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楊竹蘭周書仁 > 第一千七百四十章 天佑

第一千七百四十章 天佑

  雪晗心裡鬱悶才回娘家找娘說說,坐一會起身,“娘,我回去收拾些行李,明日去太子府。”

  “好,去吧,你多仔細一些,產婆用品都謹慎檢查,一定檢查好進產房的所有人。”

  雪晗心裡的壓力不小,“嗯,女兒一定仔細檢查。”

  竹蘭等閨女離開,嘴裡也念了一句佛,希望太子妃順利生產,真是遭心的差事。

  秦王夫妻住進太子府是瞞不住的,太子也不進宮辦差了,在太子府守著。

  第一日太子府沒動靜,雪晗緊繃著神經,晚上半夢半醒的,隨後又過了兩日,太子妃才發動了。

  還是半夜發動的,太子妃並沒有急著進產房,雪晗臨了抬了幾個箱子來,箱子帶入太子府就一直鎖著,現在才開了箱,裡面是生產用的東西,利索的將原來產房內的所有布置都給換了。

  太子是知情的,換好後才送太子妃進產房,而進去的丫頭婆子等都仔細檢查了幾遍,甚至怕口裡含藥都檢查了。

  雪晗將娘講過的故事,能想起來的都仔細想了一遍,還結合了聽到的害人手段,做了萬全的準備。

  還真查出來幾人,太子沉著臉囑咐看緊了。

  雪晗沒在外面等著,她也進了產房守著,眼睛不錯的盯著太子妃,比太子妃的娘都小心。

  太子對嫡親的叔叔不好意思了,“麻煩嬸嬸了。”

  容川,“應該的,你嫡出的子嗣關乎江山。”

  太子聽著生產的喊聲,心裡擔心,希望一切順利。

  容川問,“可送消息進宮?”

  “已經送進宮了。”

  “嗯,我們坐著等。”

  已經是三個孩子的爹,他等待孩子降生有經驗,一時半會生不出來。

  太子緊張啊,第一次當爹,而且這個孩子不容易,沒出生就被算計,眼睛緊盯著產房。

  一轉眼到了早上,太子妃發動的消息傳開了,都等待著太子府的消息。

  今日早朝結束的很快,周書仁不意外皇上去太子府,眾人只知道太子妃生產,太子府內的消息不清楚的。

  周書仁也等著消息,男孩就是他的徒弟,女孩的話,太子妃還要繼續生孩子,日後的算計會更多。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太子妃這一胎動過胎氣,又是頭胎並不好生。

  產房內,雪晗心裡一個勁的念著佛,不錯眼的盯著太子妃的臉色,她一直緊繃神經現在頭疼的很,眼睛也酸澀。

  突然太子妃一聲驚呼,雪晗一下子站起身,產婆也嚇了一跳,雪晗忙走過去,為了怕產婆做手腳,身邊一直有人盯著,確認不是產婆的問題,才松口氣。

  太子妃額頭上都是汗水,太疼了,產婆開口,“快出來了,娘娘攢些力氣。”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產婆喊用力,連續幾次,孩子終於生了出來。

  外面也聽到了孩子的哭聲,時間已經到了中午。

  等了一會孩子被抱出來,不用詢問,婆子臉上的喜色說明一切,太子有了嫡長子。

  皇上親自抱過來,哈哈笑著,“好,好。”

  這說明什麼,說明國運昌盛,天都庇護皇室。

  太子也激動,不是不喜歡女兒,第一個孩子是嫡長子,意味著他有繼承人,當然地位也更穩固。

  容川湊過去,“孩子不小。”

  婆子開口,“六斤六兩。”

  的確不小了,太子妃遭了不少罪才生下來。

  皇上樂呵呵的,“好,都有賞。”

  太子眼巴巴的看著兒子,可惜父皇沒有讓他抱的意思,只能眼饞的看著。

  容川沒看到妻子出來,心知妻子還要盯著產房,怕出現產後大出血。

  雪晗等收拾好產房,太醫診脈確認太子妃沒事,她才走出產房,雖然疲憊心裡是輕松的,她不求功只求別出意外,還好她的謹慎。

  容川扶著妻子,“我抱你回去?”

  雪晗臉紅了,這要是在自家王府,她就任性了,這裡不是家,“不用,我能自己走。”

  兩口子小聲說話,皇上注意到了,贊許的看向弟妹,周家女的確不錯,“這幾日多虧了你們夫妻,朕新裝修了一座溫泉莊子,你們別嫌棄。”

  容川兩口子不嫌棄,哪怕他們家底深厚,皇莊多少個他們都稀罕,利索的謝恩了。

  太子沉默不語的看著父皇,父皇有銀子出手大方,他也不能小氣,抱著懷裡的兒子,等兒子長大會討回來。

  然後兩口子又得了太子的感謝,幾匹進貢的良駒等,說是給琳熙幾個的。

  太子妃順利生下嫡長子,不知道多少家砸了瓷器,至於太子府抓到的人,雪晗兩口子不問,也不想管。

  戶部,周書仁得到小公公送來的消息,摸著胡子琢磨送給未來徒弟什麼禮物。

  邱延忍了忍,還是沒忍住,“皇上為何專門送消息給侯爺?”

  周書仁摸著胡子,“因為有些親戚關系?”

  邱延才不信,總覺得不簡單,“太子有了嫡長子是大喜事。”

  他不敢說,皇家好像第一胎都是嫡長子!

  周書仁則想不知道是不是太上皇保佑,再迷信一些,國運昌盛啊!

  周書仁挺興奮的,已經忍不住想怎麼教導太子嫡子了!

  太子府,太子才聽父皇說給兒子找了個師父,壓抑著激動,“真的?”

  “朕還能騙你?你皇爺爺為這孩子尋的師父。”

  太子又想抱兒子了,可惜兒子已經休息,幽幽的看著父皇,父皇瞞的夠緊的,他要是沒生兒子,父皇一定不告訴,“什麼時候拜師?”

  他急著將師父坐實了,越與周侯接觸,他越知道周侯的能耐,周侯不是他師父,他沒遺憾是假的,現在成兒子師父,他的遺憾沒了。

  皇上瞥眼,“不急,等孩子四周歲。”

  太子,“......父皇還不如不提前告知兒子。”

  皇上眼底帶笑,他故意的啊,“你自己知道就行了。”

  太子,“......”

  父皇故意的!

  太子嫡長子洗三宴,周書仁參加了,竹蘭也親自前去,只匆匆見了孩子,洗三結束就被抱了回去,深怕孩子受了涼。

  周書仁正聊天,太子走了過來,沒頭沒腦的來了一句,“周侯日後辛苦了。”

  其他人沒聽明白,周書仁明白啊,太子知道了,端著茶杯,“臣的榮幸。”

  兩位打了啞謎,還沒避開人,聽到的人皺著眉頭猜測,可惜沒有任何信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