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西遊:快別讓唐僧取經了 > 第6章 晉升人仙

第6章 晉升人仙

  太白金星在眾文武仙神眼裡一直是個老好人。

  但太白金星現在很暴躁。

  佛門不打招呼,就猝不及防的開啟西遊。

  太白金星連忙下凡就位。

  可天上一日,地上七年。

  他著急忙慌奔赴到西遊第一難的事發地點,就看到老虎精在殺取經人!

  要不是他及時出手,取經人現在已經成一具屍體了!

  西遊剛剛開局,取經人就交代在這,這算個什麼事?!

  這不全是他的責任了嗎?!

  太白金星甚至懷疑這是佛門做局,欲借此事逼迫天庭籤訂一些不平等的條約。

  這很像佛門的風格,臉皮極厚,還又陰又毒。

  當年,西方教還是一團爛泥的時候。

  西方教的教主接引、準提二人就厚著臉皮摻和進封神大劫。

  封神是我玄門大戰,和你西方教有什麼關系?!

  接引、準提不請自來,只憑一句——和我佛門有緣,就到處挖人,還將三千截教弟子收入乾坤袋中渡到西方教。

  現在的西方教簡直是個叛徒窩。

  後來,接引、準提更是摻入幾位聖人的大戰,玄門才欠下西方教的因果,西方教也才有大興的機緣。

  雖然天庭一眾仙神都對西方教嗤之以鼻,但是忌於聖人之威,誰也不敢向佛門直接開噴。

  但是,對幾個妖怪開炮還是可以的。

  老虎精口吐鮮血,剛從地上爬起來,就看到一道白影衝過來。

  太白金星上去就是一腳!

  “取經人也是你能碰的?取經人少一根頭發你能擔當得起?”

  太白金星一邊狂噴,一邊狂踹老虎精。

  旁觀的凡人,妖怪都震驚了。

  “這特麼是神仙?”

  “這就是神仙?”

  “看起來慈眉善目的,這麼暴躁?”

  ……

  江流也一臉懵逼。

  這人設不對啊,太白金星不是老好人嗎?

  野牛精見太白金星這麼暴躁,嚇破了膽,拔腿就跑。

  太白金星猛地一抬頭:“你這妖孽還敢跑?!”

  身形一閃,瞬間出現在野牛精面前。

  特處士雙腿一軟,癱在地上。

  “老神仙饒……啊!”

  “差點鑄下大錯,你還敢逃跑!誰給你的膽子!誰給你的勇氣!”

  太白金星將野牛精踹成了一堆肉泥,又擼起袖子處理下一個。

  黑熊精見太白金星氣勢洶洶的走來,“撲通”一聲跪下來。

  “老神仙!我錯了!求求你饒了我吧!”

  “滾!”

  太白金星一腳把黑熊精踹飛。

  江流見狀,毫不意外。

  這太白金星雖然暴躁,但是沒有失去理智。

  後面還有黑熊精的戲份呢,自然不能殺。

  太白金星長舒了一口氣覺得暢快多了,偶爾釋放一下有利於身心健康。

  太白金星轉身,露出溫暖和煦的笑容:“聖僧被妖怪嚇到了吧?”

  江流虎軀一顫。

  沒有被妖怪嚇到,倒是你被嚇著了。

  江流嘆道:“貧僧這才剛剛啟程,就遇到這麼兇惡的妖怪,還好有老神仙出手相助,但是以後可如何是好?”

  太白金星道:“聖僧不必擔心,兩界山下鎮壓著一個法力高強的石猴,可保護聖僧西行。”

  餘下三十來名小妖見太白金星走近嚇得雙腿打顫,立馬跪倒拜道:“老神仙饒命啊!”

  太白金星皺眉道:“還不快滾!”

  江流卻道:“且慢。”

  太白金星又露出溫暖和煦的笑容:“聖僧有什麼想法?”

  江流又是一顫。

  “這群妖怪如此殘暴,若是放虎歸山,以後的過路人豈不危險?”

  太白金星點點頭,道:“聖僧說的有理,那我……”

  江流念了句佛號道:“上天有好生之德,不如留了他們性命,讓他們做些苦差贖罪。”

  “苦差?”

  江流徑直走到一眾小妖面前:“貧僧想要留下你等性命,但是你等要為我大軍開路,可還願意?”

  這群妖怪一聽苦差,以為是十八層地獄那種折磨,拔舌滾油,過刀山火海之類。

  誰知只是去開路!

  “願意!願意!”

  不僅願意,還感激涕零。

  “多謝聖僧!多謝聖僧!”

  “聲望值+50000!”

  “聲望值+50000!”

  “聲望值+50000!”

  ……

  聽到系統的提示音,江流一愣。

  能從妖怪身上獲得聲望值,是他萬萬沒有想到的。

  更沒想到的是,一個小妖怪貢獻的聲望值都和朝中重臣貢獻的一般多!

  江流有點後悔,要是早知道,剛才就該攔住太白金星殺那兩個大妖了。

  不然還能再收割更多的聲望值。

  好在,西行才剛剛開始,日後還有很多機會!

  太白金星見江流將眾妖收編進西行隊伍,隱隱覺得不妥,但見眾妖都對江流感激涕零,不好直言,只得悄摸拉著江流道:“聖僧,此舉不妥啊,妖畢竟是妖,小心養虎為患!”

  江流問道:“老神仙,不知天庭有妖怪出身的神仙嗎?”

  太白金星道:“當然有,譬如二十八宿之一的奎木狼,還有昴日星官……”

  “可見,”江流笑道:“妖怪只要心存善念,也能修成正果。”

  太白金星聞言道:“慚愧啊,聖僧對眾生一視同仁,是我迂腐了。”

  江流笑而不語。

  收幾十個小妖咋了,日後西牛賀洲的妖怪老子全都收!

  “我已在人間耽擱許久,暫且告辭,祝聖僧早日取得真經,修成正果!”

  “老神仙慢走。”

  太白金星微微頷首,身形如煙霧一般消散。

  大唐將士無不瞠目結舌。

  “今個真是開了眼了,先遇到妖怪又見到神仙!”

  “是啊!而且咱們才剛剛開始西行!以後指不定會遇到什麼呢!”

  ……

  秦瓊湊過來道:“國師無事吧?”

  程咬金也道:“是啊,老臣一轉眼看到國師衝到那妖怪面前,可嚇壞了!國師要是出了什麼事,我二人怎麼向陛下和百姓們交代?”

  江流嘆道:“貧僧無事,但是見到盧國公、翼國公還有這麼多士兵因貧僧而受傷,內心愧疚的很。”

  秦瓊連忙道:“我等保護國師是應該的,區區小傷算不了什麼。”

  眾士兵也道:“國師不必擔心,我們頂多受了一點輕傷。”

  江流卻道:“貧僧良心不安,不如諸位將士稍坐片刻,貧僧為諸位念經祈福。”

  秦瓊、程咬金本欲推辭,但見江流已盤坐在地上,只得依照江流所言。

  佛經雖然不能治療傷口,但是國師德高望重願親自為他們祈福,他們還是心存感激的。

  一眾士兵陸續坐下,靜心聆聽佛音。

  江流閉上雙目,背誦佛經之時,悄然施展法力為眾將士療傷。

  點點華光降落在眾人身上。

  “咦?我受的傷居然不疼了!”

  “我的刀傷也愈合了!”

  “我的傷口竟然只剩疤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