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我的職業是天劫 > 第115章 復活之術

第115章 復活之術

  辦公室內的三位神還在討論著幽冥族一事,姜淺已經將人丟到了三人面前。

  “小劫君效率啊!這麼快就把人給帶回來了。”君無常一見到姜淺便笑著說道。

  “這就是幽冥新王刺瑰嗎?”翡即墨打量著地上昏迷不醒的刺愧說道,“想不到幽冥族竟然淪落到這般地步。”

  姜淺說道:“我不知道他經歷了什麼,不過看起來似乎是失憶了,人也挺傻的。”

  說罷,她轉頭看向若野道:“殿下,我遇到他之時,還遇到了一位魔族部下,在龍界做血脈融合試煉的那位。好像名叫蝶骨。”

  “那人,我問過小綠了,她已經想起來了。”若野說道。

  “蝶骨是溟修手下八位魔將其中之一,戰鬥力算得上是他八位魔將中最弱的一位,不過她本就不是用來戰鬥的。”

  “蝶骨的作用更像是情報員,她的攝魂術連很多低階神族都無法抵抗,在神魔大戰中很是令人頭疼。”

  姜淺一聽,倒吸一口涼氣。

  她遇到的溟修與蝶骨都在重塑肉身恢復實力,既然蝶骨已經出現,那麼其他魔將一定也復活了。

  神魔大戰,那是萬界最慘烈最持久的戰役。

  在那場戰役中天界神族獲得了最終勝利,萬界重新洗牌,不少始祖隕落,也就有了現在天界由眾多二世神在任的局面。

  可那魔族還能復活重來,這可實在是令人頭疼。

  到底怎麼樣才能徹底消滅魔族?

  這個問題超綱了,姜淺百思不得其解,決定直接問道:“為什麼魔族這麼難消滅?”

  君無常回答道:“因為魔族的生命本源很難找。”

  見姜淺一臉困惑,他接著說道:“神魔兩族的生命本源與其他種族不同,並不是存在於身上的。有時候就算形體毀滅也不會真正的死亡。”

  “對於你們人族而言,就像是生命本源不滅就有無限的復活法寶一樣。”

  原來如此,姜淺有點明白了。

  這神魔兩族還真不愧是萬界最強的種族,出生自帶外掛。

  人家打架,死了沒復活法器就是真死了。

  他們倆倒好,無限復活,是不是玩不起?

  教練,我舉報有人開掛!

  “姜淺。”若野出生喚道。

  “啊?”

  “你知不知道,想要不知道你的內心想法真的很困難?”

  姜淺捂臉,滿頭黑線。

  她怎麼又把這個東西給忘記了!

  “咳,我明白了。可是天界隕落了許多始神啊,難道天界跟魔界的重生比起來還是差點?”姜淺企圖轉移話題。

  若野回答道:“神魔兩族在最早本就是一胞生,復活之術大同小異。”

  “就拿君無常而言,雷神始神每次重聚神格都需要耗費大量的天地中的雷之力,久而久之得到的力量會越來越少,雷之力也會越來越枯竭。”

  “所以一些始神會選擇放棄重聚神格,讓天地孕育新的神明,這種消耗更少,對天地負擔較輕。”

  姜淺明白了,神族是會對萬界負責的,不會用這麼耗費天地靈氣的辦法無限重聚自己的肉身。

  但是魔族不同,魔族只要自己能復活,這個世界變得怎麼樣他們也不會在意。

  難怪,最近一百年的高境界修士出現得更少了。

  可是魔族之人竟然也能調動天地靈氣,這不科學。

  看出姜淺的疑惑,若野解釋道:“魔族復活一開始是靠著吸收負面情緒,至於調動天地靈氣,無論是幾品修士,他們復活都會調動天地靈氣的。”

  姜淺一聽,右手握拳錘在左手手心上。

  “明白了。”

  這不就是她看電視那會看到的,什麼只要有一個人心生歹念,我就不死不滅嘛?

  這下可難辦了,遇到這種敵人應該怎麼辦啊?

  說實話,姜淺雖經歷了幾次死劫,卻沒有真正的死亡過。

  她修煉之時甚至偶爾會覺得,是不是有人在暗中保護著自己。

  翡即墨倏地站起來,對著在場其他三人拱了拱手後匆匆離開了。

  姜淺歪著腦袋看著他離去的背影道:“這海神走得這麼急,是有什麼事嗎?”

  若野告訴她,除了她這位跑腿員工,天界也在對萬界展開救援行動。

  每個神都劃分了自己的領域,雖然不能直接下界前往支援,但是能夠通過神使與他們進行聯系了。

  這樣也方便姜淺展開行動。

  正當三人說話之時,腳邊的昏迷的人動了動。

  刺瑰醒了。

  他驚訝地看著眼前的一切,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這是?哪裡?”過了許久才緩緩說道。

  “天界。”君無常冷冷地回答道,他對曾經隸屬於魔族的附庸沒什麼好臉色。

  “天界?”刺瑰抬頭望向窗外巨大的世界樹。

  浮雲繚繞,青鳥飛鳴,確實是仙境。

  “我死了嗎?”他看著自己的雙手問道。

  腹部還傳來陣陣疼痛,他還記得自己被一個長得不怎麼樣但是眼睛很有神採的女人一拳給打倒了。

  一轉頭,正好遇上了那雙清澈的眼眸。

  “啊。”他被嚇得輕呼一聲,這女人怎麼陰魂不散的?

  姜淺看著他這副啥樣,長嘆一聲。

  “這家夥真的需要兩族人搶嗎?要不是融鈴,我真不知道他能排上什麼用。”

  嫌棄,對這位跟想象中完全不一樣的幽冥新王。

  姜淺除了嫌棄還是嫌棄。

  而且她總覺得,這位失憶傻色狼後面還會一直跟著她。

  若野一定不會把他重新放回人界,更何況魔族已經派出蝶骨尋找他了。

  君無常冷笑一聲,手中雷法凝聚。

  正統雷神的雷法,那可不是姜淺的小天劫能夠比擬的。

  那掌心雷一出現,刺瑰嚇得差點又暈了過去。

  那副沒用的模樣讓君無常惱羞成怒。

  竟然就是這種人的部落讓神族聯盟在戰場中屢次陷入苦戰。

  他好想一掌拍死他。

  “我說,若野,反正也不想讓魔族得到他,不如我言行逼供讓他把那小蛇復活,然後一掌拍死他怎麼樣?我倒要看看,幽冥族傳聞中的轉生之術到底是不是那般邪乎。”

  看著君無常的步步逼近,刺瑰連連後退。

  “幹什麼幹什麼!我是犯了什麼天條嗎?你們要這麼對我!”

  君無常冷笑一聲:“是啊,你確實犯了天條。罪可至死的那種哦。”

  刺瑰一把抱住姜淺的大腿,試圖用她的身體擋住君無常恐怖的表情。

  “姐姐!救命啊姐姐!要不你再給我一拳!我不想醒過來啊!”

  君無常玩味地勾起一絲笑容,這刺瑰看來是真失憶了,都快被他嚇暈了。

  “姐姐?”他蹲下來看著刺瑰,手中的掌心雷並未熄滅。

  “你不要過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