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塵澗 > 第七章雲海之巔

第七章雲海之巔

  當少年握住了那把象徵著西山劍嶺歷代執劍人標志的守魂劍時,他的肩膀上,似乎出現了一座大山,壓的少年有些喘不過氣。

  他彼時還未明白執劍人究竟代表著什麼,也未曾明白趙玄這麼做的意義,少年就這樣懵懂之間,握住了那把劍。

  趙玄和他說,天下修士有十成,劍修當為首。

  陳不歸問他為什麼,趙玄只是說道:“因為他們都打不過我。”

  而對於剛剛踏足初境的陳不歸來說,他要學習的東西還很多。

  幸運的是,他還有趙玄。

  趙玄告訴他,雖然他現在踏入了初境,比起那些普通人或者江湖武夫高了一個臺階,但是作為一名修士,他才屬於剛剛起步。

  修行一途,乃是通過自身的感悟,去吸收這天地間所存在的星輝,利用星輝,淬煉自身。

  初境,屬於下三境之一,是修行者踏入的門檻,而之後還有中三境和上三境。

  據說中三境過後的修行者,便能夠御劍飛行,奔襲千裡。

  而上三境過後,便會點亮自己的命星,踏入到命星境,成為覆海翻山般的存在。

  趙玄,便是這一類人,而且是這一類人中的佼佼者。

  不巧的是,趙玄現在只有著第八境的實力,就連凝聚命星,也很難辦到。

  陳不歸在接下來的日子裡,一邊跟著趙玄學習劍道,一邊鞏固著自己的修行。

  本來陳不歸還期望著趙玄能夠交給他很厲害的劍術,結果趙玄只是讓他不停地憑空揮劍,一直如此。

  “趙玄,你真就沒別的招式了?!”

  “就這一招。”

  “為何?!”

  “因為他們很少有人能接住我的一劍。”

  …………

  少年被眼前這個越來越散漫的男人著實搞得頭有些大,他甚至懷疑趙玄是不是在故意的坑他。

  日子雖說過的無趣了些,但是勝在夥食比之前好太多。

  現在陳不歸也算是一名修行者了,雖然還是個半吊子的修行者,但是總歸是比之前要厲害許多。

  現在的他,憑借著自己的本事,去後山獵殺幾頭野獸改善改善夥食還是能夠辦到的。

  …………

  春去秋來,時光荏苒。

  在陳不歸踏入初境到現在,已經過去了一年的時間。

  在這一年時間裡,陳不歸在趙玄的指導下學到了很多東西,除了那萬古不變的揮劍以外,其他對於劍術的基礎,陳不歸已經是學的滾瓜爛熟。

  而且自從踏入初境之後,少年的個頭和身材也比之前要好了很多,一年之前還需要仰視趙玄的少年,現在已經只比趙玄矮了半個腦袋。

  在這一年的時間裡,除了日常的修行以外,陳不歸只要一有多餘的時間,便會拽著小七前往後山採藥。

  雖說一年前的那一幕在兩個少年的內心深處留下了深刻的記憶,但是這絲毫不妨礙陳不歸想要炫耀自己成為修士的想法。

  雖說每次陳不歸來找小七,小七都是一臉鄙夷的看著他,但是還是會妥協下來跟他進山採藥。

  在陳不歸的幫助下,這一年來小七採集到的珍貴草藥甚至都要比萬藥齋自己的採藥隊多,所以在這一年中,小七也是脫離了藥童的身份。

  對於小七現在的生活狀況,陳不歸還是比較滿意的。

  就當是作為離開之前為小七力所能及的做的事情吧。

  在這一年的時間裡,趙玄不止一次說過,等到時機成熟的時候,他會帶著他離開這個地方。

  至於去什麼地方,趙玄一直都沒說,只是說帶他去見一個人。

  ……

  初春的夜晚總是帶著一股揮之不去的寒意,微微吹過的風,卷起各種思緒吹向星海。

  “距我來這裡,有多長時間了。”

  “一年零四個月。”

  茅草屋內,兩道身影對立而坐,碳堆的火光映射在兩人的臉上。

  一個滄桑沉穩。

  一個朝氣蓬勃。

  男人盯著對面坐立的少年,看了一眼他腰間的那把黑劍,開口問道:“現在能發出幾道劍氣?!”

  “三道。”

  少年如實回答道。

  “一年之內練就三道劍氣……還算勉強吧。”男人雙手枕在腦後,望著屋頂道。

  “對付那些不入流之輩,綽綽有餘。”

  對於陳不歸這一年來的成長,趙玄歷歷在目,當初那個懵懂的少年,現在也蛻變的更加成熟了一些。

  而對於趙玄來說,陳不歸能在一年的時間裡初步掌握守魂劍,而且還能夠將自己贈與他的劍意種子融會貫通,這是意外之喜。

  但還不夠。

  “今晚收拾一下吧,我們明早就上路。”趙玄坐直身子,正色道。

  “這麼著急?!”陳不歸驚愕道。

  這還真是不按常理出牌,剛剛還在聊劍氣的事情,這一轉眼,就已經想好了出發的日子。

  “你要是願意一直待在這個地方頤養天年,就當我沒說。”趙玄瞟了一眼少年,起身朝著床榻走去。

  “我可沒這麼說,走的太倉促,總得讓我有個準備吧。”少年嘟囔了一句。

  看著靜靜入神不在理會自己的趙玄,陳不歸也安靜了下來。

  終究還是要離開了嗎……

  這一夜,陳不歸想了很多,他想過怎麼告別這個他生活了十八年的鎮子,也想過他踏出這個鎮子之後外面的世界會是什麼樣子的。

  當晨光撕破黑暗,陳不歸早早的便出了門。

  他靜靜地走在這個小鎮的街道上,依然想往常一樣跟街坊領居打著招呼。

  他走到了萬藥齋,和小七聊了很久,最後在小七的目光中,消失在了這個小鎮上。

  出雲鎮自此少了一位少年的身影。

  而世俗中,卻多出了一位陳不歸。

  ……

  自萬古歲月以來,這世間萬物便是相輔相成,又相生相克。

  人族崛起於後世,到如今,與其他幾個種族一起佔據著這個世界的一席之地。

  唐國作為人族的國都,地處疆域遼闊的南境,其皇城天都位於中州境內,管轄著餘下大大小小十三個州郡。

  拋卻人族哪位至高無上的威名,細細數來,當世人族那幾座龐然大物,依舊是不可小覷的一股力量。

  天都三大書院,常州無量山,西山劍嶺,邳州的道宗,以及青州的水雲觀……

  他們互相制衡著彼此,卻又誰都看不慣誰,無非就是比比誰的嘴皮子厲害。

  但是這其中有一個例外,那就是西山劍嶺。

  西山劍嶺特有的作風和強勢,一直都是其他門派詬病的對象。

  但是奈何西山劍嶺出了一位趙玄,就這麼一個人,硬是打的其他山門無話可說。

  那些自詡門派老祖的人物,卻是在這後生晚輩手下走不出十招,這要是傳出去,豈不是滑天下之大稽?!

  所以,各大門派之間對於劍嶺,都是能躲多遠就躲多遠,生怕那個殺星蠻不講理的就轟上山門。

  但是要說和劍嶺的趙玄有一比之力的人,那自然無可厚非便是道宗的宗主江祁了。

  江祁和趙玄,同出一脈。

  兩人還未出名之時,便是一同就學於天都的雲嵐書院。

  師出同門,天賦異稟。

  兩人就像是一顆冉冉升起的太陽,沒有人能蓋起鋒芒。

  十年的時間裡,兩人在同輩之中無人能敵,更是先後突破命星境,成為了人族之中巔峰般的存在。

  後來江祁成為了道宗的宗主。

  趙玄則是成為了劍嶺第八代執劍人。

  十年時間,江祁得到了很多人的認可。

  而趙玄則是得罪了一波又一波勢力。

  而這些勢力偏偏又沒有把握一擊必殺趙玄,所以他們一直都在等。

  等一個能夠擊殺趙玄的機會。

  …………

  羊腸小道之上,有著兩道身影頂著烈日前行。

  背負黑劍的少年看著眼前這個不知疲倦行走的男人,哀嚎道:“我說趙玄,到底還有多久才能到你說的地方,我感覺自己還沒到哪裡,首先就得累死在路上。”

  男人抬頭看著遠處雲海之上隱約浮現的山峰,平靜開口道:“快了。”

  陳不歸聽著男人的話語,仰天長嘆了一聲。

  他轉過頭看著後方走過的路,從出雲鎮出發到今天,這已經走了整整有半月的時間,這著實讓少年平靜的內心生出了一股躁動。

  這一路新鮮玩意兒非但沒有見到,自己過的生活倒是比出雲鎮時還苦。

  “等等我……”

  少年看著遠去的身影,也顧不得腳底的酸痛,一手撐著腰,一手杵著劍,踉踉蹌蹌的跟了上去。

  待到兩人走到一處一眼望不到頭的階梯時,趙玄停下了腳步。

  跟在後面的陳不歸一臉哀怨,完全沒有注意到前方停下身影的趙玄。

  “到了。”

  男人平靜的聲音響起。

  陳不歸聽到此話,頓時一陣機靈。

  “到了就好,到了就……”

  少年越過男人,視線向前平移,當看到那一眼望不到頭的階梯時,少年充滿絕望的聲音響徹雲霄。

  “好個屁啊!”

  好不容易走完了遙遙無期的路程,現在又是一眼望不到頭的階梯擺在少年眼前。

  造孽啊!

  在陳不歸哀嚎聲傳出去片刻之後,那原本一望無際的階梯之上突兀的出現了一個仙風道骨的老者。

  “何人在此喧譁!”

  “趙玄,快看快看,有人來了有人來了。”陳不歸揉了揉眼睛,推搡著趙玄道。

  “我知道,我沒瞎。”

  男人白了一眼少年,然後盯著石階上出現的白袍老者平靜的開口道。

  “我要見江祁,讓他出來。”

  男人的聲音不大,卻極為清晰的傳到了白袍老者耳中。

  “放肆!宗主大人的名諱豈容你隨意直呼,這般沒有禮數,今天不給出一個合理的解釋,你們休想安穩離開雲海之巔!”

  白袍老者聞言,頓時一臉怒容,他聲音夾雜著滾滾怒雷,自上而下的朝趙玄兩人所去。

  然後對於老者威懾,趙玄卻不以為然的用手掏了掏耳朵,然後散漫的道:“你新來的?!”

  “什麼?!”

  白袍老者被趙玄這突如其來的問題問的有些語塞,一時之間竟不知如何作答。

  然後還不等他反應過來,男人散漫的聲音再度響起。

  “看來江祁這幾年在道宗當他的宗主當的很愜意嘛。”趙玄拍了拍手,然後對著陳不歸勾了勾手,笑道:“小子,把守魂劍給我,我給你演示一遍揮劍。”

  陳不歸愣了片刻,哦了一聲,然後將手中的守魂劍遞給了趙玄。

  “既然他不肯自己下來,那我只好請你下來了。”男人手指輕快的掠過黑劍劍身,然後將黑劍高高舉過頭頂。

  “看好了。”

  這一句,是說給陳不歸聽的。

  少年認真看著眼前這個男人的一舉一動。

  “欺人太甚!”

  石階上,白袍老者聲勢浩大,袖袍揮動間,有著星輝彌漫。

  石階下,趙玄仍是保持著高舉的動作,周身的氣勢也越來越強。

  隨後,黑劍直直的朝著老者落下。

  劍氣橫生,空間碎裂。

  一道無形的劍氣隨著男人手中的動作遞射而出。

  陳不歸看著那道撕裂空間的巨大劍氣,眸子中充滿了驚愕。

  這就是趙玄的劍氣?!

  石階上的白袍老者看著那道飛速放大的劍氣,臉上充滿了錯愕。

  明明山腳下那個男人怎麼看都是一個不知禮數的鄉野莽夫,怎麼又可能會如此強大。

  當然,如果是別人來到道宗門前大肆開口說讓江祁出來見我這一類的話,或許還真是一個不知禮數的鄉野莽夫。

  只是這次這個不知禮數的鄉野莽夫,叫做趙玄。

  “退下吧,你接不住這一劍。”

  倏地,虛空中響起了一聲嘆息,緊接著,一個身穿白衣玄袍,一身儒雅如書生般的男人出現在了老者身前。

  劍氣無聲,直取面門。

  但見男人袖袍輕輕一揮,頓時一股無形之力自袖間迸發。

  “嘭!”

  悶雷炸響,雲層翻滾。

  兩股力量所爆發的餘威充訴著整個雲海,儒雅男人身後的老者避之不及,一個踉蹌摔倒在地。

  老者面色漲紅,想他好歹也是堂堂第六境的修行者,今天卻是在宗主面前如此失態。

  老者對著儒雅男人抱拳作揖,臨走前惡狠狠的瞪了一下山腳下的那個男人。

  待老者走後,石階上的男人依舊盯著山腳下的男人一字不語。

  而趙玄也是雙手夾於腋下,也是沉默不語。

  陳不歸看著兩人的對峙,率先打破了平靜,他走到男人身前,用手肘戳了戳趙玄,開口詢問道。

  “那個白衣服的是誰啊?!”

  “他啊,他就是這次我帶你來見的人,道宗的宗主。”趙玄不以為然的回答道。

  “道宗宗主?!”陳不歸疑惑道,“很厲害嗎?!”

  “很厲害。”趙玄認真的點了點頭,隨即又補充了一句,“但沒有我厲害。”

  陳不歸對於趙玄的這個回答,只能是白了一眼,表明我都懂。

  “你和他什麼關系?!”陳不歸疑神疑鬼的在趙玄耳邊低聲道。

  “朋友。”

  趙玄想了片刻後認真的回答道。

  聽到趙玄的回答,陳不歸內心松了口氣,只要不是敵人就好。

  “你難道就打算在這裡和我一直耗著嗎?!”

  就在兩人竊竊私語時,石階上的白衣男子開口道。

  “江宗主日理萬機,我可不敢耽誤你那寶貴的時間。”趙玄伸了個懶腰,將手中的劍又遞給了陳不歸。

  “走吧。”

  “去那兒?!”

  “還能去那?!當然是上山啊,難不成你真想在這山腳下過夜?!”

  陳不歸反應過來,連忙緊跟著趙玄的腳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