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當女尊紈絝綁定了拯救系統(快穿) > 踹了影帝之後我紅了(20)

踹了影帝之後我紅了(20)

  崔曉藝和阮青被困在了三樓。 本站名稱

  之前兩個人相攜上樓便各自分開,阮青打開房門,發現裡面的物資全部不翼而飛了。

  “節目組也太過分了,什麼東西都不留!”

  臥室裡只剩下床板,阮青沒有拌飯,只能轉身去崔曉藝的房間。

  她敲了好幾下門,卻沒有人答應,好在門沒鎖,她一邊推門一邊問道:“曉藝姐,我進來了?”

  崔曉藝卻不在臥室,只有洗漱間傳來譁譁的水聲。

  “曉藝姐?”

  崔曉藝的東西不知道是收起來還是被節目組悄悄收走了,臥室裡也是空蕩蕩的。

  臥室裡的燈光很涼,阮青在臥室等了有五分鍾,終於注意到了什麼。

  洗漱間玻璃是磨砂的,但是裡面卻沒有一點光亮,沒道理臥室開著燈,人在洗漱間卻不開燈的。

  洗漱間譁譁的水聲好像一直沒有斷過。

  就算是一直淋浴也不至於這麼長時間吧?

  她終於感覺不太對,走過去敲敲洗漱間的門。

  “曉藝姐,你沒事吧?”

  回答她的是一片靜默。

  聯想到今天晚上(發fa)生的種種,阮青有一種不妙的感覺。

  可千萬不要出事啊!

  她敲了好幾聲,洗漱間還是除了水聲沒有任何動靜。

  阮青擰了幾下門把,發現門把是鎖死的。

  她急得(幹gan)脆用(身shen)體卻撞洗漱間的門,沒想到洗漱間的門一撞就開,洗手臺前,崔曉藝正直愣愣的看著鏡子。

  她一進來,崔曉藝便轉過頭直(勾gou)(勾gou)的盯著她,眼珠黑得過分,十分滲人。

  鏡子的崔曉藝慢了半拍,也轉過頭來,臉上流出兩行血淚。

  水龍頭還在不斷的流著液(體ti)。

  阮青抖著手打開洗漱間的燈,徒然發現滿地的紅(色)液(體ti)。

  燈光亮了有一瞬,鏡子裡變得空空如也。

  好像之前對著鏡子裡對著她咧嘴笑的崔曉藝不存在一樣。

  她伸手要拉崔曉藝,洗漱間的燈突然滅掉了。

  “咣當——”一聲巨響從臥室那邊傳過來。

  阮青心道不好,不會是臥室的門被鎖上了吧?

  她來不及管看起來不太對勁兒的崔曉藝,慌忙的退出洗漱間,小跑到臥室門前。

  臥室的門果然已經鎖**,任她怎麼擰怎麼撞都打不開。

  “我靠,不是吧!快打開啊!”

  阮青使出吃(奶Nai)的力氣要拉開臥室門,卻發現臥室門紋絲不動。

  這時候,一道影子慢慢籠罩在阮青的身上。

  她渾身僵硬,幾乎要癱坐在地上,一只帶著溫度的手按在她的肩上。

  “阮青?你怎麼過來了?”

  阮青(身shen)體一松,整個人坐在了地上,她轉頭看著來人,有些不敢置信,崔曉藝換了一身長裙,頭發溼漉漉的,像是洗過,她一邊擦頭發一邊有些疑惑的看著阮青。

  “怎麼了?你要出去?”

  阮青站起來,上下打量著崔曉藝,“曉藝姐,你沒事吧?”

  崔曉藝搖搖頭,“我沒事啊,你進來怎麼沒有動靜?我剛剛在(洗xi)澡,你等了一會兒了吧?”

  阮青皺著眉頭,突然發現屋子裡多了些什麼,之前他們購買的物資滿滿當當的堆在地上。

  “曉藝姐,你的物資沒有被節目組收走?”阮青疑惑的問道。

  崔曉藝把溼掉的毛巾丟在一邊,拿起一袋面包撕開,“沒有啊,你的物資被收走了?”

  阮青點點頭,突然覺得有些不對,她忍不住一眼一眼看著崔曉藝,崔曉藝以為她是想要吃自己的東西,大方的把一袋小面包丟給她,“吃吧。”

  許是天氣有點涼,小面包涼得刺骨。

  阮青趕緊把小面包放在一邊,勉(強qiang)笑道,“不用了曉藝姐,我還有點事,先回去了。”

  她轉身要走,手已經握在了門把上,變故橫生,

  崔曉藝拉住了她的手腕,把她困在兩臂之間。

  她的嘴在燈光下看起來像是要裂開了一樣,帶著壓迫感一點一點靠近阮青。

  “你還不算笨。”冷清的少年音從崔曉藝的嘴裡發出來。

  阮青怕得要死,哭喪著臉道,“你饒了我吧,我不想死!你要什麼我都可以給你!”

  “崔曉藝”放開她,好像在思索著什麼,手指無意識的玩著頭發,“要你的命,怎麼樣?”

  阮青瞥見黑黝黝的洗漱間,福至心靈,突然瘋了一樣跑過去拉開了洗漱間的門。

  “崔曉藝”顯然還沒有適應這個(身shen)體,跑起來有些別扭,給了阮青可乘之機。

  眼看著阮青鑽進洗漱間關上門,頗有些嘆息,“可惜了這麼漂亮的小姑娘。”

  再次進入洗漱間的阮青借著微弱的燈光看著整潔一心的洗漱間,懸著的心總算放了下來。

  她伸手打開洗漱間的門,這一次外面的臥室浸染在黑暗中,在寂寥的月光之下顯得有些空曠,她到臥室門口,擰動門把手。

  可以打開。

  阮青猶豫了一下,還是折回身走進了洗漱間。

  打開洗漱間的門,崔曉藝還是直愣愣的看著她,眼睛有些迷離,鏡子中的崔曉藝反而更加靈動,水龍頭流出的還是鮮紅的血液。

  阮青緊緊地攥住姜傲雪給的符咒,一咬牙拉住了崔曉藝的手。

  她的手上黏膩膩,(摸Mo)起來難受極了。

  阮青拉著她往外面走,卻發現崔曉藝紋絲不動,鏡子裡的“崔曉藝”(露)出一個誇張的笑容。

  阮青仿佛被蠱惑了一樣,不由自主的看著鏡子。

  (胸xiong)口的符咒突然一燙,隨即化成了灰燼。

  阮青回過神來,決定還是先下樓找人。

  起碼盛一一了解這些。

  她放開了崔曉藝的手,鏡子的人臉(露)出一個得逞的表情。

  阮青不敢在關門,挪了個床頭櫃抵在洗漱間的門口,飛快地跑出了崔曉藝的臥室。

  這棟別墅是沒有電梯的,就算是有這種情況阮青也不敢坐,她飛奔向樓梯,中途路過自己的臥室,還能聽到奇奇怪怪的聲音。

  她不敢看,只能催眠自己下樓找到人就好了。

  樓梯的每一層都是二十一階,阮青把注意力集中在下樓梯這個動作之中。

  她下了一層,然後是第二層、第三層……

  可是這棟別墅明明只有三層啊!

  她好像被困在了樓梯裡,她想要往上走,發現永無邊際和盡頭,往下走,漆黑一片。

  阮青徹底的慌了。

  她(幹gan)脆坐在了樓梯上,反正也走不出去,不如保存點體力。

  有這種想法的不止她一個人,在一層和二層之間的樓梯上,姜傲雪和何夢汐、言粵兩個人一起坐在樓梯上。

  三個人依舊是拿捆仙繩連在一起,何夢汐有些崩潰,“一一,我們都已經走了半個小時了,不會要走到天亮吧?”

  姜傲雪也別無他法,如果只是有一兩只鬼她還可以應付,但是顯然這棟別墅的鬼絕對不少。

  節目組怎麼點這麼背,選了這麼一棟鬧鬼的別墅。

  而且還好死不死的安排人裝鬼嚇她們。

  如果不是節目組這個神來之筆,想來這些鬼也不會這麼猖狂。

  真作假時假亦真,假作真時真亦假。

  姜傲雪之前看過有人在網上分享自己玩招鬼遊戲,結果真的被鬼找上來了的遭遇。

  雖然別人都以為是編造的,但是鬼這個東西就是不禁念叨。

  我思故我在。

  你招惹鬼,鬼還不找上你嗎?

  節目組真是坑慘了她們。

  言粵也有些惱火了,“我們就在這裡(幹gan)等著?”

  姜傲雪瞥了她一眼,沒有說話。

  何夢汐嘆氣,“我以後再也不參加任何綜藝了。”

  她這輩子都對綜藝兩個字有陰影了。

  她發誓以後就做個宅女,老老實實的呆在公司。

  什麼綜藝,什麼旅遊放松,都和她沒有(關guan)系。

  幾個人沉默著枯坐了好幾分鍾,突然一只手拍在了何夢汐的身上。

  她把那只手拍下去,“拍**什麼,有事說啊?”

  昏暗的樓梯上,何夢汐看著一臉無辜的言粵,僵硬的轉過頭,隨後差點跌下樓梯,幸好姜傲雪及時抓住了她。

  “嘻嘻~”突然冒出的手主人是個胖乎乎的小娃娃,他渾身青紫,(身shen)體呈半透明狀,如果不看他的臉還好,一看臉就覺得格外滲人。

  小娃娃沒有眼白,眸子黑得仿佛要把人吸進去一樣,臉上看不見五官,不是那中平滑的,而是成一個一個的(肉rou)瘤。

  何夢汐嚇得趕緊躲到姜傲雪的後面。

  姜傲雪一只手拉住她,另一只手甩出一道靈氣,把小娃娃拉倒自己身邊。

  “可算是抓住你了。”

  姜傲雪捏住小娃娃的脖子把他拎起來,小娃娃突然的掙扎著,想要踢她,卻腿太短,夠不著。

  何夢汐被姜傲雪徒手抓鬼的姿勢驚呆了,“大、大佬……”

  雖然今天經歷的種種都在顯示盛一一的超自然力量,但是這還是何夢汐第一次和鬼面對面這麼近。

  小娃娃見掙扎沒有用,轉而開始用苦(肉rou)計,“漂亮姐姐,你放了我吧,你看我這麼可憐……”

  “哦。”姜傲雪把他甩在地上,小娃娃腳底抹油剛要開溜,就又被姜傲雪提溜了回來。

  姜傲雪一片平靜,“放了你了,是你自己又回來的。”

  一旁的何夢汐都看呆了,還帶這麼欺負鬼的?

  小鬼娃娃一臉難以置信,“你怎麼這麼不要臉!!!”

  姜傲雪覺得他說得對,(幹gan)脆把言粵身邊的捆仙繩扯過來捆上鬼娃娃。

  小鬼娃娃看著言粵,言粵看著他。

  小鬼娃娃臉(色)蒼白了一瞬間,哭喪著臉不再說話。

  嗚嗚,好可怕啊!

  姜傲雪的眼神從言粵和小鬼娃娃的身上掃過,“把法陣撤了吧。”

  小鬼娃娃點點頭,幾個人面前如同沒有盡頭的天梯一般的樓梯豁然開朗。

  姜傲雪牽著這一串人往樓上走。

  小鬼娃娃腿短,只能小跑著跟上,前面的言粵突然停住,他一不小心撞到了言粵,撞著她的那半拉身子,一下子就透明了。

  姜傲雪轉頭看著她們,“走啊!”

  幾個人接著往上走,終於見到了坐在樓梯上的阮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