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我真不是隱世高手李凡 > 第七百七十章 大黑狗被坑

第七百七十章 大黑狗被坑

  拍賣開始!

  頓時,整個拍賣廳都是一靜。

  所有人都期待非常。

  這場拍賣萬眾矚目。

  “這場拍賣的寶物,大家想必都已有耳聞。”

  “萱吟也不耽誤了,下面開始拍賣第一件拍賣品。”

  “第一件,乃是一柄短劍的劍柄。”

  隨著白萱吟的話語,兩個角色麗人,端上來一個玉盤。

  玉盤中,有著一柄爛竹管似的東西,乃是一個破劍柄。

  “根據鑑定,著劍柄中已經不存在神性氣機,”

  “但是,這劍柄乃是研究前白霧時代那位大人物的絕好材料,劍柄之上,有可能留有他武道的痕跡!”

  “劍柄起拍價,五十萬低級源石,每次加價不低於五萬源石,現在開始!”

  白萱吟的話語落下。

  但是,在下方的拍賣大廳中,卻競拍者寥寥。

  因為,鎮世閣鑑定都說已經沒有神性的東西,普通人拿著,又能研究出什麼東西來?

  最終,也只有兩三個人競拍,那劍柄被人以七十五萬低階源石的價格拍走。

  緊接著又拍了幾件古物,都號稱與前白霧時代的武尊有關,但,都沒有引起波瀾。

  “接下來是一塊布片!”

  白萱吟微笑道:

  “布片之上,染著血跡,有人猜測,是武尊遺留之血,也有人認為,是武尊生前敵人的血!”

  “起拍價一百萬低階源石!”

  這份拍賣品,頓時讓等待已久的場中熱起來。

  “一百一十萬!”

  “一百二十萬!”

  ……

  最終,這拍賣品被人以一百八十萬低階源石拍走。

  堪稱一份小天價!

  “下一件藏品,乃是一堆泥土,這些泥土,也沾染上了武尊的氣息,有可能是武尊生前修行地的。”

  “而且,這些泥土還擁有一定神性,根據鑑定,用這些土,有一定幾率,培養出六星級寶藥!”

  白萱吟接著開口。

  這一次上臺的,乃是一堆淡黃色的泥土,泥土用一塊古獸皮兜著。

  “所謂的有一定幾率……是多少?”

  白萱吟話音剛落,下方就已經有人發問。

  這……很關鍵。

  白萱吟沒有隱瞞,道:

  “百分之五左右!”

  百分之五!

  這個數字一出,很多人心中一沉。

  百分之五,未免……太低了。

  “正常,但凡概率高一點兒,這種東西,根本不會流出。”

  “說的也是,百分之五……也是一場賭。”

  “對於很多卡在五境瓶頸的修者來說,百分之五的概率,值得一搏了。”

  眾人議論紛紛。

  縱然只有百分之五,這些泥土,依舊不減其吸引力。

  “起拍價一百二十萬低級源石!”

  白萱吟接著開口,道:

  “現在開始起拍!”

  她話音落下,頓時各種出價聲此起彼伏。

  “一百三十萬!”

  “一百六十萬!”

  “兩百萬!”

  場中熱鬧了起來。

  畢竟,六星級靈藥太少了,但凡出現一株,都會引發大爭搶。

  因為一株六星級靈藥,意味著一位六境高手。

  這對那些五境勢力來說,有著致命的吸引力。

  “這些泥土,我拓拔流雪要定了,五百萬源石!”

  一道清麗的聲音直接響起。

  拓拔流雪!

  很多人神色微微一變。

  拓拔流雪,北臨皇朝的公主,來了!

  她自報姓名,顯然是要代表整個北臨皇朝,拍下這些泥土。

  如此一來,很多勢力,或許會知難而退。

  “五百一十萬!”

  “五百二十萬!”

  但依舊有人跟!

  畢竟,相比於六境寶藥的吸引力,北臨皇朝的震懾,壓不住。

  “一千萬!”

  拓拔流雪的聲音再次響起。

  場中暫時一停。

  “呵呵,聽說北臨皇朝的老祖,時日無多,再不突破六境,就要化道了……看來北臨皇朝急了。”

  “這泥土所剩多少藥性,存疑,為了百分之五的概率,花這麼多源石……有些不智了。

  “一千萬……還在範圍內,可以再跟一跟。”

  很多人低語。

  緊接著,還是有人跟價。

  “一千一百萬!”

  “一千二百萬!”

  但,雖然還有人跟價,但已經很少了。

  一千萬以上,四境勢力根本無法角逐。

  都是六境、五境勢力在跟。

  “三千萬!”

  拓拔流雪的聲音再次響起。

  清麗之音,卻每一個價格都驚人至極!

  這個價格一出,很多五境勢力都猶豫了。

  一個五境勢力的積累……當然拿得出三千萬。

  但,那樣代價太大!

  一般的五境勢力,必然元氣大傷,數年乃至數十年都會停滯。

  付出這麼大的代價,就為了賭那百分之五?

  似乎……並不值得!

  “三千萬?有些意思,可惜了,老夫不是很想看到北境再多出一個六境勢力。”

  某個角落中,一個老者低語,他乃是來自太靈宗的長老,名為郭萬軒。

  “三千一百萬。”

  他淡淡開口。

  “三千五百萬!”

  拓拔流雪咬牙硬撐。

  這泥土……對北臨皇朝太重要了。

  甚至可以說,關系到了北臨皇朝的興衰。

  “四千萬。”

  郭萬軒微微一笑,繼續開口。

  這個數一出,拓拔流雪的那邊,頓時陷入了久久的沉默。

  這個數字……是個分水嶺。

  繼續跟下去,北臨皇朝也不是不可以。

  但,那意味著……北臨皇朝都會元氣大傷!

  傷筋動骨,就為了百分之五的概率……她縱然想賭,也有一個度。

  “四千萬一次!”

  而臺上,白萱吟已經美眸放光,開始倒數!

  這個數字,遠遠超過預期。

  本來,鎮世閣預測,這泥土最終拍價應該在二千八百萬左右。

  現在……多出了一千二百萬。

  血賺。

  同時,她也不禁期待起來,她可是知曉,在這場拍賣會最後,還有逆天的寶藥會拍賣……

  區區百分之五誕生六星靈藥的概率,都賣出這等高價……那等靈藥,無法想象。

  到時候,該是何等場面?

  “四千萬兩次!”

  她一邊想著,一邊繼續倒數,定音錘即將落下。

  “五千萬。”

  但就在此時,在某個二樓包間中,卻起了一道聲音。

  瞬間,所有人都是一震。

  五千萬?!

  這是哪個勢力?

  這是拼命了嗎?

  拓拔流雪不禁轉頭看向二樓,是誰……這麼大的魄力?

  聲音……為何有種熟悉感?

  郭萬軒也是看向二樓。

  北境,還有比北臨皇朝,更迫切想要突破到六境勢力的?

  他冷笑,無論是哪個勢力……他不會允許對方得到這種機會。

  “五千五百萬。”

  他直接跟。

  眾人都是一驚。

  這兩人……耗上了?

  聽到這,白萱吟高興得整個人都快跳起來。

  六千萬!

  真賺大了。

  她不禁朝著二樓看了一眼,美眸中甚至感激,這二樓託了一手,賺了更多錢。

  如果不是知曉,鎮世閣從來不做這種事,她都要懷疑二樓是閣內的託了。

  “六千萬一次!”

  “六千萬二……”

  “次”字尚未說出,二樓隔間中,聲音已經繼續響起:

  “一億。”

  一億這個數字一出,場中猛然一靜。

  這……這太敗家了吧?

  這是某個五境勢力,拼著元氣大傷也要爭嗎?

  值得嗎?

  一個億的源石,足以耗盡一個五境勢力的積累!

  而且,此刻把源石都耗盡了,還如何競爭後面的武尊法?

  就連郭萬軒,都是怔了一下。

  一個億……

  縱然他想狙擊,也無奈了。

  帶來的源石,不可能在這泥土上花光。

  “老夫不……”

  他準備開口,說不爭了。

  但二樓的聲音直接打斷了他。

  “兩億!”

  兩億……

  又翻了一倍?

  場中眾人,都是有些炸毛了。

  草,這誰啊,瘋了吧?

  有必要嗎?

  拍賣臺上,白萱吟都是怔了一下。

  兩個億?

  沒聽錯嗎?

  她都要懷疑,是不是有人亂出價了。

  但,她卻深深知曉,喊出兩億天價的人,乃是真正的貴賓!

  這一刻,白萱吟感覺自己渾身的細胞,都有些戰慄起來。

  這是她拍賣以來最大的一單。

  職業巔峰啊!

  她深呼吸,不可說的部位起伏不定,道:

  “兩……億……一次!”

  “兩億……兩次!”

  “兩億……三次!”

  “成交!”

  她敲下定音錘。

  實際上,全場沒有任何疑問。

  兩億天價……無人能競爭。

  “二樓的這個家夥,看來財力非常雄厚,後面競爭武尊遺法,要重點關注他們!”

  “究竟是哪個勢力……這令我很好奇!”

  “哪個勢力敢如此揮霍……?”

  很多人在猜測。

  一堆泥土,以及那張古獸皮,被人很快送到了二樓,龍子軒等人所在的房間。

  韓和親自送來!

  “諸位貴賓,這便是您們拍下的藏品。”

  他臉上帶著一抹復雜之色。

  媽的……暴發戶花錢就是猛啊。

  兩個億買這麼個玩意兒……

  他感覺佛了。

  “好,辛苦了。”

  龍子軒說著,接過那獸皮,及其中包裹著的神土。

  韓和關上了門,離去了。

  “死狗,快看看,這是誰的遺書啊?”

  吳大德好奇地開口。

  眾人都是圍了過來。

  他們進入拍賣會,可以說,主要的目的……就是這獸皮。

  大黑說,可能是十尊或者十靈的遺書!

  大黑狗人立而起,一揮爪子,那些所謂神土,都灑落在一邊,然後,它……忽然伸出大舌頭,猛然舔了幾口那古獸皮。

  見狀,吳大德等人都是懵了,大黑狗這是幹啥?

  但是很快,在那古獸皮上,居然浮現了一些淡淡的印記。

  眾人凝神審視。

  那些印記逐漸明顯。

  “咦,這……怎麼像是烏龜的爪子印?”

  清塵開口。

  “對……真的很像啊。”

  龍子軒也是道。

  這古獸皮上的痕跡,和江離的小烏龜……爪子非常相似。

  大黑狗見狀,卻是急忙往外噴口水,道:

  “汪……呸!這特麼……是哪只死烏龜留下的!”

  “都是它的腳印……汪,本帝白舔了!”

  大黑狗憤憤然,它感覺被坑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