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塵澗 > 第四章生死

第四章生死

  陳不歸雖然沒有小七那種對於草藥的敏感,但是他也不傻,對於眼前這株奇異花朵的珍貴程度,他心裡也是有一些底的。

  “小七,你說萬藥齋的哪些人受傷,會不會就與這朵花有關?!”

  陳不歸向來謹慎慣了,他在心中思來想去了半天,如果這朵花真的如他們所想一般,那萬藥齋的採藥隊不可能沒有發現這朵花,因為平時只要有採藥的任務,一般都是萬藥齋的採藥隊來完成的。

  而且萬藥齋的哪些人,可比他們兩個更加熟悉些坑谷下面的一些情況,再結合今天出發之前,小七提到萬藥齋的人因為採藥受了傷,陳不歸的這個想法在心中就更加篤定。

  “八九不離十。”小七點了點頭道,“如果真是如此,那這個東西可就真的棘手了。”

  陳不歸此時也有些舉棋不定,對於他們兩個人來說,這朵花就像是扎手的玫瑰一般,如果想要得到它,這其中付出的代價可能會是他們承受不住的。

  “要不,我們嘗試一下,如果有什麼動靜,我們立馬掉頭?!”小七轉過頭,試探性的問道。

  陳不歸有些驚疑的看著眼前的小七,怎麼也沒想到是這個小子先開口,原本他還在猶豫要不要拼一把,畢竟富貴險中求,如果這次他們賭對了,那或許他們後面的生活會和現在截然不同也說不定。

  “可以。”陳不歸點頭道。

  兩個少年目光交換,彼此都明白了心中所想,陳不歸示意小七往後退,這樣一來,如果真有什麼危險,兩人起碼也不至於亂了陣腳。

  在確定小七退出安全範圍之後,陳不歸盯著不遠處的那個山洞,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隨後在身旁的地上撿起來一塊拳頭大小的石頭。

  因為不確定這黑漆漆的山洞中是否有東西存在,而自己也不可能以身試險的進去探查,所以最簡單的方式便是投石問路。

  “咻。”

  手中石頭應聲而出,劃破了彌漫的薄霧,準確無誤的落入山洞之中。

  陳不歸神色緊張的盯著石頭落入的洞口,手不知覺的向著腰間的匕首摸去,右腿則是向後一步倒退,做出了隨時準備跑路的姿勢。

  陳不歸保持這個姿勢已經過去了一刻鍾,在見到並沒有什麼異常發生之後,那顆懸著的心終於是放了下來。

  “小七,沒問題!”

  陳不歸安奈不住心中的喜悅,立馬轉頭對著後方警惕的小七喊道。

  小七在聽到陳不歸已經確認了沒有危險之後,迅速的從後方跑了過來。

  “看來我們運氣不錯。”

  兩個少年相視一笑,對於今天這場意外的收獲,他們彼此都是非常的滿意,且不說這朵花的用處和價值究竟幾何,只要他們把這朵花帶回萬藥齋,再和掌櫃的好生交談交談,他們相信得到的好處必然是這次的酬勞不能比擬的。

  “等著,我這就去把它摘過來。”

  陳不歸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要將這朵奇異花朵收入囊中了。

  但就在陳不歸剛邁出一小步時,卻被身旁的小七直接攔了下來。

  “別急,像這種寶貝,不能以一般的手段去採摘,你在這等著,我去。”

  “不就是採個花嘛,搞得誰不會一樣……”

  雖然嘴上是這麼說,但是陳不歸還是老老實實的定在原地。

  對於小七的話,陳不歸沒有懷疑,畢竟自己只是個門外漢,對於草藥這塊,還是得看小七。

  小七也沒有和陳不歸廢話,既然確定了沒有危險之後,小七明顯從容了很多。

  快步來到山洞洞口後,小七俯下身,一臉陶醉的看著身前的這朵妖異的花,越是接近,花蕊中心散發的香氣就越是濃密。

  “果然是個好東西!”

  小七會心一笑,手中的動作卻是沒有停下,他從腰間將匕首取下,然後並沒有去切斷花朵的根莖,而是利用匕首,將這朵花的根莖連帶著周圍的土壤一同翹起。

  小七雖說只是萬藥齋的一名藥童,但是關於草藥的知識,小七可以說是爛熟於心,雖然對於眼前這朵妖異的花朵他沒有認知,但是他知道,採摘這種珍貴草藥的辦法,就是在不破壞它自身的情況下,才能保持最好的藥性。

  小七小心翼翼的將花朵捧在手中,然後轉過身對著陳不歸揮了揮手,示意自己這邊已經成功摘取。

  陳不歸看到小七手中的那朵花,臉上也不禁露出一抹笑容。

  就在陳不歸剛想招呼小七趕緊過來時,他的視線之中突兀的出現了一道黑色的影子,這道影子在山洞最左側,凸出的石壁剛好擋住了小七的視線。

  少年臉上的笑容逐漸凝固,一股莫名的心慌無限被放大,他眼睛死死的盯著那道黑影。

  黑影慢慢的看著石壁移動著,而他移動的方向,正是小七所在的那個山洞。

  遠處的小七此刻還沉浸在收獲的喜悅中,完全沒有意識到危險的靠近。

  看到黑影慢慢接近小七,陳不歸心中暗道一聲糟糕,來不及細想,陳不歸對著洞口的小七扯著嗓子用力喊道:“小七快跑,有個東西正在你左邊!”

  小七聽到陳不歸的呼喊,內心的喜悅瞬間被打破,驚疑了片刻之後,小七想也沒想,直接拔腿就朝著陳不歸的方向跑去。

  幾乎就在陳不歸話音落下之時,那道黑影明顯的停頓了一下,而後就在小七剛跑出去沒兩步的同時,那道黑影也是加快的移動著。

  而此時陳不歸也終於看清楚了那道黑影的真正面目,神情之中更是出現了一絲恍惚。

  那是一頭神情猙獰的黑色巨狼,四肢矯健,渾身充滿著野性的力量,兩顆鋒利的獠牙裸露在空氣中。

  它的眼睛死死的盯著小七手中的那朵妖異花朵。

  “嗷嗚!”

  刺耳的狼嘯劃破了寂靜的坑谷,一瞬間,巨狼的身體猶如一根離弦的利箭般朝著小七奔去。

  面對一頭成年野獸全力爆發出來的速度,顯然以小七這樣的少年是完全無法比擬的。

  小七此刻大腦一片空白,現在支撐他一直往前跑的並不是理智,而是一種求生的本能。

  他現在似乎已經忘記了疲憊,背後傳來的破風聲逐漸在耳邊放大,他甚至能夠聽到一陣陣憤怒的低吼聲不斷地摩擦著他的耳膜。

  低吼之聲越來越近。

  一丈……

  七尺……五尺……

  黑色巨狼在臨近小七還有三尺距離時,猛然向空中躍起,鋒利的前爪探出,作勢就要將小七撲倒在地。

  “小七,快把你手中的東西扔給我,它的目標是你手中的那朵花!”

  陳不歸焦急的聲音在小七耳邊炸響,小七低頭看了一眼手中捧著的藍紫花朵,一瞬間呆滯的眼神中恢復了一絲清明。

  小七咬了咬牙,再次吃力的加快了腳步,然後一個俯衝,直接是將手中的花朵扔向了不遠處的陳不歸。

  小七也因為這股衝力,腳下一個踉蹌,身子朝著前方倒去,黑色巨狼也因此撲了個空。

  “畜生,花在我這裡,有本事就來追我啊!”陳不歸接過花朵,朝著黑色巨狼挑釁道,然後瞬間邁開雙腿就朝著前方跑去。

  撲了空的黑色巨狼看著陳不歸手中的花朵,惱羞成怒的嚎叫了一聲,也不在理會跌倒在地上的小七,直接是朝著陳不歸追了過去。

  陳不歸咬著牙,速度已經提到了極致,但是奈何背後這頭畜生的速度不但沒有衰減,反而倒是越來越快。

  “這樣下去,遲早得交代在這。”

  陳不歸此時心中思緒萬千,原本以為今天過後,自己的好日子會有盼頭,到頭來,卻沒想到是這樣的結果。

  陳不歸轉頭看著越來越近的巨狼,直接是將背上的竹簍取了下來,然後將竹簍和裡面採集的靈葉草全部都丟向身後的巨狼。

  “既然你這畜生這麼喜歡草藥,那我就都給你!”

  竹簍順著陳不歸的力道,在空中劃出一條弧線,然後朝著巨狼的面龐砸去。

  “嘭!”

  然後面對這種根本沒有什麼殺傷力的東西,黑色巨狼躲也不躲,直接是一掌將竹簍拍飛出去。

  原本是想借此機會阻礙一下這畜生的速度,但是現在卻沒有起到絲毫的作用,陳不歸不免有些不甘。

  他知道,就算現在他把這朵花給扔出去,他身後的這頭畜生也不會放過他。

  “橫豎都是死,老子也不能讓你如意,你不就是想要這朵花嘛,那老子就吃了它!”

  陳不歸心中一橫,毫不含糊的將手中的花朵送到自己嘴邊,然後直接一口將花的根莖咬斷,直接在嘴裡咀嚼了起來。

  花朵入口的瞬間,一股清涼之意彌漫在陳不歸的口腔,然後這股清涼之意在口腔中盤旋片刻之後,直衝陳不歸天靈。

  頓時,陳不歸感覺到自己的疲憊感消失了,整個人的精神也變得異常的高漲,而且四肢百骸似乎有些用不完的勁兒。

  陳不歸眼中掠過一抹喜色,想不到這株長相不怎樣的花,竟然還有這樣的功效,這樣一來,最起碼給了陳不歸一絲希望。

  “你不就是想要這朵花嘛,那小爺我這就還給你。”

  陳不歸看著窮追不舍的巨狼,嘴角微微上揚,也不在繼續奔跑,而是停住腳步,然後轉身將手中那半捧泥土朝著黑色巨狼楊了過去。

  黑色巨狼見到那泥土之上空無一物,頓時便炸了毛,兇惡的目光中充滿了嗜血的野性,喉嚨中不斷發出一陣陣憤怒的低吼。

  它看著陳不歸嘴角殘存的些許汁液,哪裡還不明白是這眼前的小子將它的東西吃到了腹中。

  “嗷嗚!”

  嘯聲再次傳出,只不過這次充滿了一股肅殺,而後破風聲傳來。

  黑色以極快的速度在少年眼中放大,陳不歸心中一凝,腰間的匕首瞬息橫於胸前。

  黑色巨狼高高躍起,鋒利的爪牙探出,然後對著陳不歸重重的砸下。

  “吱……”

  一陣刺耳的金屬聲響起,爪子狠狠地從匕首上劃過,迸發出的金色花火中,夾在著一絲鮮紅。

  幾道細長的血線出現在陳不歸的手臂上,雖說剛才躲過了致命一擊,但是衝撞所帶來的巨力,卻任然將他推翻在地。

  天旋地轉之中,手臂上傳來的溫熱和疼痛,讓少年不禁發出一聲悶哼。

  如果不是自己剛才吃下了那朵花,讓自己現在恢復了一些氣力和精神,恐怕剛才那一擊自己留已經葬送在這狼爪之下了吧。

  然而根本不給陳不歸喘息的機會,那頭黑色巨狼趁勢直接又是朝著陳不歸撲了上來。

  陳不歸見狀,也不敢有絲毫的松懈,他雙手握主匕首,腳掌在地上用力一蹬,不退反進!

  但是奈何陳不歸與這黑色巨狼在體型上相差太多,僅僅不過是一個照面,他便被撲倒在地。

  黑色巨狼的雙掌死死的按在陳不歸的肩膀上,鋒利的爪子不費吹灰之力便鑲嵌在了少年的血肉之中。

  陳不歸面色慘白,冷汗不停地從額頭滲出,他吃力的用匕首卡住那張想要將他吞噬殆盡的血盆大口。

  時間一點點的流逝,從陳不歸被撲倒再到現在,不過堪堪過去了一刻鍾而已。

  然而少年似乎卻度過了很漫長的一段時間,雙肩之上的疼痛已經使他有些麻木。

  他罔然的盯著近在咫尺的猙獰狼頭,然後似是認命般的閉上了眼睛。

  自己這是要死了吧……

  也對,就連萬藥齋的哪些人都不是它的對手,更何況是我呢……

  真不甘心吶,還有好多事情沒有做,真想再吃一次李大嬸做的燒雞……

  還有趙玄,連個正式的告別都沒有,他一定會鄙夷我的吧……

  爺爺,不歸就要來陪你了……

  小七,你一定好好活下去……

  腦海中的一幕幕不斷地湧現,到最後,陳不歸也耗盡了最後一絲力氣。

  “不歸!”

  但就在陳不歸準備妥協的時候,一道熟悉的聲音響起,他猛然的睜開眼,然後側過頭看著小七朝著自己的方向奔來。

  陳不歸此時也不知道哪裡來的力氣,將狼頭又頂了上去,他對著小七怒吼道,“你還回來幹嘛,趕緊走啊!”

  ps:四千字,現在只能保持每天一更,後面再說爆發的事情吧,新書期間存稿不多還望多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