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塵澗 > 第一章此間少年

第一章此間少年

  南境以西有一處邊陲小鎮,此鎮名為出雲鎮。

  出雲鎮人口不多,寥寥數十戶人家而已,從鎮頭走到鎮尾,也不過一個時辰左右。

  出雲鎮每年的冬季總是要比其他地方來的要早些,許是因為背靠龍陽山脈的原因。

  這不過才十月初,整個出雲鎮便被白雪所覆蓋,再加上從山脈之中飄過來的霧氣,讓整個小鎮看上去猶如仙境一般。

  “這該死的鬼天氣,又是雪又是霧的……你真當你小爺我的身體是鐵打的嗎!”

  風雪中的街道上,隱隱約約傳來一聲咒罵,聲音的主人似是在表達著自己心中萬千的不滿。

  許是老天聽到了少年的哀怨,此時的風雪更加大了起來。

  “賊老天,你這是誠心不想讓小爺我好過!”少年咬牙切齒的抬頭,對著漫天的風雪大吼了一句。

  少年身形羸弱,穿著一身粗布麻衣,衣服上隨處可見的補丁就不難發現少年的窘迫,但這絲毫不影響少年那張幹淨好看的臉龐,一頭如墨的長發束在腦後。

  眸如辰星,眉似劍。

  發洩完心中的不滿,少年低頭看了看懷中一直緊抱著的東西,在感受到懷中的溫度尚且沒有變化時,少年那顆懸著的心終於是放了下來。

  “這可是今天幫王大嬸兒劈了一天的柴才換來的燒雞,可不能因為這賊老天而壞了口味!”

  想到此處,少年咬了咬牙,迎著風雪一路小跑起來。

  對於吃燒雞來說,少年一直都是獨有一番見解和真理,燒雞要趁熱吃,而且必須要用荷葉包裹著烤出來的燒雞才是最香的。

  再加上一個多月都沒有開過葷,此刻少年對燒雞的執念超過了這世間任何東西。

  少年名叫陳不歸,至於為什麼會叫這個名字,他自己也不知道,只知道這個名字是爺爺給他取的。

  自打記事以來,陳不歸便和爺爺住在一起,爺爺養了他十五年,但是兩年前的冬天,爺爺離開了他。

  此後他獨自生活到現在,這兩年陳不歸過的很辛苦,基本屬於吃了上頓沒有下頓,平時唯一能吃點葷腥的食物都是靠著自己的雙手去爭取的。

  就比如這只燒雞。

  陳不歸很討厭冬天,因為爺爺是在冬天離開的,他也是在冬天的時候被爺爺撿到的。

  準確來說,他是一個孤兒,一個被親生父母遺棄的孤兒。

  雖然孤兒這個詞很刺耳,但事實就是如此。

  陳不歸從來沒有問過自己是怎麼被撿到的,也沒有想過自己為什麼會被遺棄,更沒有去想過父母是誰。

  對於他來說,在他生命裡的前十五年,是爺爺把他撫養成人,所以在他的認知裡,沒有父母。

  陳不歸唯一遺憾的就是沒有讓爺爺享受過錦衣玉食的生活。

  所以,他很惜命。

  因為他也不知道自己會不會在某一年的冬天餓死,所以,他拼了命的想要活好每一天。

  陳不歸住的地方很簡陋,也可以用很糟糕來形容。

  房子是茅草房,這間茅草房是爺爺留給他的唯一財產。

  推門而入,映入眼簾的只有一張桌子,一張木板床,床上盤坐著一個中年男人,角落裡還有一個半腿高的陶瓷罐,房間裡則是透露著一股陰暗潮溼的味道。

  “趙玄,今天有口福了,這只燒雞可是費了我九牛二虎之力才從李大嬸哪裡換來的!”陳不歸抖了抖身上的雪花,笑嘻嘻的對男人說道。

  盤坐在床上的男人大概三十歲左右,一頭黑發隨意的披散在肩上,眼眸裡有著一絲渾濁,滿臉的胡渣,在男人的身旁,安靜的躺著一把黑色的劍。

  這把劍很奇怪,既沒有劍鞘也沒有劍鋒,似乎這不是一把劍,更像是一把長尺。

  陳不歸眼前這個名叫趙玄的糟蹋男人,是他三個月前在村子門口撿到的。

  在發現趙玄的時候,他整個人臉色慘白,毫無血色,渾身也散發著滲人的寒氣。

  秉承著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的宗旨,陳不歸便將趙玄拖回了自己住的地方。

  在陳不歸細心的照料下,趙玄原本糟糕的情況得到了緩解,此後便是長達兩個月的昏迷不醒。

  原本陳不歸都以為趙玄沒救了,但是在幾日前,昏迷了整整兩個月的趙玄卻奇跡般的睜開了眼睛。

  雖說當時的情況也好不到哪裡去,但是最起碼人是醒了,說明也就死不了了。

  此後的時間裡,兩人似乎是有著一種莫名的默契,除了知道彼此的名字之外,陳不歸沒有問關於趙玄任何事,而趙玄也沒有主動提起。

  ……

  將桌子拖到床面前,然後一屁股坐下,再將懷中的燒雞小心翼翼的取出來放在桌子上。

  陳不歸兩眼放光的望著桌上用荷葉包裹著的燒雞,口水不爭氣的流了出來。

  迫不及待的將荷葉一層一層的剝開,熱氣升騰間,一股清香撲鼻而來。

  “喏,一人一半。”

  陳不歸將燒雞熟練的分成兩半,一半給自己,另外一半推到了趙玄面前。

  趙玄望著面前的半只燒雞,一時之間似是愣了神。

  半響之後,趙玄拿起了陳不歸分給他的那一半燒雞,然後很認真的吃了起來。

  這是趙玄醒來之後第一次吃東西,所以他吃的很認真。

  見到趙玄終於肯吃東西過後,陳不歸懸著的心終於是放了下來。

  因為在這幾天裡,自己往家裡帶的食物趙玄從來沒有吃過一口,陳不歸真怕他哪一天就這樣把自己活生生的餓死了。

  “味道怎麼樣?”

  “嗯……”

  簡單到極致的回答,似乎是包含了某種肯定,雖然沒有明確的答案,但是陳不歸明白,這是趙玄的一種肯定。

  “是吧!我早就跟你說過了,李大嬸做的燒雞那可是我們出雲鎮的一絕,平時別人想吃都吃不到,要不是今天我拼死拼活的幫她劈柴,決計也是吃不到的。”

  少年一邊洋洋得意的訴說著自己今天的輝煌事跡,一邊仔細的挑著骨頭上殘存的肉食。

  在確定骨頭上沒有任何殘留以及趙玄也吃完之後,陳不歸將吃剩的骨頭包好,然後埋在了門口的雪堆裡,這是來年開春之後,作為土壤的肥料使用。

  回到屋內後,陳不歸從角落裡的陶瓷罐中取出十多塊木炭,然後將引燃的木炭堆放在床榻面前,一絲暖意瞬間彌漫在二人周圍。

  “趙玄,外面的世界是什麼樣子的啊?”少年蹲在碳堆旁,雙手託著下巴,出神的盯著燃燒的木炭問道。

  男人下意識的低下頭,看著蹲在自己身前羸弱的少年,少年的眼眸裡跳動著火焰,那團火焰顯得很明亮,也很刺眼。

  “這個世界很大……比你想象的還要大,很美好,但同時也有很多規矩。”低沉而沙啞的聲音從男人口中傳出。

  “那是不是也有書中所說的修士和妖怪?”少年抬起頭,看著一臉平靜的男人,追問道。

  “嗯……”

  “那你呢?你是修士嘛?!”

  “算是吧……”

  “那你和那些妖怪相比,誰厲害?”

  “不知道……”

  這是長久以來兩人交談過最多的一次,少年此刻像是打開了新世界的大門一般,不斷的追問著男人一個又一個的問題。

  而趙玄此刻也不厭其煩的解答著少年的各種疑惑。

  直至外面的風雪停止了咆哮,兩人的問答才算告一段落。

  “真好啊……”

  少年覺得趙玄說的比書上說的要好很多,而且比書上的也要真實。

  他從來沒有想過外面的世界是什麼樣子的,也不敢去想。

  從被老人撿到,再到現在,已經過去了十七個年頭,在陳不歸降生這個世界的十七年裡,他認知裡的世界就只有出雲鎮這麼大,最多也就是鎮子外面的那幾座連綿大山。

  至於大山的另一面會有什麼,會是什麼樣子,他也只能自己臆想。

  按照他自己的話來說,與其整天幻想外面的世界,不如想想自己下一頓吃什麼。

  在老人離世之後,陳不歸似乎一夜之間長大了很多,也明白了很多,他不像同齡人的孩子一樣,有父母的關愛,不用為衣食而苦惱,他只有自己可以依靠。

  他知道趙玄肯定會有離開的一天,他也知道趙玄見過外面他向往的世界,所以,他想要從趙玄的口中了解一下這個世界到底是什麼樣子的。

  雖然了解的很模糊,但是也總算滿足了他一直以來的一個願望,所以他很知足。

  “你難道就沒有想過走出去看看嘛?”

  思緒被突然拉回,陳不歸有些木楞的望著趙玄。

  “我倒是想,但是我怕還沒有走出這片大山,便成了這山中野獸的口糧。”陳不歸站起身,無奈的聳了聳肩。

  “你可以嘗試成為修士。”趙玄認真的說道。

  少年眼眸中升起一抹驚愕,直勾勾的盯著眼前這個男人,似是在思考,又像是在質疑。

  “成為修士能夠吃飽?!”

  “能!”

  “成為修士能夠長生?!”

  “或許……”

  陳不歸看著一臉認真的趙玄,再確定他沒有開玩笑之後,自嘲的搖了搖頭。

  “我看還是算了吧,我可不想那天半死不活的躺在某處等死。”

  就算他再怎麼沒見過世面,天賦這個東西他還是知道的,如果真有像趙玄說的那麼容易,那為何這世間又會有像他這麼多的平庸之人?!

  “這世間有很多規矩,你現在猶如浮萍的生活,也是一種規矩,如果想要打破這種規矩,你就需要相應的力量,嘗試或許會失敗,但是不去嘗試,你就永遠甘於平凡。”

  少年沉默了。

  男人的一番話,撥亂了他的心弦,他以前從沒想過要成為修士,且不說趙玄靠不靠譜,單是殺伐亂世的江湖廟堂,就與他的初衷不符。

  少年本是想守著他的一畝三分地過活,如果此生有大氣運,或許自己還能遇到一個相濡以沫,攜手終老的女子。

  而今,卻有人對他說,你可以打破這樣的規矩,去做你真正想做的事,過你想要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