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斬妖除魔錄 > 第123章 回憶往事昔鼠妖

第123章 回憶往事昔鼠妖

  月亮懸在高空,烏雲蓋頂,慘白的月光照射在人間的一角。

  點點月光見證著正在發生的慘劇。

  這是人間煉獄一般的場景,院中到處都是殘肢斷臂,鮮血浸溼地上的土壤,空氣中飄散著一股難聞的惡臭。

  陳家的家主跪倒在血泊中,臉上流下了兩行血淚,雙手緊緊握著,渾身都在顫抖,對著月光懊悔,最後只剩下對天啼血哀嚎出:“這一切都是我的錯啊!”

  一聲嘆息從門外響起:“唉!還是來晚了一步”

  一位身穿天師道袍,手持桃木劍,一頭銀發卻不顯容顏蒼老的道人,走進陳府的大門。

  這老道士與這陳家同出一源,百年前這一家從外地移居至此,機緣巧合下,老道士得高人點撥,便踏上修道之路,轉眼間百年已過,前幾日心有悸動,急忙從華山趕來,卻還是晚了一步。

  看這院中場景,不由得嘆息。

  老道士細細打量四周,發現在後院,居然還有一道弱小生氣,快步走到後院,發現後院有一房間裡躺在一男嬰,這嬰兒也奇特,看見老道士也不哭不鬧。

  老道士在嬰兒身上,感受到了血脈的感應,便知這是陳家血脈。

  他看到嬰兒身上充滿著惡念,微微皺眉,掐指一算,便知道這是今日的因,落在這嬰兒身上,日後必有一場恩怨要了結。

  抱著嬰兒回到院中,小院裡卻只剩下邪惡的氣息,在院中不停流轉,知曉若不處理幹淨,此處必有妖孽出世。

  身上氣機運轉,抽出腰間懸掛的破舊桃木劍,小心翼翼拿從懷裡拿出一張寫滿高深道文的符箓,口中念念有詞:“天降神雷,破除惡劫,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符箓慢慢升上高空,就停在了陳府上空正中央。

  隨後從老道士身上飛出二十四道符箓,飛落陳府四周,如果這時從天上看下來就會發現,這些符箓形成了一個八卦陣。

  老道士就站在八卦陣的正中間。

  半空中那符箓,無風自燃。

  當符箓燃燒完,天上烏雲密布,雲中仿佛有龍在遊走、嬉戲,雷雲滾滾。

  老道士手捏一個奇異的手勢,一只指頭伸出,指向前方。

  “轟隆隆!”

  神雷從天而降,一霎那,這縣裡的所有人,如見白晝。

  仿佛天亮了一般,世間只剩滾滾雷聲,不斷有神雷落入陳府,八卦陣內雷聲不斷。

  待雷聲停下,整個陳府已經化為一片廢墟。

  天空中下起了淅瀝瀝的小雨。

  廢墟之外,老道士抱著嬰兒,看著廢墟,嘆息著搖了搖頭。

  看到懷中嬰兒老道士臉上才有了幾分笑意。

  老道士看著懷裡的嬰兒,用手捏了捏嬰兒的臉蛋,自言自語道:“我是你祖爺爺的爺爺,長大以後也不知道你要喊我什麼,哈哈哈哈。”

  夜色中只剩下老道士爽朗的笑聲。

  事了拂衣去,深藏功與名。

  ......

  ......

  老道士抱著嬰孩,一路東行,回到了他修道之地,華山。

  在那個時代,華山上還有不少野獸,再加上山上吃鹽困難,華山上可謂是人跡罕至,只有一些不願被世俗打擾,一心向道的,才在這華山這上隱居。

  畢竟這山之險,可了得。

  山如利劍,鋒指九天。氣勢磅礴,誰敢多言!

  住在山下的居民,日夜望著這山都不敢上山一趟,只有一些老獵戶,收下重金,才敢帶人上山一觀。

  什麼?你問怎麼有人會給錢,上山去一觀。

  那可得問問,詩聖杜甫了,那一首《望嶽》,那一句

  會當凌絕頂,一覽眾山小。

  不知使得多少讀書人、武林中人,時不時來這華山登頂,賞這奇觀。

  老獵戶可喜歡那些讀書人到來,一群公子哥帶上一眾僕人,給得又多,又愛裝大方,老獵戶帶他們上幾座低一些山頂,就讓他們氣喘籲籲,打道回府了。

  可遇到那些武林中人,出手小氣不說,帶上半路,誰知道他們會不會給這山中又留下一縷亡魂。

  說回老道士,這道士自然也姓陳,百年前就來到這華山找了一山峰住下,在這華山上修道,時不時會下山,用打來的獵物和山下居民換一些鹽巴。

  一來二去,在這住了過百年,還是精神奕奕,鶴發童顏。

  這山下有一些居民,還穿開襠褲就見到過這位陳老道,看他白發蒼蒼,直喊陳老道,一直到垂暮之年還見到陳老道,還是一般模樣,這自然就心甘情願道上一句,“陳老神仙。”

  陳老道為人和氣,和山下居民也是和和氣氣,甚至偶在山上修煉之時,還會望一望這山下小鎮之氣,看看有無邪氣、有無生氣消去,若有熟悉的生氣消失,就會裝作碰巧下山換鹽巴,隨便為他們主持喪事。

  不過小鎮的居民已經很少見到這位活神仙了,因為老道前幾年收了兩名弟子,這幾年都是他們兩位下山換鹽。

  話說陳老道披星戴月從商縣趕到山下時,已是下半夜之時,便不打擾居民,獨自一人趁夜色上山。

  進了山中,老道也不怕有人望見,會感到驚世駭俗。

  只見他一提氣,飛身一躍,踩在樹頂,又輕踩樹枝用來借力,每一借力便飛躍數丈,而肩上嬰孩還在熟熟睡著,絲毫沒感受到任何力道。

  一路趕路不去多說。

  陳老道修道居住的這山峰那可就必須得提上幾句。

  且看這一峰,亂石嶙峋,一重接一重,在這華山上,拔地而起,頗有幾分松塔之形,便被陳老道隨口稱之,松塔峰。

  峰頂,有一道觀,與一顆大樹相依築起,觀內奉三清香火,檀香渺渺,在一旁還供著一個小小的木制神位,觀後還有平房一間,水缸數口等等。

  這山峰之巔,一片光禿禿的,只有一顆樹,樹身要幾人才可合抱,陳老道曾經還徒弟說過這山上養分少,這樹越長越大,為了生存就把這山上所有的養分吸收,獨佔山巔,所以才長得這麼粗壯。

  其實師傅沒有告訴弟子,這樹獨佔一山,雖不是在華山最高那山峰,卻也比尋常之地有靈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