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他一直對你溫柔以待 > 受傷

受傷

  同學們慢慢熟絡,追逐打鬧也成為課間的風景。“喂~”兩個男同學鬧成一片,互相追逐推搡。哐當~木方洛的課桌就這樣被撞著往後推。

  彼時,木方洛正用削尖的鉛筆勾畫木方昇的眉眼。筆尖猶如刀鋒般,在撞擊下飛快劃過。從左手食指腹直至手腕,一條長長的的傷口立刻滲出殷紅的鮮血,滴滴答答流下來。

  “哎呀,對不起對不起。”

  “我陪你去校醫室吧?”肇事的兩位男同學滿臉愧疚。

  “沒關系的,我自己去就好了。”木方洛笑笑,從書包裡拿出面巾紙覆蓋到傷口處。

  看到同學不知所措,木方洛反過來安慰道:“真的沒關系,不是什麼大事兒,我去醫務室處理一下就行,不用擔心。”

  楊攸哲透過前面空蕩的座位,看到木方洛的素描本上幾滴紅彤彤的痕跡,刺目而耀眼。他心想,這個女生居然沒哭,還淡定的安慰別人…

  “以後再有同學在教室追逐打鬧,上課就站後面去,情況嚴重的,請你們的家長來學校喝茶。”班主任李老師嚴肅的批評剛才肇事的同學。“很快就國慶節了,學校有黑板報比賽,每個班級必須參加。楊攸哲,你的字兒寫得漂亮,負責板書。插圖嘛…哪位同學有繪畫基礎請舉手。”

  沒人舉手,大家互相探尋。

  “我推薦木方洛。”楊攸哲站起來,指著木方洛的素描本。

  李老師走下講臺,來到木方洛的課桌邊,隨手翻看了一下,點頭道:“好。你呆會通知木方洛同學,這幾天中午爭取把後面的黑板報做好。”

  此時的木方洛正在校醫室處理傷口,酒精擦過傷口的瞬間,眉頭皺起,死死地咬著嘴唇,眼睛裡水霧升騰。

  “同學忍忍啊,很快就好。”校醫看著眼前可愛的小姑娘心疼的說:“怎麼搞的?以後可要注意。”

  木方洛立刻回以一個笑容:“沒事的老師,不疼。這個是不小心劃到的,我以後會注意。”

  同寢室的女生都回宿舍午休,木方洛在食堂門口和她們分別。“木方。”楊攸哲在身後叫住她,“一起回教室吧。”

  “好啊。”

  “想好畫什麼了嗎?”

  “看你的主題再決定吧。”

  教室內,經過短暫的交流,楊攸哲和木方洛在黑板前各施其責,互不幹擾。

  板書完,楊攸哲退後幾步看向黑板:雄偉壯闊的□□美輪美奐光彩奪目,華表筆直挺拔的柱身上,蟠龍和祥雲栩栩如生躍然欲出,五星紅旗像熊熊的火苗迎風飛舞…眼前一切尤如海市蜃樓…

  居然在沒有圖樣的情況下完成了插畫,楊攸哲在震驚中再次打量木方洛。她正用畫筆進行最後的填色,眼神專注認真,像光芒清柔的月光,照亮周遭無人的星河。就這麼定定的看著木方洛,有羽毛輕輕劃過楊攸哲的心房。幾縷碎發垂下來,在微風中拂過長長的眼睫,木方洛下意識的把碎發撩起別到耳後。

  “嘶~”吸氣的聲音打斷楊攸哲,他此時注意到木方洛的左手還纏著白色的紗布。

  “疼嗎?”

  “沒事,不疼,我忘記這只手受傷了…”木方洛仿佛犯錯的孩子。

  “木方,給。”楊攸哲從褲袋拿出小小的包裝。

  木方洛看到袋子上寫著紅棗。“謝謝。”木方洛露出幾顆漂亮的小米牙:“吃橙嗎?”“噔噔噔~”木方洛變戲法似的從書包裡摸出一個橙子遞給楊攸哲。

  因為有司機接送,木方洛並不在學校夜宿,只有中午才回寢室午休。楊攸哲是純粹的走讀生,在學校沒有床位,所以經常帶點小零食,以便在教室做題累了可以充飢。

  “你喜歡吃橙子?”

  “嗯。橙子皮比較難剝,我現在左手不是太方便,你自己剝行嗎?”

  楊攸哲接過橙子,仔細剝皮,不一會兒,一顆完整的果肉出現在他手裡,木方洛咽了咽口水:“這個橙子可甜了,是我爸爸昨天買回家的。”

  把橙子分開,楊攸哲遞回給木方洛:“給,你吃吧。”

  “啊,不用,給你吃的。”木方洛趕緊說。

  “那~一人一半吧。”楊攸哲想到折中的辦法。

  “謝謝啊~”

  “謝什麼?本來就是你的橙子。”

  “可是,我吃了你的紅棗,而橙子已經送你了,還是應該謝謝呀。”

  “木方…”

  “嗯?”

  “你真特別。”楊攸哲望著木方洛疑惑的眼神補充:“特別…可愛。”

  “哇~好牛~”有同學回教室。

  “好拉風的黑板報~”

  “瞧瞧,這字兒,這畫,嘖嘖嘖~”

  “這速度,這質量…”

  “洛洛你真行。”許珊珊發自肺腑的對木方洛豎起大拇指。

  “都是楊攸哲設計的,我只是負責畫出來而已。”木方洛莞爾一笑。

  “你是怎麼知道木方洛畫畫這麼牛的?”黎軒問同桌。

  “她出完板報後才知道的,我之前只是以為她會畫畫。”楊攸哲實話實說。

  黎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