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斬妖除魔錄 > 第5章 荒郊野外怪客棧

第5章 荒郊野外怪客棧

  事了拂衣去,深藏功與名。

  老道士道法一施完,抱著嬰孩,一路東行,回到了華山。

  在那個時代,華山上還有不少野獸,再加上山上吃鹽困難,華山上可謂是人跡罕至,只有一些不願被世俗打擾,一心向道的道人,才在這華山這上隱居。

  畢竟這山之險,可了不得。

  山如利劍,鋒指九天。氣勢磅礴,誰敢多言!

  住在山下的住戶,日夜望著這山都不敢輕易上山一趟,只有一些老獵戶,收下重金,才敢帶人上山一觀。

  什麼?你問怎麼會有人會給錢,上山去一觀。

  那可得問問,詩聖杜甫了,那一首《望嶽》,那一句

  會當凌絕頂,一覽眾山小。

  不知使得多少讀書人、武林中人,時不時來這華山登頂,賞這奇觀。

  老獵戶喜歡那些讀書人到來,一群公子哥帶上一眾僕從,給得又多,又大方,老獵戶帶他們上幾座低一些山峰,就讓他們氣喘籲籲,打道回府了。

  最怕遇到那些武林中人,出手小氣不說,脾氣又不好,帶上半路,一言不合,誰知道他們會不會給這山中又留下多一條亡魂。

  說回老道士,這道士自然也姓陳,百年前就來到這華山,找來一山峰住下,在這華山上修道,時不時會下山,用打來的獵物和山下居民換一些鹽巴。

  一來二去,在這住了過百年,還是精神奕奕,鶴發童顏。

  這山下住戶有一些,穿著開襠褲就見到過這位陳老道,白發蒼蒼,直喊陳老道,一直到垂暮之年還見得陳老道,還是一樣模樣,心甘情願的道上一句,陳神仙。

  陳老道為人和善,和山下住戶也是和和氣氣,甚至偶然在山上修煉之時,還會望一望這山下小鎮之氣,看看有無邪氣,有無生氣消去,若有熟悉的生氣消失,就會裝作碰巧下山換鹽巴,假裝順便幫他們主持喪事。

  不過小鎮的居民這幾年已經很少見到這位活神仙了,因為老道前幾年收了兩名弟子,這幾年都是他們兩位下山換鹽。

  這邊說回陳老道,他披星戴月從商縣趕到山下時,已是夜深,便不打擾居民,獨自一人趁夜色上山。

  到了山中,老道也不怕有人望見,驚世駭俗,一提氣,飛身一躍,在樹上借力,每一借力便飛躍數丈。而肩上嬰兒還在熟熟睡著,絲毫沒感受到任何力道。

  且看這一峰,亂石嶙峋,一重接一重,在這華山中,拔地而起,頗有幾分松塔之形,便被陳老道隨口稱之,松塔峰。

  峰頂,有一道觀,與一顆大樹相依築起,觀內奉三清香火,檀香渺渺,在一旁還供著一個小小的木制神位,觀後有平房一間,水缸數口等等。

  陳老道回到松塔峰,正值日出之時,他遙遙見到松塔峰,便深吸一口氣,竟從另一峰一躍向天,向松塔峰飛躍而來。

  不時力竭,便在空中無形處,一踩一借力,仿佛踏雲而至,觀裡兩名剛剛起來做早課的弟子便見到這一幕。

  且看陳老道。

  身居大日中,渾身沐金光,腳踏浮雲端,神仙下凡般!

  不一會便在弟子的震撼目光中,緩緩落在峰頂。

  陳老道深吸一口,山巔清晨冷冽清新的空氣,受前日之事影響的心境,不由放松許多,撫須感嘆。

  人間充滿七情六欲之氣,世間人,生於斯,長於斯,又怎得不受影響。

  今次感受到了當初留在族中的闢邪符生效,這才下山一行,卻不料見證如此醜聞,人間練心可比修道更難上無數。

  搖搖頭,似要把世事搖忘,看到一旁的兩位弟子,這才轉換心情,露出幾分笑意。

  兩位弟子滿臉敬重之情,手擺敬師禮,上前問候:“徒兒拜見師傅。”

  陳老道笑呵呵的看向兩位弟子,摸著胡子:“不錯、不錯,為師還以為,不在山上幾日,你們這兩個小機靈會偷懶。”

  懷中的嬰孩聽到外面有聲音,便醒了過來。

  兩名弟子看到這嬰兒一醒,就伸手揪住了陳老道的胡子,揪得他一臉無奈,看到兩位弟子,還在偷偷發笑,便吹胡子瞪眼對兩位弟子笑罵:“還不趕緊過來,再不來幫為師抱走這嬰孩,為師這把胡子可就留不住了。”

  弟子們笑嘻嘻地上來,那名看起來更大一些的弟子伸手抱過了嬰兒,結果一接手,嬰兒就哇哇大哭起來。

  “師傅,這怎麼辦啊?”稍大一些的弟子,不過也就十來歲大,哪裡見過這般場景,一時手腳無措。

  旁邊另一位弟子雖說還未滿十歲,卻機靈的多,剛剛看這嬰兒,本就一番將哭欲哭的模樣,所以才不上手去接,只是在一旁不語,這會看著手腳無措的大師兄在一旁偷笑。

  那位大師兄無奈得看著一旁偷笑的師弟,又看看師傅。

  “我怎麼知道怎麼辦,你們兩看著辦,為師我幾日幾夜未曾好好歇息過了,又每日又內力護著這小嬰孩,早就困了。”說完,拍拍嘴,打了個呵欠,就逃跑似地進去道觀了。

  大弟子更加無奈了,看著旁邊還在偷笑的小師弟,沒好氣得說:“師弟,你還笑,快來幫幫忙啊。”

  “我才不幫,以前我在府裡見過,其他弟弟妹妹一哭,乳娘就喂奶,要不就換檔布,臭烘烘的,我才不要呢。”師弟捏住了鼻子,右手還扇了扇,裝作嫌臭,露出讓大弟子鬱悶想打人的調皮表情。

  大弟子聞了聞,確實聞到了一陣淡淡的臭味,不由得有一陣嘔吐感,但是還是忍住了。

  這山峰之巔,一片光禿禿的,只有一顆樹,樹身要幾人才可合抱。

  師傅說這山上養分少,這樹越長越大,為了生存就把這山上所有的養分吸收,獨佔山巔,所以才長得這麼粗壯。

  其實師傅沒有告訴弟子,這樹獨佔一山,雖不是在華山最高那山峰,卻也比尋常之地有靈氣,在此吸收日月精華,又久不親近人類。

  如有一日,這山上養分不夠了,便會養出樹精,去搶奪其他養分,以供養自身,比如有靈氣的東西,其他樹的樹心,或者是人,特別是有靈力修道者。

  所以陳老道當年上華山,本可以選擇其他更高山峰居住,最後卻依然選擇了這松塔峰。

  日夜與樹同住,讓樹感受人的喜怒哀樂,未來哪怕養出樹精,也不會對人有太大的惡意,至於去搶奪其他樹的養分,那就不在陳老道的考慮中了。

  在這樹下有石桌一張。

  大弟子把嬰兒放在了桌上,開始像解粽子一樣,解開包著的布,手忙腳亂,一陣忙活。

  石桌上,大弟子解開包裹住的襠布,看到了黃色的糞便,大弟子欲哭無淚,又想吐。

  旁邊的小師弟一看,趕緊溜走,留下欲哭無淚的大師兄一人。

  這邊大弟子正不知道從何處下手,師弟又跑回來了,手裡還拿著一盆清水,肩上搭著一條抹布。

  這下找到救星了,大弟子喜出望外:“師弟,就知道你最聰明了。”

  大弟子拿過抹布,蘸上清水就想給嬰兒擦拭。

  一旁看到的小師弟忍不住翻了個白眼,無語的問師兄:“師兄,你不覺得這水太‘燙’了嗎。”

  這松塔峰雖然沒有主峰那麼高,但是這峰上,在這盛夏裡,也是有非常涼爽的,這水是每日從半山腰上一道山泉打上,在山上放了一夜,此刻摸上去自然冰涼冰涼的。

  師兄一愣,反問師弟:“燙嗎?我怎麼覺得挺涼爽的啊。”

  師弟無語了,一副被你打敗了的樣子,上去一催內力,不到幾分鍾,這水就變得溫熱起來了。

  師兄恍然大悟,也不多言,開始給嬰兒擦拭,又讓師弟拿了一條薄被子,給嬰兒包上。

  忙活完,嬰兒還是哭個不停。

  “師兄,他應該是餓了吧?”師弟用不是很肯定的語氣說。

  兩人在廚房弄了些粥水,可能雖然師傅幾日都用精純內力輸送能量給嬰兒,讓他雖然沒餓,但是也幾日沒有吃過東西,這下也不挑食,喝了不少米湯,這才乖乖睡去。

  兩個小道人,雖然修了幾年道,但也不過還是半大孩子,這會可忙得滿頭大汗。

  坐在石凳的兩師兄弟,對視一眼,看著對方狼狽的模樣都哈哈大笑,結果剛剛睡著的嬰兒又開始哭起來了,兩人趕緊閉嘴。

  兩人看嬰兒安靜下來了,就開始輪流去做日常事,挑挑水、添添柴,然後一起練起了劍法。

  陳老道睡了個兩天一夜,一直到晚飯的時候,聞到香味,這才起床,看到兩弟子晚上弄的野味,食指大動,就上前夾了一塊吃。

  兩徒弟,從廚房走出來,笑嘻嘻作禮。

  “師兄,你看我就說吧,師傅不聞到這個味道是不會起床的。”師兄弟笑嘻嘻相互攬著肩膀出來。

  陳老道看著兩師兄弟,笑道:“就你們最機靈,知道心疼師傅。”

  吃了兩塊野味,好像想起什麼的陳老道,抬頭問兩師兄弟:“那嬰孩照顧得怎麼樣?”

  “師傅放心,有我和師兄在,照顧得好好的。”

  幾師徒正吃得開心,突然不知何處傳來巨響。

  “轟!”

  仿佛有什麼巨大的東西塌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