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斬妖除魔錄 > 第128章 白雲山腳有來客

第128章 白雲山腳有來客

  仙緣金珠引禍端

  月亮懸在高空,烏雲蓋頂,慘白的月光照射在人間的一角。

  點點月光見證著正在發生的慘劇。

  這是人間煉獄一般的場景,院中到處都是殘肢斷臂,鮮血浸溼地上的土壤,空氣中飄散著一股難聞的惡臭。

  陳家的家主跪倒在血泊中,臉上流下了兩行血淚,雙手緊緊握著,渾身都在顫抖,對著月光懊悔,最後只剩下對天啼血哀嚎出:“這一切都是我的錯啊!”

  一聲嘆息從門外響起:“唉!還是來晚了一步”

  一位身穿天師道袍,手持桃木劍,一頭銀發卻不顯容顏蒼老的道人,走進陳府的大門。

  ···

  半日之前商縣內,這是商縣最大家族,陳氏。

  陳氏族人過萬,在整個河南道都是鼎盛。樹大自分枝,這支分支乃百年前從河南道搬遷到這商縣定居。

  經過幾代人的悉心經營,在這商縣也是蒸蒸日上。這陳家前幾代人在這商縣修橋補路,遇到災年也開粥鋪做些好事,在這商縣也有好名聲。

  無奈樹大有枯枝,百年經營族中自然有一些敗家子。

  當代家主之子**登就是這樣一個敗家子,仗著自家身份,在這商縣欺男霸女,可謂是無惡不作。

  陳家主又只有這麼一根獨苗,雖然知道這小子不做一點好事,但也對**登做的壞事,睜只眼閉只眼,只是時不時的幫他兒子,擦擦屁股。

  這麼一來,陳家幾代人的好名聲都毀於一旦。

  話說回來,這日陳府門口來了一中年道人,這道人看起來可不得了,仙風道骨一看就是道術高深的道長。

  “無量壽福,這位小哥,勞煩告知陳家主,貧道清風子特來拜見陳府家主。”道人說完一擺手中的拂塵打了個道揖。

  看門兩小廝那見過這等高人客氣,兩人頓時愣住,對視一眼才出聲道:“這位道長有禮、有禮,無量壽佛,我馬上進去告訴主子,道長稍待片刻!”說完一人就急急忙忙的進到府內去尋家主老爺。

  “清風子?”陳家主一頭霧水。

  “是呀!主子,這清風子道長就在門口等著呢。”

  門子領著一頭霧水的家主老爺來到府門前。

  陳家主在府門見到了這位清風子,確實一番仙風道骨、世外高人模樣不由得暗暗點頭。

  “清風子道長?在下便是這陳家家主,請問有何貴幹。”

  “貧道在伏牛山上修道數十載,前些日子,心中突有一分悸動,掐指一算。算得這商縣內似有仙緣,今日特尋至貴府,果不其然,見到貴府府上有絲絲紫氣升騰。貧道觀之貴府這紫氣升騰,乃府內之人有那成仙得道之緣啊。”

  陳家主面色微紅、雙眼發亮:“道長,我這陳家中真有人可做得那逍遙上仙!?”

  “無量壽福,貧道乃修道之人,可不敢亂講。”

  “那可知是府中何人啊?”

  “天機不可洩露。”

  這清風子,從八卦道袍內拿出一顆金珠,遞給陳家主:“此物有緣人皆可碰之,內便是仙緣。”

  陳家主伸手接過金珠,還想說上一二。

  卻見眼前的清風子道長退後兩步,手中拂塵一擺,一陣淡黑色怪風吹來,吹得街上人人都一時迷眼,在回神時,已然不見道人身影。

  門口看門小肆不由得一陣大呼小叫:“主子、主子,這是真的活神仙啊!”

  陳家主聽這小廝一番大呼小叫,也從震驚中恢復幾分鎮定。

  抬頭一望,街上可還有不少行人,都在呆呆的望著陳家主手上的金珠發呆。

  不由暗罵這小廝不懂事,大呼小叫,引得街上人人都注意到這邊的奇景。

  也顧不得教訓門子了,趕緊把金珠往懷裡一揣,就急匆匆的跑進府裡去了。

  可陳家主卻沒發現。

  街邊的人眼中都已經閃爍著貪婪的目光,看著急匆匆進府的陳家主,就好像一只只前胸貼後背的野狼,惡狠狠盯上了一塊肥美鮮肉一般。

  陳家主急匆匆地回到了府內,一揮手,把廳內侍奉的侍女趕走,坐在空無一人的大廳裡,這才急不可耐的拿出金珠,兩指一捏,細細打量起來。

  只見一顆圓潤無暇,有龍眼大小的小金珠,在這還顯午後光亮的廳內居然閃爍著淡淡金色光芒。

  認定這是一個不得了的寶貝,陳家主就開始在廳裡一遍遍,不厭其煩地撫摸起這小金珠。

  仿佛這金珠就是自己最重要的東西,一刻鍾也不能離開。

  陳家主一直沉溺這種奇異狀態,不知過了多久,突然腰上傳來一股熾熱感,好像被人用熾熱的火炭燙了一下。

  讓他下意識把手中金珠一下甩在地上,伸手摸向腰間,卻發覺腰上不疼不癢,好像剛剛熾熱感是幻覺一般,摸了一會,注意到腰上佩戴的一個小香包,摸起來好像還有幾分溫熱感。

  打開小香包,陳家主明明記得,裡面應該是祖上留下的一道符箓,卻不知何時化成一包黑灰。

  平日的陳家主也算精明,平時遇到這事定會意識到有一些不對勁,可是此時的他,心神恍惚,根本不及去多想。

  人一恍惚,又是想著要找回金珠,趕緊趴到地上去找那顆金珠,一頓好找才把金珠找到。

  放在手中緊張的上看下看,好在金珠絲毫無損,這才放下心來。

  正好小香包裡已經沒東西了,他就把香包裡的黑灰倒出來,把金珠裝進小香包裡。

  也是奇怪,當腰上傳完那陣奇熱感後,金珠就好像已經對他,沒那麼有吸引力了。

  陳家主想了片刻,覺得可能是此珠於與他無緣吧。

  回過神才發現,就剛剛打量金珠的功夫,外面天卻已經有一些開始黑暗起來了。

  趕緊推開廳門,在外面找了一位侍女一問,原來自家已經在廳裡呆了兩個多時辰。

  陳家主讓侍女趕緊去找自家妻兒過來,畢竟人都有私心,如果這金珠是機緣,那可是肥水不流外人田。

  “相公,你怎麼不讓小翠點上燈啊?這烏漆嘛黑的”廳外傳來一個溫柔女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