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重生大時代之1993 > 第100章,好消息

第100章,好消息

  眼瞅著滿崽和雙伶在柴火堆裡交頭接耳,有說有笑,關系像調了蜜一樣的和諧,阮秀琴心裡很是開闊。

  自從丈夫死了後,她就從來沒有這般順心過。

  現在大女兒懷孕了,小兩口恩愛。兩親家又大氣好說話,難得的好家庭。

  兒子又考上大學了,而且還爭氣的成了作家,掙了錢,村裡村外都能聽到奉承話。

  就連最近偷偷上門向她打探兒子親事的都有好幾茬。

  其中有一個還是中專生,剛分到縣城稅務局。

  就是這樣的條件,可還是被阮秀琴委婉拒絕了。這中專生是不錯,生的有模有樣,工作也拿的出手。

  但和柴火堆裡的雙伶這閨女比起來,那也就是一個天上鳳凰和地上雞的區別。

  至於其它暗地裡推銷自己閨女的老貨,阮秀琴總是溫溫笑著,心裡卻在想:盡想美事呢?

  家裡建別墅了,手頭闊綽,日子也滋潤起來了。可是啊,目之所及一片好,阮秀琴還是禁不住思念二女兒。

  她這些日子經常在想,要是能聯系到二女兒就好了。

  要是二女兒在外邊混不下去,自己主動回來那就更好了。

  她願意向女兒道歉,願意送女兒復讀,哪怕復讀一次、兩次、三次…

  …

  風追著雨,雨隨著雲,從早上到中午,整個上村都處在濃稠細雨之中。

  菜做好了,很豐盛,7個菜都是頂好的硬菜。

  有大盆辣子雞,大碗芹菜炒牛肉,有粉蒸肉,一盆新鮮的野生菌子,還有油浸的豬血丸子,一個水煮魚,最後是一個小白菜。

  酒是溫好的燒酒。

  看得出來,為了做頓好的給杜雙伶吃,為了慶祝滿崽和雙伶成大學生了。阮秀琴今天也是花了心思的,下了血本的。

  撐一把黑布傘,褲腳卷起來,張宣跑到工地把姑父和歐陽祝叫了回來。

  接著又收到阮秀琴同志的眼神示意,憋笑地趕到棚子裡,把沉迷在小說中艾青叫出來。

  然後開飯。

  八個人,擠滿擠滿一桌,位置不多不少剛剛好。

  張宣提著一茶壺燒酒,從姑父姑姑面前開始倒起,然後給阮秀琴、艾青和歐陽祝兩口子的酒杯倒滿,最後才是歐陽勇,就連杜雙伶面前也斟了小半杯。

  他站起來對姑父說道:“姑父,咱兩先來一個,這些日子把您累壞了。”

  姑父是個悶葫蘆性子,但此刻也不含糊,拿起酒杯,咕嚕一口就喝了進去。

  末了人家又倒滿酒,對張宣跟杜雙伶說:“來,我今天沾沾喜氣,和你們倆個大學生喝一杯。”

  張宣自然應允,喝完一杯也跟著倒一杯。

  杜雙伶有點矜持,但也不怯場,拿起杯子小口小口喝著。

  旁邊的姑姑忽的起哄笑道:“你這孩子,是寫文章寫傻了還是怎麼著?怎麼能讓這閨女真喝呢?”

  張宣笑呵呵地看艾青一眼,一把拿過杜雙伶的酒杯,一口悶掉。

  杜雙伶也是下意識看了親媽一眼,等他喝完,面色紅暈接過空杯,抿笑著坐下。

  老男人做事不行,但喝酒還成。桌上有一個算一個,除了懷孕的大姐,都沒放過。

  中間輪到跟艾青單獨喝時,艾青突然抬頭問了句:“誰是老鬼?”

  桌上眾人聽到這稀裡糊塗的話,都覺得莫名其妙。

  但張宣聽懂了,心道“唉喲,還沉淪在老夫小說裡呢”,笑著說:

  “姨,我這書最大的看點就是囚籠困境。現在把答案告訴你就沒意義了,保留懸念到最後一刻,才有回味。”

  艾青靜思了一下,爾後認可他的說法,只是又忍不住問:“你後面大概還要寫多少字?”

  張宣想了想說:“大概還有八九萬的樣子,開學之前會寫完。”

  艾青點點頭,拿起酒杯他碰一下,什麼祝福也沒說,一口氣喝完。

  一杯喝完後,艾青也是把酒杯倒滿,回敬一杯說:“這小說寫的非常精彩,將來出版了,送一套籤名版給我。”

  張宣認真回:“好!借您吉言,將來要是真出版了,我親自送到姨家裡。”

  聽到這對話,大家愣住了。

  桌上的眾人雖然不知道兩人說的是什麼小說,但都從艾青口裡聽到了兩層意思。

  一是盡管張宣的小說還沒刊發出來,但艾青作為第一讀者,非常推崇這部小說。

  二是艾青的態度變化。

  雖然以前沒有當著眾人直面分開張宣和杜雙伶,但也沒給太好的臉色,一直平平淡淡。

  而此刻,艾青主動說這話,還主動回敬張宣一杯。那意義就完全不一樣了。

  不去過度解讀說看好兩人的愛情,同意兩人相處了。

  但起碼,艾青當眾認可了張宣的才氣,尊重他筆尖下的智慧。

  這讓一個傲嬌了幾十年的女人做到這一步,算是非常不容易了。

  甚至可以說難得!

  這時這刻,一桌八人中,最開心的莫過於杜雙伶了。

  母女因為志願鬧翻後,杜雙伶這麼久了還是第一次看到親媽對心上人這態度。這個開端無疑是讓她激動的。

  阮秀琴見到雙伶這閨女就心喜,夾一個雞腿給她,溫和說:“來,剛喝了酒,吃點菜。”

  …

  菜好,酒濃,眾人也不端著,談性甚高,吃得合意。

  飯到中間,棚子外邊突地響起了單車的叮當叮當聲,零零散散連成一串,清脆悅耳。

  緊著外邊跟來一個熟悉的喊聲:“張宣,你的信!”

  張宣此刻正和歐陽祝碰杯,聞言下意識大聲問:“林小哥,是哪家雜志社的?”

  林郵差看了看郵包,回道:“是人民文學出版社的。”

  啪啦…!

  一聲響,張宣酒杯倒在了桌上,小半杯燒酒順著沿口流了出來,酒水趟過了桌子,連成線滴到了地上。

  看到這糟心的一幕,此刻老男人已經管不了那麼多了,激動地跑去了外邊。

  “這個雨天你還送信啊,不休息麼?”張宣高興的從林郵差手中接過郵包,還不忘順嘴關心一句。

  “我也想啊,可休息不了,這幾天信件都堆成山了,我得天天送咧。”林郵差笑著回答。

  張宣又問:“吃中飯了沒,我們正在吃中飯,一起來湊合吃點吧。”

  林郵差擺擺手,咧個嘴道:“不了不了,我吃了的,我在石門站吃了餛飩才上來的。”

  張宣眉毛一揚,問:“錢躍進餛飩店吃的?”

  “可不是嘛。”林郵差嘿嘿一笑,給了個男人都懂的表情,也是騎著單車走了。

  郵包不輕不重,張宣迫不及待撕開時,裡面果然同期待一樣,裝了樣刊、匯款單和一封編輯的信。

  這一刻,老男人的心情澎湃了,也踏實了。

  隨手把樣刊遞給躍躍入試的杜雙伶,張宣展開信件看了起來:

  相較於知音和青年文摘的編輯,人民文學的編輯在語言上要務實很多,沒有華麗的言辭,卻有真誠的誇贊。

  比如人家欣賞文中的懸念設置、密室困境,再比如喜愛“東風”、“西風”和“靜風”三種綱目式結構的創作手法。

  相較於上面這些誇贊,張宣最愛結尾的這一句:故事富有深刻的寓意,風聲就是人生,我三生有幸拜讀如此佳作,期待後續!

  張宣看完笑了,舒服地笑了。

  ps:求月票,求追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