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斬妖除魔錄 > 第137章 撲朔迷離此中情

第137章 撲朔迷離此中情

  小道見幾人都已經比完了這一輪,心中擔憂王少俠的傷勢,便去問旁邊的弟子,打完了可不可以先行離開,他們要去探望受傷的朋友。

  那個弟子告訴他們,下一輪也要繼續在這個擂臺上進行,讓他們半個時辰後回來就行,如果過時就會被取消參賽資格。

  小道心想著半個時辰,那應該夠用了,幾人便向名劍山莊設立在不遠處的醫療營地走過去。

  那名弟子看見他們離開了,臉上帶著陰險的表情離開了休息區,朝司馬長老的位置走過去。

  司馬長老聽完那弟子的稟報,臉上面無表情,一擺手讓弟子退下,他心中開始思考起來,這中間會不會有什麼可以下手的地方呢?

  正在司馬長老還在想著陰謀詭計的時候,那位劍山莊的齊莊主,正從山巔之上走下來,一路見到他的各大門派的弟子,都紛紛向他敬師長禮。

  沒多久,那一眾高手看見齊萬劍走過來的身影,他那步伐如同量著尺在行走,由於他身材高大走的步子也比常人大些,他落下的每一步都恰好是一米,一分不多一分不少,雖然他臉上面無表情,但是他每走一步就有一股莫名的威壓出現。

  那仿佛帶著一種奇怪律動的步伐,雖然踏在地上沒有任何聲響出現,但是在眾高手的心中,都仿佛有著步伐聲響起,影響著他們的思緒,一眾高手都有些不痛快,你齊萬劍是厲害,憑什麼在我們面前耍威風。

  幾位高手互相對視一眼,心有靈犀一般地同時點了點頭,下一刻,幾人同時在地上踏出了一步,這步伐聲音整齊如一,正好踏在了齊萬劍上一步剛起,而下一步還未踏出之時。

  他們試圖用這聲腳步聲,打斷齊萬劍身上的威勢,而原本面無表情的齊莊主看見他們這一腳,嘴角有一絲不屑出現,下一刻,他還是踏出了那一步。

  這一步一踏下來,高手們紛紛一哼,看來並不好受,甚至那位鐵劍門最年輕的高手喬不思,嘴角還流出了鮮血,而齊莊主踏出這一步後也是停在原地,雙目閉上,調息了一會才再睜開雙目。

  眾多高手見到齊萬劍在他們聯手之下也不好過,有幾位臉上還有些許喜色出現,不過他們卻沒想到,他們這麼多位都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高手,這麼多人聯手才能把齊萬劍下山的威勢給擋住,那一對一的情況下,這些人怕根本不敢動手。

  那名劍山莊的少莊主見到父親受傷,心中有一絲憤怒閃過,不過他的臉上卻還表現得就像沒事發生一樣,不過他把在場的每一位高手,都在心中給記了下來,總有一天,哼哼。

  看見齊莊主過來了,齊少主上去迎接父親,帶著他坐到了中間的主位置上去。

  那空出來的主位本來就是留給齊萬劍的,不過,如果剛剛齊萬劍沒有那力壓眾人的表現,想必在場的高人們也不會讓他坐得舒服。

  齊萬劍坐下以後,掃了幾個擂臺一眼,其中一個擂臺上的打鬥吸引了他的注意力,畢竟都是年輕人在比武,又有什麼能吸引到他的目光呢?

  原來現在這場上正在比武的,就是司馬長老的私生子,對面站著一名武藝不差的江湖人,可惜不知道為什麼,那江湖人動起來手來總是畏手畏腳,好幾次明明可以直接結束比試,但是到最後都沒有動手。

  而他對面頂著一只熊貓眼的公子哥,現在正打得高興,只有他打人而對面的人只在挨打,他肯定高興了,那公子哥又拿出折扇來,在擂臺擺了幾個造型,然後對面那江湖人口中叫喚了幾聲,自己跳下擂臺。

  擂臺下傳出一陣噓聲,面對著噓聲,臺上的公子哥不以為恥,反而不停地向下面的觀眾,擺著各個不同的姿勢,臉上還帶著興奮。

  “哼!”看了幾眼就看不下去的齊萬劍,忍不住冷哼了一聲。

  一旁的齊少主哪裡不明白父親的意思,不待他詢問,就主動靠過去,在齊萬劍的耳邊說出了這場上公子哥的來龍去脈。

  司馬長老本來就注意著齊萬劍,現在看到他們兩父子在說著悄悄話,又見齊萬劍忽然看了自己一眼,哪裡還不明白,肯定是場上這私生子給自己惹出來的事。

  雖然心中對這私生子有些不滿,但是他平日裡作威作福慣了,面對齊萬劍,他司馬真義還不至於說害怕他。

  過了一會,齊萬劍非常有磁性的聲音響起:“諸位,這比武裡面是不是有些不幹淨。”

  司馬長老一聽這話就明白,這齊萬劍是衝他來的,臉上更是不悅,只是礙於齊萬劍剛剛的威勢,現在不想做這出頭鳥,便開始裝聾作啞。

  其他高人們,哪一位不是年老成精的存在,一看這是現在風頭最盛的兩個大門派之間的交鋒,他們那裡會出聲,一個個也都開始裝著閉目養神,如果不是他們耳朵不時一動一動的,還真以為這幾位高人都在養神。

  齊萬劍看沒人出聲,便直接挑明了來說:“司馬長老,這場上這人可是你安排的?”

  躲在角落裡當縮頭烏龜的司馬真義,沒想到這人竟然直接點自己的名,不過畢竟他還是鐵劍門的長老,他這個時候可不能退縮。

  臉上帶著冷意的司馬長老便回話:“這場上是我的人,有何貴幹?”

  齊萬劍臉上還是帶著那副波瀾不動的表情,說道:“這人有問題,當取消他的資格。”

  聽到齊萬劍絲毫面子都不留給自己,司馬長老臉上也越來越陰沉了,硬邦邦說了一句:“齊莊主是不是管得太寬了。”

  齊萬劍聽到這話沒有說什麼,只是手已經放在了劍上。

  那位年輕的喬不思望見齊萬劍的動作,雖然平日裡他也並不怎麼看得起司馬真義,但是此時此刻他們都是鐵劍門的一份子,面對齊萬劍的咄咄逼人,年輕的喬不思才沒有什麼害怕之情,也把手放在了腰間的劍上。

  場上兩大門派的摩擦,似乎下一刻就要大打出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