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斬妖除魔錄 > 第170章 心劍一起魔頭滅

第170章 心劍一起魔頭滅

  小道的臉上罕見出現了冷漠的表情,他拔出手中的桃木劍,指著對面那群人,身上殺氣騰騰。

  對面那群人也是謹慎得很,並沒有說什麼開場白浪費時間,只是悶聲向小道衝過來。

  這次小道要速戰速決,和身後的邢姑娘說了一句:“邢姑娘你小心一些。”說完,主動向眼前那幫人衝了過去。

  邢望舒望著小道的背影,不由得想起了,那夜,他對著恐怖豬妖衝擊過去的那一瞬間,這一幕是如此地相似,她有些痴迷地望著他的背影,呆呆愣在原地。

  前面正在衝鋒的小道,手上和腳上都出現了淡淡的白光,當內力出現的一刻,對面這二十來號人,根本就不是他的對手,他如狼入羊群一般。

  在雙方碰撞在一起,只用了不超過五個呼吸的時間,這二十多個門派弟子都倒在地上,他們的臉上還帶著一條紅印,那是小道在他們臉上狠狠地拍出來的。

  望著小道站在這群人的中間,她只能望見他的側臉,分明的五官讓她不由自主地注視著這個男人,當她看見小道慢慢地朝她轉過臉來,見到他臉色的冷漠都化成了一抹笑意,讓她更加痴迷。

  直到聽到小道的喊叫,她才清醒過來,朝小道跑去,不知道何時她的臉上也帶著滿溢的笑容。

  兩人就這樣開始浪跡天涯...額,開始向擂臺上匆匆趕去。

  ……

  ……

  在不遠處的林子裡,幾位弟子看見司馬長老臉上的表情已經變化了好幾次,從一開始準備看好戲的表情,到現在這副一臉不可思議的樣子,當然幾位弟子臉上同樣帶著異樣的表情,他們真的沒想到過,有人可以這麼強。

  此時,司馬真義心裡浮現著,四個字:內勁外放。

  他剛剛已經忍不住揉了一次眼睛,可是不管他怎麼揉眼睛,都是真真切切地看見了小道手中那淡淡的白光出現,雖然從小道手腳上出現白光到結束,可能就短短的幾個呼吸的功夫,可是這已經足夠讓司馬長老看得清楚了。

  他真不敢相信,這內勁外放怎麼會出現在一個年輕小子的身上呢?

  要知道,在江湖中高手多如牛毛,每天都不知道有多少高手出現在這江湖上,而有人的地方,就自然會有高低。

  在江湖卻從來沒有一個明確的分級,大多數人都是依據那人的戰績,來判斷他的實力,因為這很難分辨一個高手的等級,比如可能你今天是二流高手,可是在你睡覺的時候,卻被一個不入流的人割去了頭顱,那難道殺人者就有二級的實力了嗎?

  所以在江湖上對高手的實力判斷,都是從他的實戰戰績裡來判斷的,除了一種人之外。

  這種人,他們通常稱他們為能將內勁外放的人,因為只要看見他們身上出現的光芒,一眼就可以知道他們就是高手了,畢竟這些不是每個人身上都能閃閃放金光的,當你看見了光,那人肯定就是高手。

  拿小道來做個解釋,比如說小道不懂得內勁外放,就依靠他手中的桃木劍去殺那夜的豬妖,那他現在的墳頭草可能已經有幾米高了,他拿著木劍可能連豬妖的皮都破不了。

  而當小道在木劍中注入了內力進去,那桃木劍就大大不同了,就好像突然強化加十三一樣,雖然看似是桃木劍在刺穿豬妖身體,其實是劍上的內力在發威。

  當然,也並不是說,只有修煉出勁氣的人才是高手,祖述大師和齊莊主,他們一樣沒有修煉出勁氣,可是卻沒人敢小看他們,當內體功夫練到一個極致的時候,也可以天下無敵,不過就沒有內勁外放那般來得耀眼。

  所以司馬真義看見小道手中的白光,便知道小道的強大,臉上的表情不停變換,他可不想惹上這樣一名敵手,在林中沉默許久,司馬真義帶著弟子們撤回了營地中。

  而司馬真義不知道的是,雖然都是內勁外放,但是其中也有許多門道,一般自己摸索出來的人,只能將勁氣在自己身軀上遊動,而小道是和陳老道學的御氣術,將內力注入劍裡只是最簡單的一步。

  陳老道的御氣術是這世間獨有的,他的御的氣可不是死的,而是一股活氣,平日小道將內力注入桃木劍中的時候,劍上勁氣看似風平浪靜,其實這些勁氣是一刻不停地流動著,就好像一把啟動的電鋸一般活動。

  任何堅韌的外皮都扛不住這電鋸一般的內力,當然這也是為什麼他們一脈都要使用木劍的原因,換作其他兵器還真不一定有這般奇妙。

  正當就在司馬真義回得營地的同時,小道和邢姑娘也剛剛好趕到了擂臺附近。

  原來在山上一直在比試的同時,這山腳下也不時有很多江湖中人趕來,這不,擂臺下,包括休息區外面已經滿滿當當全都是人了。

  小道看著面前的觀眾,和邢姑娘對望一眼,兩人都有些傻眼了,這麼多人要擠進去要擠到什麼時候啊?

  平時不想找這些門派弟子的時候,他們總是到處出現,現在兩人想找那些弟子來幫忙開路的時候,又一個都找不到。

  就在他們兩人沒有辦法的時候,更雪上加霜的事情也來了,擂臺上開始呼喊起邢望舒的名字來,臺下的觀眾也在等待著,一連喊了幾次都沒人上場。

  因為臺下的觀眾太熱情,擔心選手聽不見,現在場上已經有十位弟子在同時喊著邢望舒的名字了,可是卻一直不見人。

  在擂臺下的顧師長他們也在擔憂著小道幾人,剛剛比試一結束就不見人了,心裡在猜測可能他們去看王少俠了,可是一直到比試開始,都沒有在休息區裡望見他們的身影。

  幾人都不知道王少俠被送去了醫療營,在這附近都找遍了,心想著,現在比試都要開始了,這幾人都還沒出現,可不是出了什麼意外了吧。

  一眾人都在這邊憂心忡忡的時候,從後面的觀眾裡卻傳來了巨大的聲浪,讓所有人都忍不住回頭望去,看看發生了什麼事情。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