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斬妖除魔錄 > 第99章 黃紙錦盒藏參精

第99章 黃紙錦盒藏參精

  在玉皇頂上,擂臺上到處充滿了亡魂,正朝著場上還活著的每一個人撲去,擂臺上的火把都已經被打翻。

  不知何時連這天空中都出現了幾片烏雲,遮擋著了月光,再加上這黃煙陣陣,使這個地方顯得更加黑暗,讓人心生恐懼,不安湧上心頭。

  不只是這附近的光線黑暗,現在場上的每一個人的心中也是充滿了黑暗,場上幾位高手都已經躺在地上,而前面那豬王那恐怖的威嚴依然在山巔釋放,感受到這些,讓眾人都失去了希望。

  躺在地上的大和尚,艱難地爬起身來,用錫杖強撐起了身軀,臉上帶著無懼望著這個豬王,手中的錫杖又隱隱發出了淡淡的黃光出來。

  躺在地上的幾位高手看見大和尚的堅韌,他們的臉上也出現了不甘,紛紛強撐起受傷的身軀,用兵器強撐著,怒視著這豬王。

  當他們站起身後,在他們眼中有一股火焰出現,這是他們心中不甘的怒火,他們並不願意就這樣放棄。

  眾人互相對望了一眼,拖著傷痕累累的身軀,又朝著妖王的身軀衝擊過去,他們的身影帶著堅毅和寧死不屈!

  ......

  ......

  在場上還有一個小小的深坑,裡面有一位姑娘正在傷心哭泣著,她伏在一名已經沒了氣息的男子身上,眼裡的熱淚不停滴落在男子的胸口,她默默地哭泣。

  邢望舒伏在小道身上,她什麼都不想聽到,她也什麼都不想去理,當心愛之人離開,她悲痛萬分,她現在只想再感受一下小道士的體溫。

  “嚶嚶嚶。”

  突然,她似乎聽到了什麼?那聲音使她停止了眼淚,有些茫然地抬起頭來,卻看見四周只有淡淡黃煙彌漫著,不時傳來的幾聲慘叫聲,搖搖頭,她覺得自己已經出現了幻聽了。

  再一次,她望著面前小道的臉龐,輕輕地伸出手去撫摸著他失去血色的面孔,撫過他的眉、他的眼、他的嘴角。

  邢望舒雙眼微紅,望著心上人,口中輕聲說道:“小道士,如果有機會重來...”說到這兒,她又禁不住抽泣起來,將悲哀強壓,口中呢喃道:“一切能重來就好了...”

  抬起頭,她還能看見豬王那恐怖的身軀在黃煙中若隱若現,她似乎下定決心要什麼,臉上露出一副堅定的神情。

  邢望舒咬著嘴唇,已經下定決心,俯下身來,俏臉望著近在咫尺小道那毫無血色的臉龐,閉上了雙眼,她輕輕吻了下去,與今夜最後一滴傷心的眼淚一起。

  這滴眼淚從小道的臉上滑落,一直滴在了地上。

  “嚶嚶嚶!”

  一道微小的叫聲響起,這聲很小,邢望舒睜開了雙眼,臉上帶著疑惑的神情四處打量著,這已經是她第二次聽到這個聲音,她突然輕笑了一聲,她在笑她自己,竟然又出現了幻聽了,還有些自嘲的搖頭。

  面前就是小道蒼白的臉龐,邢望舒臉上已經出現了堅毅,正抓住小道的右手不自覺抓得更緊一些。

  “嚶嚶嚶!!”

  邢望舒睜大了雙眼,這已經是她第三次聽到這個聲音了,這一次她聽得很清楚,聽見聲音是從小道下面傳來的。

  她伸手向那處摸去,摸到了一個堅硬的東西,打量一下,似乎是一個盒子,雖然不知道那是什麼,但是她還是先把那個東西取出來了,取出來一看果然是個盒子,還是個精美的錦盒。

  望著這只錦盒的一剎那,邢望舒感到自己的心跳都停止了跳動,她似乎在想什麼,睜大了眼睛盯著這個盒子。

  “嚶嚶嚶!!!”

  突然間,盒子裡又傳來一聲急促的喊聲,還伴隨著幾下敲打的聲音,邢望舒雙手有些顫抖,伸手過去想將錦盒打開,連推了幾下卻發現都打不開,又拿起盒子打量了一下,發現盒上有一條小小的黃紙貼在上面。

  看這黃紙似乎已經被人撕開過一次,然後又強按上去的,看上去十分松散,邢望舒看著這黃紙,伸手輕輕撕了幾下,發現這看似松散的黃紙,卻不能撕掉。

  這一次她有點不耐煩,用了些力氣,這紙被她揭了下來,打量了一下手中的黃紙,看了幾眼好像也沒有什麼奇特,邢望舒將它隨手丟在了地上。

  當黃紙一接觸到地面的時候,這紙突然自燃了起來,沒有火光,只是一點點變成了黑灰,被夜風一吹,隨著這山風,消失得無影無蹤。

  就在這黃紙消失那一刻,邢望舒手中的錦盒突然有了動靜,手上的盒子突然動了一下,邢望舒嚇了一跳,手裡一驚,就將這盒子丟在了地上。

  這盒子落在了地面上,突然,它開始移動起來,這個盒子在地上這樣開始移動了,左右搖晃著,好像裡面有一只小動物似的,而且裡面傳來一陣急促的叫聲。

  邢望舒趕緊撿起了盒子,將錦盒的蓋子推了上去,剛剛推出了一點,卻只看見盒中空無一物,邢望舒有些詫異,不過手中的動作並沒有停下,繼續打開著這盒子。

  又推了一半上去,這次邢望舒看見了一根參須,不過下一刻這參須馬上縮了回去,她已經知道了裡面是什麼東西了,直接一口氣將這個盒蓋都給推了上去。

  這盒蓋被直接推開掉在了地上,盒中的小參精現在就沒有了地方躲藏,它小小的身軀有著類似人類一般的五官,現在它正張大了雙眼,可憐巴巴地望著邢望舒,小臉上滿是驚慌。

  盡管心中早有預料,但是現在看見這草木之精在自己掌中,而且模樣還非常可愛,還是有些吃驚,邢望舒注意到小參精的身上還貼著一張小小的黃紙,正貼在它的身軀中間。

  看到這黃紙也有些松散,邢望舒猜測這就是祖述施在小參精身上的法子,不過不知怎樣變成松散了。

  邢望舒和小參精對望了起來,她臉上帶上了一絲凝重,她不知道應該怎麼和這個小參精交流,而且腦中有太多想說的,現在正在組織語言。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