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斬妖除魔錄 > 第118章 鴉雀無聲再歸來

第118章 鴉雀無聲再歸來

  修改章

  繁華盛世,輝煌古都。

  曾幾何時,這座城市每日進出何止萬人。

  時光匆匆,終是沒能在時間的流逝中堅持下來。

  一個小道士和一個大和尚,在這大道一邊說著什麼,並肩同行著,

  自然惹來不少注視目光,有好奇、有玩味、還有一些不懷好意。

  兩人一開始還在排著隊好好的,當然過了城門後的檢查關口,進入城門下的通道裡,身體就不由自己了,瞬間被洶湧而來的人群淹沒,在數千年前就嘗試了,擠死亡三號線的恐怖。

  在人群中,被擠得頭昏眼花,好不容易才出來。

  從城門通道中走出,進入城內,那一剎那。

  仿佛從畫外,進入畫中。

  只見,

  車水馬龍,人如川流不息。

  牽羊帶狗,處處摩肩接踵。

  有穿著光鮮亮麗的富商、衣冠楚楚的君子,也有身穿樸素的窮人,都在大道兩旁見得,卻不顯奇怪,非常自然,因為每個人都是這城中的一份子。

  進了城內,叫賣聲不絕,到處都是驚奇,到處都是新鮮。

  大道兩旁有賣小食、擺字攤、修車鋪、涼茶攤等等。

  各種攤上的貨品五花八門。

  這可看花了兩人眼,哪怕是比較有行走江湖經驗的大和尚,都看的雙眼發直。

  但是大和尚還是一心想先找到關公廟。

  便拉著,準確一些說,是拖著正在流口水小道士,艱難從兩旁的各式美食小吃中逃離。

  小道擦擦口水,也想起來自己是要去找關公廟的,這才依依不舍的向大和尚走去。

  兩人一路擠去,也分不清東南西北,只是往人少的地方擠出去。

  好不容易來到一條比較偏僻的街上。

  小道剛想和路人問路,一旁的大和尚就拍拍他肩膀,指著街盡頭的一間寺廟:“陳三你看,這可不就是關公廟嘛,還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

  小道也抬頭望去,一陣恍惚,有些看不清,揉了揉眼睛,一看還真是大大的“關公廟”三個大字。

  還沒來得及說什麼,就被大和尚一把拉住,兩人向關公廟走去。

  走近一瞧,這廟可還不小,走進寺門,一條寬敞的走道映入眼前,走道的兩旁還有不少壁畫。

  一打量,壁畫上居然都是道教蓮花圖案,還有一些道經經典故事,看到這些讓小道覺得非常熟悉。

  這些經典,師傅以往也和他說過不少,有些他比較感興趣的冷門道傳居然也有,目不轉睛的看去。

  心裡暗道,看來可能這位關二爺也是道家中人吧。

  還想多看幾眼,就被急不可待的大和尚拉進去。

  “這些每日都看得到的普通壁畫,都看了十幾年了,你不膩我還膩呢!”

  進來殿堂,裡面的擺設讓小道更熟悉,供桌上香爐、寶燈,連那寶蓋都和自家供奉觀內相似,有種莫名其妙的熟悉感,仿佛在夢中已經來過這裡了。

  見到那關公神像,臥蠶眉、丹鳳眼、赤面長髯,這神像做得栩栩如生,不愧是這大城裡的廟宇,這做工、這模樣和小道心中想的關公,簡直是一模一樣。

  仔細一打量,卻感到有些奇怪,怎麼這關公眼睛是微微眯著的。

  小道之前也從未拜過關公,對這裡面的門道不清,便轉身問和尚。

  大和尚心中暗罵,“你這小道士好不懂事,問我佛教的事情就算了,這關公我也沒拜過,我怎麼知道,萬一說不出那可不是丟了佛爺的臉。”

  心中雖在吐槽,但是面上可是裝出一副成竹在胸的模樣,眼珠子一轉,就開始胡編亂造起來。

  “這你可就有所不知了,每逢關公上陣殺敵,心中有殺意浮現時,便是這麼一個模樣,這是在深思熟慮。眯眼代表關爺希望,凡事都要注意,做事之前深思熟慮。”

  一番驢唇不對馬嘴的話,說得小道士更加迷糊了。

  大和尚怕小道還有什麼要問的,便岔開話題。

  “咱們不是來這裡結拜為異性兄弟的嗎?你怎麼這麼多問題!是不是看不起佛爺後悔了?”

  他們二人在這胡扯著,旁邊小門裡出來一位廟祝,見到一僧一道在神像前吵鬧,不由怪哉。

  “我說二位,可是有什麼爭執不成?為何在這神像之下吵鬧不休啊?”廟祝疑惑打量著兩人。

  看到有人出現,他們兩人也不再打鬧。

  胖和尚“嘿嘿”一笑,向前去和廟祝勾肩搭背說道:“廟祝你可誤會了,佛爺和這小道士一見如故,又有救命之恩,來到你這廟中,這下齊活了。當在這關公神像下,請關爺見證,讓我二人今日在此義結金蘭啊。”

  那廟祝也是頭一次見到這等場面,推開胖和尚的大手,一時間真是哭笑不得。

  “你們二人可是認真的?”

  小道一直到現在才發覺,好像真要這麼糊裡糊塗的就和這大和尚,結為異性兄弟了,有些想退縮,眼裡遲疑浮現。

  大和尚看到小道這副模樣,便激上一激,大喝道:“陳三,莫不是你看不起佛爺嗎?怎麼還想臨陣脫逃啊?”

  年輕人就是年輕人,被和尚一激,熱血上頭,也不去多顧什麼了。

  “啟大哥,小道我孑然一身、兩袖空空,又有什麼看得起看不起一說,你我今日必在此義結金蘭!”

  “好,不愧是佛爺的兄弟,夠爽快,廟祝勞煩你幫我二人準備一下,我兩今日在此結為異性兄弟!”

  一旁的廟祝看兩人還真是認真的,哭笑不得,不過想想也沒誰規定,和尚不能和道士做兄弟的。

  這便露出了一個奸笑的表情:“兩位痛快,不過請問你們是要做哪等儀式呢?”

  “什麼這種那種,自然是結拜兄弟的儀式啊!”和尚疑惑道。

  “本廟提供服務,自然要收取一些人工費了。”

  “這一等儀式準備,提供場地,廟裡幾位得道高人都親自為你們主持,在備上豬頭一個、肥雞兩只、好酒兩壇、香火黃紙各式各樣,應有盡有,只需白銀八百兩。”

  見到兩人都呆若木雞,廟祝也不待他們回答,繼續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