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穿成反派後她只想種田養崽 > 第三百三十二章 你更好聞

第三百三十二章 你更好聞

  他用下巴輕輕在蘇姚肩膀和背部的位置遊離摩擦,緩緩問著:“你喜歡?”

  “味道問著不錯。”蘇姚誇贊道。

  一開始蘇姚只覺得他噴出的氣息有些熱,帶著她頸肩發絲輕動,惹得她脖子癢癢的,她下意識偏了偏頭,朝他看去,用神色警告他別亂動。

  她自以為瞪的兇,君千沉看了只覺得她眼神輕飄飄的更像是嬌嗔。

  “你更好聞。”君千沉這話說認真,不帶一絲**,虔誠真摯的仿佛信徒跪拜時的低聲呢喃,“讓我抱抱好不好?”

  這人剛剛還說她身上醋酸濃呢,哼!

  蘇姚癟了癟嘴沒動,就讓他從後抱著自己,整個人蜷在他結實溫暖的環抱中,全身都是她熟悉的氣息,倒是令她莫名煩躁了多日的情緒也安定了下來。

  殊不知她背後之人,從見到她開始,內心也一點點安定了下來。

  整個室內寂靜無聲,燭光搖曳燃燒著柔和的光忙,幾縷乳白色的淡淡煙霧自香爐中寥寥升起,盤成一圈圈紋路再一點點消散與空中。

  君千沉懷中抱著思念已久的人,手中不自覺用力,舒心的閉上了眼睛,只覺得自家小妻子這嬌軟的身子怎麼抱都抱不夠。

  分開了這麼長時間,自然要將之前落下的都補上。

  蘇姚縮在他懷中,小臉上的膚色慢慢變紅,像是上好的桃色胭脂,妍麗誘人,清澈幽深的眸底泛著水光,她感受到抱著自己的手在逐漸用力,蘇姚想說些什麼,如今氣氛旖旎又不好開口打斷。

  只能就這麼讓他抱著,蘇姚正在想著找個什麼話題打破寂靜,便感覺自己肩上的腦袋用力壓了下來。

  蘇姚趕忙轉身扶住,才發現這抱著自己的人已經睡著了!

  君千沉雙眸緊閉,眉宇間也不忘擰著眉頭,心中似乎裝著怎麼也甩不掉的煩心事,連睡夢中也不放過。

  蘇姚輕笑一聲,又無奈的搖了搖頭,將人輕手輕腳的放平在側榻上,拿過一旁的錦被柔柔的蓋在了他身上。

  蘇姚盯著他的臉微微發呆,之前的事君千沉說的簡單,可整個過程和需要謀劃的事件,一旦一步錯漏,他可就危險了。

  她本以為自己能毫不留戀的離開,現在看著面前的男人有些遲疑。

  “宿主,你現在只需收集最後百分之十的能源,就可以啟動系統,離開這個世界了,還有什麼好猶豫的?”系統開始在蘇姚耳邊勸說。

  “他對你這麼信任,想必這剩下的能源,你只要找他幫忙,他肯定會幫你。”

  蘇姚臉色一黑,她聽從系統說的,將林凡為謀反所準備的銀兩糧草全拿走了,沒想到如今還剩百分之十。

  現在它又讓她從君千沉身上想法子?

  依照他的身份,她應該很快就能湊齊能源。

  “我走了之後呢?這個世界會怎麼樣?”蘇姚問著。…

  一陣沉默,系統道:“我會留下一部分能源,維持這個世界正常運行,你走之後,這個世界法則也會自行修復運轉下去。”

  “你不是說這個是書中世界嗎?現在的劇情和書裡面已經不同了吧?”

  至少看上去,林凡似乎和登基無望了,那麼君千沉呢,他還會死嗎?

  “自行修復運轉是什麼意思?按照現在的劇情走下去,還是恢復成原本書中既定的結局?”

  系統沒再說話。

  蘇姚心中一涼,所以她走了之後,這個世界會恢復成原本的樣子?

  君千沉會死,李綰綰以及百溟山眾人會死,林凡會繼續報復白夭夭……

  君千沉似乎累了許久,蘇姚守在他旁邊一直到夜幕徹底黑下來,他才轉醒。

  君千沉醒來的第一時間便是用眼神尋著蘇姚的身影。

  蘇姚見了,走過去朝他柔柔一笑,心中卻有些犯酸。

  “既然你來了,就待在我身邊,我會護著你。”君千沉認真說著。

  之前不讓蘇姚進京,讓她遠離京城護她安全是兩個人商量好的。

  現下蘇姚既然來了他身邊,他自然要寸步不離的護著,他才放心。

  蘇姚頷首同意了,一直安靜的守在他身邊。

  她安靜的看著夜晚降臨,躲著屏風後數著一個個來御書房找他商議的人。

  他準備動手了。

  這一整個夜晚,君千沉都冷著一張臉,有條不紊的下達一個又一個命令。

  直到天光微亮,已經數不清揪出來多少支持其他皇子的人,又處死了多少異族黨派,又有多少人憤恨不甘直接血濺當場。

  君千沉一夜未眠,穩坐御書房,兵不見血便處置了朝堂一大半人馬,手段之果決殘忍,不禁令人膽寒,又令人臣服。

  林凡見事不對逃了,君琳琅與景淑妃因夥同駙馬謀反被關入大牢。

  ……

  “累嗎?”見事情交代完了,蘇姚走出屏風後靠近君千沉,看著他眼底泛起的青黑之色,有些擔憂。

  君千沉冷著的臉稍稍緩和,望著蘇姚的眼中帶著笑意:“姚兒若是願意抱抱我,就不累了。”

  蘇姚聽了眉梢輕挑,主動靠近他將雙手環上他的腰,小臉輕輕地貼在他胸膛上,抬頭微眯眼眸看他:“是這樣嗎?”

  君千沉心緒一亂,看著蘇姚精致臉龐與他不過幾息的距離,視線慢慢落在她殷紅的唇上,頓時呼吸一滯,他微微別過頭去,也能清楚嗅到她身上的清淡幽香。

  往常都是他主動,難得蘇姚肯主動抱他。

  君千沉心中有些意亂,臉上依舊沉穩,突然說道:“等這一切事了,你願意嫁我為妻嗎?”

  君千沉說完這一句話,緩緩吐了一口氣,盯著蘇姚的目光格外認真。

  蘇姚被他這麼認真地盯著,紅了臉,一時間松手想後退,被他一拉更加陷入他懷中。

  “我…我不是你妻子嗎?”蘇姚想到什麼便說了,果然下一刻君千沉便道:“之前的身份都是假的,我想讓你成為真的,成為我君千沉的妻。”

  蘇姚陷入君千沉懷中,眼前是他身上常穿的墨黑色繡金絲的衣袍,上面有繡娘精心繡著的龍紋刺繡,精美細致。

  不說她要離開了,再說他的身份,娶她?然後呢,再看著他納妾?

  以前的身份是假的,她從不覺得這些與自己有關,她也不在絲毫意,可現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