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他一直對你溫柔以待 > 陷入回憶

陷入回憶

  又經過三小時的飛行,木方洛到達帕勞。和熱門的巴釐島,馬爾代夫不同,帕勞是十分小眾但非常值得去的地方,被美國地理雜志評為“人間天堂,海底奇觀”之首。因為和我國並無外交,美雖美矣,幾乎沒國人來此地旅遊度假。而木方洛正喜歡這份安靜。

  預訂的酒店本可以看到蔚藍透徹的海,然而夜已深,木方洛簡單整理了一番,緩步出門往海邊走去。

  細膩柔滑的沙子鑽進鞋子,她索性脫掉鞋襪赤足踱步。耳邊傳來浪濤拍打海岸的聲音,柔柔緩緩的節奏,“唰~唰~唰…”一波波衝刷著她的心,恍惚夢境般,一切都過去了。

  木方洛雙腿蜷曲,隨意的坐在沙灘上,雙目眺望遠方,靜靜的聽海直到晨曦。

  “Tomorrowisanotherday”斯嘉麗奧哈拉的經典臺詞,也是木方洛的信條。

  打開手機,MrFo留言【上次介紹的S市那家蟹殼黃我今天吃到了,很美味,謝謝推薦。】

  木方洛眉眼彎了彎,這位狐狸先生是她在畫友群裡認識的,因為總有話題,就添加了好友。幾年來,他們聊畫,聊書本,聊生活,感嘆人生,傷春悲秋。狐狸先生在鄰省,雖然也會偶爾出差到S市,但從未提過見面。

  的確,生活中有些無奈,不能也不好對親人朋友甚至認識的人訴說,我們都需要樹洞,狐狸先生和木方洛互為樹洞,他們也許不想打破這份默契。

  【我到海邊來啦,拍日出給你看。】木方洛發完消息就有點後悔了,畢竟剛破曉。

  信息很快回過來:【是在市看海嗎?】

  【我沒在國內,要不你猜猜?】

  【幾次機會?】

  【全世界有美麗海岸線的地方可不少,給你三次機會吧,猜中了我送你一幅畫。】

  約摸過了半分鍾,對話框重新亮起:【帕勞。】

  木方洛呆呆地,一時間竟不知如何回復。

  【看來我答對了。】

  【我能問問你是怎樣猜到的嗎?】

  【你說有三次機會,但我只給了一個答案。可見,我並不是猜的。】

  【願聞其詳。】

  【因為懂得,所以不需要理由。】

  好吧,木方洛無奈的笑笑。

  良久,狐狸先生再次發來信息:【我們見一面吧。】

  木方洛沒有回復,對方也沒再說話。

  望著天邊泛起的魚肚白,木方洛抬手摸了摸項鏈上的指環,陷入斑駁的回憶中…

  木方洛認識老公張戰搏,不,現在應該叫前夫,是在大二那年的元旦酒會上。

  那是木方昇第一次帶她出席這種場合。木方洛把頭發隨意挽起,幹淨漂亮的臉龐上眉黛青顰,大紅色的口紅更加凸顯出她皮膚白皙,黑色絲絨長款禮服在燈光下反射出高級質感,大V領的款式使得她本就頎長的天鵝頸愈加迷人,胸前豐滿的溝壑上方,一顆精致小巧的美人痣,仿佛漂亮的吊墜鑲嵌的寶石,盈盈一握的纖腰不禁讓人愛憐,臀部曲線在禮服的包裹下散發出女性的魅力。

  木方洛挽著木方昇的胳膊往宴會廳走的時候,側面傳來一句低啞磁性的男聲:“昇哥,那邊劉董剛剛問起你。”

  木方昇和木方洛同時微微偏頭望向說話的男人,只見那人長身玉立,高挺的鼻梁配上稜角分明的薄唇,好像從希臘神話中走出來的阿多尼斯,一雙桃花眼泛著絲絲笑意。

  “呀,我是否有幸認識這位美麗的女士?”

  話是對木方昇說的,而張戰搏卻定定的看向木方洛,瞳孔更是明顯的縮了又縮,似乎心裡有什麼東西,在一場淅瀝的春雨澆灌後,正欲破土噴薄而出。張戰搏努力壓下悸動,呼吸定格在木方洛波光流轉燦若星河的眸光中。

  “收起你齷齪的思想。我妹妹,木方洛。”木方昇明顯帶有警告的意味。

  “張戰搏。昇哥的妹妹就是我的妹妹,以後多個哥哥照顧你。”張戰搏伸出右手,紳士得毫無破綻。

  快速的和張戰搏握了下手。“張先生晚上好。”木方洛禮貌一笑,臉頰上的酒窩頓時盛滿醇香的美酒。

  張戰搏眼睛又明亮了幾分:“叫我戰搏哥哥吧,稱張先生太見外了不是?”

  “我去一下劉董那邊,你帶我妹妹過去吃點東西,不能喝酒,記住了。”木方昇轉頭對木方洛遞來一個放心的眼神,邁步朝另一邊走去。

  “妹妹想吃什麼?”張戰搏手臂微曲在木方洛身側,再次偏頭看向她。

  “都可以,我不挑食。”木方洛淺淡的回答,還是伸出手,挽著張戰搏朝食品區走去。

  “洛洛妹妹,我手機沒電了,能借用一下你的手機嗎?”

  木方洛大方的拿出手機,解鎖,遞出,一氣呵成。轉身夾了一塊橙子味的蛋糕慢慢吃著。

  “這是我電話,隨時打給我。”

  看到備注【戰搏哥哥】,木方洛無奈:“好~”

  “洛洛妹妹在哪個學校念書?”

  “F大。”

  “師妹呀~我也是F大經管畢業的。洛洛妹妹讀的什麼專業?”

  “生科院。”木方洛不失禮貌的回答。

  “非常不錯的專業。”張戰搏突然轉移話題:“妹妹如此漂亮,是不是有很多男生追你?”

  “我有男朋友。”木方洛說話間,笑意從酒窩溢出,濃密纖長的睫毛在眼瞼投下陰影,下意識抬手摸了摸項鏈上串著的指環,腦海中浮現出楊攸哲的模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