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斬妖除魔錄 > 第18章 久別重逢相視笑

第18章 久別重逢相視笑

  在牢房裡大和尚抓住小道的肩膀來回搖晃,像是不敢相信這個消息,重復和小道確認好幾次。

  還順便把手上的油膩全都擦幹淨了。

  “是啊,這事情就是那個王貴被你教訓了一頓,和他同父異母的弟弟又突然病死了。我來之前都偷偷打聽過了,這王家兩兄弟確實長得一模一樣的,就是這麼巧。”

  大和尚這才確認下來,二話不說,又“哐哐哐”對著外面磕了三個響頭。

  神情激動,留著眼淚自言自語道:“師傅,我沒有犯下殺孽,我沒有違背和您的承諾!”

  兩百多斤的大和尚,哭得和個孩子一般,兩行熱淚流個不停。

  看得小道士都想一起哭起來了。

  不過這個時候可不是說這個話的時候,現在最重要的是先從這牢裡出去。

  兩人鎮定下來之後,也不嫌髒,就在這幹草堆上盤腿而坐,開始商量下一步怎麼辦。

  當然說是商量一下怎麼辦,其實只有小道一個人在想。

  大和尚知道自己身上沒有沾染亡魂之後,現在正一直在大聲嚷嚷,要殺出去,現在就要越獄而去。

  小道把自己的考慮告訴給他聽。

  首先還不知道這衙門裡有多少高手隱藏,就今天來到這牢房裡的一路上,他可感受到了不少人在暗處默默注視著他。

  而他的感知裡卻找不到任何人。

  再一點就是,這次是厲捕頭帶著他進來的,雖然現在還不清楚他是抱著什麼居心,但是畢竟是他帶進來的,如果現在兩人就越獄,那厲捕頭說不定會受牽連。

  說到厲捕頭,和尚也是點點頭。

  “厲兄弟確實幫了我不少,今天被他們帶過來後,如果不是厲捕頭明裡暗裡幫我說了幾次好話,說不得今日便去見了如來佛。”

  兩人一商量,畢竟還是兩個莽漢,又少被人世間的條條款款給框架,遇到問題的第一個解決方案自然就是靠拳頭。

  但是兩人都不想連累厲捕頭,所以便將在外面呆著的厲捕頭喊進來。

  在兩人一番非常直白的試探下,厲捕頭告訴他們,他後日休沐要出城一趟。

  兩人就在厲捕頭的面前,開始不斷眨眼打暗號,小道不停的擺著一些手勢,和尚也不停的回著手勢。

  從白鶴亮翅,到黑虎掏心,一直到降龍十八掌都擺完了。

  臉上帶著萬分無語表情的厲捕頭實在看不下去了,帶小道出來然後把牢房上鎖。

  故意咳嗽一聲先快步離開,留給他們兩人說幾句話的時間。

  小道故意伸了三只手指在和尚面前晃過,然後對和尚點點頭。

  大和尚也一副了然的樣子,煞有其事的點頭,示意明白了。

  外面傳來厲捕頭的催促聲。

  讓和尚保重身體,便離開了這讓他一直很不舒服陰森森的牢房。

  站在陽光下,伸了個懶腰,看到一旁的厲捕頭站在陽光中,一臉享受。

  他也好像有些明白了,當你久居暗黑,再呆在陽光下,感受到太陽的溫度,才明白這享受從何而來。

  從府衙裡出去的一路上,小道又感受到了那些目光,不知怎麼,他總是覺得這些目光,似曾相識。

  出衙門的一路上,擔心說話有人聽去,兩人便都默不作聲。

  送小道出了府衙,厲捕頭轉頭回去的一刻,才飛快的在小道耳邊說了一句:“你住的客棧已經有人盯上了,盡快離開。”

  小道微微點了個頭,轉身離去。

  小道拿著身上僅剩的銅錢買了一大堆燒餅準備拿來當幹糧。

  買完幹糧,便好像有些漫無目的在城中走著,不停的亂轉著,暗地裡在觀察四周的地形。

  小道一邊在暗暗觀察,眼角無意掃過街上的行人,結果發現了土地廟裡的那位老人家,腰間掛著標志性的大葫蘆,滿臉嚴肅在前邊走過。

  小道看到老人,就大聲的打招呼,結果卻發現老人耳朵一動,有些遲疑的左顧右盼,一臉疑惑,好像沒有發現他在這邊,快步離開了。

  明明距離不遠,當小道跟上去,想和老人打招呼去,卻發現人已經不見了。

  找了一陣都沒有再看到他,小道也沒了法子。

  便向客棧走回去,他打算把東西都收拾一下,今晚夜深悄悄離開客棧。

  回到客棧看到掌櫃又站在櫃前算賬,看到他回來還表露出有些驚慌的神情,小道心想我又不打你,你怕什麼。

  不過今晚就要跑路了,現在也沒什麼好和掌櫃說的。

  收拾好包袱,小道無所事事,就在床上打坐起來。

  修道的時間總是過得特別快的,當小道眼睛再一次睜開,夜已深,也不知道現在是幾更。

  今夜的月兒也躲在烏雲後面,因為以前每夜月光很多時候就是唯一的光源,所以小道以前總會每夜抬頭望望月兒。

  到了這不夜城,每夜各式各樣的燈火輝煌,才讓他遺忘了月亮。

  今夜烏雲密布,一片漆黑,正是跑路的好時機。

  將和尚的虎頭錫杖綁在身後,小道將內力運轉到腳上、腿上。

  在房間的窗口向上一爬來到了屋頂上,打量了一下不夜城的夜景,看到西南邊都已經暗淡下來。

  白天在這附近都已經踩過點了,知道那邊是一片矮小一些的民居,都是一些巷子,又深又暗。

  在那落腳再適合不過了。

  一提氣,在屋頂上躍起,旁邊那屋離這客棧可有一丈多遠,小道一躍便至,落地不發一點聲響。

  又連躍十幾座房屋,小道心想應該不會被人注意到了,跳到地上來有些喘氣,然後靠在路的旁邊,專找漆黑的小巷鑽。

  本來客棧就在比較偏僻的一角了,這一片民居更是在這不夜城的邊角,白天小道已經留意到了,這裡有一座矮小的道觀,好像荒廢了。

  到了道觀門口,道觀的招牌都已經不見,小道從旁邊的牆壁翻過,一切都無聲無息。

  進來裡面發現這裡應該是道觀的院子,前面是供奉三清的小殿,這後面的房子,應該就是以前在這的同道休息的地方。

  “哥,我肚子餓。”在後院的房子裡傳來一個孩子的聲音。

  小道沒想到在這看似荒廢的道觀裡居然還有人,心中大大警惕。

  不聲不響靠了過去。

  “小妹你在忍一忍,等大哥從泔水桶裡翻吃食回來,就有得吃了。”一旁有位頭大身小的小男孩安慰著一旁的小妹。

  小道打眼仔細瞧去,沒有發現任何邪氣,屋裡有四個半大孩子和好像還有一個大人在,三人都在睡著覺,另外兩個孩子則靠在一起說著話。

  幾個孩子都有些頭大身小,面露菜色。

  小道這才明白過來,看來是這幾個孤兒看這道觀廢棄,不知道從什麼地方偷摸進來這裡居住。

  幾個孩子他不在意,一旁躺著的那個大人,讓他心生警惕,他現在可不敢貿貿然現身。

  萬一他們去告訴別人,那他的行蹤又會暴露,他又不可能把幾個孩子滅口。

  走回前殿,看到三清神像都被布蓋著,口念一聲“無量天尊,多有打擾”。

  便跳上房梁,在梁上打起來坐來。

  到天將亮起時,小道聽到後院有聲響,便在梁上走到邊緣,偷偷看著聲響傳來的地方。

  他看到院子中有個不起眼的狗洞,有個骨架挺大,卻面黃肌瘦的身影從狗洞裡鑽出。

  手上提著一個荷葉包,小聲呼喊房裡的幾位孩子出來。

  幾個孩子聽到呼喊,房裡慢慢有了一些聲響,幾個孩子還有那個大人都從房裡魚貫而出,幾個人都手放在嘴上,只有輕微的聲響漏出。

  看到帶回來的荷葉包,那個大人歡呼起來,聲音有一些大,幾個孩子都轉頭看著他。

  那個高大的身影見幾個孩子都看向他,自知犯錯,憨厚笑笑,摸著頭,閉上嘴,留著口水望向那個荷葉包。

  小道看到荷葉包裡有著不少雜七雜八的吃食,大部分都是吃剩的雞骨頭和剩飯,可能是從泔水裡面翻出來的緣故,小道離這麼遠都好像聞到了酸臭味。

  幾個孩子把荷葉包裡的吃食分了幾份,將裡面最多的一份給那個帶食物回來的孩子,幾個孩子便吃了起來。

  食物不多,一人都只有幾口,吃完他們就去打水起來喝,每人都灌了不少生水來填肚子,那個高大的身影,還把荷葉泡在水裡,喝得津津有味。

  幾個孩子吃完,那個小女孩心疼看著大孩子身上的傷疤,大孩子臉上擠出一個笑容,安慰她。

  “大兄沒事,這次翻泔水桶太慢,被收泔水的養豬佬打了幾鞭,不疼的,下次大兄跑快一些就沒事了。”

  在房梁上的小道再也聽不下去了。

  從前殿的窗口翻身而出,幾個孩子突然看到有人出現,嚇得不行。

  雖然受到驚嚇,但是幾個孩子都沒叫出聲來,緊緊捂住了嘴。

  小道看到自己嚇得了他們,也不好意思,又看到他們被嚇到還下意識把嘴捂住,不敢出聲讓外面的人聽到,怕被人趕出去的模樣。

  陳三的心,就為了這幾個孩子,感到心痛起來。

  臉上露出笑容,也不向他們繼續靠近,只是也小小聲和他們說:“孩子們,你們不要害怕,我是一名遊歷四方的道士,路經這城見這道觀荒廢,在這裡歇息。”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