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斬妖除魔錄 > 第72章 險而又險過一關

第72章 險而又險過一關

  在眾人的歡呼聲中,小道走進了休息區,和尚正笑嘻嘻望著他,兩人說了幾句道賀的話,小道發現邢姑娘不在休息區裡,一問才知道她已經上了另外一個擂臺上了。

  將目光放在另外一座擂臺上,看見邢姑娘正在擂臺上和一個男子正打鬥著,那男子使的是一杆鐵槍,邢望舒的長鞭在這鐵槍下並不討好,幾次猛烈地攻勢都被那人長槍一抖就輕易化解。

  在長槍的攻勢下,邢望舒左躲右閃,眼看就要落敗了,只要她一個不備,就會被長槍在身上狠狠地開個血洞,看到這一幕小道都忍不住緊張起來了,在臺下默默為她加油。

  在臺上的邢望舒也不知道是不是聽到了小道的加油,那杆長槍在她宏偉的胸前劃過,割破了她外衣上胸口位置一些布料出來,那男子瞄到她的偉大,心神一亂,被邢望舒找到了反擊的機會。

  她把手中長鞭一收,一個鐵拱橋向後躺倒了下來,兩條大長腿就向那男子踢去,那人來不及收槍,只好先退一步,開始沒想到就是這一步就讓他失去了機會。

  邢望舒的身軀優美如蝴蝶一般,躲過那男子最後刺出一槍,竟直接丟了長鞭,近身與他纏鬥起來,這名男子用慣了長槍,也不像邢望舒一樣有著破釜沉舟的勇氣,長槍在纏鬥中根本沒有優勢,等到他反應過來,已經遲了。

  下一刻,那男子躺在地上,看著那條長腿就踩在自己的胸前,忍不住吞了口唾沫,趕緊認輸。

  當弟子宣布邢望舒獲勝的時候,這場下的觀眾也是非常捧場,比起看男人大戰,看這身材前凸後翹的漂亮姑娘,不也挺好的嘛。

  從擂臺上走下來,邢望舒臉上帶著得意的神色,回到了休息區走到小道面前,問道:“小道士,你覺得我的表現怎麼樣?”俏臉上帶著一副快來誇獎我的模樣。

  結果小道還沒出聲,一旁的大和尚先開始了、

  “我說妹子,你最後那一下可太棒了,一腳把那人踩在地上,你沒看到他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嗎!”

  本來還想說話的小道被大和尚這一打岔,也忘了要說什麼,閉上嘴笑著看著邢姑娘。

  邢望舒看見小道都要出口誇獎自己了,這大和尚這時候插什麼嘴,氣得她杏眼圓睜,給了大和尚一個死亡凝視。

  這時小道看見邢姑娘的衣服上破開了一點,低頭聞了一下身上的外袍,只有一些淡淡的酒味,還算幹淨,並未多想,便把身上淡黃外袍脫下來遞了過去。

  小道臉上帶著自然的微笑,笑著對她說:“邢姑娘,我這外衣還算幹淨,若你不介意便向穿上遮擋一二。”

  原本還在生氣的邢望舒,看到小道脫掉身上的長袍,又聽到他這麼一說,臉上的暴雨警報一下變成了多雲轉晴。

  她面帶著無法掩飾的微笑,高興地說:“小道士,咱們都是江湖兒女,何必扭扭捏捏,說什麼介意不介意的話呢。”

  從小道手中接過了外袍,披在身上,感受著身上外袍帶來的溫暖,邢望舒臉上只剩下笑意,大大的眼睛都看不見了,只剩下兩彎月兒掛著,面上還帶著一絲羞澀的紅暈,現在看起來好不迷人。

  一切都是那麼美好,只有大和尚臉上從晴天轉入了陰晴不定,看著邢望舒這變臉的模樣,和尚第一次羨慕起了小道,心裡有個聲音在大喊:憑什麼我這麼帥,卻沒頭發!

  不去理大和尚在想什麼,邢望舒和小道聊起剛剛擂臺上的事來,一說到講故事,邢望舒可就不困了,不經意就露出平日那江湖做派,將剛剛擂臺上的故事加工一下,講得一段接一段。

  小道聽著她講的事,怎麼和自己剛剛在擂臺下看見的好像不同一樣,臉上出現幾分狐疑。

  邢望舒看見小道臉上的表情,一拍腦門,怎麼自己一不注意,那豪邁江湖人的模樣又出來了,只好在一旁開始叫和尚上擂臺了,將小道的注意力吸引過去,她這才算蒙混過關。

  聽到自己的好兄弟被叫到,小道的心神肯定是又放在了擂臺上。

  這時從休息區裡,另外一個被喊到的人也走進擂臺上,小道一看那人,眼裡有些驚訝,好家夥可不得了。

  那人比小道還高一個頭,全身肌肉發達,只穿著一件短打就上臺了,手裡還拿著兩把巨大鐵錘,這錘可和邢道南的流星錘不同,更像是李元霸用的那種,兩個巨大圓錘頭,小道目測了一下,估計比他的頭還大一倍。

  大和尚和小道說了兩句就上擂臺去了,看見面前這明顯就是走力道的壯漢,眼裡一亮,這才是他心目中的標準江湖好漢的模樣,這手臂可比佛爺都粗了,嘖嘖嘖,不錯、不錯,真不錯。

  兩人一走上臺去,場下的觀眾又是一陣陣歡呼,這兩漢子一看就知道是走粗暴路線,這種搏鬥才是最刺激的,現在的江湖人也喜歡看這種,拳拳到肉的真男人大戰。

  待兩人就位之後,場下那弟子又上去說開場白。

  那弟子看見下面的眾人興致勃勃,也有了幾分賣弄之心,指著那壯漢就開始介紹起來:“諸位!這位好漢是來自伏牛山的本地人李霸天,他一路過來,所有擋在他面前的敵手都擋不住他那雙錘一擊,沒有人能擋住他一招!讓我們歡迎他!”

  場下眾人紛紛喊叫起來。

  “李霸天!李霸天!李霸天!”

  擂臺上的弟子看見場下眾人熱情停下後,繼續介紹起了大和尚。

  “這位是長定大師!一根虎頭鎏金佛杖,一路戰無不勝,那杖一落對手紛紛認輸,同樣也是沒有人能接住長定大師的一杖,讓我們歡迎他!”

  熱情的觀眾被這位弟子帶動了情緒,發出了比剛才更激烈的叫聲。

  “長定大師!長定大師!”

  擂臺上的兩人都是真正的漢子,聽到這場下有如此多的觀眾為他們呼喊,身體中的熱血已經沸騰,兩人狠狠地對視了一眼,大戰即將開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