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檸檬Lemon丨家教山本武 > 五瓶檸檬水

五瓶檸檬水

  “山、山本君,我是一年A班的新生。入學以來其實一直都有關注到你,我……我喜歡你!山本君可以和我交往嗎?”

  一年級新生的女生C鼓起勇氣把一盒包裝精致的巧克力遞給了對面的清爽少年,他身上還散發著剛運動完的汗味。

  山本武略帶尷尬的撓了撓頭,剛想說些什麼的時候,眼尖的發現樓梯口上方有個身影快速的轉身離去,背包上那個黑色絨球掛件非常的熟悉。

  也不是沒看到過校園裡充滿著心動和青澀的告白。而且山本武運動神經超強,待人熱情,爽朗樂觀,無論是在男生還是女生中都非常有人氣。

  隔三差五就會有女生給他遞情書表白,他的受歡迎程度在手工課和情人節時收到的禮物還有巧克力上體現得淋漓盡致。

  但是就這麼突然的在樓梯口看到這麼一個洋溢著青春氣息的女生羞紅著臉對山本武告白,夏侯友希還是下意識選擇繞開他們,從另一個樓梯出去。

  她拉開儲物櫃準備換上鞋子回家,猝不及防的被裡面的各種雜物以及垃圾撲頭蓋臉的砸了下來。

  「做這種幼稚的事情到底有什麼意義嗎?」

  她沒有理會躲在暗處想要看她笑話的始作俑者,默默蹲下身子收拾起地上的垃圾,突然伸出一只手來。

  “友希,還好嗎?剩下的讓我來收拾吧。”山本武笑著揉了揉她的發頂,低下頭認真的把地上一些細碎垃圾撿起來。

  “山本同學?你不是在……”夏侯友希及時打住了話頭,和他一起把剩下的垃圾收拾好,這時候他不是該和那位學妹在一起的嗎?

  “哈哈,我就知道剛才在樓梯間看到的是你,為什麼要跑掉呢?棒球社運動結束了我就想來找你一起放學回家的。”

  “因為……碰巧看到那麼可愛的女生在和你告白呀。山本同學應該好好考慮一下的。”夏侯友希笑了笑。酸澀的感覺又是為了什麼,這麼好的少年就應該和那樣開朗的女生在一起啊。

  “友希,我不希望被你誤會。既然你會這麼說,為什麼你不好好考慮一下我呢?對我稍微放下心防其實也並不是一件困難的事吧。”山本武嘆了口氣把東西丟進垃圾桶裡。

  “你不需要有心理負擔,你不應該只想著付出,因為害怕虧欠別人對你的好,拒絕了所有人。朋友之間的情誼不是用得失來衡量的啊。”山本武恢復開朗的笑容,熟練的揉了揉她的頭發。“我會一直等你答復。”

  山本武挎著他們兩人的書包去取了輛自行車,夏侯友希好奇的看他捯飭著那臺嶄新的自行車,也不知道他是什麼時候買的。

  當然,山本武的那點小心思才不會輕易的告訴她。

  “走吧走吧,讓我載著友希在夕陽下迎著風回家!”

  “山本同學,你確定沒問題?我好像沒見過你騎自行車?”雖然山本武運動神經發達,但是這自行車載人總覺得有點不安感啊。

  “放心,我可是最強無敵的。上車上車,正好回去後你可以到店裡兼職幫老爹忙。”山本武自信滿滿的晃著一口大白牙。

  “友希,抓緊了,加速下坡就像飛一樣的感覺,很刺激哦!”山本武抽出個手來,把夏侯友希的手搭在自己的腰間。她感覺到了隔著衣服傳來的,屬於山本武的溫度,稍微有點燙手。

  沒等她胡思亂想些什麼,果然就像山本武所說的那樣,飛一般的感覺——兩個人順利的從路上飛到了坡下河道邊上的草叢裡。

  山本武吐了吐口中的草葉,哈哈大笑著卻絲毫沒有尷尬,“對不起啊友希,我以為騎自行車掌控平衡很容易的說,沒想到第一次載你就失敗了。”

  夏侯友希滿臉黑線的從草地裡爬起來,果然,山本武這家夥根本就還不會騎自行車。

  “算啦,反正不算同甘,兩個人也算是共苦了。”夏侯友希象徵性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他,以示自己毫不在意的態度。

  剛想站起來的時候,腳踝處傳來的刺痛讓她幾乎快要摔倒,山本武及時的攙扶住她的雙手,站不住腳的夏侯友希瞬間傾斜著身子靠在了他的肩膀上。

  “嘶!腳崴了。”摔倒後還沒有感覺,現在整個腳踝的痛感蔓延開,疼得夏侯友希倒吸了一口冷氣。

  “腳崴了?先坐下讓我看看!”山本武把她扶坐在地上,詢問她痛感程度,然後小心翼翼的查看她腳踝有沒有皮下出血或積血,和對側的踝關節對比後發現沒有明顯的變化,排除骨折或者脫位的危險後,終於松了一口氣。

  “友希,真對不起。我不應該這麼誇大,還沒學會騎車就自作主張想要載你回家,都是因為我才會害你受傷的。”夏侯友希看到山本武一臉認真的跟她道歉的樣子,突然噗的一聲笑了出來。

  “沒關系的,山本,你不用真的自責啦。一點小傷而已,這種程度的腫痛我還能夠忍受,倒是可惜你剛買來的自行車了。”

  “真的沒問題嗎?我們先回去再給你處理下吧?”山本武恢復過來,看到了河道上兩個熟悉的身影,感覺真的是上天眷顧,“喲!獄寺!阿綱!正好啊,有件事需要拜託你們。”

  獄寺隼人和澤田綱吉聽到他的聲音後,從樓梯處走了下來,詫異的看著狼狽的兩個人。

  “切,我就說你頭腦發達四肢簡單,打棒球揮時雨金時刀就行,騎車的平衡能力弱到爆。”獄寺隼人了解完情況後絲毫沒有掩飾對山本武的鄙視,點燃根煙吸了一口,“什麼?你個棒球笨蛋居然敢叫十代目還有我幫你扛這破單車回去?你開什麼國際玩笑?”

  “嘛,這不是沒辦法嗎?友希腳崴了,我需要先帶她回家冷敷一下,這點小事難不倒你這位阿綱的左右手吧?獄寺。”山本武摸了摸後腦勺,笑得一臉無害。

  “山本……十代目什麼的還是別說了啊……”在二人一頓嘻哈吵鬧下,和腳崴少女一樣只能充當背景板的澤田綱吉發出了無力的反駁。

  “獄寺同學和山本的感情看起來挺好的,是吧?澤田同學。”夏侯友希笑了笑,轉過頭來看著他們話題中心的十代目。

  “……如果這樣也算好的話,大概,是吧……?”澤田綱吉無語望天。

  果不其然,在山本武若有似無的引導下,對澤田綱吉有著無比崇拜和敬慕心的忠犬君獄寺同學攬下了這個任務,一臉不情不願的說著我只是為了十代目效勞而已,才不是為了你這個棒球笨蛋,趕緊滾回去送夏侯療傷吧!

  看到山本武背對著她蹲下示意後,夏侯友希也不做矯情,把兩人的背包收拾好,扒著他的肩膀溫順的趴在他的背上,在想著一些無關緊要的事。卻怎麼也忽略不了少年握著拳頭勾在她腳彎處的力度,還有寬厚的脊背帶來的安全感,鼻尖不斷的湧入山本武身上特有的味道。

  “什麼?抱歉,剛才走神了,你剛剛和我說什麼?”夏侯友希看到山本武微微側過臉和她說了幾句話,那一瞬間她感覺山本武的嘴唇幾乎要擦過她的側臉。

  她內心咯噔一下,感覺臉上有點發燙。有點不太妙的感覺,似乎不知不覺就和他太近了。

  山本武也感覺到氣氛有些微妙,想要繼續說什麼的時候停頓了下,隨後揚起的笑聲讓背後的夏侯友希都能感覺到輕微的震動。“不,沒什麼特別的事。”

  “友希,你太瘦太輕了,我一只手都能把你拎起來了哈哈。你啊,要好好吃飯,貧血的話可以多吃點紅棗,還有雞蛋黃含鐵量也很高哦,菠菜也是!還有像我這樣每天喝牛奶,一定可以長高長壯。你要健健康康的。”

  夏侯友希知道用什麼表情去應對別人對她的不善和敵意,盡管近期以來那些敵意大多數出自於一些少女們對於山本武和她來往過於密切而衍生的惡作劇,但是習慣了別人的眼光和嘲諷後,突然來了個會坦率的表達關心自己,對自己有好感的人,就感覺無所適從,怎麼都沒辦法坦然自若。

  “好的好的,我收到了。真難為你這個天天上課只會睡覺的棒球笨蛋居然還會知道這些常識啊。”夏侯友希小心翼翼的把額頭靠在山本武的肩上。其實,稍微靠近一點,也沒關系的吧?

  “哈哈,當然了。你們怎麼都這麼看小我咧。”山本武收了收託住她腳彎的手,“要趕緊回去給你的痛處冷敷,避免繼發軟組織腫脹。友希家裡都有藥的吧?”

  「我啊,才不是一個只會打棒球的笨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