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塵澗 > 第八章此身永是少年

第八章此身永是少年

  在兩人踏上石階的一瞬間,那原本一望無際的石階竟然開始自動向著上方移動,根本不需要兩人再次費力的攀登。

  “這玩意兒還可以這樣?!”少年驚奇的看著腳下不斷移動的石階,一臉興奮的道。

  “快收起你那沒見過世面的樣子。”

  趙玄一臉黑線的看著眼前這個手舞足蹈的少年,就這麼一個小小的石階都能把你興奮成這樣,那以後要是去了天都,豈不是人都要瘋掉?!

  雲海之巔……

  當陳不歸踏足在一片雲海之上時,他被眼前的景象震撼到神情呆滯。

  懸浮的山峰,倒流的瀑布。

  雲海之上,別有洞天。

  此處就像是自成一方世界,規避了世俗的侵擾,使之猶如仙境。

  “雲海之巔這番景色勝卻人間無數啊,真想就住在這裡不走了。”趙玄看著周圍的景色,感嘆道。

  “你要是有這種覺悟就好了。”白衣男人冷冷的道。

  趙玄見情況不對,趕緊打了一個哈哈,對陳不歸說道:“小子,你先去前面的亭子裡等我,我跟這個書呆子單獨聊兩句。”

  少年看了一眼兩人,便自顧自的向著亭子的方向走去。

  待得陳不歸走後,江祁看著眼前的這個男人,開口道。

  “十年了,你還是這個老樣子,不過每一次見你,都要比上一次弱。”

  “這一次,更弱。”

  男人無所謂的聳了聳肩,“哪裡能和道宗的宗主大人相比,我趙玄就是一介莽修。”

  江祁無奈的搖了搖頭,對於眼前這個男人的行事作風,天底下沒有人再比他清楚不過。

  “怎麼,就這麼急著我給你收屍?!”

  “誰要你給我收屍?!誰給誰收屍還不一定呢。”男人鄙夷道,“再說了,我已經找到接班人了,怎麼也輪不到你。”

  江祁看著趙玄滿臉不在乎的樣子,又看了看遠處石亭中靜靜等候的少年。

  “就為了這個少年?!”

  趙玄點了點頭。

  見趙玄點頭,眼前這個心平氣和,一身儒雅之氣的白衣男子終究是爆發了。

  “趙玄,我看你是瘋了,你別以為我看不出來,我在那個小子身上感受到了你的劍意,就為了那一個荒唐的夢,你就可以將自己的劍意隨意贈與一個少年?!而且更是不惜以跌境的方式來強行讓他踏入初境?!”

  對於江祁為何能一眼就看出自己將劍意給了陳不歸,還有自己跌境讓他踏入初境的事情,他一點也不覺得驚訝。

  “你知道這意味著什麼嗎?!”

  趙玄看著眼前這個面紅耳赤,毫無一宗之主模樣的男人,也隨之收起了那抹玩味。

  “現在天下有多少雙眼睛盯著劍嶺,又有多少人想要你趙玄的命,你不會不比我清楚吧?!”

  “你說的我都知道。”

  男人避開江祁的眼神,然後笑道:“你放心,他們殺不了我。”

  “因為……我可是趙玄啊!”

  江祁看著滿臉笑意的趙玄,神情愕然。

  隨即,他用手揉了揉眉目,輕笑道:“也對,天底下能有這番自信的,也就只有你趙玄一人了。”

  “行了行了,你還不相信我嘛?!別整天做出一副愁眉苦臉的樣子,要多笑笑。”趙玄拍了拍江祁的肩膀道。

  江祁看著眼前這個男人,內心一陣苦澀。

  現在連命星都凝聚不出來的你……又讓我拿什麼去相信你……

  “我是第一個見這小子的人?!”江祁回過神,問道。

  “你是第一個。”趙玄點頭道。

  “我明白了……”

  江祁像是讀懂了什麼一樣,他和趙玄認識這麼久以來,有時候即使對方不說,他們也能明白彼此的想法。

  ……

  “我去了一趟西境,殺了一只妖王。”男人平靜開口道,像是在闡述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

  “有何發現?!”江祁問道。

  “這只妖王,是十年前從天都逃回妖域的哪一只,那時候這頭畜生還只是處在第六境。”

  “十年時間,連續跨越四個境界……”江祁沉思道。

  “而且我在與這畜生搏鬥時,感覺到了它體內有一股異常的能量波動,這股能量和十年前天都那一次一模一樣。”男人拳頭緊握,眸子中逐漸浮現出一抹戾氣。

  十年前的那一個夜晚,令他永生難忘。

  “線索,在這斷了,但是我似乎有了新的頭緒。”男人平復下來,抬頭與江祁目光對視道。

  “所以,我回來了。”

  雲海之上有風拂過,卷起男人的話語,吹向翻騰的白色海洋。

  十年的時間,歲月在這個男人身上留下了一道又一道深可見骨的痕跡。

  原本他可以逍遙快活的做他的西山劍嶺執劍人,但就因為十年前天都的那場巨變,徹底改變了他。

  “我的東西呢?!”

  男人伸出一只手,向著身前的白衣男子問道。

  江祁聞言,從腰間拿出一只木簪遞到了男人手中。

  這只是只普通的木簪,木簪的簪頭刻有一只展翅翱翔的鳳凰,鳳尾一直延伸到木簪底部。

  男人看著手中的那只木簪,眼眸中逐漸浮現出一抹溫柔與憐惜。

  隨即男人從衣角撕下一塊布條,然後用手將披散的頭發聚攏,用布條綁在一起,在將那只木簪插入。

  “下次你要是再讓我幫你保管這個東西,那你到時候還是自己去這雲海裡找吧。”江祁看著男子頭上那根木簪,毫不客氣的說道。

  “這次我會一直帶在身上。”趙玄回應道。

  “那我就祈禱你能夠多活幾日。”

  趙玄頓時被白衣男子的話整的啞口無言,想說什麼又不知道該說什麼。

  這十年來,他來這雲海之巔沒有十次也有八次,然而江祁是一點好臉色也不給。

  他到現在也有些頭疼,只要他每次一過來,就必然少不了被眼前這個看似溫文爾雅,一股子書生氣的男人“羞辱”一番。

  “最近天都那邊有什麼動靜嗎?!”

  趙玄幹脆直接當沒有聽到男人的話,畢竟今天過來也不是找他拌嘴的。

  “最近我輾轉與三大書院之間講道,對於天都那邊的情況沒有太過去關注。”江祁沉吟了一會兒,道:“不過三大書院這邊倒是暗流湧動。”

  “怎麼,那兩位又開始明槍暗箭,招兵買馬了?!”趙玄冷笑道。

  “嗯,除開雲嵐書院尚還算安生,千羽書院和瀚海書院算是基本已經成為他們現在的囊中之物了。”

  “嘖嘖嘖……屹立在天都有著幾百年底蘊的三大書院都能被他們吃下兩座,這窩裡鬥可真是不一般啊,自家老爹都還沒嗝屁,他們兩個到先合計著來個你死我活。”

  對於三大書院在天都的重要性,趙玄心裡還是有點底的。

  畢竟這三座書院從開國之初,歷經十幾代帝王的更替任然能屹立不倒,這其中並不難看三座書院在天都的地位和重要性。

  畢竟,三大書院裡面都有著命星境強者坐鎮。

  一個擁有命星境強者坐鎮的勢力,其意義和影響就不言而喻了。

  整個人族天下,命星境強者的數量加起來也不過十幾位,每一個命星境的強者對於人族而言,都是一份瑰寶。

  一個勢力一旦擁有了命星境強者,那地位也就會水漲船高。

  比如道宗。

  又比如劍嶺。

  前提是在趙玄沒有跌境之前。

  “行了,該說的我也說完了,我想問的也都問完了,這次,就先到這吧。”男人伸了一個懶腰,語氣慵懶的說道。

  “接下來準備去哪兒?!”江祁淡淡的問道。

  趙玄聞言,故作深沉的用手託著下巴,然後咧嘴笑道,“亡陰山。”

  雖然在心裡有過很多猜想,但江祁萬萬沒有想到趙玄會選擇去亡陰山。

  亡陰山這個地方,就連命星境強者也不願意輕易踏足,而現在對於只有第八境的趙玄來說,無疑是羊入虎口。

  “那個小子你打算一起帶去?!”

  江祁望向石亭的方向問道。

  “我還不想死的那麼快。”趙玄無語道,“我會讓他先去劍嶺。”

  “不愧是你。”

  江祁搖了搖頭,對於趙玄的心思,他還真的是十拿九不穩。

  “拿著它,等你快死的時候,興許我還能趕過來為你收個全屍。”

  話音落下,江祁右手一揮,一道白色流光直接朝著趙玄甩去。

  趙玄愣了片刻,隨即有些慌亂的接住,定眼一看,是一塊刻有道宗二字的玉牌。

  看著手中那枚尚有餘溫的玉牌,趙玄心中升起一股暖意,但還是開口調侃道:“呦,江宗主這次這麼大方?!連道令都舍得拿出來了,要是讓那幾個老不死的知道我拿了你們道宗的道令進了亡陰山,那不得把我劍嶺給翻個底朝天?!不行不行,這個買賣劃不來……”

  看著趙玄一副得了便宜還賣乖的樣子,江祁恨不得衝上去就給他來一劍。

  “叫你拿著哪來那麼多廢話!”

  看著江祁氣急敗壞的樣子,趙玄別提有多高興,每次來,他總是樂此不疲的要從他身上找點樂趣。

  “來,抱一個。”

  趙玄不由分說的伸出手臂將江祁死死的摟在懷中。

  被趙玄抱住的瞬間,江祁整個人明顯僵硬了一下,隨即一抹怒容乍現,顯然他是被趙玄這個肉麻的動作給激怒了。

  “你再不松手的話,你的手便留在這雲海之巔吧。”江祁冷冷的道。

  然而趙玄不為所動,仍是保持著這個動作。

  “這是你自找的……”

  但就在江祁即將要調動全身的星輝之力將趙玄彈開之時,他的耳邊卻是響起了趙玄落寞的聲音。

  聽著男人在耳邊低訴,江祁似是忘記了自己正在被趙玄抱著。

  “這樣做真的值嗎?!”男人黑白分明的眸子中出現了波動,默然問道。

  “哪有什麼值與不值,這是我現在唯一能做的事情了……”趙玄放開男人,平靜的望著他。

  “我明白了……”

  江祁同樣望向趙玄,兩人目光交織,似是都看清楚了對方心中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