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侯爺家的當家俏主母 > 第314章

第314章

  姚瑤側頭看向秦翼瀾,“侯爺也瞞著我呢?”

  秦翼瀾突然紅了臉,“我自然要瞞著你的。”

  “為什麼?”

  “難道要讓你發現,我給你吸@毒的事?”

  姚瑤眨眨眼,“吸……什麼……”

  “你該問,吸哪裡!”

  “……”

  轟地一下,姚瑤腦袋原地爆炸,“侯爺不是說過,你給我喂了藥嗎?”

  “傻丫頭,光喂藥有什麼藥?毒蛇被咬一定要把毒液吸出來才有救。”

  “……”

  “所以那個時候……你!你不止拿了我的初……”

  “對。”秦翼瀾憋著隱忍的笑意,“只可惜那蛇咬在你腿上。”

  “你!你!你到底在惋惜什麼啊你!”

  這個男人真的是……

  怎麼這麼賤的啊!

  秦翼瀾拉著姚瑤上馬,吩咐道,“蓋上棺材,準備回宮。”

  “是。”

  姚瑩從地上爬起來大喊,“大姐!別丟下我!帶我走好不好?”

  姚瑤冷漠回頭,“就在這兒等著吧,過幾日,爹爹會來掃墓。屆時你就隨他一道安頓晚年了吧。”

  姚瑤丟下一包銀子,扔在地上,“錢袋子裡還有把匕首,給你防身用。你如果想不開的話,也可以拿它自盡。爹爹過來掃墓的時候,看見你的屍體,應該會給你安排好墓碑的。”

  姚瑩當下怒氣衝天,揚天大叫,“你太無情了!你怎麼可以這麼無情啊——我是你妹妹啊——”

  姚瑤不再回頭,只丟下句輕描淡寫的話,“你於我無義,莫求我有情。你在我眼裡,比那畜生太子還低賤不如,身子髒不可怕,心太髒,看你一眼都讓我嫌棄。”

  姚瑩的怒吼聲,拋落在身後飄蕩久久。

  姚瑤窩在男人的懷抱下,又深深嗜睡過去。

  等她再次醒來的時候,他們快到皇宮宮門口了。

  “天氣轉暖了,侯爺別給我蓋這麼厚的披風,熱死我了。”

  秦翼瀾低頭沉沉看著她,那視線中帶著許多不安和惶恐,好像生怕一放手,她又飛走了一樣。

  “瑤兒。”

  “嗯?”

  “你既然手裡有解藥,為什麼不吃呢?吃了解藥,你立馬就會聯系我的對不對?何苦讓我為你熬了這麼久的日子?”

  姚瑤摸摸小肚腩,“是藥三分毒,不是你說的嗎?萬不得已,我不敢亂吃藥。怕傷了孩子。”

  秦翼瀾生氣至極,“你顧慮了孩子,卻沒顧慮過我嗎?你不知道我這些天是怎麼熬過來的嗎?”

  姚瑤微笑道,“別介懷了,我這不是回來了嘛!雖然過程有些崎嶇,但結果一直向著美好發展的不是嗎?只要宇文鴻沒有殺我的心思,我終究會回到你身邊來的。”

  秦翼瀾笑了笑,“夫人這手準備是什麼時候備下的?那治失憶的解藥什麼時候藏起來的?你怎麼算到宇文鴻會對你用這一招?”

  姚瑤微微一愣,尷尬眨眼,“啊……呃……”

  “怎麼了?”

  “那解藥不是給宇文鴻留的。”

  秦翼瀾笑容慢慢僵了下來,“夫人這話是什麼意思?別告訴我,你那顆解藥是在……防、防我??”

  姚瑤撇頭嘀咕,“難道不該防嗎?侯爺醫術高明,如果我哪天和你鬧不痛快了,想離開你了,你又蠻橫想囚禁我,還給我喂失憶的藥,我總不能讓自己淪為傀儡吧?所以那日在迷障谷山居,我拿到解藥就偷偷藏起來一顆。”

  她手裡也就一顆解藥,這次也沒用上,又藏起來了。

  秦翼瀾禁不住抬頭看了看天空飛翔的鳥兒,臉色陰鬱得不要不要。

  這個女人心思怎麼就這麼深的呢?把自己人生棋子埋了一顆又一顆,就是不想讓男人掌控她是嗎?

  越想越生氣。

  秦翼瀾一把掐住她下顎,逼她抬頭,落唇狠狠咬了上去。

  “唔——”姚瑤掙扎呼叫,“侯爺你幹什麼啊?這大庭廣眾之下。”

  “已經忍不住了。我等不到回家,等不到天黑!我已經等了一輩子了!”

  話音落下,他又低頭啃吻下去。

  這一路引來了無數道眼光,指指點點,偷笑議論。

  侯爺和侯夫人的感情可真好,光天化日明目張膽,一邊騎馬一邊親吻,就連進了宮門口也沒見兩人分開過。

  姚瑤都不知道自己是被他氣暈過去的,還是被他憋暈過去,只知道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身處皇宮內侯爺的寢宮內。

  一出門,丫鬟奴才們都憋著羞澀的笑意,好像在提醒她是怎麼被抱進宮殿的。

  “侯爺人呢?”姚瑤板著臉哼哧問。

  丫鬟上前回道,“今日是冊封大典,侯爺在朝前準備受封呢!”

  “侯爺受封什麼?”

  “攝政王啊!皇三子半個月前已經受封太子,皇上要準備退位了,但太子對政務不熟練,所以皇上讓侯爺幫太子處理朝政。”

  另個丫鬟跟著說道,“侯爺榮登攝政王,那侯夫人就是攝政王妃啦,真是可喜可賀呢!”

  “喜什麼喜!”姚瑤氣惱不已。

  那壞男人,還沒當上千歲爺就這麼蠻橫無理,要是等他當上千歲爺,不知道他這鼻子要往哪裡瞪。

  洪公公突然跑過來呼道,“哎喲,侯夫人總算醒了啊?皇上催您過去呢!”

  姚瑤輕問,“皇上叫我過去做什麼?”

  “皇上要論功行賞,您護駕有功,皇上說一定要在文武百官面前賞賜給您,才叫榮恩。”

  姚瑤嘆了口氣,點頭應,“好。我梳洗一番馬上過去。”

  “誒。好的!老奴在外等您。”

  朝殿前,姚瑤盛裝打扮,跟在洪公公身後,一步步往大殿內走去。

  至皇上登基以來,能夠跨入朝殿受封賞賜的女人,就只有姚瑤一人。可見這次朝廷政變,她功勞真不小。

  “臣婦姚氏,叩見皇上,皇上萬歲萬歲萬萬歲。”

  宇文侗月點了點頭,“宣旨吧!”

  洪公公拿起聖旨開始宣讀,“奉天承運,皇帝詔曰……”

  聽著漫長的宣文,姚瑤撇頭看向身旁站著的男人,那雙熾熱的眸子也直勾勾的盯著她。

  比起昨日的不修邊幅,今日的他,終於人模人樣了些。

  這帥氣的容顏,就算是裝成瞎子,也能讓那麼多女人為他痴迷瘋癲。

  這一出神,沒聽到洪公公宣讀了什麼聖旨,只聽洪公公提醒了一聲,“侯夫人,快謝恩接旨吧!”

  “啊——謝主隆恩!”

  姚瑤叩首跪謝,耳邊聽見那些大臣議論嘀咕,“這恩典連她肚子裡的孩子都承襲到了。孩子還沒出生就直接受封伯爵和郡主了呢!真是莫大的厚愛啊!”

  “就是就是!”

  姚瑤微微驚訝,皇上光賞賜還不夠,連她肚子裡的孩子都受封好了?這是怕太子登基後,給她孩子氣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