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他一直對你溫柔以待 > 不同的航班

不同的航班

  木方洛坐在出租車裡,偏頭望著窗外飛逝的街道和行人。她未施粉黛,依然讓司機忍不住從後視鏡悄悄打量了好幾眼。

  都說美人在骨不在皮,木方洛似乎是被上天偏愛的為數不多的那類。她的眼睛大而明亮,幹淨透徹像夜空的月,溫柔如水的照亮周遭的一切黑暗。

  眼皮在蓄滿波光的水面輕顫一下,淚水默默地成串跌落,滑得太快,還沒來得及在臉龐上留下痕跡,就消失不見。木方洛的心髒,此刻堅定且平靜地跳動著,仿佛寺廟裡節奏單一的木魚,不為外界紛擾所惑。

  須臾,木方洛嘴角勾起清淺的弧度,牽出臉頰上酒窩淡淡。櫻桃小嘴因為類似歐美人的豐滿唇瓣和明豔的唇色,抵消掉一部分可愛,平添一分成熟女性的柔媚。

  “到T1還是T2?”在即將到達S市機場的時候,司機還是問了一句。

  木方洛低頭沉吟片刻,再抬眸的時候,眼裡沒有了淚痕,她淡然一笑:“T1國際出發,謝謝。”

  人潮攢動的機場大廳,往來旅客拖著或大或小的行李箱匆匆而過,木方洛將一頭黑亮的柔順長發扎成高高的馬尾辮,配上款式簡單的純白T恤和淺色牛仔褲,腳下一雙黑色球鞋,背著不算太大的雙肩包,就像剛下課的高中生在回家途中順道買一本練習冊般隨意。

  換好登機牌,在vip候機室要了一杯橙汁慢慢喝著,手機響起,看著屏幕的來電顯示,無奈的接通:“哥~”

  “你在哪兒?”電話那邊傳來木方昇略微焦躁的聲音。

  “機場。研究所那邊我已經請好假。只是出去玩兒幾天,很快就回來,放心吧。”一如往昔般的柔聲似水。

  木方昇沉默片刻:“好,注意安全,回來的時候告訴我,我來接你。”

  木方洛甜甜的裂開唇角:“我會把景色都畫下來,然後高價賣給你~”

  “現在給你轉定金,貨不對版翻倍賠償。”

  “資本家的醜惡嘴臉這麼快就顯露出來啦?”

  “洛寶,你…”木方昇欲言又止。

  “好啦哥,快去忙吧,朕很快登基啦,不會駕崩的~掛啦。”木方洛兀自掛斷電話,臉上笑容未斂,從包裡拿出一個暗紅色的本子,拍圖,手指快速點擊幾個聯系人,發送。

  【真的離了?】黎軒幾乎是秒回。

  【嗯】

  【恭喜洛洛。】

  【張戰搏同意離婚?】李雨佳也很快發來信息。

  還沒等木方洛回復,電話再次響起,黎軒的聲音帶著笑意:“哪兒呢?”

  “機場~”

  “真的離了?”

  “黎軒同學,建議你出門右轉,打個車,去看看眼科~”

  “報賬嗎?麻溜回來。回來時第一時間告訴我。”

  “好。”

  木方洛起身登機,飛機帶著優美的弧度騰空而起,劃過碧藍的天幕。

  彼時,B市機場,楊攸哲一身疲憊,無意識的拉了拉領帶,另一只手從熨帖的西褲口袋掏出手機,信息提示音頻繁響起,當看到其中一個聯系人的時候,唇角勾起好看的弧度,冷峻的臉上頓時浮現溫柔,連眼底都有無限繾綣。

  身旁的助理小劉在一旁偷偷打量。進公司到現在也有好幾年時間,眼前的這個男人已經二十八歲了。從一間默默無聞的小公司做到如今的行業翹楚,老板一向冷靜理智,鮮少見如此模樣。並且,老板還是絕對的異性絕緣體,這麼些年,宛如出家人一般自持。莫非,是有關於她?

  念及此,助理小劉詢問:“楊總,回家還是回…”

  話還沒說完,愕然發現剛才還腳步匆匆的男人定在那裡,胸口起伏呼吸急促,然後,飛一般拔腿就跑,冷靜的聲音夾雜著絲絲興奮?“你先回公司,電話聯系。”

  楊攸哲登上最近一班飛往S市的航班。

  木方洛在HK轉機的時候,從B市飛往S市的航班剛抵達,楊攸哲出了機場便往木方洛工作的研究所趕去。

  這座城市依然繁華,依舊是熟悉的街道。因為一個人愛上一座城,楊攸哲承認,他喜歡S市。同樣,因為一個人,他也憎恨S市。

  人來人往的鬧市區,霓虹燈閃爍,楊攸哲頹然的踽踽獨行,路過便利店時,買了一包煙,在路邊座椅上坐下。他取下眼鏡,揉了揉鼻梁,抽出一支煙點燃,眼前模糊迷離,煙霧升騰,火光明滅。他不會抽煙。當第三支煙燃盡的時候,他起身把煙和打火機一起扔進垃圾桶:“你知道她去哪兒了嗎?”楊攸哲低沉富有磁性的嗓音帶著些許暗啞。

  “不知道,但是她過幾天會回來。”黎軒如實回答。

  楊攸哲重新戴起眼鏡:“老地方,出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