆一個名分啊!”

  這兩人正是李掌櫃那外室跟私生子,是被清瑤派人騙過來的。

  李掌櫃懵了,趕緊使了顏色。

  “是呀是呀,確實要給你們求個名分,雖然孩子不是我親生的,不過我也會視如己出的。”

  清瑤拍了拍手。

  “就別裝了,你這兒子的接生婆我都找到了,非要把人請過來不成,我也不跟你繞彎子,也好生告訴你輸在哪裡了。”

  “這孩子是個私生子,壓根沒戶籍,你用了王家的銀子確實去求縣令的墨寶了,不過你為了你自己的孩子而求的,你孩子要讀書,沒戶籍怎行,你便用在了自己的事上,有這麼一次就有第二次……”

  “你要證據,不如你告訴我,你兒的戶籍如何來的?現在他在嵩名書院讀書,如何推薦帖子上寫的你的名字?你說你沒幹系?正好,我這邊還有你置宅的契約,仔細瞪大可眼睛看看!”

  清瑤將一張紙扔到了腳底下地上,李掌櫃壓根沒有伸頭過去看,他知道四少爺這根本就是有備而來,明明他已經把所有的事都掩蓋了,誰想到竟然還能被翻出來。

  時也!命也!

  李掌櫃一臉衰敗,整個人癱軟在椅子上,旁邊站著害怕的妻兒。

  李掌櫃看了一眼已是童生的兒子,一時不知道是愧疚更多一些還是欣慰更多一些。

  “事已至此,四少爺手段高明,竟然是第一個瞄上我的吧?沒錯,確實是我拿了王家的銀子打點了我這個孩子的前程。”

  李掌櫃把什麼都交待了,以前他確實是個老實巴交,勤懇能幹的好掌櫃,本以為這一生也就是做掌櫃到死,孩子大了接他的掌櫃,其餘的孩子也按部就班的接受主母的婚配,或是管事或是伺候人的下人。

  直到他知道有一個府上的掌櫃在外邊置了家業之後,那個掌櫃的孩子出息了還回來求得東家放人。

  他的心便動了,他也想有個光宗耀祖的後代……

  所以他就當真買下了個窮苦人家的女子養在了外邊,孩子一出生,他便精心照料,原本這麼平平安安的過活,也不會有什麼大礙,可是這個孩子從小展露了讀書的天分。

  只是想科考參加書院,身份便要嚴格審查,有作保亦有唱保。

  李掌櫃輾轉了幾夜,便想出了借著王家的名頭跟金錢為自己的孩子鋪路的計謀,別說,如果不是清瑤接管了王家,李掌櫃那個兒子衣錦還鄉接回老父的故事還真有可能實現。

  清瑤心裡嘆了口氣,這萬惡的“一人為奴,全家為奴”的政策,看看給孩子都逼成啥樣了。

  “對了,老李啊,我告訴你一件事啊,王家現在只要幹滿十年就可發還賣身契了……”

  李掌櫃還沉浸在難逃一死的猜想中無法自拔,整個人抱著小媳婦悲戚戚的哭,他那個兒子也一臉憤恨的瞪著清瑤。

  清瑤無奈只能讓府上的下人現身說法,兩邊伺候的下人便上前一步安慰道。

  “李掌櫃,是真的,四少爺親口承諾的,只要幹滿十年就發還賣身契,我這裡還有四少爺親自給我籤的契約呢。”

  這下人生怕李掌櫃不信,還從自己身上掏出來一張紙,那紙用的防水氈毛包包著。

  另一個下人也不甘示弱,同樣掏出來一紙契約。

  李掌櫃伸頭一看,上邊蓋著王家的大印呢,還有官府的文契,這……竟然是真的!

  他不敢相信的抬起頭打量起上座的四少爺,他與老爺長的一點都不像,臉上還帶著一點笑面,看起來一點也不威嚴。

  他想起來自己的父親是王家養馬的,那時候王家正值春秋鼎盛,是一方的龐然大物,僕從環繞無數。

  他也跟眾多下人一樣做夢有一天會成為少爺身邊的額紅人,但是王家偏偏就王大富這麼一個少爺,他擠破頭了擠不進來。

  好在當時的父親救了落馬的主子,他爹用自己的命換來的他前程,他被提升為店鋪的小夥計,再一步一步爬到了大掌櫃……

  李掌櫃突然手捂著臉嗚嗚嗚地哭了起來。

  早知道再等個幾年能迎來這樣的四少爺,他做那些事情有什麼用!

  清瑤任他哭,沒說什麼,站在他的立場上固然他有他的心酸跟道理,但是站在王家這邊。

  王家不管怎麼樣,對他一直不薄,可是說在其位謀其職,王家給的是對他的絕對信任,結果換來這樣一個結果。

  公說公有理罷了,做下的事就不要心存僥幸,錯了任罰便是。

  清瑤擺擺手讓人帶他一家子下去。

  地上的一張紙引起了李掌櫃的注意,那張紙上面幾個大字,“今晚吃雞”特別的顯眼。

  李掌櫃禁不住看向清瑤,她沒瞧自己,正毫無形象的打哈欠。

  這不就是剛才號稱是房契的那張紙嘛,感情根本就是一張無關緊要的紙,怪不得自己明明小心翼翼處理幹淨了,怎麼會被翻出來?

  倘若他不被嚇得六神無主,只需瞧上那麼一眼,就一眼!

  李掌櫃禁不住苦笑,四少爺聰慧過人,手眼通天,還膽大心細,王家有他,何其有幸!

  想來,王家站在原來的龍頭位置不遠矣!

  服!他口服心服,只恨自己生為下人,沒法改變自己的命。

  王家的查賬一事,終於接近了尾聲。

  這其中查出有問題的管事十七人,佔了半壁江山,,可見王大富是個多麼失敗的東家。

  清瑤也不為難他們,吃到嘴裡的給她吐出來,且還要罰銀一百兩,要是數額能還的上,自首的詳細,舉報的內容也不少,可不罰銀且網開一面,不牽連家人,撤銷掌櫃之職,修路三年免除見官。

  三年期滿,重回王家不受歧視,享受最新下人的福利待遇。

  這懲罰一出,大家沒有不服氣的,就連那些犯了事的掌櫃都感動的眼淚汪汪。

  這種事要發生在別的府裡,回收所有的家產外加報官,甚至幹脆發賣了都是很常見的,就算主家念著舊情,不追究了,也不可能給大家重來的機會。

  那些人的家眷都哭哭啼啼地交了所有的家產湊數,但是仍然有不夠數的,被揮霍了的,這種情況下,就需加刑,按照修路僱人的工錢一點一點扣除還債。

  什麼時候湊夠了銀子,什麼時候可以回王家,當然清瑤對其家人並沒有特殊對待。

  不管其家人享受沒享受這些掌櫃帶回去的銀錢,清瑤只抓主犯,也算是看在這些人一開始任勞任怨的情分上了。

  這些掌櫃的家人都是變賣了家產嫁妝的湊銀子,裡邊獨獨有一家,留下了自己的嫁妝不肯變賣,那戶便是李掌櫃的家人。

  李掌櫃的夫人本姓已經沒人知道了,得前夫人賞賜了一個穎兒的名字,當時她是夫人身邊的得力婢女,年紀大了便由主子許給了李掌櫃,也是賞賜了兩抬嫁妝的,再加上當大婢女時候攢下的月例銀子,按理說不夠也差的不遠了。

  但是她沒變賣一兩銀子,反而把李掌櫃日常的一些穿著擺件拿去變賣了。

  她與李掌櫃育有一兒一女,為了讓李掌櫃顧得上鋪子的事,府裡的一切事物都打點妥當,絕對不讓李掌櫃為了家裡煩心一點半點。

  就是李掌櫃那個常年臥病在床的親娘,也是她伺候著離世的。

  哪知道李掌櫃竟然在外邊養了外室,還有個不惜做下天大的錯事,也要供養的兒子!

  竟然只比小女兒小了四歲!

  她恨啊!

  既然那倆人這麼好,她成全他們啊,她回了大家大宅,但是嫁妝都給了配給小管事的女兒,一分都沒拿出來,但是李掌櫃的東西,她也一樣不曾拿,全都變賣了,剩下的窟窿就讓李掌櫃那個好兒子去補吧!

  作為賞罰分明的王家掌舵人,有罰便有賞,那些沒犯錯的人,清瑤全都賞他們縮短賣身契發還的時間三年,還送他們去趙家村進修,等回來了,王家的產業就開始整改完畢了,他們正好繼續回來發光發熱。

  這裡邊還有一個人,清瑤看上了恩愛分明的名為穎兒的李夫人。

  穎兒雖然年近半百了,但是不愧為曾經當家主母身邊的幹將,不但下得了廚房還上得了廳堂,李掌櫃那個鋪子,以前管賬的事竟然都是她在做。

  要不是李掌櫃心裡有鬼,不讓她再管前頭的事,就憑她做事不拖泥帶水,幹脆利落,被迫埋沒於後宅相夫教子,想必這又是另一個故事。

  清瑤把穎兒召到身邊來,問她願不願意做王家的第一個女掌櫃。

  穎兒不敢相信,“四……少爺!奴……奴不配啊,奴年紀大了……”

  “這都不是問題,年紀大了看的多了,經歷風霜多了,反而更穩重,我只問你願意不願意?我只問這一遍。”

  穎兒想了不過三秒,便鄭重跪在地上,砰砰地磕了三個響頭。

  “奴謝四少爺的大恩大德,誓死為四少爺鞍前馬後,死而後已!”

  “起來起來,快起來,沒那麼嚴重,你同意就好,以後稱我就行,反正工作十年,咱們就是純粹的上下級關系了,你回去收拾一下東西,我送你去趙家村學一些管理,我等你回來幫我。”

  “對了,我不知道你的本名,你叫什麼名字?反正以後你恢復了自由身,我也是要給你的新戶籍填名字的。”

  穎兒飽經風霜的臉上閃過一抹回憶,“回四少爺,奴……我,穎兒這個名字是夫人賞賜我的,如今我便叫念恩吧,求四少爺賜姓!”

  “好,那你便以後跟著我姓王!”

  “謝謝四少爺,我便叫王念恩了,從此再無穎兒。”

  王念恩的眼裡含滿了淚水,但是她卻沒讓它掉下來,她對天眨了眨眼睛,以前的那個以夫為天,卻被最信任的人拋棄的女人再也回不來了……

  此事一了,王家變開始進入復刻趙家村的整改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