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斬妖除魔錄 > 第133章 冷漠無情小道士

第133章 冷漠無情小道士

  一百二十九章

  陳家府內,今晚可謂是熱鬧非凡。

  看著好不容易綁起來的陳夫人,還在不停得掙扎,兩手手臂都已經被粗糙的麻繩,勒出一條條紅印出來。

  這讓陳家主看得心痛不已,吩咐下人:“趕緊按住你們大娘子的手臂,別讓她掙扎弄傷了,趕緊的。”

  不忍在看,陳家主只得退出房外。

  陳家主束手無策的在院中走來走去,不停徘徊著,一時不知道應該如何是好,思緒混亂。

  好在旁邊有機靈的下人上來問道:“主子,您的臉抓破,大娘子又這樣發狂,怎麼不趕緊請幾個醫師,來給看看啊。”

  陳家主一拍腦門:“對、對、對,都亂糊塗了,得請醫師,趕緊去把商縣裡的醫師都統統請回來。”

  不一會,下人請來離得最近的回春堂楊醫師前來。

  這楊醫師進到院中見到陳家主:“陳家主,你這臉怎麼被抓花了,這可不得了,這就給你貼上兩副膏藥。”

  陳家主急忙擺手:“楊醫師,我這可不打緊,趕緊來看看我家夫人。”

  “難道陳娘子比你還傷的重嗎?那可了不得。”楊醫師轉頭一看,看到綁在柱子上的陳娘子和小翠:“怎麼給綁上了,快快松綁。”

  “可不能解綁啊,楊醫師,我家夫人和丫鬟小翠,不知道為何,突然好似得了那失心瘋一般,一解綁就對我又咬又打的。”說完陳家主還拉開袖子,給楊醫師看了兩臂上的指甲印、咬痕。

  “陳娘子,得罪了。”楊醫師上前想給陳夫人把把脈,陳夫人卻一直在掙扎,無奈只能讓兩邊的護院抓住陳夫人的一只手,這才把得上脈。

  把完脈,楊醫師又看看陳夫人的眼睛:“陳娘子,我是回春堂的楊坐堂啊,之前給你看過幾次病的,你可還認得在下。”陳夫人對楊醫師說的話毫無反應,只是一心想掙脫開來。

  楊醫師又問了幾句卻都沒什麼反應。

  轉頭又看看一旁綁著的小翠,一樣把過脈,試了試反應。

  楊醫師一邊搖頭,一邊揪著胡子,嘆息:“麻煩、麻煩。”

  一旁的陳家主一聽這話,眼淚都要留出來了,拉著楊醫師的袖子,哀道:“楊醫師,可是我夫人這病,有什麼地方麻煩啊?”

  這楊醫師還是搖頭:“是啊,我觀陳娘子和這位小丫鬟,脈象平穩,除了有一些皮外傷,身體是無大礙。但是這神志不清,對我所說之話毫無反應,這是神智方面的問題,請恕老夫無能為力。

  陳家主一聽這話,失望之色布滿滿臉,也是直直搖頭、低嘆。

  這楊醫師摸著胡子,想了想:“不過陳家主可遣人去城西請清心觀的王老,或有辦法。”

  楊醫師為陳家主上了幾服膏藥後就離去了,陳家主只得在院中苦苦等候這位王老上門。

  期間又有幾位醫師上門,當看過了陳夫人和小翠後都表示,束手無策,一一離去。

  這讓陳家主,一邊期望,一邊失望,整個人都惆悵起來。

  半個時辰後

  看著陳家主臉上貼著金瘡藥,一副滑稽的樣子,讓院內一眾下人暗自發笑。

  陳夫人和小翠已經被拉進房間裡面綁住了,陳家主看著發狂的陳夫人心疼不已。

  旁邊一名醫師,眉頭深皺,思慮片刻:“陳家主移步房門口,稍待片刻,老夫隨後便至。”

  陳家主雖不解何意,但還是聽話的去到房門口等著,等了片刻,醫師推開房門,陳家主剛想搭話,醫師卻一擺手作噤聲狀,陳家主看此情況也不敢作聲。

  醫師就在房門處看著,陳夫人和陳家主,觀察片刻,若有所得。

  醫師走出房門,隨手關上了房門,手一指院內的石凳:“陳家主,咱們到一旁說話。”陳家主乖乖的跟著這位醫師走去。

  聽楊醫師介紹,這老醫師姓王,在鄰縣行醫數載,與商縣清心觀道人交好,近日在商縣住下。據說祖上和那補注黃帝內經《素問》的啟玄子,有幾分淵源。所以這王醫師不止醫術高明,據聞平日他對些神神鬼鬼之事素有幾分了解,楊醫師這才讓陳家主遣下人去請這位老醫師。

  “陳家主,陳娘子這恐怕不是得病了,我懷疑是得了癔症,也就是中了邪啊。”這醫師一邊說還一邊看著陳家主的眼睛。

  陳老爺被醫師看得發毛,雖早有懷疑此時和神鬼有關,但得王醫師證實還是非常害怕:“王老,您一定要救救我家柔娘啊。”話音剛落。

  “哼!”

  王醫師突然大吼一聲。

  陳家主本就心神恍惚,被這突如其來的一吼震得愣住,不由得,雙目發呆、嘴巴張大。

  王醫師又以極快的速度,將一塊玉佩塞進了陳家主的嘴裡。

  “嗯…嗯…你,呸,”陳家主把嘴裡的玉佩吐出來,驚恐的指住王醫師。

  陳家主本就經過了一晚上的心驚膽跳,正是心神恍惚之際,被王醫師這樣嚇一下反而恢復了精神,有了平日的幾分冷靜出現。

  一邊後退幾步,一邊指住王醫師問:“王老,你這是何意啊?”

  王醫師先是撿起來了掉在地上的玉佩,心疼的用袖子擦拭著:“陳家主莫急,這是老夫祖上傳下來的闢邪玉佩。老夫觀你府中兩位女眷應該是中邪,聽你府中下人說道,你和她們一同呆了許久,便擔心陳家主身上有不幹淨的事物,便拿這家傳玉佩試上一試,多有得罪。”

  陳家主也反應過來,確實剛剛嘴裡含著那玉佩之時,腦海閃過幾絲冰涼,連心也定下許多。

  “不妨事,王老懷疑的也是應該,在下也有這個方面的懷疑。”

  “哦?有所懷疑,可是發生了什麼非比尋常之事?”

  陳家主本想說出那金珠之事,卻不知道為何,這個想法在腦海中一轉就打消了,就下意識不願意讓別人知道金珠的存在。

  遲疑片刻,陳家主摸摸鼻子:“額,也沒什麼事情發生,午後歸來她們兩人就這樣了,可能在外面碰到了什麼怪事吧,我在問問下人。”

  王醫師一看陳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