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西遊:快別讓唐僧取經了 > 第2章 西徵取經

第2章 西徵取經

  江流暗自思索,按照原本的劇情,現在並不是觀音登場的時機。

  莫非因為他的軌跡變動,觀音幹脆順勢而為?

  於是,江流按照原劇情激動問道:“眾僧人都講的是小乘教法,不知老師父所說的大乘教法是什麼?”

  觀音道:“你這小乘教法,度不得亡者超升,只可渾俗和光而已;我有大乘佛法三藏,能超亡者升天,能度難人脫苦,能修無量壽身,能作無來無去。”

  司香巡堂官見狀,急忙向李世民奏道:“陛下,國師正講談妙法,卻被兩個疥癩遊僧打斷,那遊僧還在亂說胡話!”

  李世民喝道:“還不把那二人抓來!免得傷了國師!”

  羽林軍得令,立即將兩個疥癩僧人抓進後法堂。

  那兩個僧人見了李世民既不跪,也不拜,仰面道:“陛下把我二人抓來有何事?”

  左右的百官見狀瞋目喝道:“你這僧人好大膽子!竟敢如此無禮!”

  李世民皺眉道:“你這僧人既然來聽國師開演經文,安生聽講就是,為何要擾亂經堂,誤我佛事?”

  觀音道:“你那國師講的是小乘教法,度不得亡者升天。我有大乘佛法三藏,可以度亡脫苦,壽身無壞。”

  李世民道:“國師通曉千經百典,怎麼會不知大乘佛法?必是你口出狂言!”

  觀音見李世民竟然對江流如此器重,也多不言,直接飛身上了高臺,木吒緊隨其後。

  二人腳踏祥雲,直至九霄,現出原身。

  高空之中頓時金光萬丈,結成一片祥雲瑞靄。

  觀音手託楊柳淨瓶。

  木叉惠岸立在一旁,精神抖擻。

  “觀音菩薩現身了!”

  李世民驚喜不已,當即朝天禮拜。

  眾文武百官跪地焚香。

  滿寺中僧尼道俗,士人工賈,無一人不激動地跪拜道:“救苦救難的觀世音菩薩啊!”

  ……

  江流覺得自己仿佛置身在傳銷現場。

  演吧,繼續演。

  觀音見眾人虔誠的向自己朝拜,十分滿意,卻忽然見到江流事不關己似的袖手站著,微微皺眉。

  但是,西遊大事更加重要!

  觀音開口道:“大西天天竺國大雷音寺有大乘佛法三藏,能解百冤之結,能消無妄之災!

  但此地距離西天有十萬八千裡,路途之上妖魔縱橫,誠心求取真經者,可求得正果金身!”

  佛音渺渺之間,觀音駕著祥雲漸行漸遠,萬丈金光也逐漸消散。

  眾人卻依舊沉浸在觀音現身的震撼中,過了許久才平復過來。

  文武百官大喜道:“恭喜陛下!菩薩現身大唐,這是我大唐興旺之兆啊!”

  李世民也歡喜不已,急急奔下五鳳樓,就激動地向江流問道:“御弟對這取經之事有何看法?”

  江流笑道:“既然大乘佛法能解百冤之結,能消無妄之災,當然是好事。”

  李世民見江流也認同取經之事,越發高興,當場問道:“何人願領朕的旨意,上西天求取真經?”

  臺下一千二百名高僧都低著頭,不敢回答。

  江流見狀暗暗點頭。

  這踏馬才是正常人啊!

  總長有十萬八千裡!

  路上還有妖魔縱橫,有點腦子的人都不會去送死!

  但是,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

  江流上前道:“貧僧不才,願效犬馬之勞,上西天求取真經,以保我大唐江山永固。”

  李世民震驚道:“御弟,這一趟程途遙遠,跋涉山川,還有妖魔縱橫,你當真要去?”

  江流點頭道:“只要能普渡蒼生,保我大唐安穩太平,即便是刀山火海,我也要去!”

  隱身在雲層之中觀音微微頷首道:“不錯,不愧是我佛門弟子,本座可安心回西天復命了。”

  說罷,便與木吒返回西天。

  臺下的一千二百名高僧聞言羞愧難當。

  “國師佛心堅定純正,令我等慚愧!”

  文武百官也敬佩不已。

  “國師不愧是天下僧人的僧綱!舍生忘死,一心為國為民!”

  百姓庶民聽聞江流為普渡蒼生要親自前往西天求取真經,紛紛阻攔道:

  “西天取經這麼危險的事,怎麼能國師親自去呢!”

  “是啊!陛下!不能讓國師去送死啊!”

  ……

  李世民聽到百姓的呼籲,也向江流道:“你是朕的御弟,又是我大唐的國師,朕怎麼舍得你以身犯險?”

  臺下的一名高僧被江流高尚的品德觸動,堅定的上前道:“陛下!貧僧願代替國師去西天取經!”

  話音剛落,又有三、五名高僧上前道:“陛下!貧僧也願代替國師去西天取經!”

  餘下的一千餘名高僧竟也紛紛喊著要代替江流去西天取經!

  江流目瞪口呆。

  剛還誇你們是聰明人,這怎麼一個個上趕著上西天?

  江流當然是樂意這群和尚能替代他去取經,但是這也只能是想想。

  玄奘可是金蟬子轉世。

  西天那幫禿驢能樂意隨便一個路人甲取代玄奘去西天?

  那是不可能的事。

  江流念了句佛號。

  從系統兌換的萬眾矚目技能自動發揮作用。

  全場都安靜下來聽江流講話。

  江流道:“陛下,貧僧自小是個孤兒,得蒙陛下厚愛,與貧僧結拜,又封貧僧為國師,貧僧無以為報,只願能前往西天拜佛求經,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萬世開太平!”

  此言一出,文武百官感動不已,皆暗暗用袖子抹淚。

  百姓庶民更是哭成一團。

  人世間怎會國師這等至善至純之人!

  李世民激動的一連說了三個好!

  “聲望值+100000!”

  “聲望值+50000!”

  “聲望值+50000!”

  “聲望值+100!”

  “聲望值+100!”

  ……

  系統的提示音不停響起,江流強行抑制住自己激動的心情。

  這一天收割的聲望值都能頂他義診一個月的量了!

  李世民繼續道:“御弟忠心如此,朕也不能任由御弟犯險!朕一定派出重兵護送御弟西行!”

  一眾武將聞言紛紛上前請命,皆自願護送江流上西天。

  江流見狀,悄聲向李世民道:“貧僧有話要與陛下私談……”

  李世民雖然疑惑,但是他一向信任江流,便依照江流所言,避開眾人,與江流來到後法堂。

  李世民道:“御弟,現在四下無人,你有什麼話只管說!”

  江流道:“貧僧懇請陛下派出盧國公、翼國公、鄂國公、趙國公並五十萬大軍隨貧僧前往西天!”

  “五十萬大軍?!”李世民驚驚訝道:“御弟啊!這麼大陣仗不像是取經,而像是……西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