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仙聲奪人 > 第997章 陰險

第997章 陰險

  已退場的諸多勢力之主並非全然退走,而是留下一道目光注視著此方天地。

  雅君不曾離開,他們哪兒敢真將人放著不管,誰知道她何時就給他們來一個大的呢。

  見著季書的模樣,眾人無語的同時也滿是同情,當年被冥王誤導追殺錯了人,後來被天道誤導又接著追殺錯人,季書慘是真的慘。

  至於同情心,抱歉,罪魁禍首又不是他們,他們莫得感情。

  季書已經快被氣的失了智,他冷冷道:“既然如此,雅君,我便為自己討個公道吧。”

  鋪天蓋地的威壓降下,好似有不可言說的存在蘇醒,虛空上法網顯形,大道長河從虛空深處劃過。

  季書周身大道力量縈繞,能量餘波吹動間,讓他的紫色長袍獵獵作響。

  注視著這一幕的眾多大能眼皮子一跳,這竟是季書的大道!

  青龍尊仔細感應了下,若有所思:“是因果之道。”

  佛宗佛子點頭認可道:“尊上所言不錯,確實是因果之道。”

  他一臉欣慰道:“沒想到佛宗意外的人居然也會將因果之道修習到這種地步。此人與我佛有緣。”

  雲九不動聲色的往左挪移了兩步,玄虛子:“……這都多少年了,你們佛宗還這麼無恥,想將什麼東西朝懷裡巴拉便說什麼與你們有緣。”

  他呵呵道:“你怎麼不提冥王與你們有緣呢。我覺得容皇朝的陰世冥土裡還缺了個地藏王,要不你們佛宗出個人去坐坐?”

  佛子不吭聲了,若是別家皇朝的冥土,他們出個菩薩去冥土坐坐也可以。但偏生是容皇朝,想想那廝的作風,他們那裡敢。

  佛宗慫了以後,玄虛子也不吭聲了,他們的化身在更遠的地方匯聚一堂,緊緊盯著前方的大戰。

  季書暴怒之後,他的大道也動蕩不止,像是一只巨大的兇手,勢要將面前挑釁它的人給吞下。

  容嫻一見季書的道,詫異道:“老師學佛了幾年,居然還真有悟性。看來以前是入錯行了。”

  這火上澆油的姿態,與萬載之前一模一樣。

  季書懶得理會她,心神一動,因果法則鎖定死亡這個結果。

  剎那間,容嫻只覺得四面八方皆是惡意,她細細感受了下季書的大道,她被季書鎖定死亡這個結果。鎖定後,她可能有無數死因,無數種‘因’走向這個唯一鎖定的‘果’。

  無論命運如何改變,不論這個‘因’如何轉動,最終的走向依舊是這個‘果’。

  容嫻神色凝重起來,她緩緩起身,周身沉浸的黑暗不再壓抑內斂,那一瞬間的冰冷與陰鷙,片刻間打破溫和輕松的表層。

  “老師的大道是專門對付弟子嗎?”她問道,從眼底深處透出的沉沉暗色與危險,讓猝不及防瞥見的容國諸人心跳都停滯了一瞬。

  能讓命運之道無法在大道上有優勢的,因果之道首屈一指。

  她為何有事沒事都找佛宗麻煩,更是將藏有她力量的姻緣祠在西極部洲創建無數,連太玄宗的衝虛小道長都利用起來,讓他在西極部洲建立了一座屬於她的山神廟呢。

  便是因她忌憚佛宗的因果,做這些只是以防萬一,監控佛宗。誰知到頭來,是老師背刺了她。

  嘖。

  真是智者千慮。

  溫暖的陽光灑下,容嫻正對著他背後的斜陽,身體沐浴在陽光裡,瞳孔卻染不上一絲餘溫,反倒像冰冷的餘燼。

  禺少岐打了個哆嗦,從腳底板到脊椎直升頭頂,遊遍全身,讓他感受到冷意森森。

  ‘轟隆~’一道震耳欲聾的碰撞聲響起,禺少岐頭腦發懵了一瞬,清醒過來才意識到,剛才那聲大響是在意識中響起的,那是道與道的碰撞。

  他立刻清醒過來,朝著遠處看去。

  只見容嫻沉浸在沉沉的黑暗中,死寂與冰冷將整片天空籠罩,業火竟成了唯一的生機。

  她掌心伸出,虛空一握,整個乾京周遭的虛空顫抖起來,法則之網顯現顫動。

  眨眼、仿佛鏡面一般,與周圍虛空產生一道巨大的裂痕。下一瞬,她與季書竟從所有人眼前消失。

  “不是消失,是雅君將他們所在空間剝奪出去,防止大戰對中千界造成不可挽回的結果。”青龍尊沉聲道,“想必此時,他們已到天外天。”

  話音落下,周圍眾大佬的化身頓時消失,朝天外天趕去。

  也確如青龍尊所言,容嫻將整個戰場挪移到了天外,季書在這方面也很配合。

  沒有顧忌之後,他們放開了手腳打。

  容嫻的身形瞬息出現在季書面前,一拳揮出,強大的力量使得周遭的空間都碎裂開。

  季書的‘果’鎖定後,便需要直面她的全部力量。而她要去撼動這個‘果’,便需要直接打敗他,以絕對的力量去篡改那個‘果’。

  想必季書也清楚這一點,因而二人不約而同的選擇正面打鬥。

  “轟!!”

  眾多目光中,容嫻一拳與季書的一掌碰撞在一起,強橫的力量四溢,將虛空攪碎。

  很快二人纏鬥了起來,雙方大道互相碰撞吞噬,而他們憑借本體的力量快速打在了一起。

  拳與拳的碰撞,掌與掌的對抗,二人強橫的力量餘波,都已然波及到了虛空星辰,一顆顆死寂的星辰外面激起陣陣漣漪,還在不斷的擴大。

  不少勢力之主如臨大敵,容嫻與季書的交手威力太大。

  他們根本不敢被波及到。

  冥王先不提,季書這藏得也太深了吧。

  不過仔細想想,冥王似乎還稱呼他為老師。這麼一來,季書的強大也情有可原吧?

  不過,季書藏這麼深,不會是想要偷偷陰他們吧?

  眾多大佬想想這個可能性,紛紛倒吸一口涼氣。

  這可真是中千界之陰險共八鬥,這師徒二人獨佔一石,中千界人倒欠兩鬥啊。

  眼看著靠近星辰的力量越來越強大,緊跟而來的容昊雙眼幽深,沉默半晌,通過氣運之力傳消息回國道:“立刻開啟護國大陣。”

  容皇朝葉丞相與白太尉主持大陣,雖覺得這命令有些扯淡,但想到陛下從不信口開河,將信將疑下還是以高速開啟護國大陣,將整個皇朝籠罩在內,每時每刻消耗的國運都不是鬧著玩兒的。

  很快他們便發現,陛下的決定多麼明智。

  只見容嫻與季書之間的大戰很快便來到了死星上,二人出手毫不留情,大道碰撞的震動響遍天際,立馬吸引了無數目光,連大千界強者都將目光投注了下來。

  隨即就是沉默,這師徒二人好似除了分出你死我亡外,誰也沒有出聲。這戰鬥的力度卻越來越強,沒有半點緩和的餘地。

  不經意間,容嫻與季書的目光有了那麼一剎那的交匯,二人同時出手全力以赴。

  下一刻,容嫻突兀側頭,看向下方西極部洲的位置,絲絲冷意流轉。

  她身上五行力量輪轉,生生不息間越來越強。她一拳悍然轟出,速度卻並不快,且還沒有以氣勢強行鎖定季書。

  在如此強大不可抗拒的力量前,季書自然不會硬接,身影一閃避開了這一拳,卻詭異的沒有回擊。

  拳力去勢絲毫不減,繼續向前轟去。然後,拳風直接撞在了西極部洲的小靈山上。

  眾目睽睽之下,小靈山炸了。

  眾多目光變得有些異樣起來,故意的!

  這二人絕對是故意的。

  守在小靈山的戒貪法師察覺不妙,提前大袖一撈,將一群光頭兜進袖子裡,這才逃過一劫。

  懸浮於半空中,戒貪法師與幾位金剛菩薩對視一眼,盡皆看到對方眼裡的熊熊怒火。

  “雅君,你想與靈山開戰嗎?”戒貪沉聲喝問。

  此時,容嫻與季書不約而同的收手。

  季書事不關己站在一旁,臉上的怒意已消散了許多。

  怎麼說呢,雖然他很怨恨這個弟子的,但對與他針鋒相對的佛宗也沒多少好感。

  戰鬥中他察覺到這孽徒似乎有其他想法,他也無所謂配合下。

  無論哪方倒黴,他都很高興。

  容嫻舉起手像個招財貓似的擺了擺,無辜道:“這不關我的事,我與老師切磋的高興,一時不查誤入貴地。”

  小貓咪能有什麼壞心思呢。

  她視線下移,目光在一片廢墟上停了片刻,眼裡閃過一絲滿意:“看來靈山被毀的不輕。不過我一向敢作敢當。既然無意破壞了小靈山,我願賠償。”

  她看不順眼佛宗很久了,或者說在她心裡佛宗一直都是個威脅,既然是威脅,那就鏟除掉。

  但誰知佛宗這麼能苟,完全不給她使手段的機會。

  這次這麼好的契機,容嫻與季書憑借著塑料師徒情默契了一把,毀了小靈山。

  小靈山若要重建,必要重新勾勒西極部洲地脈力量和佛宗氣運。而她留下西極部洲的力量足以在這次重建中做出手,保證以後對上佛宗萬無一失。

  敵人還是死了的好,未來可能成為的敵人,當然要從根源上想辦法杜絕。

  戒貪等佛宗弟子被氣的不輕,但想想萬載前慘死的戒嗔師弟,只能將這口氣咽下去。

  他冷冷道:“這筆賬,待他日我佛歸來,定會找你清算。”

  容嫻雙手抄進袖中,輕描淡寫道:“隨時恭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