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奔騰年代——向南向北 > 1944 這天上午 (謝謝風塵過客葉不沾!)

1944 這天上午 (謝謝風塵過客葉不沾!)

  劉立杆睡到中午才起床,睜開眼睛,房間裡靜悄悄的,他躺在床上,拿過床頭櫃上的手機,打開相冊,把張向北發給他的那些照片又好好看了一遍,這才下床。

  整座房子裡一個人也沒有,劉立杆洗漱完畢,還是穿著老頭衫和沙灘褲,一雙人字拖趿拉趿拉地下樓,他走到了雯雯和倩倩的辦公室,看到倩倩坐在這裡,劉雯倩坐在邊上的嬰兒車裡,正無聊地吮吸著自己的手指。

  “雯雯呢?”劉立杆問。

  “回家去了。”倩倩低頭忙著,頭也不抬地說。

  劉立杆奇怪了:“我剛從家裡過來,家裡沒看到她。”

  倩倩這才抬起頭來,和劉立杆說:“回村裡去了,和北北一起去的。”

  “北北起來了?”劉立杆問。

  “你以為都像你,豬玀一頭。”倩倩說,“早就起來了,我陪他去兩個菜園看看,又去山上看了看,這才跟雯雯走了。”

  “不錯,這小子是個做事情的人,有乃父的風格,也有我乃幹爹的風格。”劉立杆聽了倩倩這話,感覺到很欣慰,說。

  倩倩瞪了他一眼,劉立杆說:“也有你們當時去海南炒樓花,那種敢拼敢殺的風格。”

  “滾吧,北北像張晨哥沒錯,像我們也可以,要是像你,那就完蛋了。”倩倩說。

  “像我怎麼不好?”劉立杆罵道,“我他媽的哪裡不好了?”

  劉立杆說著抱起了劉雯倩,問:“雯倩,你說爸爸好不好?”

  劉雯倩咯咯地笑著。

  倩倩撇了撇嘴:“你也就騙騙這麼小的小孩。”

  劉立杆懶得繼續和她鬥嘴,問:“他們回村裡去幹嘛?”

  “北北看了我們的有機菜園,很滿意,他說,要是規模能夠再大一點就好了,我們三個人商量,最後決定,雯雯帶他回去和表舅談,到時候可以讓表舅發動村民都來種,技術上我們可以支持,資金上面,北北他們可以用定金和預付款的方式進行幫助,這樣,規模就可以上去了。”

  劉立杆點點頭:“不錯,你們這三個臭皮匠,還算是想出了一個好辦法,這樣,種植的面積越大,產地越集中,對北北他們‘宅鮮送’後續是有好處的,你總不能說,一個地方裝半車菜,跑到另外一個地方再裝半車。”

  “北北昨天和你說過這事?”倩倩看著劉立杆,奇怪地問。

  劉立杆說:“沒有啊,我們昨天光顧喝酒了。”

  “那你說的話,怎麼和北北一樣?”

  “這叫英雄所見略同,知道嗎?北北從小我帶著玩,他受我的影響很正常。”劉立杆得意地說。

  “吹吧,滾吧,我看是張晨哥和小昭的基因好。”倩倩說。

  “啪啪,噢噢。”劉雯倩用腳蹬著劉立杆,手指著外面,劉立杆說好好,我們女皇要出巡了。

  劉立杆把竹筐背在身上,把劉雯倩放進去,再往四處看看,沒找到劉雯倩的遮陽傘,想起來了,昨天扔在隔壁大腦殼的辦公室了,劉立杆抱著劉雯倩去了隔壁,大腦殼的辦公室門關著,劉立杆站在門口,朝四下看看,大聲喊著:

  “大腦殼!大腦殼!”

  大腦殼沒有叫出來,把隔壁的吳仁貴叫了出來,吳仁貴問劉立杆什麼事,劉立杆說,沒你事,我找大腦殼。

  吳仁貴回去了辦公室,不一會又走出來,手裡拿著劉雯倩的遮陽傘,問:

  “是不是找這個?大腦殼放在我這裡,他上山去了。”

  劉立杆笑著和劉雯倩說:“看到沒有,大家都知道這是女皇的寶貝,一天也不能少。”

  吳仁貴拿著劉雯倩的遮陽傘走過來,劉立杆腦袋一歪,吳仁貴把那個鐵箍,扣在了劉立杆的頭上。

  水庫裡的遊泳區,人不是很多,但已經有人在遊泳,劉立杆沒有走過去,而是沿著魚味館邊上的那條路,朝裡面走去,一直走到了攀巖場,這裡有幾個學生在比賽,劉立杆還是爬到了山上,坐在他們以前經常坐的地方。

  那幾個學生的身手很敏捷,而且是有備而來,看得出來,他們都是攀巖的愛好者,劉立杆和劉雯倩坐在那裡,看了半天,也沒看到有誰掉下來。

  而且,攀巖這個玩意,越是高手,他的每一步就越謹慎,就象棋高手下棋一樣,每走一步,都是深思熟慮,只有那些新手,想著反正掉下去也是水,就當是跳水了,他們才會毛毛糙糙,急急忙忙往上爬,很快就“嘭”地一聲落進了水裡。

  眼前的這幾個家夥,要看到他們掉下去是不可能了,動作緩慢,讓觀賞性也大打折扣,劉雯倩開始表示不滿,她嘴裡“嘭,嘭”地叫著。

  劉立杆從口袋裡掏出手機,打開了相冊,自己看看,又給劉雯倩看,和她說:

  “雯倩,看看,這是你姐姐,姐姐漂不漂亮?”

  劉雯倩的注意力也從那幾個攀巖的學生,轉到了劉立杆的手機上,她用手摸著屏幕上向南的臉,嘴裡“咿咿呀呀”地嘀咕著,劉立杆聽不清她在說什麼,但聽得出來,劉雯倩看到向南,是高興的。

  劉立杆一張張照片地翻著,每翻一張,劉雯倩就用手摸著向南的臉,嘴裡嘀咕個不停,到了最後一張,她看到了譚淑珍,也是咿呀嘀咕。

  劉立杆在劉雯倩的頭頂親了一下,嘆了口氣,他想到自己要是回去向南和譚淑珍身邊,就要離開劉雯倩,要是留在劉雯倩這裡,他就不可能回去杭城。

  他的離開,已經顯得那麼無情了,他不可能,還把劉雯倩從雯雯和倩倩這裡奪走,不可能的,想到了這點,劉立杆就覺得心裡黯然。

  自從知道了向南是自己的女兒,也知道了譚淑珍的一切後,劉立杆心裡,其實馬上就有了要回去的念頭,和想見到向南和譚淑珍的急迫相比,劉立杆原來所顧慮的什麼面子啦,無顏見誰誰誰啦等等,似乎剎那間開始變得輕飄,變得無足輕重。

  從張向北的嘴裡,還有譚淑珍登廣告在找他看來,馮老貴去世之後,譚淑珍已經做好了接納他的準備,這讓劉立杆更是歸心似箭。

  但當他真的決定要回去的時候,卻又覺得心裡沉甸甸的,最舍不得的,當然是劉雯倩,劉立杆真的就是把她當作自己的親生女兒在養,真的可以說是一把屎一把尿,當想到自己要離開劉雯倩的時候,劉立杆就心如刀割。

  同時,他也覺得,這事不知道怎麼和雯雯倩倩開口,在一起這麼多年,在心裡,他們早就已經是一家人的感覺,這種感覺,不是愛,但比愛更高級,家人的感覺,就是一體的感覺,分割不開的感覺,傷她們,等於是在傷自己。

  劉立杆嘆了口氣,他在劉雯倩的頭頂親了又親。

  手機響了,是倩倩,劉立杆接了起來,倩倩在電話裡叫道:

  “你們死哪去了?”

  “在攀巖場這裡,怎麼了?”劉立杆問。

  “雯雯和北北回來了,你們也快回來吃飯。”

  劉立杆說好。

  “直接去酒店包廂,我們先過去。”

  劉立杆再說好。

  劉立杆去了魚味館的包廂,雯雯倩倩和張向北在這裡,吳仁貴也在這裡。

  吳仁貴是他們負責技術的副總經理,原來負責發電站的技術,他們有了水庫裡的水產養殖和山上的雞之後,他又去鑽研養殖技術,等到他們有了有機蔬菜種植園之後,他又去鑽研蔬菜種植技術,現在儼然是一個農藝師了。

  這個家夥很厲害,只要有書在手,他消化得特別快,劉立杆和他開玩笑說,你他媽的,現在在這裡,大概就剩魚味館的廚師長幹不了了。

  吳仁貴指了指自己的嘴巴,老老實實地說,我這裡不敏感,嘗不出鹹淡,大廚我真幹不了。

  倩倩把劉雯倩的嬰兒車也拿過來了,牛奶已經泡好,劉立杆把劉雯倩放進嬰兒車裡,雯雯把奶瓶給她,她抱著奶瓶就吧唧吧唧吮吸起來。

  “怎麼樣了?”劉立杆在張向北身邊坐下,問雯雯和張向北。

  張向北說,基本敲定了。

  “村裡還有什麼好說的,要是種出來的菜有人包銷,種菜的收益,肯定比其他的都好,他們當然願意了,表舅說了,到時就讓全村都來種菜。”雯雯說。

  “我們這裡的土壤,和清遠那邊是一樣的,原來是因為交通不是很方便,蔬菜種植這塊沒有發展起來,接下去,我估計只要有一個村這樣做,邊上的村肯定會學樣,也都會這樣做。”吳仁貴說。

  “如果那樣就太好了,可以把這裡發展成我們南方的主要供應區。”張向北說,“只要規模上去了,交通就不會是主要的障礙,而且,後起有後起的好處,可以一起來就高起點,就做‘三品一標’。”

  “張總你這個話說得好,一開始就樹立一套嚴格的操作流程,確實比去改變操作習慣容易。”吳仁貴贊同道。

  紅嶺水庫這裡,接下來就是倩倩和吳歡對接的事情了,張向北和劉立杆說:

  “杆子叔叔,這裡的事情都辦完了,下午司機會來接我,我今天下午就走。”

  “幹嘛下午就走,在這裡多住幾天再說。”劉立杆叫道。

  張向北說不了,家裡面事情還有很多,還有,我和小武叔叔,約好晚上在韶關碰面的,我們明後兩天,還要在韶關跑兩天,然後就回去了。

  雯雯和張向北說:“那你下次一定要來,讓張晨哥和小武哥他們也都過來玩。”

  張向北說好,我會的,這裡村裡要開始推廣的時候,我會過來,有些承諾和要求,由我們甲方來做,會比他們村委會出面做更好。

  劉立杆和吳仁貴都點點頭,覺得張向北這話說得對,很多時候,還就是外來的和尚才好念經。

  而張向北,有他另外的打算,他想到了,在這裡其實可以參考廣東的模式,那就是公司化經營,由他們來和村委會合作成立公司,村民用自己的土地入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