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塵澗 > 第五章成為像你一樣的人

第五章成為像你一樣的人

  撕裂沙啞的聲音響徹在坑谷之中,陳不歸怔然的望著朝自己這邊奔來的身影。

  少年的眸子當中有著霧氣浮現,他看著那道手持匕首的瘦弱身影不斷在視線中放大,猶如飛蛾一般,悍不畏死的撲向那熊熊燃燒的火焰。

  坑谷之中的溫度更低了,天空中此時又飄起了雪。

  欺壓在陳不歸身上的那匹巨狼緩慢的轉動眸子,瞥見了那道風雪中奔跑的身影。

  巨狼黑白分明的眸子中似是有著一抹戲謔,欺壓的姿勢巋然不動。

  對於眼前這個吃下自己寶貴藥草的獵物,它又怎麼可能會讓他繼續存在於這世上?!

  它恨不得此刻直接將這顆頭顱嚼碎吞下腹中。

  天空之中的雪越來越大,已經掩埋了陳不歸半截身子,滲人的寒意不斷的侵蝕著少年殘存的意識。

  肩上撕裂的血肉翻卷,猩紅凝固,開出了一朵朵鮮豔的花朵。

  陳不歸此刻已經沒有了任何抵抗的氣力,他的身體已經麻木。

  他眼神迷離的盯著近在咫尺的那顆猙獰狼頭。

  血口張合,熱氣噴湧。

  他用餘光望著那道已經被漫天風雪掩蓋的身影,幹裂得發紫的嘴唇微微顫動著,但卻是發不出任何的聲音。

  眼皮猶如吊著千斤,黑暗開始無邊的席卷。

  “呼~”

  風聲呼嘯,卷起滿地雪白。

  意想之中的死亡並沒有到來。

  少年只覺得肩頭一松,緊接著一股涼意炸開,那股壓迫感倏然消散。

  溫熱開始在少年面龐流動,一直流進那張幹裂的嘴唇。

  腥腥的,有點甜……

  少年吃力的撕開一絲光明,想要一探究竟。

  眼皮跳動間,他看到了一張熟悉的臉龐。

  那是一個滿臉胡渣,不修邊幅的男人。

  他看到男人收起了手中的那把黑色的劍,他也看到了倒在自己身邊的無頭屍體。

  趙玄,你可算來了……

  少年嘴角微微抽動,他看著嘴唇不斷開合的男人,像是在對自己說著什麼,但是這些他都聽不到了。

  意識猶如石子般不斷地墜落在冰冷黑暗的湖水裡,整個世界變得異常安靜。

  …………

  無垠的黑暗中,身體在不斷的下墜。

  看不見,摸不著。

  “嘭!”

  耳邊似有沉悶的轟鳴聲響起,隨後驟然在耳畔炸裂。

  “轟隆!”

  巨響撕裂黑暗,劃出一道光明,陳不歸猛然的睜開雙眼。

  意識逐漸清明,四周一片血紅。

  手掌支撐著身子站起,少年茫然的環顧四周。

  血紅色的天空中出現了一個巨大的窟窿,腳下站立的大地支離破碎。

  整個世界充訴著哀嚎和絕望。

  “還有最後一個辦法……”

  滿目瘡痍的世界裡,倏然響起了一道微弱的聲音。

  天空之中,在那道巨大的黑色溝壑下,有一道模糊的身影凝視著下方的少年。

  “你是誰?!”

  少年抬頭仰望著那道身影道。

  “蘇醒了……”

  模糊身影未曾理會少年,只是自顧自的說道。

  “一定要找到他!”

  少年蹙眉,想要繼續追問,然而在這道身影話音落下之時,整個世界開始發出一陣劇烈的顫動。

  “轟……”

  遠天的山川塌陷,血紅的天空下沉,大地一分為二。

  深淵的巨口將少年吞噬,整個世界歸於虛無。

  …………

  “呃……”

  一陣疼痛將陳不歸喚醒,睜開眼時,眼前一片朦朧,他的意識還處在遊離之中。

  他想要起身,卻發現四肢無力,肩膀上傳來的撕裂感讓他瞬間清醒了些。

  他環顧著四周,卻發現自己已經是躺在了家裡的木床之上。

  陳不歸腦海之中異常的亂,剛才的那個世界,讓他分不清是現實還是夢境,一切都顯得那麼真實,仿佛觸手可及,而那道聲音的主人,對他說的那幾句莫名其妙的話,更是讓他不明所以。

  他深吸口氣,努力讓自己平復下來,然後開始回想之前的事情。

  思緒安靜下來,腦海中的零散記憶隨便開始一點點拼接。

  後山的坑谷。

  藍紫色的花朵。

  黑色的巨狼。

  拿著匕首奔跑的小七……還有一閃而過的趙玄。

  趙玄?!

  想到此處,陳不歸直接從床上驚坐起來。

  左右環顧之下,屋內並沒有趙玄的身影。

  看著自己肩膀上簡陋的包扎痕跡,陳不歸有些哭笑不得,這根本不用去猜,定是趙玄所為。

  “小七應該沒有什麼大礙吧……”

  昏迷之前,小七拿著匕首要救自己的場景一直在陳不歸的腦海中揮散不去。

  那個少年比他還要小上一歲,而且體子比自己都還要單薄,在那種生死抉擇之際,卻還是想著奮不顧身的來救自己,陳不歸的內心,第一次出現了一種莫名的情緒。

  幸運的是,趙玄及時的出現,將兩個少年從鬼門關拉了回來。

  “咕嚕~”

  一陣古怪的聲音從少年的腹部傳出,瞬間打斷了他的思緒。

  “看來睡覺也是個體力活啊。”

  陳不歸用手摸了摸不爭氣的肚子,無奈的搖了搖頭。

  咯吱~

  一陣推門聲響起,陳不歸順眼望去。

  禁閉的木門順勢打開,一個高大的身影出現在了門口。

  刺眼的光線透過門縫照射進來,將男人的影子拉的筆直。

  陳不歸一時之間有些不太適應這強烈的光線,他用手半遮著眼睛,透過手指的縫隙,他看清楚了站立在門口的男人。

  “趙玄?!”

  男人點了點頭,然後默不作聲的走了進來。

  “給你。”

  趙玄走到陳不歸身邊,從懷裡掏出一個葉子包裹的圓球,遞到了少年的跟前。

  “這是……”

  陳不歸不明所以得看著趙玄手中的東西,他著實有些看不出來這到底是個什麼玩意兒。

  趙玄看著陳不歸遲疑的樣子,臉上並沒有太多變化。

  “燒雞。”男人平靜的道。

  “燒雞?!”

  陳不歸聲音直接提高了八度,神情愕然的盯著趙玄手中的圓球。

  “知道你醒了會餓,所以我就給你弄來了一只燒雞。”趙玄話語之中似是帶著一些倉促,道:“趕緊吃,別浪費。”

  陳不歸有些不知所措的接過趙玄手中的東西,他看了一眼趙玄,然後又看了一眼手中的東西,在確定趙玄是一臉認真的表情後,他忐忑的拆開了外面包裹的那層葉子。

  葉子在陳不歸的手中一層層的被拆開,緊接著一股說不出來的味道漸漸地開始從裡面飄出。

  聞著這股味道,陳不歸拆葉子的手忍不住一陣哆嗦,但還是咬著牙繼續,畢竟是趙玄好不容易給自己帶回來的食物,而且還是自己喜歡的燒雞,可不能辜負了他的一片好意。

  雖然心裡在自我安慰,但是陳不歸總覺得接下來的事情並沒有那麼簡單。

  最終在他的不懈努力下,終於是一睹了這只燒雞的真容。

  “趙……趙玄。”

  少年木楞的看著眼前這個黑不溜秋,看不出是何生物的東西,咽了咽口水,有些吃力的問道:“這是你做的?!”

  “嗯。”男人點了點頭,絲毫不回避陳不歸那帶著質疑的眼神。

  見男人點頭,陳不歸瞬間垮著一張臉,神情古怪的再次問道:“你確定這是燒雞?!”

  “我確定。”

  依舊是肯定的回答。

  “你的雞是從哪裡來的?!”

  “鎮子上抓的……”

  就燒雞這個問題,兩人在屋裡你來我往的爭論了整整半個時辰。

  陳不歸現在感覺自己的頭很大,他看著坐在一旁一臉正義凌然的趙玄,再看看手中這只無辜喪命的燒雞,頓時痛苦的扶著自己的額頭,發出了不知道第幾次嘆息。

  “你到底吃不吃。”

  “我吃,我吃還不行嗎……”

  最終,在趙玄嚴厲的監督下,陳不歸吃下了這只讓他終身難忘的燒雞。

  …………

  在這之後,陳不歸又問了趙玄一些關於當天的事情。

  按照趙玄的說法,那天在他和小七出去採藥之後,因為長時間未歸,趙玄就獨自跑去萬藥齋尋人,然後在萬藥齋掌櫃哪裡得知他們兩個去了後山的一個坑谷中,隨後趙玄便馬不停蹄的朝著後山奔去。

  後面的事,便與陳不歸昏迷前看到的一樣,趙玄及時出現擊殺了那頭狼,救下了陳不歸和小七,而陳不歸則是因為失血過多,整整昏迷了七天。

  在陳不歸昏迷的這段時間裡,小七每天都有來看望他,只是今天萬藥齋那邊比較忙,所以小七沒有過來。

  聽著趙玄平靜的講述,少年的內心卻泛起了陣陣漣漪。

  生命真的很脆弱,脆弱到不堪一擊。

  在死亡的邊緣徘徊了一圈後,少年對趙玄先前的那番話有了一些明悟。

  如果那天不是有趙玄出手,自己和小七早就成了那頭畜生的口食。

  活著真好啊……

  少年感嘆之餘,不禁又有些失落。

  現在自己還活著固然是好的,但是如果自己沒有自保的能力,以後要是遇到前幾天那種情況,那時候就真的不會再有趙玄這樣的救命稻草出現了。

  天下沒有不散的筵席,趙玄也不可能不一直以這樣的方式和他一起生活。

  “趙玄……”

  “嗯?!”

  “我想成為修士!”

  堅定的聲音在屋內回蕩,陽光透過縫隙灑在那張稚嫩的臉龐,少年的眼中閃爍著熾熱光芒。

  世界安靜了下來。

  男人眼中帶著審視,開口道。

  “為何?!”

  “因為只有活著才能去做自己想做的事,因為只有活著才能守護自己想要守護的東西。”

  少年握緊了拳頭,話語中帶著赤誠,帶著一腔熱血。

  “因為……我想成為像你一樣的人!”

  少年帶著幾分倔強和憧憬,雖然這樣的話看起來顯得有些幼稚,卻也讓他不甘於現實苟且。

  “好。”

  沒有過多的語言,只是簡單的回答了一個好字,男人給出了眼前這個少年渴望的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