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魔道]玄正歷史直播 > 壞心辦好事

壞心辦好事

  [“我第一次看這個視頻的時候也好奇為什麼雲溪會恰好的維護金光瑤,我後來思考了好幾種可能,但是都在後來的視頻中推翻了,最後只剩了一種,為了金凌。我們都知道金光瑤的出身並不是很好,雖然後來認祖歸宗了,但是金家的人該怎麼對他還是怎麼對他,他的遭遇並沒有任何改變,雖然後來三尊結義他的身份得到了提升,但是背後的風言風語依舊不少,後來雖然坐上了金家宗主的位置,但是那些旁系時時刻刻都在想拉他下位,雲溪那麼聰明的一個人不可能看不出金光瑤的遭遇。金凌比之金光瑤雖然出身高貴,但是自幼父母雙亡,親人只剩了一個舅舅還有金光善半路認回來的小叔叔,為了自己可以上位,那些旁系幾乎是恨金凌入骨,所以其實金凌在金家的遭遇其實是和他小叔叔是差不多的,甚至可以說是更差,因為金光瑤身後還有兩個兄長撐腰,至少明面上那些人不會落金光瑤的面子,但是金凌不一樣,那個時候的金凌還小,想要欺負一個小孩子還不好找借口,家裡的孩子不懂事,我會說他的,沒有下一次這種話也就騙騙鬼,但是金光瑤又不能表面上直接開幹,只好暗地裡排除異己。”姜晚雲的話沒有直接把答案說出來,要是直接說出來的話,那些學生怎麼會自己思考呢,“雲溪當時在金麟臺已經住了幾天了,這幾天也足夠她摸清楚金凌在金麟臺的地位如何,所以當她遇到一個可以給金凌的生活帶來好處的機會都時候,她會怎麼做?”

  聶容塗:她會給金光瑤那個面子,她的行為就好像是在告訴那個金智的娘,我能教訓你,但是金光瑤能控制我,推到最後也就是其實是金光瑤在教訓自己家裡的人,不僅替金光瑤立威了,還是在暗地裡告訴金光瑤,對金凌好一點。

  金挽:不僅如此,旁人只會是以為雲溪的行為是斂芳尊的授意,說到底是金家自己家裡的私事,她不僅買了一個好,替金凌尋求更大的生存空間,而且幾乎全部把自己從這件事情裡邊脫了出來。

  藍鈺:金光瑤還能夠直接接手接下來的所有事宜。

  江輕允:高,實在是太高了。]

  “原來是因為這樣,我當時還好奇雲溪姑娘究竟為什麼會維護我,原來是為了阿凌。”那件事情過後不過兩天的時間,雲溪就離開金麟臺,要不是因為這樣的話,金光瑤還以為她是在給他示好,想要在金麟臺求個什麼差事。

  “雲溪,謝謝你這麼為阿凌著想。”江厭離溫柔的道謝,真好,就算是她不在了,也有一個人想方設法的為阿凌著想。

  “我小叔叔對我本來就挺好的。”金凌嘟囔了一句,他的意思是,雲溪根本就不用放棄當時教訓那個人的機會。

  “阿凌你想過沒有,我若當時沒有順著你小叔叔的話說,接下來會是什麼樣的情況?”雲溪不會放過任何一個讓金凌成長的機會。

  “什麼情況,教訓他們啊。”金凌沒有細想直接就回答了,旁邊的藍思追欲言又止。

  “澄澄你知道嗎?”雲溪又換了一個人問,江澄一臉的茫然。

  “對於那些人來說,雲溪姑娘只是一個外人,若是雲溪姑娘沒有給我那個面子,讓他們覺得雲溪姑娘是我手裡的一把刀的話,他們不會覺得雲溪姑娘沒有教養,只會覺得當時的我好欺負,然後在必要的場合會落我的面子,這樣一來我在金麟臺的話語權就更低了,在我的庇護之下的阿凌自然也就危險了。這就是和家主的相處之道,牽一發而動全身,只是沒有想到,雲溪姑娘的靈敏程度遠超我的想象。”竟然在那麼短的時間裡想了這麼多,然後孟瑤看向了身邊的金凌,“所以阿凌,你看,身為一個宗主,說話的時機不僅要掌握準確,而且要思考你的話語權夠不夠重,話說出來有什麼後果,會引起怎樣的反應。”

  金凌若有所思的點點頭,雲溪也看著江澄點點頭,“孟公子說的沒有錯,澄澄也該把這些都記在心裡了,畢竟你是未來的掌權者,不應該一直不思考這些問題。”

  江楓眠回頭看了一眼雲溪和孟瑤,這才是掌權者該有的思維方式,只可惜一個看起來對權利沒有什麼執念(雲溪),一個看起來已經大徹大悟(孟瑤),都是冤孽啊。

  “這麼說,我要是和江澄說話也應該思考很多了?”魏無羨一臉的驚恐,他才不願意那個樣子,為什麼要思考那麼多的東西!

  “魏前輩不用你思考那麼多,你只需要好好的待在含光君的身邊的可以了。”藍景儀接了一下魏無羨話,確實是這樣,不管魏無羨做什麼藍忘機都寵著縱著,也確實不用思考那麼多。

  “魏公子未來嫁了出去,一年也回不了幾趟蓮花塢,而且那些東西是給外人看的,沒有外人的時候一切如常即可。”雲溪也開口安慰了一下,其實也就是提醒魏無羨未來他不在蓮花塢,不要忘了,所以其實不用那麼糾結和澄澄說話的問題,你們哪來的那麼多話可以說?

  “在雲深,隨你。”藍忘機也開口說了一句話,在雲深隨你怎麼說,只要不鬧到叔父那裡就行,行吧,其實鬧到了也沒事,家規我替你抄。

  看到藍忘機表情的藍曦臣笑了笑,眼裡帶著他自己都不知道的豔羨,然後失落的看著那個屏幕,內心空落落的,曾幾何時,他和阿瑤也是那樣,只是後來阿瑤不在了,他也沒有了可以談論那些話的人。

  [“對,這個就是最終的答案。”姜晚雲微笑著看著那些彈幕,“可記住了,都是有可能會考試的。”

  聶容塗:雖然對先祖不道德,但是我還是好奇,只是金凌在意的東西被毀壞了,雲溪就那麼生氣,那後來懷桑先祖利用金凌的命做誘餌,雲溪什麼都沒有做嗎?為什麼懷桑先祖可以好好的待在不淨世,甚至發展聶家啊?]

  被提到的聶懷桑趕緊縮了縮,怎麼又提到了我啊?

  聶明玦看著上面的字,對自己說,還沒有確定的事情,還沒有確定的事情,不生氣,不生氣,“懷桑,你的成績如何了?”

  聶懷桑吞吞吐吐,“這,這個···”

  [“誰說她什麼都沒有做,她做了,只不過就連聶懷桑也不知道罷了,我只能說,雲溪,太絕了!”姜晚雲一臉的佩服。

  下邊的彈幕一片的問號。]

  “小叔叔,我妗妗做了什麼?”金凌很好奇,他自己也好奇為什麼雲溪沒有生氣。

  “現在坐在這裡的是誰?”孟瑤指指自己問金凌。

  金凌不明所以,“我小叔叔啊。”

  “啊!我知道了。”藍景儀怪叫了一下,“大小姐,聶宗主布了那麼大一場局是為了什麼?”

  金凌嗤笑了一下,“還能為了什麼,給他那個好大哥報仇唄,還能怎樣?”

  “不,阿凌,是斂芳尊,聶宗主的目的是要斂芳尊死,這就是那個最直接的目的。”藍思追溫聲告訴金凌。

  “對,斂芳尊沒有死,結果並麼有如聶宗主所願,他的布局全部都白費了。”藍景儀也明白為什麼後世的那個人說雲溪狠了,這要是換做是他的話,知道自己的計劃並沒有成功,絕對會瘋的。

  “也不算是全部白費了,至少金光瑤人人喊打,死亡的痛苦我也承受過了,在所有人的記憶我,我也已經是個死人了。”孟瑤平和像是說的不是自己一樣,那些痛徹心扉的一切都已經過去了,不過,嗤~他的結局也絕對不是聶懷桑能夠接受的,殺人誅心看來雲溪姑娘也很懂那個道理呢,而且這件事還瞞了那麼多年,要是聶懷桑知道,嘖嘖,不得了,不得了。

  其實最倒黴的還是藍曦臣,藍曦臣以為金光瑤沒有來世,餘生困守寒室,可是誰知道當天金光瑤就解放了呢。

  聶懷桑也有點可憐,好不容易為大哥報仇了,誰知道轉頭仇人就去逍遙快活了,心裡估計怎麼都過意不去,糟心的慌。

  [“好了,那個事情等到講聶懷桑的時候再講,我接著看視頻吧,有時候我就覺得,雲溪是不是投胎的時候賄賂過命運之神,運氣怎麼就那麼好呢?”姜晚雲一臉的疑惑,點開了一個視頻,開頭竟然是坐在亭子裡的金光瑤,看起來挺悠閒的,可不是嗎,有著前天的把柄,狠狠收拾了旁系一頓,心情自然高興,天有不測風雲,不一會兒就有人過來了。

  和上一個視頻一樣的開場,估計是因為風言風語,所以金光瑤身邊的那些門生並沒有攔著雲溪,雲溪徑直走到了金光瑤在的那個涼亭,把一個本子扔到了金光瑤的面前。

  金光瑤的臉色當時就變了,還以為金凌又受欺負了,不應該不是昨天才教訓過那些不識好歹的家夥嗎,金光瑤把那個本子拿起來看,臉色越看越嚴肅,最後一把把本子合上,“你手裡怎麼會有這個?”

  雲溪尋了舒服的姿勢坐著,欣賞著蘭陵金氏的花園的景色,“昨天的那個小孩兒的叫什麼?”

  金光瑤不明所以回答了雲溪的問題,“金智。”

  雲溪點點頭,“對,她娘今天找到我,給我的。不知道你聽說了沒有,金智他爹根本就沒有把人從你這邊要回去的心思,下午發生的事情,晚上他就接回來一個孩子,甚至比金智還大。金智他娘說,她以後要青燈伴古佛,為兒子抄經書祈福,以後就不會留在金家了,她要和她丈夫和離。”

  金光瑤眼睛了裡出現了一些意外,怎麼都沒有想是這樣的一個發展,一時也不知道說什麼。

  “她還說,她自知護不了孩子,不求能夠在臨走之前看孩子一眼,只求我不要殺了她的孩子。”雲溪看向桌子另一面的金光瑤,“我本來也沒想殺了那個孩子,孩子給你了,你願意怎麼處置就怎麼處置吧,我不管,賬本也給你了,我留著也沒有用。不過看起來這個賬本裡邊有點東西,她估計是想用這個換她的兒子一命。”

  金光瑤臉色復雜的看著手上的賬本,這個時候有一個門生過來了,“斂芳尊,澤蕪君來了。”

  金光瑤臉上的表情頓時真誠了起來,“二哥來了,在哪?”

  那個門生似乎有些為難,“澤蕪君遞了拜帖,還在門口。”

  金光瑤眉頭皺了起來,“我不是說二哥來了可以直接進來嗎?”

  “可是澤蕪君說那樣不合禮儀,要我們先秉明您收了拜帖才肯進來。”那個門生也很無奈之前那一次不是直接就進來了,這一次怎麼倒像是鬧脾氣了一樣?

  金挽:這······

  聶容塗:這······

  藍鈺:······

  江輕允:?]

  孟瑤想起來那一次的事情了,藍曦臣一見到他就有點像是埋怨的說,是不是有了紅顏知己就忘記了二哥。

  他當時很詫異,什麼紅顏知己,聽了藍曦臣的解釋之後才明白是雲溪的事情傳到了外邊,說什麼金麟臺有一個人是金光瑤的紅顏知己,金光瑤為了她連自己的妻子都忘記了。

  金光瑤欲哭無淚,趕緊給藍曦臣說那個人是金凌的朋友,一個金凌很喜歡的姑娘,非要讓人家給他當妗妗,人家姑娘不願意,所以就躲著江宗主暫時住在金麟臺。

  藍曦臣只到是這樣啊,然後就恢復了之前的樣子,像是那些八卦的語言從來沒有存在一樣。

  現在一想,當時的藍曦臣確實有點奇怪,而且好像是生氣了一樣,但是那股氣又找不到源頭,當時金光瑤只當是藍曦臣君子之風看不慣外遇的情景,現在孟瑤一想,怎麼就有哪裡不對勁呢?

  藍曦臣也想起了當時的事情,在聽到金光瑤有了一位紅顏知己之後,他就昏了頭,想要看看究竟是什麼樣的人,能比他還好看嗎,入了阿瑤的青眼,只是最後也沒有見到。

  彩蛋摸一個ooc版的澤蕪君吃醋,要瑤瑤親自去接情況。