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傍上影帝後我歐了 > 白**塔

白**塔

  霧茫茫的天。 本站名稱

  女孩坐在窗邊,輕輕地牽扯起一絲蒼白的笑容,身子一仰,朝著窗外翻去。

  “不!”

  孟妗妗翻身從(床g)上坐起。

  室內漆黑一片,幽暗的天(色)從窗紗透進來,風掀起窗紗輕輕擺了擺。孟妗妗睜大眼睛瞪著窗外半晌,大口呼吸著,像是剛剛經歷了一場絕境的場面一樣,急需氧氣證明自己還活著,這才是現實。

  主子,您怎麼了?

  莊生的聲音含糊響起。

  只要她(睡Shui)覺的狀態,莊生也會跟著休眠。

  很明顯,此時此刻,她吵醒了它。

  “無事。”

  良久,她才慢慢地伸手撫住臉,臉是溫熱的,帶著剛(睡Shui)醒的餘熱,手卻是冰涼的,(刺ci)激得她自身不自覺一抖。

  就在剛才,她做了一個夢,夢見楊漓當著她的面躍下了那一面窗臺。

  內心裡又爬起那一股惶惶不安感。

  孟妗妗抓起床頭櫃邊上的工作機看了眼時間,才凌晨六點多。

  距離昨天節目組說的今天九點時分出發前往約會地點開始拍攝,還有三個小時,可她已經(睡Shui)不著了。

  心中的不安感實在抑制不住,她喊莊生,“你能預感接下來(發fa)生的事情嗎?”

  主子,您想探查什麼?如果是預感(發fa)生在您身上的事情的話,莊生通過系統推算需要一個小時的時間,但如果您想知道是別人身上的事情,那這個就說不定了。快的三個小時,慢的六個小時甚至更久。

  “這樣嗎?跟我有牽扯的人也是這樣?”

  是的,只要不是玩家和媒介本身,我們的推算系統都很難極快地推算出來(發fa)生在別人身上的事件。

  三個小時......

  孟妗妗深吸口氣,握了握拳,“三個小時以上就三個小時以上吧,幫我推算一下楊漓今天會(發fa)生的事情。”

  好的,推算需要100點好運值,您是否同意推算呢?

  “同意。”

  好運值-100,實時值1020。

  主子,介於您過不了多久要扣取1000的好運值,所以建議您多多賺取好運值哦。

  “嗯,我知道。”

  好的,那麼莊生閉關推算去了,將會失聯一段時間,主子您還請保護好您自己哦~

  “嗯。”

  腦海空間陷入一片安靜。

  孟妗妗(睡Shui)不著了,只能起來洗漱,給自己上了妝後又覺得困,就趴在桌子上瞌(睡Shui)了一會兒,直到八點四十五,房門被敲響。

  孟妗妗打著呵欠開門,門外站著莫甄妮,看見她的模樣,絲毫**道地笑了,“你半夜偷雞(摸Mo)狗去了?”

  “?”

  “看看你這黑眼圈,用粉蓋蓋吧,不然走出去別說你是我的對手,不堪一擊。”莫甄妮損完她就走了。

  孟妗妗折回鏡子面前看了一眼,果然看到了眼底下的隱隱烏青。

  “......”

  細細給自己上了一層粉,孟妗妗下樓。

  今天的嘉賓們來的都比較早,個個盛裝打扮了一番,相比之下,孟妗妗雖然穿得不錯,但精神上就有些欠缺了。

  她下意識去尋楊漓的身影,只見她背對著她,跟應相樅說話。

  “沒(睡Shui)好?”溫禮衡走了過來,拉住了她的手。

  孟妗妗收回視線,耷拉著眼皮子看了面前人一眼,也不否認,懨懨地應了聲,“嗯。”

  “那等會兒要不要去摩天輪上坐著(睡Shui)會兒?”

  女孩的頭耷拉著,一點一點的,嗯了一聲頓了幾秒之後醒神,“我們在拍綜藝。”

  這句話也不知道是跟溫禮衡(強qiang)調還是在跟自己(強qiang)調。

  鏡頭從她下樓的那一刻就已經開啟,這一幕被觀眾從頭到尾徹底圍觀到,彈幕裡歡天喜地地樂呵。

  哈哈哈哈,孟妗妗昨夜是(幹gan)嘛了?

  麻煩你認真營業好嗎,寶子,咱們的形象得穩住啊。

  笑**,是不是溫禮衡和孟妗妗兩**半夜偷、渡出去親熱了?

  這一把狗糧齁得我發慌。

  親密度達三級,好運值30,實時值1050。

  (強qiang)調完這句話,孟妗妗清晰地聽到了腦海裡系統播報的聲音。

  “???”

  莫名其妙就加了好運值?怎麼就親密了?

  孟妗妗下意識想去叫莊生,卻想到莊生此時還在推算,只能暫時作罷。

  “好了,各位老師準備好了嗎?”

  梁馳輕咳一聲,(曖ai)昧地看了這邊一眼,調笑道:“孟老師要是困,到時候可以上摩天輪(睡Shui)的。”

  很顯然,剛才溫禮衡說的那句話聲音不大不小,在場的人都聽到了。

  “不用了。”孟妗妗面無表情地拒絕了梁馳的“好意”。

  四組嘉賓還是兵分四路,縱使旋律組和錦鯉組都選擇了同一地點,為了節目效果,他們也不能同時遊玩,同一時間打卡同一地點。

  節目組將他們各自安排走了不同的方向,旋律組從樂園的正門進去,從正門開始的一連串設施去體驗,錦鯉組則從後門進去,從後面開始的設施去體驗。

  一個順著來,一個倒著來。

  瓏灣城的水上樂園分為兩大區域,一個是遊玩區,一個是觀賞區,中間是溫泉區。

  遊玩區是普通的遊樂園設施,過山車,摩天輪,大擺錘等等應有盡有,除了溫泉區之外,觀賞區的內容也很豐富,水族館,**塔,“冰河世紀”的模擬展館等等。

  考慮到還在拍攝節目,孟妗妗只能按捺下慌亂的心神,打起精神,牽扯出笑容。

  他們從後門進去第一個見到的就是**塔,所謂**塔,也算是國內情侶喜歡打卡的地方,據說一起去過瓏灣城的**塔的情侶,將會在神的見證下至死不渝,這個神自然指的是西方神話。

  **塔象徵是潔白的,純潔的,能夠白頭到老的愛情。

  以前作為一個無神論者,孟妗妗無論如何是不相信世界上有神的,而自從來了這個世界,自己的身邊就站了一位神之後,進去**塔之前,孟妗妗湊到溫禮衡的身邊問他,“你是東方的神仙,還是西方的神仙?”

  溫禮衡:“......”

  “上界的神仙分三個位置,最高是天道,掌握大道規則,往下就是神域,神域的神沒你想象得那麼多,往下就是仙域,仙域或許就是你在各種神話傳說上看到的仙人有一定的雷同,神域仙域會分成兩界,主神域和主仙域,西方菩提神域和仙域。”

  “那你們也會管外國人?神仙中的瞳孔都是黑(色)的?都是黑發黑瞳的東方人?”

  “不一定。”溫禮衡看著她的眸子裡隱隱帶著笑意,“瞳(色)和發(色)都可以選擇,以後妗妗成為神的時候,可以自主選擇瞳(色)和發(色)。”

  孟妗妗一噎,面(色)通紅地白了他一眼,“誰要當神仙。”說著朝著**塔裡面走去。

  男人慢悠悠地跟上,“不喜歡做神仙?也行。”

  “那我跟著你在位面輪回吧。”

  “......”孟妗妗悶聲沒搭理他,反倒是被他的一番話說得愈發臉熱。兩人咬\\耳朵說悄悄話,跟拍的人在後頭,竟也沒發現他們說什麼。

  彈幕都快急**。

  麻煩攝影師大哥,你快點好嗎,這兩人在徇私舞弊!

  這是說什麼悄悄話呢,我也好像聽啊啊啊啊啊啊。

  閨女耳朵紅了紅了紅了!所以他們到底說了啥,攝影師你給我上啊!!!

  彈幕鬧騰,導演直接撥了內線給跟拍攝影,攝影得到消息之後,緊趕慢趕終於尾隨在他們的後頭。

  **塔內很熱鬧,似乎有人在舉辦婚禮。

  **塔內外潔白,內部的空間很大,也很空曠,舉辦婚禮的夫妻倆就站在**塔象徵著美好祝願的中心高臺上,高臺的後方是丘比特高大的神像,周遭潔白的牆壁上鑲著美麗的(幹gan)花,整個空間甜美而夢幻,像是童話裡的城堡,站在這裡的每一對情侶都是城堡裡得到祝福的王子公主,美好得不像話。

  圍觀的人挺多,看起來兩人應該旅行結婚的小兩口。圍觀的眾人中也有幾對穿著婚紗,手拿著捧花,有序地排著隊,每個人的臉上都洋溢著喜悅和幸福。

  這樣近乎少(女nu)心一般場景,孟妗妗的一顆“老女人心”略感滄桑,總覺得周遭的環境怎麼看著怎麼都和她格格不入,正好裡面的裝飾也滿足了她的好奇心。

  她抬腳,正準備離開。

  然而,腳步還沒邁開,一個東西裹著風勁飛了過來,她下意識歪了歪身子,伸手......接了個正著。

  她低頭一看,潔白的玫瑰底下是綠葉和白紗,聖潔無比。

  是剛才還在新娘手上的捧花。

  “哇!”人群中爆出大聲的歡呼,不是起哄,真真切切的羨慕呼喊聲。

  圍觀的人群裡除了旅行結婚的小夫妻,還有不少情侶,在場的人都期盼得到新婚夫妻捧花的祝福。

  可這花到了孟妗妗的手裡,卻是像一顆燙手的山芋,扔也不是,不扔也不是,心裡頭鼓噪著,她下意識地看向身邊的溫禮衡。

  男人神(色)溫柔,笑道:“原來是妗妗想結婚了啊?”

  “?”

  “說起來,我的確欠你一個婚禮,那要不在這裡宣個誓,回去給你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